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02章 霍漱清是个坏男人
    和岳父的秘书一起回到客厅的霍漱清,脑子里却不能再去想苏凡的事了。

    罗文茵和江敏都知道他们几个男人是有事要谈,便主动离开了,两个人领着念卿去了罗文茵那边,方希悠跟了过去。

    曾泉离职一事引发的旋涡,到此已经是完全平息了,至少表面看起来是如此。这件事的确让曾元进面临了空前的压力和非难,可是,在上下同僚的协作,在方希悠的机智应对下,整件事得到了完美的解决,甚至最后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没有人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当然,可能除了那位最英明的领导人,只有他才最清楚最后的结果,因为这样的结果才是他希望看到的。

    君心难测,自古如此。此时,当曾元进一干人坐在自己客厅小聚之时,内心也是极为感叹的。既然首长选了曾泉,那么,曾元进和霍漱清等人的任务就是培养曾泉,让曾泉尽快成长成为首长期待的那个可以托付的人。这是他们要完成的任务,也是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哪怕覃春明对此抱有异议,可是,身为一个组织,必须要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和目的,必须要服从领导的意愿。

    曾泉看着霍漱清和父亲、岳父讨论事情,心里有种深深的歉疚。他很清楚,他的上位,最大的牺牲者就是霍漱清,因为他们是这个组织全力培养的两个人,而他一直因为年龄和资历的问题,是排在霍漱清之后的--这当然是在霍漱清和苏凡结婚之后--而现在,这个位置的改变,不光是一个位置改变的问题,更加是决定两个人谁可以更有机会问鼎最高位置的事。

    看着霍漱清,曾泉的心里--

    现在要全力去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实现,大家的梦想,而不是在这里想什么愧疚。想要解决愧疚,想要让自己内心释怀,那就要努力让所有人不去失望。

    聚会,从客厅,转移到了茶室,几个人一起聊着。霍漱清起身去洗手间,曾泉想了想,起身跟着霍漱清出去了。

    “漱清--”曾泉叫了霍漱清一声。

    霍漱清停下脚步,见是他,微微笑了下,道:“怎么了?”

    曾泉跟着他出来,肯定是有什么话要对他说的,霍漱清很清楚。

    “额,有些事,我想,和你说。”曾泉道。

    “好啊,等一下。”霍漱清道。

    “什么事?”霍漱清从洗手间走了出来,问道。

    曾泉示意他到一旁的休息室来,霍漱清便走了过去。

    霍漱清走进去开了灯,曾泉关上了门。

    “漱清,关于这件事,我想,我应该跟你,道歉!”曾泉道。

    霍漱清看着他,问:“就是,呃,首长做的这个决定?”

    “是的,”曾泉道,望着霍漱清,“我心里很清楚,如果我们这个阵营里要选择一个人出来角逐,你比我更有能力和资格,你,才是这么多年众望所归的一个人,而,不是我。”

    霍漱清没说话,看着曾泉。

    “这些年,说实在的,我一直,我也很敬佩你,你在很多方面,你做的都非常好,你是一个优秀的执政者,而我,真的,差很远,差太远,我--”曾泉说着,顿了下,道,“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让大家失望,让首长失望,我--”

    “所以呢?”霍漱清问。

    曾泉看着他,沉默片刻,道:“我,漱清,”说着,曾泉向霍漱清伸出手,道,“以后,不管有多少年,我,我们,合作愉快!请你,多多帮助!”

    霍漱清笑了下,和曾泉握住手,道:“那是一定的,我说过,有任何问题,你都可以来找我,如果我可以帮忙的话。”

    “嗯,我知道,谢谢你!”曾泉道。

    霍漱清却说:“曾泉--”

    “什么?”曾泉问。

    “男人,要有担当,既然做了决定做出了承诺,不管有多难,都要努力去做。”他说。

    “嗯,我明白,我,会尽全力!”曾泉道。

    霍漱清并没有说曾泉失去了什么,现在曾泉应该是很清楚未来会做什么,未来的路比过去更加艰难,艰难到无法想象,可是,既然选择了,就只能走下去,不管是悬崖还是什么,该跳的时候,就必须去跳!

    “放心,我们这么多人都在,你不会有问题的。”霍漱清说着,微笑着拍拍曾泉的胳膊。

    曾泉笑了下,点点头。

    “好了,我们进去吧!”霍漱清道。

    两个人便走了出去,没走几步,霍漱清想了想,对曾泉说:“苏凡她,我们两个人刚才,吵了一下。”

    曾泉停住脚步,看着霍漱清。

    “为了什么?”曾泉问。

    霍漱清便把事情和曾泉说了下,曾泉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她,那天晚上劝了我很多,我,很感激她,真的。”

    “她,是不是也和你说了--”霍漱清问。

    “漱清,以前,你总和我说,夫妻两个人如果不能坦诚相对,问题就永远都解决不了。我和希悠这么多年都是这样,现在,”曾泉顿了下,望着霍漱清,“迦因她需要你,她的心里只有你,好好和她聊聊,让她说出心里话,别再让她憋着了。你,也好好把你的想法说给她,不要让她感觉到被遗弃,她,是很敏感,却也,很勇敢的,这一点,我们都清楚。”

    霍漱清沉默了。

    曾泉看着他,道:“这次的事,让大家都,太--”顿了下,接着说,“谢谢你让她去找我,如果不是她,我想,我是自己没有办法解开心结的。你能帮到我,我想,你也一定能帮到自己。”

    和霍漱清一起返回到父亲们身边,曾泉的心里,突然轻松了很多。

    人啊,要是心里不能轻松起来,怎么可以叫轻松上阵呢?

    长辈们聊了会儿,聊到了快十二点才散了,霍漱清和曾泉分别送覃春明和方慕白回家,江敏则是先回去了,苏凡把念卿哄着睡了,一个人坐在卧室的床上,静静地翻着手机。

    而今晚,方希悠回去娘家住了,明天要和曾泉一起去沪城,方希悠便陪着父母过了一晚。

    霍漱清回到卧室的时候,苏凡已经睡了,至少在他看来是如此。

    他坐在床边,静静望着她。

    她的眉眼,依旧是他熟悉的样子,连同她呼吸的频率,可是,她瘦了那么多,脸上,也没有以前的光彩。

    实际上,这一年来,她好像一直都是这样,而他,竟然一直都没有去注意,没有去在意。

    他轻轻俯身,亲了下她的眉角。

    “苏凡--”他低低叫了她一声。

    她没有回应,他知道她不会回应,因为她已经睡着了。

    可是,要说的话,也卡在嗓子里,说不出来。

    和她说什么呢?夫妻之间,好像已经很多事都说不清楚了。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再度亲了下她的脸颊,然后起身去换衣冲澡了。

    等到屋子里的声音消失,苏凡才睁开眼,她转过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泪水模糊了眼眶。

    他那么累,那么忙,她,的确是不该和他吵的,的确,是她的错啊!

    霍漱清--

    她起身,走向了浴室的方向。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磨砂玻璃上露出一个人形,那是他!

    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轻轻拍了下浴室门。

    可是他没有听见,他不会听见的,水声那么大。

    她该怎么办?直接推开进去?

    还是再敲门试试。

    可是依旧没有回应。

    苏凡没有再想,直接推开门--

    “你--”她问了声。

    可是,霍漱清背对着她,还是没听见。

    她干脆提高音量--

    “你要不要帮忙?”她刚说完,就惊叫了一声--

    “啊--”她大叫一声,整个人就被水淋湿了,不是轻轻的淋湿,而是,从头到脚,全部湿透了,睡衣贴在身上,头发贴在身上。

    习惯性地,她把头塞到他的怀里。

    然后,猛地,头顶的水就停住了,耳畔不再是水声,而是他的笑声。

    “你干嘛,啊?”她抬头看着他,水从头顶流下来,模糊着她的眼,可是,这样模糊的视线里,他的五官越来越近,而且是很快的靠近。

    她愣神的工夫,他的吻就彻底封住了她的唇。

    苏凡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在地上,却被他揽住了腰身,死死地抱在了怀里。

    曾经,好像也有过这样的情形,他使坏在浴室里欺负她,让她根本无力回击。

    坏男人,霍漱清就是个坏男人!

    而她也很清楚,他一旦开始使坏,不完成整个过程,他是不会停手的,他会一直继续下去的。

    彼此太了解就是这样的坏处,太了解而无力反抗,那才是最可悲的。

    浴室里,久违的声音响起,在这个沉寂的院子里。

    苏凡躺在床上的时候,还在想刚才自己为什么要去那么热心地问他要不要帮助?结果把自己给害了,而且,害得不轻,害得她现在腰酸背疼。

    全身疼痛到天亮睁开眼,昨夜,好像一闪而过。

    好像,他说什么,他说“我爱你?”

    霍漱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