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14章 说不出来的嫉妒
    “走,快点下去,客人们到了。”霍漱清整理好衣服,亲了下她的脸颊,道。

    苏凡猛地回头,盯着他。

    他不禁笑了,道:“干嘛这副幽怨的眼神?你是女主人——”

    “你,讨厌死了,干嘛——”她带着哭腔,道。

    “好了好了,你要是再不下去,客人们肯定会知道我们刚才在干什么呢!”他笑着道,“难道你是想让他们羡慕嫉妒我们两个?”

    “你,脸皮真厚。”苏凡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可是,他也说的有道理,要是让客人们等久了,都是成年人,用脚趾头想想,也都能知道。

    苏凡整理着裙子,猛地看见玫瑰上有个牙印,道:“你,的嘴巴,漱口去。”

    “干嘛?”霍漱清不解,道。

    “我这个是油画颜料画上去的,你要是不漱口,待会儿把颜料吃到肚子里怎么办?而且,万一别人看见你牙齿上的——”苏凡道。

    “别人看见也没关系,我就说我吃了我老婆的——”霍漱清道。

    苏凡赶紧就捂住了他的嘴,道:“你要脸不要脸啊!丢人死了,快去漱口,刷牙。”

    “这是幸福,你懂不懂?”他说道,就被苏凡推着进去了洗手间。

    “哦,对了,你怎么想着画那个?真是为了我?”他问。

    “你真是自我感觉良好。”苏凡道。

    说着,苏凡想起江采囡的那个,便对霍漱清说:“我是看到别人在这里画了,就画了一个,你没见过吗?”

    “你觉得我那么有空,一天到晚去看什么人体彩绘?”霍漱清道。

    “人体,彩绘?”苏凡愣住了。

    “这不是人体彩绘是什么?”霍漱清道。

    苏凡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套他的话,有点,对不起他,毕竟他是真的,无辜的。而她明知道江采囡是在骗人,可还这样对他,实在是,过分了。

    “对不起!”她突然说。

    霍漱清没明白,看了她一眼。

    苏凡赶紧对他笑了下,看着他刷完牙漱口,就拿着毛巾给他擦着嘴边的水和泡沫。

    “好了,走吧,帅死了。”苏凡道。

    “你这丫头——”霍漱清有点无奈了。

    两个人下楼,就看见客厅里果然是已经有客人来了。

    霍漱清便大步走过去,客人们也大步迎上,和他握手问候。

    苏凡跟上霍漱清,霍漱清和客人们握手完毕,就开始介绍了。

    “夫人真是,年轻又漂亮!”客人们纷纷赞叹。

    今晚是家宴,出席的都是回疆省党政军的重要人物,以及他们的妻子。都是省级的领导了,都是年纪比霍漱清大的,妻子们也都年纪大了,在苏凡面前真的可以被称作叔叔阿姨了。和她们一比,苏凡真是年轻又漂亮,何况,就算是不比,苏凡也是很年轻的。再加上刚刚霍漱清的一番滋润,苏凡的脸颊上有种很自然的红润光彩,眼里也是闪烁着毫不掩饰的幸福光彩。

    而霍漱清看向苏凡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和怜爱,在场的人都看得见,那是真情的流露,那是,真的很爱。而苏凡,望向霍漱清的时候,眼睛里总有那种深深的崇拜的感觉,真是,让在场的人无不羡慕。在他们这个位置,还能有这样宛如新婚一般的爱情,谁能不羡慕呢?而且,这份感觉还是和自己的妻子,不是和别的女人。年轻的女人很多,他们这个级别,想要什么样的没有?只是,现在已经得到的,和将来会去得到的女人,有几个会像苏凡这样?那种毫不做作、毫不伪装的眼神和笑容,真的是难能可贵了。

    就在这时,一众人在聊天的时候,客人陆续前来。

    “江站长到啦!”有位领导笑着说。

    苏凡一听是江采囡来了,便笑着挽着霍漱清的手,道:“采囡姐来了,我们去迎接一下吧?”

    霍漱清哪里知道苏凡的目的,作为主人,去迎接客人,也是很正常的。

    “江站长,你好!”霍漱清道。

    “采囡姐!”苏凡笑着松开霍漱清的手,走过去拥抱了江采囡。

    江采囡愣了下,早上和苏凡分开的时候,苏凡明显有点被她刺激到,怎么现在——

    “霍书记、迦因,谢谢你们的邀请!”江采囡心里觉得奇怪,却还是很快就微笑着问候了。

    “别客气,请进!”霍漱清道。

    “走,采囡姐!”苏凡便拉着江采囡的手,往客厅里面走去,霍漱清和其他人聊着说着。

    “霍书记,宋主任来了!”李聪忙报告道。

    是回疆省的人大主任。

    霍漱清便叫了苏凡一声“迦因,你过来一下。”

    苏凡便松开了江采囡的手,笑着说:“采囡姐,你先自便,等会儿我们再聊。”

    江采囡笑着点点头,看着苏凡走向霍漱清,等苏凡走到霍漱清身边的时候,霍漱清很自然地牵起了她的手。

    这一幕,真的,很让人——

    “霍书记和霍夫人真是好让人羡慕啊!”一位太太叹道。

    “是啊,他们也结婚好几年了,看着就跟新婚夫妇一样,我儿子儿媳妇都没他们这么亲昵呢!”另一位夫人说。

    “霍夫人那么年轻漂亮的,又看着性格那么好的,霍书记疼她,也是很正常的啊!哪像我,都是黄脸婆了,自己都懒得瞧自己一眼,何况男人?”又一位夫人笑着说。

    江采囡听着女人们聊天,心里却是,说不出的,不舒服。

    苏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苏凡脸上灿烂温婉的笑容,在旁人看来是那么的真诚,这是事实,苏凡就是这样的人。只要她正常了,真的是很让人感觉亲近的一个人。即便是阅历和对苏凡的憎恶如她江采囡的人,也会不由得感觉苏凡很亲切。

    而且,苏凡和霍漱清说话的时候的语气和表情,那种,说不出来的是崇拜而生的爱意,还是别的什么。尽管她不如今天这里的任何一位女性在这种场合应付自如,可是她总是会很认真地问询霍漱清,脸上的表情和眼里的神情,都是,说不出的让人羡慕。

    女人们羡慕苏凡和霍漱清这样自然的恩爱,不像是这个圈子里很多夫妻那种表现出的恩爱,而男人们,谁说不羡慕这份恩爱呢?人都是感情动物,权利金钱地位是人想要的、追求的,可是,得到了这些之后,感情就变成了一份奢侈,特别是夫妻之间的恩爱。

    江采囡的心,深深沉了下去。

    不得不说,苏凡,还是有那么点值得霍漱清爱的地方,不光是她的年轻漂亮,不光是她的家世,虽然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可是,霍漱清爱她,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就如今晚,苏凡虽然穿了一件很性感的酒红色的深v礼服裙子,可是,她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的,让人感觉到清纯可爱。清纯可爱,这个词用在一个生了两个孩子的女人身上,还是,很让人嫉妒的。

    客人们都到了,大家也都陆续入席,霍漱清和苏凡作为主人,端起酒杯开始致欢迎词。

    江采囡看得出在场所有客人对苏凡的赞美,不光是言语里的,还有眼神。尽管今晚这些客人到了这样的级别,都堪称影帝影后级的演员,可是,江采囡还是觉得,他们,都喜欢苏凡。

    怎么会喜欢苏凡呢?那么个没脑子的疯女人,怎么会有人喜欢?

    说完了欢迎词,霍漱清就笑着说:“今天呢,我还要请在座的嫂子们原谅一下,我也是初来乍到,来到回疆,各项工作都不熟悉,所以让大家呢都跟着我一起忙,对家里都照顾不到,请各位贤内助多多理解支持一下我们的工作!这一杯,我先敬各位嫂子!”

    霍漱清说着,就端起酒杯喝了一杯。

    女人们也是有说不出的感动的,极少有领导像霍书记这样,这样把家里女人们拿出来道谢的。

    “女人能顶半边天,可是我们都知道,在我们这一行,家里的女人顶的就不是半边天了。这一点,我想大家都深有体会。像我,家里的事都是我妻子和我姐姐在照料,孩子和我老母亲,我可是一天都没有尽到责任,真是很对不起他们,也对不起我的妻子和姐姐。”霍漱清道。

    苏凡望着霍漱清,在桌子下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霍漱清深深看了她一眼,又笑着对大家说:“不过呢,回疆的工作,是全国最难搞的,工作难度大,民情复杂。需要全省上下各级领导干部群众共同努力,也需要我们在座的各位贤内助多多支持和理解——”

    虽说是冠冕堂皇的话,可是在苏凡听来,却是那样的,真挚。苏凡并不知道,其他人也是同样的感觉。

    霍漱清,果然是最了不起的!苏凡心想。

    宴会开始了,各式菜色轮序上桌,主宾交谈,一片和气融融。

    而楼外,回疆省武警部队最精锐的战士或明或暗保护着这一场盛宴,这是回疆省最高领导们的聚会,绝对不能出一点闪失。

    “霍夫人,您这身衣服真漂亮。”某位夫人笑着夸道。

    “这是采囡姐陪我买的,采囡姐眼光真好。”苏凡笑着说,挽着江采囡的手。

    江采囡心里却怪怪的。

    “还有,采囡姐,我还学着你也绘了个玫瑰,同样的位置。”苏凡笑眯眯地看着江采囡,道。

    江采囡,愣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