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60章 都是为了她好
    是啊,什么,都明白!

    苏凡一言不发,擦去眼泪,继续吃饭。

    眼泪没有了,可是,那颗心,滴出来的血,有谁看得见呢?

    心里的痛,没人看得见,自己,也不想去看了。

    罗文茵看着女儿这样镇静,心里却是很担心的。医生和她说过的,苏凡的精神状态不是很正常,一定要小心别去刺激她,可是现在这件事,这些事,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在刺激她。哪一件不是呢?

    “迦因--”罗文茵开口道。

    苏凡望着母亲,她也知道母亲是担心她,而她不想让母亲担心,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什么事,都没有!

    “妈,我没事,您别担心,我没事。医院那边,我不会再去了。念卿,她只是因为太喜欢逸飞了,所以才,才这样的,没事。”苏凡安慰母亲道。

    苏凡越是这样,罗文茵心里就越是有苦难言。

    谁都没有说过让苏凡不要再去见逸飞了,可苏凡--

    她怎么知道?怎么--

    罗文茵盯着女儿。

    苏凡挤出一丝笑,道:“只要逸飞平安就好了,其他的,都没关系。妈,您别为我担心,我没事。我说过不会再去医院见他,我就不会再去了--”她低下头,顿了好一会儿,才说,“永远,都不会去见他了!”

    是啊,永远都不会去见他了,不管心有多痛,都不会见了,永远!

    罗文茵拉住苏凡的胳膊,注视着女儿,嘴唇颤抖着:“孩子,你,心里难受,就和妈说,好吗?别这么憋着,别,别这样憋着,好吗?”

    苏凡摇头,望着母亲,道:“我没事,妈,真的。”

    说完,她望着窗外,道:“其实,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我,逸飞,逸飞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不会走到这样的地步。是我对不起他,我不该去干涉他的婚姻,更加不该让他帮我,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他怎么会这样呢?他会活的好好的,和一个他爱的女孩子结婚,有他自己的家庭,他的孩子,有他的--”泪水,从她眼里涌了出来,她闭了下眼睛,泪水就流的更多了。

    罗文茵揽住她的肩,额头贴着女儿的脑袋。

    苏凡微微低头。

    “我害怕他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快乐,我害怕他不能像过去那样微笑,我害怕--”苏凡说着,泪水又不自觉地流了出来,“我想,我遇到他是很幸福,是他给了念卿和我一个希望,给了我们快乐,可是,我把他的快乐和希望夺走了,我--”

    泪水,一滴滴打在红木的餐桌上,晕出一个个大大的水滴。

    “我没有办法原谅自己,妈,我没有办法原谅自己。如果,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真的,真的不想认识他,不想见过他,不想,”她说着,泣不成声,罗文茵也是泪流满面。

    “我宁可自己在榕城冻死饿死,我也不想,认识他!”寂静的餐厅里,苏凡的声音,那么轻,却,那么的,重!

    罗文茵怎么会不明白苏凡的心情?可是--

    “你是无心的,而且,感情的事,是双方面--”罗文茵劝道。

    苏凡摇头,望着母亲,道:“妈,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您,您也不用那么尴尬地面对覃家和叶家的人,您也不用,不用被他们怪怨,对不起!”

    看着满脸是泪的女儿,罗文茵怎么能安心呢?

    长长地叹了口气,罗文茵轻轻擦着女儿脸上的泪,道:“你这个傻孩子,你是我女儿啊!只要是为了你好,妈妈什么都会做,知道吗,迦因?你要永远记住这句话,妈妈会永远站在你这一边的,孩子!”

    苏凡没有说话,点点头。

    是啊,妈妈是爱她的,关心她的,她,不该怨妈妈,不管妈妈做什么,都是为了她好,不管,是什么!

    苏凡低头,什么都没有再说。

    关于孙敏珺,关于昨晚霍漱清在电话里说的,暂时不会让孙敏珺回来的那句话,她,什么都没有再说。

    是啊,大家都是为她好,大家,不管是母亲,还是,霍漱清!

    她只要安静接受就好了,接受!不能去违背他们的好心,不能,让他们伤心!

    “念卿那孩子,我去好好说说她,你先吃饭吧!没事的!”罗文茵对女儿道。

    苏凡点点头,看着罗文茵擦去脸上的泪,走出了餐厅。

    餐厅里,只剩了自己,苏凡看着眼前的食物,看着女儿扔下的餐具,不禁苦笑了。

    这就是她的生活,这样,孤独的,生活!

    时间,似乎在光影的斑驳里快速流转着,窗户外面的阳光,走来又走去。

    苏凡看着餐桌,好像看见了曾经一家人坐在这里欢欢笑笑的场景,有父母,有曾泉和方希悠,有霍漱清和念卿,还有小小的嘉漱,还有曾雨。大家说说笑笑,把姥爷逗的哈哈笑,舅舅舅妈也都笑了。猛然间,所有人都消失了,苏凡看见的,只有母亲,坐在这张桌子前面,从春到夏,从夏到秋,从秋到冬,又从冬到春。苏凡看见的只有母亲着装和发型的改变,唯一不变的就是这张桌子上,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只有母亲自己。不管是父亲,还是曾泉,还是曾雨,都是匆匆来又匆匆去,没有谁坐在这里陪母亲吃个饭,陪她说个话。

    阳光又晃了过去,苏凡看见的,不是母亲,而是自己。一年四季,看着自己从一头乌发变成了花白的头发,这张长桌前,始终是她自己,没有霍漱清,没有念卿和嘉漱,没有,任何人。霍漱清来了,她和他要说话,可他的电话响了,她张开嘴,话却说不出来。等他讲完了电话,她找到了机会和他说话,可是秘书又过来和他说什么。苏凡看着他,等到他和秘书讲完了,回头看她的时候,她已经想不起来要和他说什么了。

    苏凡,不禁苦笑了下。

    这,就是她未来的生活吗?和母亲一样,一直是一个人,没有丈夫,没有孩子,没有,家庭,没有欢乐!

    可是,碗碟里的早餐,还是没有吃完,苏凡低下头,拿起筷子,静静吃了起来。碗里的汤粥,和着泪水的味道,已经尝不出原来是什么滋味了。

    等到苏凡吃完早饭走出餐厅,罗文茵和李阿姨牵着念卿走来了。

    苏凡停下脚步,远远看着她们。

    念卿看起来已经没事了,看见了母亲在等着自己,也停止了脚步,抬头望着罗文茵,罗文茵点点头,念卿就松开手朝着苏凡跑了过去。

    苏凡蹲下,念卿就扑到了她的怀里。

    “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念卿抱着苏凡的脖子,哭着说。

    苏凡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抱着女儿。

    “念念,你要对妈妈说什么?”罗文茵弯下腰,摸着念卿的头顶,柔声道。

    念卿抽泣着,望了外婆一眼,才看着母亲。

    “妈妈,对不起,念卿不该说你是骗子,对不起,妈妈,我错了!对不起,妈妈!”念卿道。

    苏凡望了母亲一眼,罗文茵就和李阿姨离开了,门廊下留下苏凡母女两个。

    “念卿,你想去看小飞叔叔,是吗?”苏凡问。

    念卿点头,道:“妈妈,我想小飞叔叔。”

    “可是,妈妈不能去医院。”苏凡道。

    “妈妈,你不想小飞叔叔了吗?他不是和我们一家人吗?”念卿望着母亲,问。

    一家人吗?

    苏凡没有说话。

    念卿这么认为其实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覃逸飞是第一个给了她父爱的人,后来虽然分开了,可是一直没有断了联系。覃逸飞经常会来霍漱清家里,也就经常和念卿见面了。再加上,曾家和覃家也是关系很好,也都是亲戚关系,来往非常多,关系不是一般的好。而且,念卿是个很开朗活泼的孩子,和所有人都能相处的来。在念卿的意识里,曾家和霍家的人,那是一家人,扩展开去,江彩桦也是一家人,覃逸秋和罗正刚是舅妈舅舅也是一家人,那么,覃逸飞自然更是一家人了。

    孩子不会想太多,她认为的一家人,那就是一家人,很大范围的一家人。可是,对于苏凡来说,一家人,那不是普通的概念。她和逸飞,不是一家人!

    “念念,小飞叔叔有他自己的家人--”苏凡解释道。

    “可是--”念卿望着母亲。

    “念念,妈妈知道你想念小飞叔叔,可是,妈妈没有办法陪你去医院--”苏凡望着女儿,。

    “为什么?妈妈为什么不能去?你不喜欢小飞叔叔了吗?”念卿问。

    不喜欢了吗?

    “念念,大人的事,比你们孩子的世界要复杂,妈妈现在不能和你解释,可是,你要知道,小飞叔叔是爸爸妈妈很重要的朋友,是爸爸的弟弟。不管将来发生了什么,小飞叔叔他都是爱你的,他帮了妈妈很多。妈妈,永远都不会忘了他,你,也不要忘了他,好吗?”苏凡认真地说。

    念卿不懂,望着妈妈。

    “你要想去看他,下午跟着姥姥去。好不好?”苏凡道。

    念卿点头,苏凡便拉着女儿的手往餐厅而去。

    “走,你先把你的早饭吃完,妈妈带你去看展览。”苏凡道。

    念卿笑着,看着妈妈,一蹦一跳就到了餐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