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08章 居然这么多的巧合
    晚上,苏凡吃完晚饭,就等着霍漱清来接,八点钟,霍漱清的车子准时到了曾家。

    行李搬上车,霍漱清才知道念卿已经去了曾家大院,不由得叹息。

    和家里的勤务人员道别,苏凡跟着霍漱清上了车。

    这一去,不知道是什么结果,是欢喜还是什么,可苏凡此刻的心情,是欢喜的,不过,还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儿。

    她想和霍漱清说那个杨思龄的事,可是,霍漱清一上车就在接电话,一直都没有停。

    赶到机场,霍漱清才挂了电话,算是清净了。

    见苏凡坐在自己身边翻杂志,霍漱清顿了下,说:“是不是,有点烦了?”

    “什么?”苏凡看着他,愣了下,才道,“哦,没有,没事,只是——”

    苏凡刚要说,就看霍漱清的秘书李聪走了过来,把平板递给霍漱清,霍漱清打开一份文件,眉头蹙动着。

    还是别和他说那种无聊的事了吧,只是她的好奇和不理解而已,不要拿来打扰他了,他那么忙。

    飞机,起飞了。

    这一程,是苏凡坐过最远的一趟,自然也是时间最长的。好在这是一趟直达飞机,不用浪费时间,只不过到达乌市的时间,就是半夜了。

    说是不和他说,可是苏凡的脑子里,一直没办法安静下来,她想打电话和曾泉说一下,问问曾泉对杨思龄有没有印象,如果杨思龄和他有什么关系,然后还有个孩子,那么大的孩子,和念卿一样大的孩子的话,他应该会有记忆吧!毕竟,是做过什么事才有了孩子的,一个孩子不会从天而降的。

    可是,现在他和方希悠才刚刚和好,一切都在变好,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和曾泉说这件事,肯定会影响曾泉和方希悠的关系的。可如果不说——

    杨思龄应该不会领着孩子去见曾泉吧!既然五六年都没和曾泉说,应该就不会再说了吧!可是,住在隔壁,这也,太夸张了。

    简直夸张的不得了,比电视剧还要夸张!

    可是,这就是现实啊!

    只是,她不希望这个是现实,如果是现实,那就,太可怕了。

    杨思龄住在隔壁,如果曾泉真的对她有什么感情或者记忆的话,曾泉是不会不知道杨思龄和BoBo的存在的,何况念卿也在曾泉和方希悠面前说过她的新朋友BoBo,如果BoBo真的是曾泉的孩子,曾泉是不会不注意的。

    现在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的,绝对是多余的。

    太好了,安心了安心了。

    霍漱清看了一眼苏凡,他注意到了她的表情的变化,一会儿严肃一会儿又轻松,轻松到平静地端着咖啡喝。

    这丫头,怎么了?

    时间,在飞机绕着地球的飞行中,流逝着。

    机舱里的乘客,也都随着黑夜的来临而安静了下来。

    黑夜里的飞行,窗外的景色,倒真是没什么可看的,苏凡便拿着杂志翻着。

    猛地,她愣住了,这一页写的这个人,是,杨思龄?

    是啊,没错,是杨思龄,可是,上面写的名字不是,而是另外一个名字。

    苏凡看到了文章里的照片中,有杨思龄做的茶碗,其中有一个,就是苏凡喝过的那个梅花杯。

    “思音女士最珍爱的,就是这一套四君子杯,松梅竹菊各一盏——”作者写道。

    独一无二的梅花杯——

    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苏凡合上杂志,愣愣地坐着。

    “怎么了?”霍漱清这下是没有办法再保持沉默了。

    苏凡把杂志递给他,霍漱清接过来一看,问道:“你认识?”

    “嗯。”苏凡点头道。

    “没什么奇怪的,这些航空杂志里经常会为了迎合乘客的小资心态,搞这种——”霍漱清道。

    “我今天下午还见过她,聊过天。”苏凡道。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道:“你觉得,有什么奇怪吗?还是别的什么?”

    苏凡想了想,便靠近他,在他的耳边说了下午的事,霍漱清,愣住了。

    “是不是太巧合了?”苏凡看着霍漱清,道。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曾家隔壁的那位领导,和曾元进虽然没有方慕白那么的亲近和一致,可是也没什么太大的矛盾,两个人一直还合作的不错,除了个别的时候会有一些争执。那位领导也是当今一位重量级的人物,掌管着全国的财政大权。只是,那样的一位大人物家里的孩子——

    杨思龄?

    “怎么了?你觉得会不会是真的?”苏凡问霍漱清。

    霍漱清摇头,道:“未必,不过,这件事,的确是奇怪。巧合太多,就会很奇怪了。”

    苏凡点头,道:“是啊,我也觉得,不过我现在很担心,我哥和我嫂子刚和好,要是再出这么大的意外,那还不得——”

    “这件事,你先不要和曾泉说,不要跟任何人说,我找以珩调查一下再说。”霍漱清道。

    “嗯,我明白了。”苏凡道。

    但愿不是吧!

    苏凡心想。

    霍漱清看着苏凡,又拿起苏凡给他的杂志看了起来。

    杨思龄?

    那家,有个叫杨思龄的女儿吗?

    飞机上,霍漱清一直在处理公事,在平板电脑上翻阅各种报告,这是他的工作习惯。因为经常出差的缘故,他就会让秘书把需要处理和翻阅的文件报告等放在平板电脑上,当然,这个电脑同样是要上交的,毕竟文件和报告都是很重要的,绝对不能外泄。

    苏凡坐在一旁,继续翻看杂志,直到困的不行。

    可是,身边的他还在戴着眼镜工作,苏凡又觉得于心不忍,便让空姐送了咖啡过来。还是陪着他一起坐着吧,看看书看看电影听听音乐什么的,时间也就过去了。

    只是,看杂志这种事,好像看着看着脑子就会动起来,就会有思路冒出来。

    苏凡跟空姐要了纸笔,开始在纸上画草图。

    霍漱清看着她,嘴角不禁微微弯出了一个弧度。

    飞机,在三万英尺的高空平稳飞行着。

    而苏凡,也终究还是没有扛得住瞌睡的侵袭,闭上了双眼。

    霍漱清注意到了,给她盖上了毛毯,小心地从她手里取出来她的草稿和笔,关掉了她头顶的灯,然后认真看着她刚刚画的草图。

    她,终究,还是可以开始的啊!重新开始的!

    只是,她和逸飞之间约定的那件事,究竟会不会继续实施了呢?

    霍漱清取下眼镜,关掉了电脑,把电脑交给秘书李聪,李聪就立刻交给了警卫员。

    手里拿着苏凡的草图,霍漱清久久不动。

    等到飞机降落在乌市,霍漱清才叫醒了苏凡。

    苏凡迷蒙着眼睛,看着他。

    怎么睡着了?什么时候睡着了?

    “走吧,我们到了。”他说。

    “哦!”苏凡便跟着他起身,穿好外套。

    “穿暖和,外面特别特别冷。”他说。

    “放心,我准备好的。”苏凡道,“羽绒服就在这里。”

    霍漱清看着她穿上了羽绒服,不禁笑了。

    “我可是北方人,这点常识有的。”苏凡道,跟着他一起下了飞机。

    乌市的夜晚,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凋零,看起来也是霓虹闪烁的样子。

    “看起来很不错!”苏凡说。

    “嗯,这座城市很美。”他说。

    苏凡揽住他的胳膊,靠着他。

    不知道他会在这座城市待多少年,可是,她是不是也该慢慢试着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呢?

    “天亮了我可以去逛逛吗?”苏凡问,“这里应该有很大的巴扎吧?”

    “哇,不错,连巴扎都知道。回疆可不止有巴扎,还有很美的风景,其他地方看不到的广袤的草原和漂亮的湖泊——”他说。

    “我知道啊,天山就很美,我一直都想去天山看看。”她说。

    “呃,等有空了,我带你去。”他说道。

    “那,还是算了吧!等你有空,还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道:“我就这么不值得相信?”

    “这是事实啊!”苏凡道。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带着你走遍回疆的,还有我们的孩子,要带着他们走走。我也希望有更多人可以来这片土地走走!”他说。

    苏凡望着他,道:“一定会的!”

    是啊,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等到这片土地恢复活力的时候。

    警笛声,在城市的夜空响过,警车,在城市的街道穿过,苏凡跟着霍漱清来到了他们的又一个新家。

    “霍书记、迦因,你们来了?”孙敏珺在客厅门口等着,一看见院子里的车进来,就立刻开门出去迎接了。

    “敏珺,你好!”苏凡主动拥抱了下孙敏珺,道。

    孙敏珺愣了下,却立刻微笑道:“欢迎您回来!”

    “谢谢你!”苏凡道。

    孙敏珺摇头,道:“这都是我该做的,请进吧!”

    说着,孙敏珺就和苏凡跟着霍漱清、李聪等人进去了。

    “床铺我都铺好了,洗澡水也放好了。”孙敏珺对霍漱清和苏凡道。

    “麻烦你了,小孙,你去休息吧!时间太晚了。”霍漱清道,说完,他又安排其他随行人员休息了。

    苏凡向大家说了“辛苦”就跟着霍漱清上了楼。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霍漱清的家,新的家。

    一切,果然如母亲所说,布置的相当好。

    孙敏珺,果然是很厉害的一个人。

    苏凡心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