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71章 怎么这么幼稚
    一行三人上车离开,叶敏慧很好奇地问方希悠和覃逸飞谈了什么。

    “没什么,就随便聊了聊。”方希悠道。

    叶敏慧看着方希悠,方希悠看着她道:“以珩那么忙不去看顾希的秀,你这几天去看看吧,顺便陪陪你嫂子,去逛逛,散散心。”

    “怎么了,姐?他,是不是和你说,他不想见我?”叶敏慧问。

    “之前我和你说的那些,是不是白说了?”方希悠语气严厉。

    叶敏慧嘟着嘴,不说话。

    “这段时间,让逸飞好好休息养病,你就不要过来打扰了。他心情好一点,恢复也就快一点。知道吗?”方希悠道。

    “姐,你的意思是,我在这里,他的心情就不好?是他和你说的吗?”叶敏慧道,说着,就哭了起来,“他还是讨厌我烦我!”

    “好了好了,你哭什么哭?你就不能给他一点空间吗?整天黏在一起干嘛?他又没给你好脸,你是不是自虐狂?”苏以珩对妹妹道。

    叶敏慧哭着,抬手就是给哥哥一拳。

    “我要是逸飞,我也看着你烦!”苏以珩道。

    “好,你们都看着我烦,那我走就是了,谁都不要理我!”叶敏慧哭着说。

    方希悠见苏以珩又要发火了,拍拍他的胳膊,苏以珩就不说话了,气的转过头看着车外。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你哥也是心疼你!”方希悠劝叶敏慧道。

    叶敏慧不说话,只是落泪。

    “你就听姐姐的话,这几天,先去巴黎陪陪你嫂子,去那边逛逛,散散心,逸飞现在的状况,你在这里待着不合适。让他先平静些日子,你再回来照顾他,不是很好吗?你们两个都平静平静,心平气和地来面对你们的,也好过现在这样一个追一个逃。”方希悠认真地说,看着叶敏慧。

    叶敏慧抽泣着,望着方希悠。

    “姐,我过阵子来,真的会好点吗?”叶敏慧问。

    “我不知道到底会怎样,但是一定比现在好!”方希悠道。

    “可是,万一他还是--”叶敏慧道。

    “他要是真的没办法喜欢你,你就放弃就好了嘛,这世上难道就覃逸飞一个男人?你追了他这么多年,他有说过爱你吗?”苏以珩实在是受不了了,打断了妹妹的话,道。

    “哥,你闭嘴,我不听你说话。”叶敏慧道。

    “我真是恨不得把你脑袋砸开看看里面长的都是什么东西,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苏以珩气道。

    “你闭嘴,我不听你说。”叶敏慧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真是的,你们怎么总是要为这事吵?”方希悠道。

    “是他每次都要骂我!”叶敏慧指着哥哥,道。

    “还不是因为你太蠢了?”苏以珩道。

    “你--”叶敏慧盯着哥哥,道。

    “我怎么了?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妹妹?真是--”苏以珩道。

    “苏以珩,你再说我蠢?”叶敏慧道。

    “我--”苏以珩开口道,话没说完,就被方希悠给打断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住嘴!”方希悠道。

    兄妹两个便都气呼呼地互相不理睬了。

    “敏慧,你哥是不该这么说你,可是--”方希悠劝叶敏慧道,这话刚出来,苏以珩就盯着方希悠,方希悠狠狠看了他一眼,他就转过头,把要说的话又咽回去了。

    “你知道你和他的问题在哪里吗?”方希悠对叶敏慧道。

    “还不是因为迦因吗?都是因为她--”叶敏慧道。

    “因为迦因?你倒是会找理由。”苏以珩实在气得不行,打断了妹妹的话,“以前逸飞不认识迦因的时候,他有和你好好交往过吗?要不是他妈在那里逼着他,你觉得你们还能交往?”

    “苏以珩,你还是不是我哥?有你这么说自己妹妹的吗?”叶敏慧吵道。

    “我真是恨不得你不是我妹妹,真是,蠢到家了!”苏以珩道。

    “你--”叶敏慧气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再吵的话,就下车!真是烦死了,你们每次为了这事吵个不停!”方希悠道。

    兄妹两个便不说话了。

    “敏慧,感情这种事,必须要两情相悦,要是一个人追的太狠,另外一个人如果不是足够爱的话,只会变成悲剧,你懂吗?”方希悠道。

    “可是,可是,”叶敏慧道,泪眼汪汪,“如果不能和逸飞在一起,我根本不会幸福!”

    这个话,在现在的方希悠听来,真是,莫大的悲剧。而苏以珩,只有无奈摇头叹气,这个妹妹,死心眼到这样的地步,能有什么办法?

    “可是,你现在这样的话,你也不会幸福,敏慧!”方希悠道。

    “姐--”叶敏慧道。

    “敏慧,当初,我和阿泉结婚的时候,我也这么和我爸说过,我说,如果不能嫁给阿泉,我就不会幸福。”方希悠道。

    苏以珩兄妹看着她。

    即便是面对苏以珩,方希悠也从没说过当初她和她父亲谈过什么,而现在--

    希悠,你是真的放下了吗?

    苏以珩心想。

    “当初,我也和你一样,因为对于我来说,阿泉就是我的全部,我所有的未来,都是围绕着他来设想来计划,如果没了他,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能不能看着他和别的女人结婚。所以,我嫁给了他,而他,并不爱我!”方希悠道。

    “姐,没那回事,不会的,我哥--”叶敏慧忙说。

    “事实就是这样,敏慧,我和你一样,我爱阿泉,和你爱逸飞一样。可是,我和他结婚这么多年,我们两个人除了相互躲避,就是互相怨恨,我们,根本就不是正常的夫妻。”方希悠道。

    “姐--”叶敏慧道。

    “敏慧,我不想你和我一样不幸,我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没有爱情的生活,你还没有开始婚姻,你还可以去选择,放下逸飞,至少不要再把他当做你人生的全部,你世界的中心,放开一点爱的枷锁,让你们两个人都可以喘口气,都可以冷静去思考未来。”方希悠认真地说。

    听着方希悠这么说,苏以珩的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

    尽管他不想看着两个好友离婚分开,可是,他更不想看着方希悠痛苦。

    如果,他们两个真的过不下去了,分开,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叶敏慧,说不出话来。

    车子,开到了方希悠和曾泉那个家的门口,方希悠就下了车。

    “姐,我们送你进去吧!”叶敏慧道。

    方希悠摇头,道:“没事,我自己走进去就行了。”说完,方希悠就低声在叶敏慧耳边说,“好好和你哥谈谈,别生他的气,他是太疼你了,知道吗?”

    叶敏慧点头。

    “姐,你和我哥,真的,不能在一起了吗?”叶敏慧问方希悠。

    方希悠挤出一丝笑,道:“我,不知道!我想,我们两个人都应该有一次机会重新选择,而不是被强迫生活在一起。”

    叶敏慧不语,望着方希悠。

    “你也是一样,敏慧,爱会给人带来压力,不要给逸飞压力,也不要让你失去被爱的机会!”方希悠道,“我们的敏慧,是个好女孩,值得好好疼爱的。”

    叶敏慧满眼含泪,点头。

    “好了,别再缠着希悠了,这么冷的天,小心着凉。”苏以珩道。

    “姐,那我们走了。”叶敏慧道。

    方希悠点头,和苏以珩兄妹挥手告别,然后就折身走进了院里。

    兄妹两个看着方希悠走进去了,才让车子开动离开。

    方希悠走回楼里,仆人就过来说要不要马上就放洗澡水,方希悠点点头。

    躺在浴缸里,方希悠闭着眼。

    曾经,她和曾泉在一起的那些短暂的快乐,和他紧密结合的快乐,如今,似乎已经变成了遥远的记忆,再也无法触及的往事。

    阿泉,你,还好吗?

    同样的夜空下,曾泉端着板凳,坐在楼顶,支起苏以珩给他带来的望远镜,开始观察夜晚的星空。

    他喜欢这样的环境,万籁俱寂,夜空明净,群星闪烁,他,喜欢这样。

    可是,冷风在他耳畔呼啸着,他哈了口气,继续观察着。

    “你在看什么?我能看看吗?”孙颖之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这里的空气特别好,没有一丝污染,可以看得清很多星星,你要不要看看?”曾泉问她。

    “好啊!”孙颖之说着,就把小板凳放在他旁边。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冬天是观察北半球星星的最好时间。”孙颖之道。

    “是吗?我说过吗?我都忘了。”曾泉说着,笑了下。

    “你当然说过了,以前你不是就很喜欢看星星吗?你还记不记得,那一年暑假,呃,好像是咱们初二的时候,你我,还有希悠、以珩,咱们一起去露营,然后你就带着望远镜,给我们一起看星星的。我记得那天晚上有狮子座流星雨,那是我看的最壮观的一次流星雨。自从那次之后,呃,就没有再看过了。”孙颖之道。

    曾泉笑了下,道:“那次你和希悠还在那系绳子许愿!”

    “是啊,流星来了一定要许愿,要不然愿望就不会实现了。”孙颖之道。

    “那样的话,流星不就太累了吗?背了那么多的愿望。”他说。

    “有首歌里就说,都是背了太多的心愿,流星才会跌的那么重!”孙颖之看着他,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