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56章 都是她自找的
    其实,也不算从来都没有听过,只是--

    “回去好好和爸爸谈谈,他其实是很爱你的。”苏凡道。

    曾泉苦笑了,仰起头望着那低沉的天空。

    苏凡却低下头,耳畔是那呼啸而过的山风。

    此时,躺在床上,苏凡的脑子里,乱乱的。

    她想要给霍漱清打电话,可是她和他说什么呢?

    曾泉和她说,孙敏珺这件事,就算是母亲没有考虑她的感受,可是,从安全的角度来说,母亲并没有什么错。可她的心里,是没有办法真的放下这个结的。她不懂什么安全的角度?那是什么东西?难道孙敏珺会武术,能给霍漱清当保镖?苏凡是不懂这个的,而曾泉也没办法把这里面的事情和她说清楚。霍漱清身在遥远的边疆,周围什么情况都不明确,光是一个秘书和冯继海哪里够?这个时候,肯定是自己的人越多越好。可苏凡,并不懂!曾泉也没办法说清楚。

    没办法,孙敏珺去回疆,是她自己跟霍漱清说,让他同意的。当初她都接受了,现在为什么不能接受?

    曾泉说,让她相信霍漱清,那么,她就,应该相信他啊!霍漱清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怎么会不清楚呢?只是,现在想到孙敏珺和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是的,她原先以为孙敏珺是住在别处的,结果,江采囡打电话告诉她,孙敏珺就住在霍漱清的家里。但是,江采囡没有告诉苏凡,其实那个家里,除了霍漱清和孙敏珺,还有霍漱清的秘书,保姆,还有警卫!苏凡不知道这些的,因为之前她和霍漱清在松江省的时候,警卫和秘书都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而现在,孙敏珺和霍漱清在一起住,就像,就像当初她在云城时和他一起住的那个别墅的情况一样吗?

    要说不介意,始终都是假的。

    特别是刚才,父亲说霍漱清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说了什么事,和嫂子来同父亲谈的事情是一样的,可霍漱清没有给她打。

    苏凡知道自己不该这样矫情,可是,她的心里,没有办法真的做到不介意!

    始终,她,没有办法不介意。没有办法接受另一个女人那么接近她爱的丈夫!

    可是,她能做什么?母亲说的对,他一个人去了那边,需要有人照顾,如果孙敏珺不去,别的女人就会去补位,比如,江采囡!是的,母亲和她说了是江采囡,母亲也告诉过她,江采囡对霍漱清是动机不纯的,她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毕竟江采囡曾经说过她根本配不上霍漱清。那样的话,是情敌说的话,是另一个对霍漱清有占有欲的女人对她说的话,她很明白。因此,当时母亲在医院里和她说,“如果小孙不去,你觉得江采囡不会往霍漱清家里跑?时间长了一来二去,绯闻会比你们在松江省的时候更甚”。所以,尽管她心里不能接受母亲这样的安排,可还是接受了。至少,孙敏珺是母亲教的人,对霍漱清也足够了解,霍漱清平时的生活需求什么的,孙敏珺一定会安排好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会阻挡一下江采囡,尽管这样做并不见得会有什么效果。因此,她才劝霍漱清带着孙敏珺离开。

    而前两天江采囡给她的那通“关心”电话,倒是让苏凡觉得蹊跷了。

    虽然江采囡是借着关心她的名义打给她的,可是,江采囡在电话里说的,都是孙敏珺,甚至是回疆那边对霍漱清和孙敏珺关系的猜测和传闻。江采囡,很在意这件事。江采囡如此在意,就说明孙敏珺可能让江采囡感觉到了困难和压力,否则,江采囡前脚说她苏凡配不上霍漱清,怎么后脚又来说孙敏珺鸠占鹊巢?如果是这样的话,说明江采囡急了。那么,母亲的安排,奏效了吗?

    苏凡猜的没错,的确如此。

    在霍漱清到达回疆首府乌市后的第四天,江采囡就以朋友的身份去了霍漱清的家,是晚上。可是那一晚,霍漱清原本要回家的,结果因为一个突然的会见而没有回去,可江采囡并不知道,她以为霍漱清回家了。

    于是,当江采囡来到霍漱清家里的时候,开门迎接的,居然是,孙敏珺!

    江采囡是认识孙敏珺的,孙敏珺是罗文茵的秘书,在圈子里是个很熟悉的人。罗文茵对孙敏珺的信任,整个圈子都是知道的。大家都清楚,孙敏珺是罗文茵的代言人,只要孙敏珺出现去做什么,那就是罗文茵的意思。孙敏珺,即罗文茵!

    而当江采囡看见孙敏珺的时候,是惊呆了!

    尽管江采囡早就知道曾家派了人来回疆替霍漱清布置家里,而且是这个人就是孙敏珺。可是,霍漱清已经搬进了新家,怎么孙敏珺还没走?还在这里?

    只不过是愣了一下,江采囡就恢复了镇静。对于一个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江采囡来说,这点意外根本不算什么,她一下子就应付了。

    “你好,孙小姐!真是巧!”江采囡微笑道。

    “江站长好,您这么晚来家里,不知道是不是和霍书记约好了?”孙敏珺微笑望着江采囡,道。

    “我和漱清说了要过来,怎么,他,还没回来?”江采囡问。

    说着,江采囡就走进了楼里,走进了客厅。

    孙敏珺倒是没有拦江采囡,关上门,跟着江采囡来到客厅,道:“霍书记还没回来,不过,他没和我说过今晚会有客人来。”

    客人?江采囡听到这个词,看了孙敏珺一眼。

    孙敏珺站在她面前,双手交叉放在腹前,对江采囡礼貌微笑着。

    “抱歉,江站长,霍书记吩咐过,家里不接待工作关系造访。如果您有公事要谈,请和李聪秘书长约一下,去霍书记的办公室。”说完了公事,按道理就是说“如果有私事”,可是,孙敏珺依旧礼貌微笑着,道,“我想您应该没有私事和霍书记谈吧?”

    江采囡是极其讨厌孙敏珺这么一副女主人的模样,可是,没办法,这里孙敏珺就是老大,她也不想和孙敏珺这样的人起什么冲突,没必要。

    于是,江采囡在客厅里走着,四处看着,孙敏珺跟在她身后。

    “是你布置的?”江采囡问孙敏珺。

    “是的,我是按照霍书记喜欢的风格布置的。”孙敏珺道。

    “眼光不错,不愧是曾夫人教的人!”江采囡看了眼孙敏珺,笑了下,道。

    “江站长过奖了!”孙敏珺道,“只不过,现在时间有点晚了,如果江站长有兴趣,我跟霍书记报告一下,改天邀请江站长来家里参加宴会,到时候江站长就可以好好参观了。”

    江采囡听得出孙敏珺的逐客令,依旧笑笑,道:“不用你跟他说,我自己会说的。”

    事实上,江采囡没办法说,其实她的车子的后备箱里装了做饭的食材,她是打算来和霍漱清一起做晚饭,然后一起吃的。可是,这个孙敏珺--

    幸好她没有把食材从车上拎下来,这要是让孙敏珺看见了,还真是会被嘲笑死。幸好没有啊!

    孙敏珺跟着江采囡,江采囡心里很不舒服,可是,没办法,这个孙敏珺是个如何精明的人,江采囡是知道的。罗文茵是个极为精明的女人,圈子里都用那句“心比比干多一窍”来形容罗文茵。这样精明的一个罗文茵教出来的孙敏珺,怎么会差到哪里去?要是真的差,罗文茵会让孙敏珺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吗?而且,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还派到女婿的身边?

    于是,江采囡就这么吃了孙敏珺给的闭门羹,心里极为不爽的回去了。过了一天就给苏凡打电话说了孙敏珺和霍漱清的传闻,却没有告诉苏凡,其实她已经去过霍漱清的新家,而且被孙敏珺给赶了出来!

    是的,她是被孙敏珺赶出来的,用一种极其礼貌又无声的方式,赶了出来。

    可是,江采囡给苏凡打电话说这件事的时候,苏凡正在为曾泉的事发愁着,在医院里照顾尚未苏醒的覃逸飞,哪有心情去管这个?何况,苏凡当时也觉得孙敏珺是自己劝说霍漱清带过去的,现在不管发生什么,她都不能怪霍漱清,是她,默许了另一个女人接近自己的丈夫,距离上的接近,甚至,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身体上的接近!

    她害怕那一天的到来,她害怕霍漱清和孙敏珺有什么身体的关系,可是,害怕有什么用?都是她自找的!

    可现在--

    逸飞醒了,曾泉,也许很快就会回来,那么整件事,这段时间的混乱,已经走向了有序。也正是因为心情没有前阵子那么紧张,她才有空想起江采囡和她说的这件事。

    她想和霍漱清说,想听他怎么跟她解释孙敏珺为什么和他住在一个屋檐下这件事。可是,她说不出来,那样的话,她就是一个妒妇,他会讨厌她,而且,事到如今,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和霍漱清之间在发生了这么多的意外之后,还能不能像过去那样的相爱,那样的,坦诚相对。

    她不知道!

    手机,在她的手里攥着,她却没办法拨出他的号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