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84章 以柔克刚也是可以做到的
    苏凡看着曾泉看念卿变魔术,看着他被念卿逗笑,可是,隐隐的,总有什么地方好像不一样。

    她可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吗?

    想起霍漱清的话,她把话咽了回去。

    很快的,罗文茵和方希悠就说着笑着进来了,婆媳二人一起看着念卿和曾泉玩,苏凡便起身说:“我去厨房看一下有没有帮忙的。”

    “没事的,你去干嘛?”罗文茵道。

    “我去帮帮忙,他们也会快一点。我爸不是马上就回来了吗?”苏凡对母亲笑了下,又对看着自己的方希悠笑了笑,走出了客厅。

    方希悠看了曾泉一眼,起身跟着苏凡出去了。

    苏凡走出了客厅,朝着厨房走去,就听见身后有人叫了自己一声--

    “迦因?”

    苏凡忙回头,惊叫了声--

    “嫂子?”

    方希悠走过来,微笑着挽住苏凡的手,道:“好几天没见你了,你,怎么又看着瘦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苏凡摇头,道:“没事,挺好的。”

    说着,她对方希悠笑了下。

    事发以来,苏凡和方希悠就没有正式见面过,现在这样见面,苏凡却是不知道该和方希悠说什么,心里感觉,很歉疚,真的,非常,歉疚。

    苏凡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她只有对方希悠挤出一丝笑。

    “你,忙吗,嫂子?是不是很忙?”苏凡也只有想到这个。

    “还好,有时候忙一点,有时候稍微清闲一点。你呢?最近就是照顾念卿?”方希悠问。

    两个人手挽手往厨房走。

    “嗯,念卿的作业没完,就先盯着她。”苏凡道。

    方希悠点点头,问:“漱清那边呢,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我,可能到开春暖和了。”苏凡道。

    “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早点过去比较好。”方希悠道。

    苏凡看着她。

    “漱清一个人在那边,工作压力很大,你要是在他身边,他也有个说话的人。”方希悠道。

    苏凡愣住了,方希悠怎么,怎么和她说这个?不是方希悠说的话不对,而是,而是--

    方希悠似乎猜得出苏凡在想什么,便叹了口气,道:“这些年,我也,没有明白这个道理,和阿泉一直置气,把他一个人扔在外地,我,”顿了下,方希悠才说,“现在我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有多么重要了。”

    苏凡看着方希悠。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两个真的和好了?怎么突然就和好了?

    虽说和好是好事,可是,这也,太,快了吧!一点铺垫都没有--

    不对不对,苏凡,你不能怀疑,不能怀疑,曾泉和嫂子一定是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做了很多的努力,才让他们和解,才让他们理解了对方。那些具体的细节,你不知道也很正常,你应该支持他们,为他们高兴,这样,就很好了,不是吗?他们两个和好了,曾泉也就回家了,爸爸也高兴了,整个家里的人都会开心了。这段时间曾泉不在,整个家里都没个声音了,除了念卿,似乎大家都不会笑了。现在,好了,真的,好了!

    苏凡想问“你们和好了,是吗?”可是,这样的话,她不能说,这样太管闲事了。

    “是吗?是啊,两个人在一起,的确,很重要。”苏凡道,“呃,我刚才听我哥说,他要去沪城了,那么,你,也要去吗?”

    方希悠点头,道:“应该我会过去一阵子,我得和夫人请假,去沪城那边家里办公。阿泉刚去那边,家里还是需要收拾一下的。等他安顿下来,我就回来。”

    苏凡看着她。

    “不过,我会经常过去看他的,夫人说我以后可以多一点时间在家里办公。除非是紧急的工作,一般的就可以在家里处理了。”方希悠道。

    是吗?这样,就彻底在一起了啊!

    “那,太好了!”苏凡道。

    方希悠笑了,道:“是啊,那样才是一个家。而且,沪城那边的政商关系很复杂,有些事,我得过去帮帮他。”

    这样,才是一个做高官夫人的样子啊!苏凡心想。

    像她这样躲在家里,把自己的丈夫扔去天边给另外一个女人照顾,实在是--

    “现在徐阿姨在这边照顾逸飞,沪城那边,我和阿泉得赶紧过去才好,要不然,很多事情都会是乱糟糟的。”方希悠道。

    “你们一定没问题的,不管多麻烦的问题,你们一定可以处理。”苏凡微笑道。

    方希悠看着她,笑了下,道:“但愿吧!沪城是个那么重要的地方,必须要小心才是。”

    苏凡没说话,点点头。

    是啊,徐梦华在京城休养,然后守着儿子,覃逸秋也在这里医院和家里,覃春明一个人在那边只有他侄女照顾,沪城的事,的确是需要曾泉和方希悠快点过去理顺了。

    “也幸好有覃叔叔在那边照顾,我们做什么事也都会顺利一些。”方希悠道。

    苏凡点点头。

    的确如此,覃春明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人,是自家长辈,没什么沟通的障碍。

    “迦因--”方希悠道。

    “嗯,嫂子。”苏凡道。

    “漱清那边,你也要尽快把你的担子担起来,不能再退缩了。”方希悠停下脚步,望着苏凡,道。

    “回疆是目前大政策下最重要的一环,最关键的一环,那个地方民情复杂,漱清有很多事要做。你看他这些日子忙着到处救灾,视察救援情况,大雪天的,马不停蹄。那边的民族关系是最复杂的,他一个人可以做的,毕竟是有限的。他需要你这个第一夫人的协助,他需要你帮他去处理一些他不方便去解决的问题。虽说我们的制度依旧是体制内的人来发言,可是,现在毕竟和过去不一样了,你身为第一夫人,代替他去维护一下你能力范围内的关系,比如说妇女儿童、比如说教育慈善这些,以半官方的身份介入,去协助漱清的工作,这样他会轻松一些。”方希悠说着,认真地望着苏凡。

    苏凡望着方希悠,却是说不出话来。

    的确,自己和方希悠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这些日子,她完全没有想到霍漱清在工作方面具体要面临什么压力。不是她想不到,而是,她没有去想。

    “迦因,回疆的问题很麻烦,需要武治,也需要文治,而只有文治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之计,也是你可以做的,你去帮帮漱清。特别你是个女人,你可以用你的力量去做一些努力,就算不能直接改变结果,可是你可以让漱清面临的周围环境不至于那么坚硬。”方希悠说着,拉住苏凡的手,“迦因,女人,就是一股水,对于家庭和国家都是如此。夫人常和我说,男人做的事,就如同坚硬的刀剑一般,一刀砍下去就再也动不了。可是,女人做的事,却可以让男人这一刀下去的时候,砍到的是毒瘤,而不是正常的器官。这也是这么多年,我跟着夫人学到的最多的东西,夫人让我明白,以柔制刚,其实也是可以做到的。”

    望着方希悠,苏凡不知道说什么。

    她和方希悠之间的差距,足以跨越天地。方希悠很能干,很多事,方希悠信手拈来,她却做不到。而现在--

    “嫂子,我明白你说的这些,可是,我,我,做不到!”苏凡道。

    她望着方希悠。

    “我没有嫂子你那么能干,我,很多事都做不好,很多很多,现在连自己的生活都是一团糟,我,怎么能--”苏凡道。

    方希悠却打断了她的话。

    “迦因,你不要这样妄自菲薄,其实,你也有可以做到的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有擅长的事。而且,你在政府部门工作了好几年,也担任过领导职务,机关的运作,你也是清楚的。这些问题,对你来说并不复杂,你只要静心,认真地去想,只要想着一心为了霍漱清好,想着你要辅助他更好的工作,让他可以更轻松的和那边的百姓交流--”方希悠说着,想了想,道,“不过,如果你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一个官方的身份。”

    苏凡没明白方希悠的意思,但是,她也知道,在中国的很多地方,特别是在面对着老百姓的时候,第一夫人,肯定是不如一个政协的领导好说话的。老百姓,认的就是那个官职,只有那个官职,才会有说服力,你说的话,才会有人听,你做的事,才有可信度,才有官方的信誉。

    毕竟,就算她按照方希悠说的去做,她和方希悠面对的也是完全不同的人群。方希悠不需要和老百姓直接相处,她要做的就是和沪城官场的那些高官家眷联络感情,和身在沪城的全世界企业家的家眷或者企业家本人交流,说句通俗的,方希悠走的是上层路线,这样的上层路线,有她这个市长夫人的头衔就够了,再加上她现在还是第一夫人办公室的主任,是第一夫人的贴身秘书,这层身份,意味着她不光在沪城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她的能量可以直达最高领导人身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