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19章 肯定不会无动于衷
    起床洗漱完毕,方希悠下楼看见曾泉正在餐厅吃早饭读早报,微笑着走了过去。

    “等会儿走吗?”她问。

    “嗯,再过十分钟。”曾泉道。

    方希悠“哦”了一声,仆人端来早餐,方希悠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你今天,做什么?”曾泉问。

    “昨晚约好了要早上去一趟宋基金会幼儿园,下午还有市里的一个妇女组织的联谊会去一下,晚上是欧美企业的夫人宴会。还有一些其他的安排。”方希悠说着,开始吃早餐。

    曾泉这个新家的主厨,是从他们自己家里带过来的,方希悠亲自选择的人。

    “哦,那你别太累了。”曾泉道。

    “没事的,我自有分寸。”方希悠说着,看着曾泉,想起昨晚霍漱清家里也在举行宴会,便说,“漱清和迦因那边不知道昨晚怎么样。”

    “能怎么样?应该挺好的吧!”曾泉道。

    “江采囡应该也去了。”方希悠道。

    曾泉看了一眼,道:“她现在是回疆的站长?”

    “嗯。”方希悠道。

    “还真是阴魂不散。”曾泉说道。

    “江采囡在那边,迦因过去——”方希悠叹了口气,道,“我觉得迦因应该过去,可是,一想到江采囡——”

    “文姨不是让孙敏珺在那边吗?应该不是有事。”曾泉道。

    “孙敏珺能做什么?漱清心里是怎么对江采囡的,这一点谁都控制不了。”方希悠道。

    曾泉看着妻子,道:“霍漱清和江采囡能有什么事?只是那些传闻而已——”

    方希悠便说:“我和迦因碰见过漱清和江采囡一起吃饭,那天本来是漱清约了迦因的,结果突然就——他没去,我和迦因就去了的。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曾泉沉默了片刻,道:“就算出去吃饭也没什么,工作的缘故吃个饭而已。”

    方希悠盯着曾泉,道:“你这个做哥哥的,就是这么对待你妹妹的婚姻?”

    是啊,她要提醒他,他是哥哥,就算是关心苏凡,也要摆清楚位置,关心也要在家人面前关心,而不是私底下做什么。这,是底线!

    曾泉看了妻子一眼,他怎么会不明白方希悠的话外音,便说:“江采囡是什么人,霍漱清怎么会不知道?他做事有他的考虑,不会有事的。”说完,他就起身了,“我去换个衣服,上班去了。”

    方希悠看着曾泉离开的背影,一言不发。

    曾泉,肯定不会无动于衷的,一定!

    只是,江采囡的问题——

    方希悠陷入了深思。

    江采囡对霍漱清是有目的的,而霍漱清,曾泉说的对,霍漱清也并不是没有目的,只是眼下——

    方希悠想想自己和叶首长的会面,想想江采囡一直跟着霍漱清到处跑,而霍漱清并没有完全排斥江采囡的存在,心头的疑云就升了起来。

    现在关于曾泉的安排,霍漱清和覃春明方面,难免会有意见。而且,覃春明肯定已经在行动了,让苏凡去回疆,可能就是覃春明的意见。那天晚上霍漱清开完会,并没有回家吃饭,而是去了医院探望覃逸飞,又去覃家吃饭。他去覃家谈了什么?覃春明给了他什么安排?这都是未知的疑问。万一覃春明开始了别的安排,曾泉这边的处境——

    然而,方希悠觉得她能想到的,父亲和公公,还有叶首长和江家也都想到了。曾泉要上位,必须要整合更多更强大的力量才行,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一旦覃春明分裂,这对整个计划都是最大的打击。那么,江采囡在这件事里,是个什么角色?

    方希悠陷入了深思。

    叶家——

    曾泉在楼上更衣,脑子里却想的是方希悠刚才说的事。

    霍漱清和江采囡之间的事,对苏凡不会没有影响的。苏凡去了回疆,倒是可以遏制一下江采囡,可是,这种遏制根本就是小把戏,不足以撼动大局。她和江采囡之间的,根本不是说争夺一个霍漱清那么简单。而且,最麻烦的是,苏凡并没有把江采囡当成对手,江采囡实在是太会欺骗苏凡了。至于文姨,一直把苏凡保护在自己的翅膀之下,任何事都是她来做主,根本没有给苏凡任何面对问题的机会,也没有教她该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

    当然,希悠说的对,这件事的根本在于霍漱清,只有霍漱清才是能够影响到苏凡心情的人,因为苏凡最在意的就是霍漱清的态度。爱的最深的人,才会伤的最重,往往都是如此。而霍漱清,霍漱清对于政治的把握是毋庸置疑的,他的立场也是很清楚的,但是政治这种事,不是老百姓过日子,各种利益纠葛,即便是敌人对手,也要合作的。这也是他最讨厌政治的地方,这样的政治,把人都变得不是人了。

    曾泉深深叹了口气,系上了皮带。

    走下楼,方希悠在餐厅接电话,曾泉走到她身边给她做了个手势,就走出了家门。

    “嗯,你哪天过来?我后天就回京了。”方希悠对电话里的人说。

    “这么快?那到京里了再见吧,我还不回去。”电话里的女人说。

    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而此时,上车去上班的曾泉,还是给苏凡拨了个电话。

    手机铃声刚响了两声,他就摁掉了。

    回疆那边和沪城是有时差的,他都给忘了。这个时间他要去上班,可能苏凡还在睡觉呢!还是别打扰她了,让她好好休息,昨晚应酬那么多人,也是不容易的。

    刚挂了拨给苏凡的电话,他的手机又响了,是苏以珩打来的。

    “跑完几圈了?”曾泉问。

    “曾市长还记得我跑步的事啊!”苏以珩笑着说。

    “我记性好的很。”曾泉道。

    苏以珩笑了。

    “什么事儿?”曾泉问。

    “哦,昨天敬言跟我说迦因找他调查了一件事,和江采囡有关的。”苏以珩道。

    曾泉愣住了,问:“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就是什么刺青,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因为是和江采囡有关的事,我就和你说一下。”苏以珩道。

    “我知道了。”曾泉道,顿了片刻,曾泉想起早上方希悠说的事,便对苏以珩说,“以珩,有件事,你能帮我查一下吗?”

    “什么?你说。”苏以珩道。

    曾泉便把事情和苏以珩说了下,苏以珩想了会儿,道:“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孙敏珺过去的时候,我派了几个得力的人过去给她帮忙,迦因的安全会没事的,你别担心。”

    “这个我知道的,刚才我说的事,你尽快给我一个答复。”曾泉道。

    “我知道,哦,对了,希悠——”苏以珩和曾泉聊了起来,聊了几句,就结束了通话。

    朝阳,洒在这座城市的上空,这晴朗的天空,看着心情真好。

    与此同时,身在乌市的苏凡,也正如曾泉所说,还在梦乡里。

    霍漱清起床了,可是没有到去上班的时间,他今天要去做调研,吃早饭的时候就在餐桌边办公了,和以往一样。孙敏珺给他端着早餐放在他面前,看着他和秘书安排事情。

    “让她多睡会儿,你们不要去叫她了。”霍漱清对孙敏珺道。

    “是,霍书记。”孙敏珺道。

    “我晚上回来的晚,你今天带她去市里逛逛,多陪她走走。等周末,呃,我抽个时间带她去远一点的地方。”霍漱清道。

    “好的,我明白了,等迦因醒来我再问她想去哪里。”孙敏珺道。

    霍漱清和孙敏珺交待完,就继续和秘书说了,什么事要给谁打电话说,什么事要怎么安排,总之就是已经很忙了。

    苏凡并不知道霍漱清几点离开,等她醒来,已经是,太阳升的老高了。

    伸手一看手机上的时间,果真是,太晚。

    反正也没事,躺着就躺着了。

    可是,翻个身,就想起昨晚和霍漱清吵架的事,吵了一架,却是什么结果都没有。

    是不是她太小心眼了?他说他和江采囡是工作接触,呃,应该也就是工作接触了吧!虽说江采囡是目的很强——至少现在已经很明确了,以前她还没明白,以为江采囡说的那些她根本配不上霍漱清的那些话,是为了鼓励她,让她要努力上进的,看来并不是——可是,霍漱清说的,应该是没错,她是应该相信他的,何况,江采囡是真的骗她了的。

    只不过,江采囡说的一切都是谎言吗?一个人怎么可以把谎言讲那么多?用谎言堆积出来的事实?难道真的就是那句话说的,假话说的多了,连自己都信了,是吗?

    可是,江采囡为什么要那么做呢?难道只是为了让她怀疑霍漱清?难道江采囡不知道霍漱清会和她说出实情吗?

    不过,想想昨晚的事,江采囡可能还真是猜对了,霍漱清并没有和她完全解释清楚。江采囡的孩子,是和他没关系的。这件事,呃,是她不该怀疑他的,怎么她会连这么简单的骗术都没有识破呢?可是,吃饭的事——

    呃,就当他们是为了工作的事吧!霍漱清是不会和江采囡有什么的,要是有,早就有了,何必等到现在?他就算是要找个红颜知己,也不会找江采囡,至少应该是个年轻一点的。

    那么,这件事——

    不要在意就好了!反正已经知道江采囡是在故意骗她的,以后不要理江采囡就可以了,江采囡说的话,也不要相信就好了。霍漱清那么忙的,她还是不要去添乱了,为了江采囡这些谎言和他吵,也是,很,很没劲的。

    苏凡这么想着,拿过手机要给他拨电话,却发现有个未接来电。

    曾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