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03章 独一无二的情书
    早上醒来,就看不见霍漱清的影子了。

    苏凡躺在床上,脑袋里,却是乱极了。

    怎么就突然给他跑去帮忙?然后就从浴室痴缠到了卧室?

    她,怎么了?

    看看身边,依旧是空空如也,空的好像他从来都没有回来过一样。

    苏凡叹了口气。

    也许,昨晚就是一个梦吧!

    苏凡起床,伸手去床头柜上拿手机看时间。

    还没拿到手机,她才猛地想起来今天曾泉和方希悠要一起去沪城上任了,早上他们一起要去奶奶那边,和奶奶道别,然后回家来收拾东西去沪城。

    糟了,她真是忘的一干二净了。

    母亲昨晚还说让她帮忙准备一些东西给曾泉捎上,要是路上不好带,就直接快递过去。可是,她怎么给忘了?

    赶紧伸手摸到手机,可是,手机下面--

    一张纸?

    她拿起来,上面--

    苏凡的眼眶,猛地就润湿了。

    泪水,控制不住地从眼里涌了出来。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啊,他还是那样的啊!

    每天早上起来要是有什么事和她交代,他总会给她亲笔写下一张纸条,然后最后落款“霍”。从他第一次给她写这样的纸条,到现在,他一直都是这样的落款,就是一个,霍!

    这个男人,怎么总是这么,吝啬?多两个字给她不行吗?

    苏凡心里这么说,可是,还是控制不住地流泪。

    擦去眼泪,才开始在泪眼模糊里面认真阅读着他留下来的字条--

    丫头,我早上去开两个会,中午回来我们出去吃饭,位置你定,定好了给我打个电话,我这边可能结束的晚,就直接去餐厅。不要带念卿,就你过去!

    霍

    然后,就没有了。

    苏凡笑了,擦去脸上的泪,掀开被子,却发现自己身无寸缕,赶紧裹着被子走向了更衣间去给自己找一件衣服穿。

    穿好了衣服,苏凡便来不及洗漱,走到书房,拿着那张小纸片,取出一卷胶带,小心地打开保险柜,把那张纸片和里面厚厚的一沓粘在了一起。是啊,已经是很厚的一沓了啊,从他留给她的第一张纸条,一直到今天这一张。

    苏凡翻着这厚厚的一沓纸,不禁笑了。

    时间,似乎就在她的手翻动的过程中流逝了,每一个字,好像都是昨天写的一样,似乎还留着他的温度。

    那是,他写给她的情书,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情书!没有人知道,连他,都不知道!这些是她最珍贵的宝贝!

    糟了,时间时间!

    苏凡赶紧把这些纸片放进了保险柜,锁好了保险柜,赶紧去洗漱了。

    看了下时间,还真是晚了,已经八点半了。

    赶到了餐厅,只有母亲和念卿,还有念卿的保姆阿姨,以及母亲的秘书沈小姐。

    “你怎么这么晚?”母亲一见她就说。

    苏凡干笑了下,道:“我哥他们呢?已经去那边了吗?”

    “嗯,刚才你大姑打电话说已经在那边了,说你奶奶想留他们吃饭,可是时间来不及,你奶奶在抱怨呢!”罗文茵道。

    “我奶奶就是心疼我哥嘛!”苏凡说着,开始吃早餐了。

    罗文茵看着苏凡,怎么感觉苏凡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精神状态?还是--

    脸上的气色都好像,好了很多啊!

    怎么,回事?

    “迦因?”罗文茵叫了声。

    “什么,妈?”正在和女儿说话的苏凡听见母亲叫自己,问道。

    “没事,呃,你,怎么了吗?”母亲问。

    “我?没什么啊?”苏凡不解,问。

    “哦,那没事,你吃饭吧!等会儿你和我一起把给他们捎的东西再整理一遍。”母亲道。

    没事吗?看着好像,不像是没事的样子。罗文茵心想。

    可是苏凡说没事,她也就不问了。

    看着苏凡和念卿有说有笑,罗文茵的心里,疑问越来越大。

    等到吃完早餐,念卿就说要去邻居家里玩,说是和小朋友约好的,苏凡就让沈小姐送了念卿过去。

    等念卿离开,苏凡才对母亲说:“妈,等会儿我哥他们走了,我要出去吃个饭。中午您就别管我了。”

    “吃饭?你和谁约了吗?小雪来了?还是你和小秋--”罗文茵问。

    苏凡继续吃着,道:“雪儿没来,我嫂子,最近好久都没和她聊过了,她不是很忙吗?哪有时间和我吃饭。我是和霍漱清去吃饭。”

    和,霍漱清?

    罗文茵愣住了,看着苏凡。

    “哦,也对,他回来了,你们是该单独相处一下--”罗文茵道。

    “妈--”苏凡叫了声。

    “什么?”罗文茵问。

    “霍漱清让我先去回疆那边看看,等开春了正式搬过去。”苏凡望着母亲,道。

    这下子,罗文茵是真的呆住了。

    “你的身体怎么能去那么远的地方呢?你身体也不好,那边的环境,而且,漱清工作很忙,根本没时间照顾你,你过去了,万一有个什么问题--”罗文茵道。

    “妈,我没事的,您不用担心,我--”苏凡道。

    “你怎么没事啊!”罗文茵打断她的话,道,“要不,你和徐医生联系一下,让她给你做个评估,如果你没什么要紧的了,你就过去,要是她那边--”罗文茵道。

    “妈,我真的没事!您看我不是好好儿的吗?”苏凡道,“我想去他那边看看,然后和他商量一下家里怎么安排,孩子,还有我婆婆,家里一堆事,还要和他商量。”

    “商量?他哪有时间?你是不知道他有多忙,是吗?”罗文茵道。

    “我知道啊!商量这些事又不用很多时间。我们随便找时间聊聊就可以了,他说让我过去先适应一下,看看那边的情况,其实也没什么。我过去住一阵子,过年前就回来了。”苏凡道,“不过,也可能就待一两个星期,不会太久的。”

    罗文茵看着她。

    “妈,我没事,等会儿我去整理一下我的行李,哦,对了,我得早点出门买几件厚衣服,那边很冷的,要不然没办法出门。”苏凡道

    罗文茵看着女儿,一言不发。

    “我先打电话定个中午吃饭的位置,呃,和他去吃什么好呢?”苏凡自言自语道。

    “等会儿让小沈给你定一个,你们两个也太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是不是?”罗文茵道。

    “好啊,让她定最好了。”苏凡道。

    于是,苏凡继续吃早餐。

    罗文茵看着苏凡,果然,她的感觉是没错,苏凡是有什么地方变了。

    “也好,你也该过去看看,漱清去了这么些日子,你要是不过去看一下情况,外人还以为你们两个有什么状况呢!去看看。”罗文茵道,“吃完饭了你就出去给你买衣服吧,让小沈帮我就行了。”

    “那我就走了,妈!”苏凡道。

    “嗯,去吧!”罗文茵道。

    苏凡便吃完饭擦了下嘴巴,起身离开了。

    正好沈小姐进来了,苏凡便和她说了下。

    “好的,您放心,我马上给您安排。”沈小姐想了想,问,“还是给您定个淮扬菜吧!霍书记在那边时间长了,肯定也想家乡口味了。”

    “这个我倒是没想到,我想去吃火锅了,还想让你定个火锅来着。”苏凡笑着说。

    “吃什么火锅?拉着漱清吃火锅?像什么话?”罗文茵对女儿道。

    苏凡笑了,道:“您别这么说,火锅很好吃的。”

    罗文茵摇摇头。

    这个女儿,怎么永远都这样--

    唉!

    “等会儿你帮我一起准备一下给泉儿带的东西!”罗文茵对秘书道。

    “好的,夫人。”秘书道。

    罗文茵便走回自己的房间,在走过去的路上,给孙敏珺打了个电话。

    “夫人!”孙敏珺接通了电话,道。

    “迦因要和漱清一起过来,你把家里给她布置一下。”罗文茵道。

    “这么快?”孙敏珺问,“她的身体,没问题吗?”

    “我是不放心,还想让徐医生给她做个心理测试再说,可她自己非要去--她想过去就过去吧,你帮她提前先准备一下。”罗文茵道。

    “是,夫人放心,我这就去准备。”孙敏珺道。

    “还有件事--”罗文茵道。

    “什么,夫人?”孙敏珺问。

    “就是江采囡!迦因要是过去了,江采囡肯定会约她见面或者来家里的,你要盯紧了,要是有什么意外,及时跟我报告。”罗文茵道。

    “是,夫人,我明白。”孙敏珺应声。

    挂了电话,给孙敏珺叮嘱了一下,罗文茵这才算是真的放心了,开始为曾泉离开做最后一次行李检查。

    而苏凡,此时已经在为自己采购去回疆的衣服了。

    商场里,人来人往,京城就是这样,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哪个角落都不会缺人。

    “苏凡?”一个熟悉,却又好像很久远的声音传来,苏凡愣了下,正拉起一条大衣袖子的手,收了回来,回头一看,居然是--

    “孙,孙律师?”苏凡惊讶道。

    果然是,孙蔓,的确是孙蔓,霍漱清的前妻,苏凡的前任。

    孙蔓依旧踩着高跟鞋,微笑着朝着苏凡走了过来。

    “我老远看着像你,走过来才看清楚。”孙蔓道。

    苏凡笑了下。

    和孙蔓已经好多年不见了,呃,好像自从那一年被从云城逼走后,就没有再见过了。只是后来在一些杂志上看见过关于孙蔓的专访,毕竟孙蔓这些年事业还是做的顺风顺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