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79章 是时候结束了
    “呃,你们没有通电话吗?”苏凡问。

    “有聊过,不过都是他问小飞的事,然后就是我妈的身体,家里的事什么的,其他的也就没了。他说他挺好的,不过就是很忙。”覃逸秋道。

    苏凡点点头。

    “好像,我都自问自答了。”覃逸秋笑了下,道。

    苏凡笑着摇摇头。

    覃逸秋望着苏凡,良久,才说:“迦因,尽量早点过去和漱清团聚吧,一家人,还是要在一起比较好,特别是夫妻,分开时间长了不好。”

    “嗯,等天气暖和了再过去。”苏凡道。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了,顿了一会儿,两个人都尴尬地笑了下。

    逸飞发生了这样的意外,苏凡也感觉到覃逸秋对她不像过去那样了,有了一些隔阂。其实,她也理解的,逸飞是覃逸秋的亲弟弟,唯一的弟弟,换做是苏子杰出了这样的意外,她也会很难过的,哪怕不是自己的亲弟弟,却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人。

    有了隔阂,就有隔阂吧!这总归是难免的,逸飞变成那样子,覃家人再怎么明智,也是不会轻易原谅她,过了这个坎的。

    苏凡也不知道和覃逸秋说什么,朝车窗外看了眼,道:“哦,我到了。”

    “那你路上小心。”覃逸秋道。

    苏凡“嗯”了一声,车子就停在了胡同口,苏凡下了车,和覃逸秋再见了。

    看着覃逸秋的车子远去,苏凡不禁苦笑着叹了口气。

    她就是个瘟疫,谁都要躲着的瘟疫。

    双手插兜,苏凡长长呼出一口气,走向了胡同里面。

    母亲还没有起床,苏凡就在客厅里坐着玩了会儿手机,等到母亲起床才去邻居家把念卿叫了回来。

    三个人收拾了一下,就乘车去了曾家大院。

    老太太听说曾泉回来了,眼里明显有了亮光,对罗文茵说:“你让他明天一定过来,我想我的大孙子了。”

    “舅舅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是叫大孙子啊?”念卿不明白,道。

    “那是因为太姥姥很疼舅舅啊!舅舅小时候一直在太姥姥身边长大的,就跟你在姥姥这里长大一样。”苏凡对女儿道。

    念卿点点头,望着老太太。

    苏凡和奶奶聊了几句,就主动去厨房了,说给奶奶包点馄饨吃。

    厨房的阿姨说,老太太最近胃口很不好,什么东西都吃一点点。都是因为听说曾泉走了才这样的,苏凡也知道。

    虽然老太太不知道曾泉为什么离家出走,可是也知道了这个事实。原本就不怎么好的身体,因为这件事就更加憔悴了。

    母亲和苏凡说,医生也和父亲说了,奶奶这个样子,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

    苏凡也觉得虽然曾泉不一定能让老太太恢复健康,可是至少也能让老太太多拖一点时日,起码不要让曾家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候再一次发生一件痛心的事。

    就在苏凡为奶奶做着小馄饨的时候,曾泉去了红墙里拜见了首长。

    苏凡也估摸着这个时间曾泉在做什么,可是具体他们会谈什么,苏凡并不知道。至于霍漱清和她说的那些,比如说首长劝服了曾泉接受沪城的任命这件事,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希望曾泉接受,还是不接受。

    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选择的机会,而这个选择,应该是在平静的状态下,而不是被限制了条件的时候。

    曾泉,不管接受什么,希望他都会得到他想要的幸福,找到他想要的人生吧!

    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方希悠,听说了曾泉来拜见首长的事,而且,她也听说了这是孙颖之从中斡旋促成的结果。

    这,是要干什么?

    方希悠的心头,说不出的一种难过。

    怪不得他这么快就回来了,怪不得他这么快就做了决定,原来,他的心里,早就做了选择,而不是现在才选择的。

    可笑的她还在想--

    真是可笑!

    方希悠拿着报告,却没有办法走进夫人的办公室。

    她折身,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希悠?”

    是孙颖之?

    方希悠愣了下,拿着报告的手微微用力捏了下纸张,快速平复了呼吸,转过身看着孙颖之。

    “你回来啦?”方希悠道。

    “嗯,今天早上回来的。”孙颖之微笑道。

    “你,还好,皮肤还是很好。”方希悠微笑着说。

    “每天都不知道要擦多少的护肤品,要不然那个风。”孙颖之笑着说。

    在方希悠的记忆中,孙颖之是那种出去露营远足可以不怎么带护肤品的人,没想到现在--

    女为悦己者容,看来都是真的。

    不是不想改变,只是因为没有遇到那个让你愿意改变的人。

    颖之是如此,而她--

    “哦,阿泉在我爸那边呢,你们,是不是还没见?”孙颖之问方希悠。

    “嗯,他给我打电话了,一直太忙了,就没见面。”方希悠淡淡笑了下,道。

    孙颖之“哦”了一声,才对方希悠说:“希悠,阿泉他,改变了很多。”

    “是吗?那就好!”方希悠笑了笑,道。

    “你觉得,他改变了,好吗?”孙颖之问道。

    “当然了,他以前太孩子气了,变得成熟一点,总是没错的。人嘛,总不能永远当小孩子,总得长大的,虽然当小孩子很好,可是不能,对不对!”方希悠道。

    “可是,这样的改变--”孙颖之道。

    “颖之--”方希悠打断了孙颖之的话,看着孙颖之,孙颖之也看着她。

    “如果愿意陪他,就好好陪着走下去--”方希悠道。

    孙颖之愣住了,盯着方希悠。

    “你等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等到了,我应该恭喜你,颖之。”方希悠道。

    “你,不恨我吗,希悠?”孙颖之愣道。

    方希悠摇摇头,道:“每个人都有权利获得幸福,你和阿泉,我,我们都是一样的。如果,如果他和我在一起并不快乐,而且,事实上,我们两个人都不快乐,这个错误继续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该结束了,结束了,我们每个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很好,真的,很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