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92章 霍漱清不需要一个病人
    车流,在他们的车边不停地汹涌着。

    兄妹两人坐在车上,久久不语。

    “现在,还想去夜店吗?想去的话,我陪你?”曾泉看着她,问道。

    苏凡摇头,看着他,道:“你,会不会怪我把你拽出来?”

    曾泉不解。

    “今天你和嫂子好不容易和解了,我却,却把你拉出来,非要陪我去什么夜店,你--”苏凡道。

    曾泉笑了,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所以,我是不会怪你的。”说着,他顿了下,敛住笑容,道,“谢谢你,迦因!”

    是啊,谢谢她,他应该谢谢她。可是,他没有办法说出口,不能说那些太过感激的话,比如说“只有你才是一直认真看着我的人”,只有她才能从他的掩饰中看出他真正的内心,只有她才会看见他笑容背后的无奈和伤痛。一家人的欢声笑语里,只有她才知道他是在逼迫自己做决定,逼迫自己去做个正常的丈夫。

    她嘴上说什么要他带她去夜店,说那些胡话,其实她只是想让他换个环境,可以从这巨大的转变里恢复正常,可以发泄出来内心的苦闷,发泄在外面,总比在家人面前表现要好。现在,一家人都很开心,父亲满意,妻子高兴,他不能崩溃。而他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在今天这样的剧变里,他能坚持多久。

    苏凡望着他,摇摇头。

    “嫂子是个好女人,既然你们决定重新开始了,就好好想办法,好好生活。如果家庭不幸福了,再怎么成功,都会觉得遗憾。”苏凡认真地说。

    “嗯,我知道。”曾泉长长地叹了口气,望着前方,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今天,首长和夫人劝我们两个和好,而且,颖之,她,走了!”

    “走了?”苏凡愣住了。

    曾泉点点头,道:“我,我知道她对我的感情,这么多年了,我,我没有回应她,可是,那样的一份心,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到底,出了什么事?”苏凡问。

    这件事,是机密,首长和父亲都没有正式谈过,而他--

    “首长说有任务派给我,他让颖之不要再插手我和希悠的事了,所以就--”曾泉换了个说法,道。

    “颖之姐,她,是想等着你们离婚了,再和你交往,是吗?”苏凡问。

    曾泉点头。

    “那你自己的想法呢?你是想要和她交往,还是--”苏凡接着问。

    “我,我其实,”曾泉顿了下,看着她,道,“和自己的兄弟交往,真的,很怪异,所以,我,我--”叹了口气,他说,“这样也挺好的,大家至少,还是朋友,如果真的交往了,发现彼此不是以前印象中的样子,那才是恐怖。所以,这样,挺好的。只是--”

    只是,每个人都是一颗棋子,在这张巨大的棋盘上,每个人都是棋子,不管是他,还是颖之,还是希悠。大家的进退,都只是为了一个目的,唯一的终极目的!

    他没办法和苏凡说,这,才是让他最绝望的一点。绝望,却又无力反抗。这个现实,他很早就清楚,却一直在躲避。直到今天,当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的时候,这个绝望的现实,让他,乱了。

    “我明白你的心情,其实,这样,或许,最好吧!”苏凡叹了口气,“对于颖之姐来说,她对你的感情,放在心里,一辈子,都是最美好的。”

    曾泉不语。

    “真的,我现在越来越体会到‘没有得到的才是最好的’这句话了。”苏凡道。

    “为什么?霍漱清的事?”他问。

    “是啊,以前没和他结婚的时候,满心就想着要是和他结婚了该多好多幸福,而现在,这些年--你看看我们的样子,没问题才叫怪。”苏凡道。

    “一个江采囡,一个孙敏珺?”他问道。

    “我才不会在乎她们两个,除了霍漱清,我谁都不在乎。现在--”苏凡说着,顿了下,“爸爸和嫂子都叫我去霍漱清那边,都说霍漱清很忙需要人照料什么的,可是,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我去了那边做什么?江采囡打电话来跟我告发孙敏珺在家里的嚣张气焰,是不是很可笑?她们两个算什么呢?在我家里--”

    “你,还是相信霍漱清,是吗?”他问。

    “我,相信他。”她望着曾泉。

    曾泉笑了下,叹了口气,道:“是啊,正常做妻子的都会像你这样想,只要你还是爱着自己的丈夫。”

    而希悠,怀疑了他那么多年,直到现在还不相信他,以为他和苏凡怎么了一样。真是,有点哭笑不得了。这样,居然还说是,爱!

    苏凡看着他。

    “不过呢,现在爱不爱的,我觉得,也就那样吧!人生在世,有太多事要做了,拘泥在情情爱爱里面,真是,太狭隘!”他说。

    “你,没事吧?”苏凡问。

    “我,没事,谢谢你和我聊这些,我,没事。”曾泉道。

    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苏凡满心不解地看着他。

    “你也是,迦因,没必要去在乎霍漱清要干嘛,那两个女人干嘛,随便他们。如果你还是现在这个样子,隔几天就需要去看心理医生的苏凡,霍漱清还会爱你吗?”曾泉看着她,道。

    是啊,他说的对,的确,如此。

    她现在每隔两天就得去看心理医生,每次半小时。从本质上说,她还是一个,精神状况有问题的,病人。

    霍漱清,不需要这样的一个,病人。

    “迦因--”他望着她,道。

    苏凡望着他。

    “听我的,明天一大早打电话给那个心理医生,炒了她,你不需要什么心理疏导,你,根本不需要。她越是给你疏导,你越是有问题。所以,不要她了,你好好想想你要做什么,是不是继续做你的婚纱,如果你想做,去榕城找邵芮雪,把你的团队重新运作起来,然后,把店开到沪城。你要知道,沪城将来会是世界的中心,所有成功的企业,都要在那里发展,那里有更多的思想碰撞。在老外的那些大品牌来占领中国的婚纱高端市场之前,你,曾迦因,先去把你的名声打出去,用你的精致设计,去打动顾客打动世界。在那个平台,你会成为最优秀的设计师,明白吗?”曾泉道。

    苏凡,愣住了。

    他的每一个字,重重地落进了她的心里,如同一颗颗重型炸弹一样,在她的身上爆炸,炸开了包裹着她身体的厚重的壳,炸开了包裹着她心灵的冰山。

    她的血液,开始一点点沸腾起来,一点点燃烧起来。

    “我,可以吗?”苏凡问。

    “当然可以,你怎么会不可以?”曾泉抓住她的胳膊,注视着她的双眼,“迦因,你要知道,你是很棒的设计师,当初你在榕城能做到的,现在,我们去了沪城,你一样能做到。你别忘了,你哥,可是沪城的市长,过了年,你哥就是书记了,沪城的老大就是你哥。在你哥的地盘上,你还怕做不成功吗?”

    苏凡望着他,良久不语。

    直到过了两分钟,她才笑了,被他给逗笑了。

    曾泉没明白她为什么笑,松开她的胳膊。

    “你,真是,”苏凡笑着说,然后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道,“好,哥,我们说定了,就算是让你利用职务为我谋什么便利,我也,给你这个腐败的机会!等你去沪城上任,我就去榕城找雪儿,准备向沪城开拔,把沪城变成念清的新基地。然后,你帮我坐上中国第一婚纱设计师的交椅,怎么样?”

    她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彩,那是好久以来曾泉都没有从她脸上看到的。

    “好,说定了。等你哥上任,在沪城的地界上,你曾迦因想要干什么,我就让你做成功!”曾泉伸出手,道。

    苏凡看了他的手一眼,和他重重击掌。

    “一言为定!等我成了中国第一的婚纱设计师,我给你提成!”苏凡笑着说。

    “好,算你有诚意,先说提成多少。”曾泉道。

    苏凡想了想,故意说:“呃,百分之,一,怎么样?”

    “啊?才这么点?你,太小气了吧?”曾泉看着她,松开手,道。

    “哎,大哥,是全国第一,第一啊,那得多少钱啊!就算是百分之一,也很多的。而且你身为政府官员,你拿太多钱,也不怕你岳父抓你去审问,给你一个巨额财产来历不明--”苏凡道。

    曾泉满脸无语,道:“百分之一,你也好意思说巨额财产来历不明,你绕了我吧!”

    苏凡笑眯眯看着他。

    曾泉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双手抓着方向盘,回头看着她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心头也突然觉得明朗了许多。

    苏凡,真有你的!

    “好,我们回家!”他说。

    “啊,夜店呢?我还没--”苏凡道。

    “得了吧,你还真去啊?”曾泉笑道。

    苏凡微笑看着他。

    “谢谢你,苏凡!”他望着她,说。

    “也谢谢你,曾泉!”她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