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05章 我是有目的的
    等了没一会儿,她就接到了他的电话。

    “你到了吗?”他问。

    “嗯,刚到。”她说。

    “你稍微等我一下,晚到几分钟。”他说。

    “嗯,你忙吧,没关系。”她说完,就听见他挂了电话。

    这是他去回疆上任后第一次回京开会,肯定有很多事情的,见很多人,谈很多事,很可能也要出席很多的饭局。可他还是把难得的时间给了她--

    苏凡静静坐着,慢慢喝着茶。

    想起当初和他第一次吃饭,不是和他第一次,而是单独两个人的第一次,就是他感谢她照顾了他一晚上的那次,他特意请她吃饭--

    苏凡忍不住笑了。

    那一次,她真的好紧张,第一次单独和那么一个大人物在一起吃饭,真是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也总是说错话,还说什么,吃黑鱼子酱皮肤会变黑,真是不知道她怎么那么,傻!

    其实,她现在也没有多聪明啊!一样的笨!真是不知道他怎么会喜欢上她,怎么会愿意和她结婚的。

    想着想着,苏凡一个人坐在那里偷笑着。

    不过,仔细想想,那一天他好像也是提前给她打了个电话,说会迟到,让她等一会儿什么的。

    事情,总是这么的相似,好像万物都有个轮回一般。

    那么,她和他,轮回了一次了吗?

    何止是轮回了一次啊!连生死都走过了一次。

    苏凡不禁叹了口气。

    “怎么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

    是他?

    苏凡一愣,忙抬头,看见他走了过来。

    那高大的身影,脸上那温润的笑容,苏凡不禁有点恍惚。

    他,和那一次单独吃饭的时候一样,还是那么,让人着迷。

    她的脸上,不禁泛起了红晕。

    霍漱清走了过去,揽着她的头,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

    这个,和过去不一样,以前他不会这样的。

    “你不是要迟到一会儿吗?”她抬头望着他,问。

    “和老婆难得二人世界一下,要是迟到太久,不就太过分了吗?”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望着他,却不说话。

    他不明白,含笑看着她,问:“你刚才是怎么了?在笑什么?”

    苏凡不语,只是摇头。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他说着,轻轻咬了下她的耳朵。

    她的脸颊更烫了,推了他一下。

    “讨厌,疼死了!”她说。

    看着她这娇羞的模样,霍漱清感觉看到了初见时的她。

    他深深吻了她一下,苏凡也不敢抬头,道:“不是要吃饭吗?饿死了。”

    “哦哦,对对对,吃饭。”他说着,不禁笑了,开始脱去他的外套,苏凡就帮他脱了,然后叫了服务员进来安排上菜。

    上菜的时候,老板来介绍了一通,说完了,霍漱清便说:“我和我爱人还有些话要聊。”

    “是是是!”老板应声,便领着服务员们下去了。

    包厢里,只剩下霍漱清和苏凡。

    “刚才--”苏凡开口道,看着他。

    他看了她一眼,给她夹了口菜。

    “刚才我,”她说着,一直望着他,“你知道我想起了什么吗?”

    “什么?”他问,“是很好笑的事?”

    “是啊,是,有些好笑。”她说,“我想起你第一次请我吃饭的那时候。”

    霍漱清不禁笑了,看了她一眼,道:“那个时候啊,的确,有些好笑。”

    “连你都觉得好笑?我果然是很可笑。”苏凡道。

    他拉着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认真地望着她,道:“不是你可笑,是我,呃,我觉得那时候的我有些可笑。”

    苏凡不解,看着他。

    他笑了下,道:“呃,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次就,约你吃饭了。可能,呃,我那个时候就是有目的的。”

    “目的?”苏凡不解。

    他笑笑,揽住她的肩,道:“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苏凡望着他,脸色泛红,低下头。

    “怎么了?”他问。

    苏凡不语。

    “是我太多废话了,来,吃饭吧!”他说着,给她夹菜。

    “霍漱清--”她叫了他一声。

    “嗯。”他吃着菜,看了她一眼。

    “你,后悔了吗?”她问。

    “后悔?”他问。

    “这么多年,我,好像都没做什么有用的事,你后悔爱我了吗?”她望着他,问。

    他没有回答,只是长久地凝视着她。

    苏凡低下头。

    “傻丫头!”他的手,轻轻在她的发顶揉着。

    她抬头望着他。

    他深深叹了口气,道:“丫头,这些年,我们两个人,都做了,不少的错事。我这个人,可能,不是很适合婚姻,我的婚姻,总是很失败--”

    什么,意思?不适合婚姻?那就是,离婚?

    苏凡望着他,一颗心,却好像悬着,根本没办法放下来。

    “对不起,跟着我,让你受苦了!”他说着,轻轻把她拥入怀里。

    苏凡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坐着。

    “我工作很忙,所以,对你关心不够,所以,我希望你以后有什么事,直接和我说,好吗?我想听你说,我,愿意听你说,就像过去一样,在云城的时候一样!”他轻轻松开她,注视着她,道。

    “你,很忙,我,没事。”她说。

    “我现在想听你说,我们慢慢聊,从现在开始,可以吗?”他耐心地问。

    苏凡没有说话,他等着她的答案。

    良久之后,她才开口道:“你觉得这样,值得吗?”

    他看着她,不解。

    “这样的我,你值得吗?”她问。

    “你自己觉得呢?”他反问道,没有回答她。

    “我现在觉得,我们的婚姻,我对于你而言,只是,只是身为曾元进的女儿这一点价值,其他的,我,我--”苏凡道。

    “你是这么想的吗?”他问。

    苏凡点头。

    “我什么都不会,我还差点自杀,我--”她说。

    他拉住她的手,苏凡望着他。

    “如果说你变成这样,非要找一个原因,找一个人来责备,那个人,只有是我!”他说。

    苏凡,呆住了。

    “让自己的妻子绝望到要去自杀,我--”他的声音,压制着内心的,深深的自责。

    苏凡捧着他的脸,看着他这样,她,心疼的不得了。

    “不要责备自己,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苏凡道。

    他的手,轻轻贴在她的手上,注视着她。

    “是我总是,也许是枪击的影响,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也许是那次枪击吧!我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真是跟做梦一样,看着的好像是另外一个人在走自己的人生,自己却完全不能控制。我,没有责备你,我,也不会责备你,永远,都不会。”她说,眼眶中,泪花闪闪,“我,怎么舍得怪你?”

    他低头,心头,好像被拳头重重击打着。

    “丫头,谢谢,谢谢你和我说这些,谢谢你愿意和我说。”他望着她,道。

    苏凡没说话,只是望着他。

    “我想,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是不是?”他说。

    苏凡笑了下,泪水就从眼里涌了出来,他抬手轻轻擦着。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你,有什么不高兴的,现在可以全都说出来。然后我慢慢来改,怎么样?”他说。

    “你这是要让我对着你吐槽吗?”她笑着问。

    “吐槽?嗯,就这个,现在不是都流行吐槽吗?我觉得这个很好,人就是要时常吐一吐,这样负能量就会少一些,对身体健康很好。”他说。

    “那你不吐槽吗?你也可以对我吐,我很民主的。”她笑着说。

    “可以啊!不过,今天你先,老婆优先!”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望着他。

    “好了,别笑了,傻乎乎的。吃饭吧!”他无奈摇头道。

    虽然表情无奈,可是他的嘴角漾起了不会消失的笑意。

    “我今天遇到了孙律师。”苏凡没有吐槽,却是认真地说。

    霍漱清愣住了,看着她。

    “是,孙蔓?”他问。

    “嗯,是她。”苏凡道,“她看起来很幸福。而且,我们之间,过去的恩怨,好像已经化解了。”

    “她,和你说什么了?”霍漱清不解地问。

    “呃,就是聊一些过去的事,现在的事。”苏凡道。

    “哦。”霍漱清道。

    “你和她,没有联系了吗?”她问。

    霍漱清看着她。

    “我没有怪你啊,这不是吐槽。虽然离婚了还联络有点怪,可是,你们毕竟也不是仇人--”苏凡说着,见他没反应,便说,“我不说了,这是你们的事,我不会插手的。不过,我看着她和过去,真的完全不一样了。原来一个人可以改变那么多,我没想到。”

    “你中枪昏迷的时候她去医院看过你,不过我没见过她,是小飞--”霍漱清不禁说到了覃逸飞,感觉有点怪,看了苏凡一眼,苏凡果然是脸上的表情滞住了。

    “当时小飞在,小飞和她聊过,小飞跟我说的。”霍漱清道,“后来,我们通过电话,是她找我帮忙一些事情,我就帮了她。”

    “哦,没事。”苏凡道,“你帮她也很正常,你要是完全不理她,才,绝情呢!我也不想你那么做。”

    霍漱清笑了,道:“你,真不知道是该说你聪明还是傻。”

    “那就傻吧!”她说,“我觉得我好像这辈子是聪明不起来了。”

    “那也行,我不喜欢你有那么多心机,要不然我会受不了。”他笑着道。

    苏凡笑了,想了想,道:“那我们什么时候走?明天吗?”

    “明天走不了了,今晚就得走。”他说。

    “好吧,我知道了。”苏凡道。

    这时,霍漱清的手机又响了,他的眉头不禁一蹙。

    “好了,接你的电话吧,我吃饭。你的工作和生活,就是没办法分开的,认命好了,负能量也会少一点。”她说。

    “你这还真是个好办法。”他说着,接了电话,苏凡便一言不发,坐在旁边吃饭。

    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