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82章 消失的泡沫
    目送首长离开,曾泉才对夫人说:“伯母,对不起,给您和首长添了这么多的麻烦。”

    夫人微笑摇头,道;“没事,只要你们三个人能好好处理了这件事,找到你们的方向,我们也就都安心了。”

    曾泉看了方希悠一眼,对夫人道:“颖之的事,我,对不起!”

    夫人摇头,道:“感情的事强迫不来,我也不想强迫你们什么。只是,你们两个回去以后,希望可以好好对待你们的婚姻,对待你们的未来,不能再像过去一样任性置气了,明白吗?你们都不小了,该成熟一点了。”

    “是,夫人,我们,知道了。”方希悠道。

    “好了,你们出去吧!哦,希悠,你留一下,我还有事和你说。”夫人说着,就坐在沙发上。

    曾泉跟夫人说了“再见”就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了夫人的办公室,曾泉抬头望着阴霾的天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入曾泉的耳朵--

    “曾市长!”

    曾泉忙回头,道:“您好!”

    原来是首长的秘书。

    “您有事找我吗?”曾泉问。

    “是的,首长让我和你说几句话。”说着,秘书抬手一指,曾泉便跟着他朝着他手指的方向走去。

    “第一,首长说,沪城的位置至关重要,你必须要接手。第二,关于你提的那个项目,首长会立刻责人去做,你如何参加进去,到时候听你的意见。第三,”秘书停下脚步,望着曾泉,“首长说,方小姐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第一夫人的人选,请你不要轻易放弃。”

    曾泉,愣住了,盯着秘书。

    第一--

    他父亲从没和他说过这个,从没提到这个地步,父亲只是希望把他尽快推进最高领导层,而不是第一!

    秘书看得出曾泉内心的震惊,低声道:“现在的情况,曾市长应该很清楚,时间紧迫,已经不容再犹豫了。明年大会一开,基本就要确定下来。如果曾市长不能上去,那么首长就只能另选他人。首长的意思是,曾市长你是首选,所以,曾市长,请好好思考一下。不要让首长失望!”

    “可是,霍漱清--”曾泉看着首长的秘书,道。

    秘书明白曾泉的意思,霍漱清应该比他更前一点,现在应该是说霍漱清的事,而不是他!

    “首长说,霍书记的事,曾市长不用担心,首长自有安排。但是眼下,沪城的位置,是方小姐和您父亲从那边儿好不容易抢过来的,不能这样失守了。”秘书低声道。

    曾泉,沉默了。

    “话,我已经带到了,首长说曾市长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秘书道。

    曾泉望着首长的秘书。

    “那,我先告辞了,曾市长你一路小心,期待早点听到你的好消息!”秘书说着,微笑着向曾泉伸出手。

    曾泉和首长的秘书握了手,看着秘书远去,却是久久不能动。

    首长的意思,他很清楚。可是,在他的意识中,就算是排,霍漱清也是排在他的前面的。霍漱清的运筹帷幄、还有执政能力、团结能力,还有政治谋略,都在他之上。所以,如果是要托付大事,那么,首先应该是霍漱清,之后才是他。为什么现在--

    而且,为什么不是父亲,或者白叔和他说这件事,而是首长的秘书来转达?

    通过秘书来转达,一来说明这是首长的想法,而且可能还没有和其他人商量,比如说和他父亲,和他岳父,以及其他的高层领导人,因此可能是私人想法。二来,说明这件事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曾泉陷入了深思,回望着首长办公室的方向。

    那是他崇拜和尊敬的长者和前辈,而现在,这位长辈对他寄予如此的厚望,这份他根本不配获得的厚望。

    他该怎么办?

    他的能力,远远不够。

    站在湖边,曾泉望着这尚未完全冰封的湖面,看着冷风吹动着那些没有结冰的湖水涌动,内心却是澎湃汹涌。如同这万里江山就在他的眼前,亿万兆民在他眼前。首长的伟大梦想在远处实现着,而他,又如何担当得起这些?

    冷风,在他的耳畔吹过,曾泉内心无法平静。

    “阿泉?”是孙颖之的声音。

    曾泉回头,望着她。

    她的脸上,似乎还有泪痕。

    “颖之--”他叫了声。

    “我爸刚才和我说了。”孙颖之道。

    曾泉看着她。

    孙颖之对他笑了下,道:“我,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就这么,被自己的父母抛弃--”说着,她的眼里泪花闪闪。

    “他们,并不是抛弃你,只是--”他也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

    孙颖之摇头,泪水从眼里流了出来,道:“我爸说的对,如果我爱你,就该真正为你考虑,你不止是你一个人,而是,而是很多人的希望。如果,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你,会失去很多的机会。可是--”

    说着,孙颖之泣不成声,望着他。

    曾泉走到她身边,轻轻揽住她的肩,孙颖之闭上眼,泪水湿了他的衣衫。

    “可是,阿泉,为什么要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我们总是,总是要被那么多的,多的事情牵扯着?为什么不能只是为了自己活着?为什么你是这样的你,而我,是这样的我?”孙颖之抬头,而泪眼蒙蒙望着曾泉。

    曾泉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

    如果,如果他选择了孙颖之,那么,他绝对没有机会接替首长,绝对不会,没有人会答应。而只有方希悠,或者其他的人,或许,也只有方希悠才能保障他的继任,而不是孙颖之。

    曾泉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拥住她。

    “我不甘心啊!我,真的,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阿泉,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为什么--”孙颖之哭泣道,“什么都重要,所有的事都重要,唯有我的感情不重要。什么都可以牺牲,包括,我的感情,包括我!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为什么啊?”

    “颖之--”曾泉叫了她一声。

    孙颖之抬头望着他。

    她好想吻他啊,就一次,就一次啊!她爱了那么多年的人,近在咫尺就要拥有的人,却--

    冷风,在耳畔呼啸而过。

    “颖之,你是这个世上,最好的,”他顿了下,鼻头涌出一阵酸涩,深深的酸涩,夹杂着浓烈的液体,“哥们儿!”

    最好的,哥们儿?

    孙颖之低头,泪水,从眼里滴落。

    她,苦笑了,仰起头笑了。

    是啊,她,终究,只是他的哥们儿,仅仅是,他的哥们儿!

    “是吗?”她说,任由风吹散了她的泪,任由泪水浸透她的笑容,“是,哥们儿啊!”

    她苦笑了,泪水中的阳光,变得五彩了起来。

    什么时候有了太阳的?连阳光也要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出来吗?

    她恨,可是,她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到!她恨自己身在那样的家庭,别人艳羡的家庭,却让她失去了一生的挚爱。没有了他,她还有什么呢?

    闭上眼睛,泪水流了下来。

    在那五彩光芒消失的一刻,梦里那张出现了无数次的脸庞,靠近了她。

    他的双唇,落在她的脸上。

    轻轻的,静静的。

    时间,好像凝固在了这一刻。

    孙颖之不愿睁开眼,这是梦,还是现实?一定是一场梦,因为,只有在梦里,他才,吻过她的脸。

    那颗因为他而变得柔软的心,又凝固了起来,凝固了,一片片碎裂下来,如同一尊花瓶,被外力打破,一片片瓷器碎片掉落在地上。

    她听见心碎的声音,那是她看着他和方希悠结婚的时候重复过的声音。

    而现在,她知道,这颗心,碎了的心,再也没有机会粘起来了,再也,没有了!

    她所有的希望,哪怕是不道德的希望,哪怕是被人唾弃的希望,已经,彻底变成了泡沫。

    是啊,变成了泡沫,可是,变成了泡沫的,岂止是她的希望?还有她的生命。

    她一直想和他说,她就是《小美人鱼》故事里的那个小美人鱼,而他,就是那个王子,让她心心念念的王子,她为了他失去了鱼尾,长出了人腿,变成了另外一个自己,一个可以和他亲密相处的自己。美人鱼每走一步,脚都如同踩在刀尖上。而她,每走近他一步,就变得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可是,故事的最终,他,娶了公主,而她,终究是没有办法用他的鲜血来让自己获得重生。她,只有选择,变成了这样的泡沫,消失在这冬日的阳光里,消失在他的世界,从此,远远的,在人群里看着他成功,看着他走向最高的位置,看着他身边站着的人,永远都不是她!

    泪水,在风中凝固。

    “阿泉--”她睁开眼望着他,“永远都不要丢了你自己!”

    曾泉的怀里,空空的,只有一团空气。

    他回头,看向她的背影。

    永远,都不要丢了自己?

    可是,自己,又在何处?

    不远处,方希悠看着这一幕,转身离开。

    风,吹动着湖水,在阳光下泛出波光粼粼,那五彩的光,如同美丽的泡沫一样,消失在空气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