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87章 你不比任何人差
    等苏凡从厨房回到客厅,和父母兄嫂说准备用餐,却发现兄嫂并不在客厅。

    “奇怪,今儿是怎么了?一个找一个,都找不见人了?”罗文茵道。

    “要不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苏凡道。

    “不用了,他们两个,可能有什么事在说,等一会儿吧!”曾元进对女儿道,又问念卿道,“我们的小公主饿肚子了没?”

    念卿摇头,道:“我吃了好吃的蛋糕,不饿。我要等舅舅来了变魔术。”

    于是,罗文茵便对苏凡说:“你让厨房那边稍微等一下上菜,反正也不急在一时,他们两个也是好久没有在家吃饭了。”

    “嗯,我知道了,妈!”苏凡说完,便走了出去。

    “好了,念卿,把你这些道具拿回去,换身衣服过来准备吃饭。”罗文茵对外孙女道,

    念卿便很乖地起身了,整理着自己的玩具,罗文茵让秘书沈小姐过来帮忙,沈小姐就带着念卿去换衣服了。

    “你要说什么?说吧!”曾元进一看妻子的样子,就问道。

    在晚饭开始前,妻子让所有人都离开,只留下他们夫妻,就是要说什么的架势,特别是在曾泉和方希悠回家的这个时候。

    “我今天没去医院看逸飞。”罗文茵道。

    “哦,没去就没去,用不着老去的。”曾元进便说。

    “我也知道啊,可是我只要有空,每天都会带着念卿过去的。”罗文茵说道,一脸不高兴的表情。

    “去就去了,你不高兴什么?”曾元进问。

    罗文茵挪了下座位,正对着丈夫,道:“你说,逸飞这事儿,又不是迦因的错,徐梦华,她凭什么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迦因身上?”

    “她也没有那么做,这件事是因为什么,她也很清楚的。你不要把她想的那么肤浅!”自己道。

    罗文茵更不高兴了,道:“她清楚什么?她要是清楚,就不会对迦因、对咱们家那个态度!你说说,要不是迦因,逸飞,能那么快就醒来吗?迦因去照顾逸飞,还不是漱清的意思吗?他们覃家也是同意了的,你说,迦因一个大嫂子,去照顾昏迷的小叔子,这事儿,传到哪里都不好听,迦因的名声,他们何曾考虑过?好,这事儿,的确,和人命相比,名声不算个什么,咱们该做的,咱都做了,她徐梦华就不能说句好听的话,暖暖心吗?只字不提,她真当别人欠着他们覃家了,是吗?”

    看着妻子越说越气,曾元进叹了口气,道:“你看梦华那个身体,春明又不在,她哪有精力和你说那些啊?大家都是亲戚,你何必抓着这么点小事不放呢?她就算是嘴上不说,整件事的利害,她怎么会不清楚?”

    “我看她就是装傻!便宜他们占了,咱们呢?你看看迦因,你看看迦因现在那个样子,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罗文茵说着,不禁眼眶含泪,“这阵子出了这么多事,漱清又不在,她一个人到处奔波,什么都扛了,可是谁又记得她的好?徐梦华是外人,咱们就暂且不说她了。可是,希悠呢?你觉得出了这些事之后,希悠会怎么看她?嘴上不说,心里那股子劲儿能过得去吗?”

    曾元进起身,坐到妻子身边,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叹了口气,安慰道:“你啊,真是越活跃糊涂了。你觉得现在谁计较这些事有好处?丢了颜面的事,大家都是尽量不提就好了,你还非要人家说个什么。梦华就不说了,希悠的人品,是你想的那样吗?她要是真的嫉恨泉儿,嫉恨迦因,她就不会一个人去叶家找姓叶的,威胁人家了。”

    罗文茵的眼泪,滞住了,盯着丈夫。

    “希悠?威胁--”罗文茵不敢置信。

    “你以为呢?我们谁都没想到、也没做到的事,都让希悠一个人做了。她那么做,都是为了泉儿,为了咱们家,你以为她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曾元进道。

    “可是--”罗文茵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所以说啊,希悠这件事,你不用担心什么了。她能有那样的勇气和智慧,是不会再纠结在泉儿和迦因那件事上面的。只要泉儿能够收回心性,他们两个,就没什么大事。”曾元进安慰道。

    罗文茵点点头,道:“的确,你说的对,希悠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了的。但愿她和泉儿可以好好过下去吧!现在,麻烦的是迦因,这些日子,我看她的情形真的很不对头。”

    “怎么了?”曾元进问,“她和你说什么了吗?”

    “没说才害怕!”罗文茵道,“她那个心理医生小徐给我打电话说,迦因现在情绪不太稳定,过于孤立自己。也不和小徐好好聊,跟其他人又不说话,要是这样下去--”

    曾元进想了想,道:“要不,明天漱清来了和漱清商量一下,让迦因去他那边吧!”

    “去漱清那边?”罗文茵道,“漱清那么忙,怎么可能顾到她?”

    “要不然你还能怎么办?”曾元进道。

    “我觉得还是让她在这边待着吧!我守着她,要是有什么事,也方便照顾。漱清那边,漱清自己都没办法顾得上自己的事,怎么有空管到迦因?这几天,好像两个人都没打过电话,唉!”罗文茵道。

    曾元进刚准备开口,苏凡就进来了。

    “念卿呢?又跑掉了吗?”苏凡一看女儿不在,问道。

    “没有,去换衣服了。”罗文茵道,说着,罗文茵看了丈夫一眼,使了个眼色,就起身了,对女儿说,“我去看看,这孩子怎么这么慢。”

    说完,罗文茵就出去了。

    “迦因,你坐,爸爸,和你聊聊。”曾元进道。

    苏凡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愣了下,坐在了父亲身边。

    父亲微微笑了下,道:“这几天,在忙什么?”

    “没有做什么,就是陪着念卿。我想等她作业完成了,就去榕城。我婆婆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佳敏姐一直也没空休息,我过去照顾一下我婆婆,佳敏姐就可以出去放松放松。”苏凡道。

    父亲微微点头,道:“这样,挺好的,你婆婆年纪大了,这几年的确那个毛病也是越来越严重。”

    “是啊!这些年一直都是姐姐在照顾,我和霍漱清什么都没做过--”苏凡道。

    “那你,没想过去漱清那边吗?”父亲问。

    “我--”苏凡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们是夫妻,长时间分开并不好,特别伤感情的。他一个人在那边,工作又忙,压力又大--”父亲道。

    “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不知道做什么。”苏凡打断父亲的话,道。

    父亲看着她,道:“你真的,这么想吗?”

    苏凡点头,道:“我想,我照顾好家里,让他少担心一点,少分心一点,或许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你真傻,你这么做,跟旧社会的女人有什么区别?”父亲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望着父亲。

    “如果霍漱清需要你做这些,他就干脆娶个佣人回家好了,这些事情,专业人士全都会干,而且做的比你好。你难道要在霍漱清的眼里变成一个佣人吗?”父亲道。

    苏凡说不出话来。

    “夫妻两个人在一起,婚姻可以长久保鲜,最关键的就是两个人要志同道合、相得益彰,两个人可以做完全不同的事,从事不同的行业,可是,绝对不能说差距越来越大。夫妻两个人,分开,两个人都可以很好的做自己的事,合在一起,两个人的事又可以相互促进,既是朋友又是战友,这,才是夫妻,明白吗?”父亲道。

    “我哥也和我说过这样的话。”苏凡道。

    “那你觉得,你可以做什么呢?”父亲语气温柔,望着苏凡,“不要去想霍漱清需要你做什么,你好好想想,你想要做什么?你想和霍漱清,变成什么样的夫妻?”

    苏凡,陷入了深思。

    “迦因,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有聪明的脑子,你也有吃苦的能力,你觉得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到的?”父亲道,“将来,霍漱清很有可能是比爸爸还要成功的人,你--”

    “可是,我做不到妈妈那样,我,什么都不会。”苏凡道。

    父亲摇头,道:“你有你的长处,你有别人做不到的事。”

    苏凡望着父亲。

    “我希望你可以去霍漱清那边,尽快,不要拖太久。他需要你,他需要一个家,你要记住,一个男人,如果长期无法从妻子、从家里得到他想要的温暖和理解,他迟早会离开的,即便身体不离开,他的心也会离开,特别是霍漱清压力那么大!”父亲道。

    苏凡,不语。

    “明天他就回来了,你们两个自己好好商量商量,孩子和老人重要,可是,你们两个的感情更重要,爸爸可不想看着我的女儿在为霍漱清付出了那么多之后,失去霍漱清的爱。”父亲说着,手放在苏凡的肩膀上,注视着她,道,“迦因,你是我曾元进的女儿,你不会比任何人差,知道吗?我希望,你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不要去和任何人比较,和你母亲或者希悠,和谁都不要比较,好好想想你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的人生还很长,你必须做一个独立的自己,拥有独立的灵魂,明白吗?”

    苏凡望着父亲。

    与此同时,长久没有回家的夫妻二人,赤身相拥,躺在那张大床上,传息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