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74章 他说她是最棒的
    回到房间,苏凡静静坐在沙发上,久久不动。

    她和霍漱清,她,到底该怎么办?

    爱他吗?怎么会不爱啊!可是现在这样,她--

    曾泉说的对,霍漱清的进步很快。毫无疑问,他的进步和她父亲、和覃书记有很大的关系,政坛本来就是如此。可是,霍漱清自己也在进步,也在努力,只是他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努力着。如果他没有足够的实力,首长怎么会让他去回疆那么重要又危险的地方?而他的进步和发展过程中,她没有任何的参与,她什么都没有为他做,也没有为自己做。更多的时候,她只是在医院里,和自己的精神状态较真。

    她是个疯子吗?她是个精神病患者吗?

    是啊,怎么不是?如果她不是,为什么她总是要去看心理医生?甚至还在逸飞出车祸后被安排去榕城养病?

    苏凡仰起头,苦笑了。

    是的,她就是个神经病,要不然霍漱清怎么会那么小心翼翼对她?生怕她留在京里出事,要让她去榕城?要不然母亲为什么会安排孙敏珺去照顾霍漱清?本来那是她这个做妻子的该做的事,只是因为她现在连妻子的职责都没有办法行使啊!

    曾泉,你说对,我是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如果这样下去,我还有什么资格做霍漱清妻子?我连个正常人都不是了,我还怎么--

    “迦因--”母亲的声音,猛地传进了苏凡的耳朵。

    “妈,您回来了?”苏凡忙起身。

    “嗯。”罗文茵说着,坐在了沙发上。

    “姥姥,您看我的报告。”念卿从椅子上滑下来,拿着自己的报告册,递给了罗文茵,苏凡便赶紧给母亲倒水。

    “不错不错,我们念念真是棒,特别是这里,很有逻辑啊!”罗文茵道。

    苏凡微微笑了,从母亲手里接过女儿的作业册,坐在母亲身边。

    “真是,很不错啊!我没想到这里会这样,呃,这个创意非常好。”苏凡微笑道。

    “那当然了,爸爸说我这一点最像妈妈了。”念卿得意地说着,坐在母亲的腿上。

    “什么最像妈妈?”罗文茵问。

    “爸爸说我很有创意,所以最像妈妈了。因为爸爸说妈妈就是一个非常非常有创意的人!因为妈妈是非常棒的设计师。”念卿笑着说。

    苏凡愣住了。

    “你爸爸,和你说过这个?”罗文茵看了眼苏凡,问念卿道。

    念卿点头,道:“当然啦!爸爸和我说妈妈以前没有跟老师学,就会设计婚纱,所以妈妈是天才的设计师。爸爸还说,妈妈设计的婚纱,是世界上最美的婚纱。爸爸还说--”

    苏凡,惊呆了,盯着女儿。

    念卿看了妈妈一眼。

    罗文茵接着问念卿:“你爸爸还说什么了?他没说妈妈笨吧?他要是敢说,姥姥揍扁他!”

    说着,罗文茵也笑了。

    “我爸爸才不会那么说,姥姥您不许揍我爸爸,我爸爸是世上最好的爸爸!”念卿撅着小嘴,道。

    “最好的爸爸?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姥姥就不好了?姥姥把你养这么大,揍你爸爸还不行?你还要帮你爸爸?”罗文茵故意说道。

    “当然了,我爸爸又没做错事,姥姥为什么要揍?而且,我爸爸是男人,姥姥打不过!”念卿道。

    “小没良心的,你爸爸叫我什么?我是你爸爸的妈,我打他,他敢还手吗?”罗文茵道,捏着念卿的小脸蛋,说,“我告诉你,跟爸爸妈妈动手的孩子,不是乖孩子!你也要记住,你爸爸妈妈要是揍你,你,是绝对不允许还手的!要不然,没人会喜欢你,明白吗?”

    “可是,我爸爸不是您生的,我爸爸的妈妈是奶奶!”念卿不认可姥姥的说法,道。

    “那也没用,我生了你妈妈,你爸爸娶了你妈妈,我就是你爸爸的,妈妈,明白了吗?”罗文茵道。

    念卿看着姥姥,不说话,很明显是为爸爸抱不平!

    “唉,真是的,血缘关系到底是说不远,虽说漱清和念卿在一起时间不过,可是你看看这,亲爸到底就是亲爸,我这个姥姥啊,唉,说再多,疼你再多都没用!立马就给我划清界限了!我真是,好伤心啊!”罗文茵故意说道,看了念卿一眼。

    谁知罗文茵这话一出,念卿立刻就抱住罗文茵的脖子撒娇起来。

    “姥姥,姥姥,我最亲爱的姥姥,不伤心,不伤心,念念永远永远都最爱姥姥了!”念卿道。

    苏凡知道念卿这小家伙从小就嘴巴甜的不得了,几乎没有人不喜欢她的。

    “真的?姥姥不信,你最爱的还有谁?”罗文茵盯着外孙女,问道。

    念卿松开姥姥,掰着手指头开始算了。

    “我最爱的有妈妈、爸爸、小飞叔叔、姥姥、姥爷、舅舅、舅妈、还有娇娇姐姐家的舅舅舅妈,还有奶奶、姑姑、舅奶奶、李奶奶,还有--”念卿的两只手根本都不够数了。

    “啊呀,你最爱的人有这么多啊!”罗文茵道。

    “当然了,好多好多人我都爱啊,还有老师,还有同学--”念卿道。

    罗文茵含笑不语,看着外孙女。

    “姥姥,您不是说要带我去看小飞叔叔吗?我准备好了,您看,我把这个也拿给小飞叔叔看,他肯定会夸我的!”念卿道。

    罗文茵不自然地看了苏凡一眼,苏凡没说话,只是淡淡笑了下。

    “那好,你把这个收好,我们下午再去。你想出去玩,等会儿午饭好了你就过来叫我和你妈妈,我们还有点事要说。”罗文茵道。

    念卿便从姥姥的腿上滑了下来,拿着自己的文具去了自己的房间。

    等客厅里只剩下母女两个,罗文茵才问苏凡:“我听说泉儿来过了,是吗?你们见了吗?”

    苏凡点头。

    “那你们聊了什么吗?他有没有说他去干嘛了?要不要回来吃午饭?他在哪里住?”罗文茵着急地拉住苏凡的手,问。

    苏凡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罗文茵猛地反应过来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苏凡和曾泉之间发生了那样尴尬的事,她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把苏凡当做打探曾泉消息的来源了。

    “没事,他可能会很忙,毕竟很久没回来了。”罗文茵道。

    苏凡也不知道母亲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改变了态度,便说道:“没聊什么,他说他要去农科院那边参加一个讨论会。其他的,倒是没说。哦,对了,他说要是我爸晚上回来吃饭的话,给他说一下,他就回来。”

    母亲盯着她。

    “妈?”苏凡问。

    “哦,他,他,这么说的啊!”罗文茵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嗯,那我给我爸打电话。”苏凡说着,就起身了,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给父亲拨了过去。

    依旧,父亲在忙,秘书接的电话,苏凡便把曾泉的事和秘书说了。

    “好的,等会儿我去报告首长!”秘书道。

    罗文茵看着苏凡打电话说话,好像苏凡和曾泉之间一点问题都没有一样,好像又变得和过去一样了,心里完全想不通了。

    难道发生了那样的事,他们已经完全协调好了吗?

    “迦因?”罗文茵见女儿挂了电话,问。

    苏凡看着母亲。

    “迦因,有件事,我想,问你。”罗文茵道。

    “什么事,妈?”苏凡问。

    “泉儿,没和你说他和希悠的事吗?没说他回来干什么吗?”罗文茵问。

    苏凡摇头,道:“我不知道,他什么都没说。”

    罗文茵有些失望,却道:“没事,没事,唉,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干嘛,希悠那边也没个信儿,泉儿又这样--”

    “您担心他们离婚吗?”苏凡问。

    罗文茵点头。

    苏凡望着母亲,良久,才说:“妈,我和霍漱清--”

    罗文茵盯着她,道:“你,你们又怎么了?”

    苏凡没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要说自己越来越配不上霍漱清,跟不上霍漱清的脚步了吗?这样的话一说出来,母亲肯定要说她没出息了什么的,要说她“你是我们曾家的女儿,怎么就配不上他了?”她不想母亲那么说,她和霍漱清之间的婚姻,不能只依靠家族来维系。她不知道自己对于霍漱清来说意味着什么,而霍漱清,又对她来说,是什么?

    “是不是那个姓江的又在你面前说什么了?”罗文茵问。

    苏凡望着母亲。

    “我猜就是她!”母亲很不高兴,道,“你要我跟你说多少遍?那个女人不管和你说什么,你都不能听的,你这个脑子怎么就--”

    罗文茵话说出来,才看了一眼苏凡,后面的话赶紧就止住了,语气也立刻就缓和了。

    “迦因,江采囡那就是个祸害,你别相信她,漱清不会和她有什么的。你以为漱清那么容易被她骗吗?”罗文茵耐心地说。

    “我知道,她是和我打过电话什么的,我,我没说什么。我,不会相信她。”苏凡道。

    “这就对了!你放心,有妈在,那个姓江的这辈子就只有看着的份儿!你什么都别怕,知道吗?”罗文茵拉着苏凡的手,道。

    苏凡点点头,没说话。

    母亲很自信,这不是对霍漱清的信任,而是,对孙敏珺的信任。苏凡,知道,她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