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78章 绝对不能冒险
    这样是个解决之道吗?

    江津并不认为,可是覃家母女看起来好像很满意的样子。江津想要说什么,却不能说,毕竟他是个外人,他和覃逸飞再怎么好,他们只是朋友,他不是覃家的人,他没有资格评论覃家的事。而这样的话,江津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即便是自己的妻子,唯一可以说的,只有两个人,就是覃逸飞和苏凡,就他们两个当事人。

    根据覃逸飞现在的情况来看,苏凡是不会来探望他了,江津从念卿的话语里知道苏凡回来了好多天,知道苏凡整天都在陪着念卿做这个做那个,唯一不会陪念卿的就是来医院这件事。苏凡是在刻意回避,而逸飞,在方希悠来过之后,也变了。两个人互相的躲避,和隐藏内心的感情,这--只会有更大的伤害,不是吗?

    不过,情况还有一个变化,那就是叶敏慧也走了,和覃逸飞来说了道别后,就说去巴黎看她嫂子顾希的秀了。顾希的秀就在这几天,江津也看到了网上的新闻有报道,好多明星都去看秀了。而叶敏慧--看来,一切都是因为方希悠的出现而发生的改变。

    那么,方希悠是想要干什么?彻底让逸飞和苏凡断绝,还是让逸飞和叶敏慧有机会在一起?以退为进这种做法,江津也是懂的。逸飞前些日子对叶敏慧的不冷不热,其实对于两个人的复合来说相当不妙。而现在叶敏慧的离开,看起来是败招,可是,就长远来说,让覃逸飞不再厌烦她,才是真正的妙招。如果这一点不能攻破,其他的说再多都没用。这是高招,肯定又是方希悠给叶敏慧出的主意。

    这个方希悠,真是,太厉害了!可是,她和苏凡,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呢?以前苏凡中枪昏迷住院的时候,方希悠还是很照顾念卿的。只是现在,好像看着好像有点什么奇怪的地方。

    此时,江津看着覃逸飞和姐姐说话,也没有再多想了。

    凡事,总会有个解决的办法,一定!

    午饭后,苏凡就去哄念卿睡觉了,可是这个小家伙,一放假就兴奋的不行,中午完全不睡。苏凡没有办法,每天都这样,那就,让她自己玩吧!

    家里的勤务人员也都休息了,念卿被隔壁的小朋友叫去在隔壁玩,苏凡把念卿送过去,跟念卿嘱咐说“等会儿要去探望太姥姥,不能玩太晚”,可是,话还没说完,念卿就跑掉了。

    “给您添麻烦了。”苏凡对邻居家的年轻妈妈说。

    “没事的,孩子们喜欢在一起玩就好,不麻烦。”邻居说。

    苏凡便告辞离开了,走出了胡同。

    冬天的风,总是那么强烈。

    她拉紧了围巾,双手插进大衣的口袋,朝前走去。

    不远处就是那金碧辉煌的古代宫殿,即便是住的距离如此之近,苏凡也没有去逛过几次。今天中午也没事,她就朝着那边走去了。

    可是,刚走过了马路,苏凡就猛地滞住了。这边的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去向吗?那就是医院,她之前住的医院,逸飞现在住的医院,也是逸飞出车祸的地方。

    她走在人行道上,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并不是想去看逸飞,她不想去看他,已经知道他在做康复训练了,那么,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她已经没有必要去医院了,可是--

    霍漱清说,逸飞的车祸是一场谋杀,那么,到底这场谋杀--

    想到这两个字,苏凡身上的伤疤就开始隐隐作痛了。

    她身上的伤疤,就是谋杀的结果,谋杀留在她身上的证据。而逸飞,也和她落入了同样的命运。

    那样的命运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她,别人不知道,她很清楚。尽管她努力让自己摆脱那件事带来的恐惧感,可是,内心深处的恐惧,还是会在不知不觉间,窜出来啃噬她的心灵,如同黑夜中的魔鬼一样。

    朝着医院方向走着,身边的人们走来走去,苏凡却也没有去在意。

    逸飞那一天,究竟是怎么走的呢?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见了远处医院的那个大标志,苏凡停下了脚步。

    身边,车来车往,人来人往。

    她看了眼人行道上的红绿灯,开始准备过马路了。

    那一天,逸飞,是怎么走的?又怎么会--

    她想不通,想不通那件事怎么会发生,她也知道自己不该去,不该再往前,可是,脚步,停不下来。

    直到--

    “唰”的一声,一辆车子停在了她脚边,她怔住了,抬头一看。

    是一辆豪车,看那架势就是。

    “瞎眼了吗?看不见现在是红灯吗?想找死别在医院门口!”车里副驾驶位上的一个年轻女人喊了句,车子就从她身边擦了过去。

    司机的车技真好,车轮刚好蹭着她的脚尖就过去了。苏凡看着脚尖,然后抬头看向那辆车,就见副驾驶的女人朝她伸出右手中指。

    苏凡笑了下,不禁叹了口气。

    这个世上的人啊!真是--

    什么人都有!

    快步走过斑马线,苏凡才发现已经到了医院的路口。

    再往前走几步,就是逸飞出事的地方了。

    她站在原地,站了好久。

    那一天,逸飞就在这里,差一点--

    是啊,差一点,可是,他还活着,不是吗?

    他是个好人,不会有那样的命运的。他会好好活下去,和他的家人,还有,他的爱人!

    苏凡走到了医院门口,抬头望向眼前的大楼,站着久久不动。

    一辆辆的车子,出出进进,在她的身边。

    “迦因?”一个声音,突然从一辆车里传了出来。

    苏凡循声看去,车上下来的是--

    “嫂子?”苏凡朝着覃逸秋走过去。

    有一辆车子开过来了,覃逸秋赶紧拉着苏凡走到路边。

    “你,怎么过来了?”覃逸秋问。

    “哦,我,我出门散散步。本来要去我奶奶那边的,我妈在休息,念卿跑去邻居家玩了,我就,出来走走。”苏凡说着,微微笑了下。

    “那你现在是--”覃逸秋看了眼医院门口,那意思是,苏凡是不是要去看覃逸飞?

    苏凡没有理解到那个层次,她以为覃逸秋是问她是不是要去医院里面,便说:“哦,我不去里面,前两天才和徐医生聊了下,今天不去找她。”

    是啊,她前两天和徐医生聊了下,只是在电话上。最近和徐医生要么是视频,要么是电话,或者就是出来两个人喝个咖啡聊一聊,其实已经根本算不上是心理疏导了。

    说完,苏凡对覃逸秋笑了下。

    覃逸秋有点尴尬,苏凡丝毫没有说自己要去找徐医生来做借口,而是这么和她解释了,反倒是让覃逸秋觉得不自在了。

    “嫂子你要回家了吗?”苏凡问。

    “嗯,刚送了午饭过来,下午还有人去家里,我过去帮忙招待一下。”覃逸秋道。

    苏凡点点头,道:“伯母,身体还好吗?”

    “还行,就是还在静养,医生说她也不能受刺激,尽量让她不要去医院,可她还是控制不住要去--”覃逸秋道。

    苏凡没说话。

    “走,我们上车聊吧,还是你要去别的哪里,我送送你?”覃逸秋问。

    “好啊,我准备回家了,我妈起床了就要去奶奶家了。”苏凡道。

    然而,苏凡哪里知道覃逸秋是担心苏凡去医院里面看弟弟啊!虽然苏凡说她不是想去医院里面的,可是谁知道她会不会走进去呢?

    还是不要冒险了!

    可是,看着对情势一无所知的苏凡,覃逸秋又觉得自己的良心很不安。

    “曾奶奶身体怎么样?”覃逸秋问。

    “冬天很难受,可是她又不想去南方,就这么待着吧!”苏凡道。

    “那也是,老人家习惯了这样的环境,改变起来很难。我婆婆你看,待在榕城哪里都不去。”覃逸秋苦笑了下,道。

    “舅妈是习惯了榕城的。”苏凡道。

    “你是不是过几天要去那边?榕城?”覃逸秋问。

    “嗯,等念卿这边的作业忙完了,我就带她回去。佳敏姐要和姐夫一起出国玩几天,还有桐桐,他们一家也好久没有出去好好旅行了。我过去陪着我婆婆,佳敏姐就有机会出门了。”苏凡道。

    车子开动着。

    覃逸秋听苏凡这么说,听着苏凡的计划里,完全没有逸飞,也不禁舒了口气。

    “漱清那边,你不去吗?”覃逸秋问。

    “嗯,暂时不去了,等开春了再说吧!念卿不想过去,嘉漱还小,乌市的气候和这边完全不一样,还是等那边气候舒服一点,我再带着嘉漱去。”苏凡道。

    “念卿还是留给小姑吗?”覃逸秋问。

    “嗯,先留半年再说吧!”苏凡说着,看着覃逸秋笑了下,道,“我还没想那么远,到时候是什么样都不知道,边走边看吧!”

    覃逸秋点点头,道:“也是,念卿习惯了这边,就在这边待着好了。只不过,自己的孩子,还是要留在自己身边的,长时间分开,就不好管教了。”

    “现在已经没办法管教了,她听我妈的,不听我的。”苏凡道。

    “漱清,在那边怎么样?”覃逸秋看着苏凡,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