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23章 就这样算了吧
    苏凡没想到覃逸飞已经在准备新的事业了,更加没想到会是去沪城。

    可是,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沪城是全国发展最快的城市,金融中心,在那里做事业,的确是非常好的选择,即便他父亲没有去沪城主政,覃逸飞也该去沪城。何况现在他父亲是沪城的一把手,就算是他父亲调走了,曾泉上位了,覃逸飞在沪城也是会得到很多的资源。这一步选择,是没有错的。

    只是,为什么现在就开始了?他不是还在医院吗?怎么,这么快?

    苏凡是不知道的,她和覃逸飞没有任何的联系,自从他醒来,她就不见了,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只是从母亲和念卿那里听到一些他的情况,比如说在康复训练啊什么的。可是,他怎么这么,着急?

    也许,是因为住院太无聊了吧!她在医院里也待了很久的,那真是很无聊,特别是看着其他人可以自由来去,自己却连个医院的门都出不了,真是很折磨人。那种折磨,比病痛简直更严重。

    也许,就是这样吧!

    苏凡心想。

    手机,在她的手里,逸飞的号码,她也是知道的。

    要不要问一下他的情况?

    还是,算了吧!说好了不再联系的,还是,就这样算了吧!

    这么想着,苏凡放下了手机,起身去书房拿电脑,准备把今天拍的照片打印出来。

    雪儿说的对,她自己也在担心的。太久没有拿笔了,都不知道该怎么画设计稿了。不过,今天拍了不少的照片,有了些灵感。

    苏凡在这边折腾打印机,可毕竟这里的一切她都不熟悉,没办法,只得去找孙敏珺帮忙。

    而这时,苏凡并不知道覃逸飞也是拿着手机想要给她拨电话。

    今天看见了邵芮雪,每次看见邵芮雪,覃逸飞就会想起苏凡。因为曾经有一阵子,经常是他们四个人在一起的,他和苏凡做了江津和邵芮雪的红娘,所以几个人在一起玩的比较多。

    回忆,总是很痛心的,越是美好,就越是痛心。

    她到底怎么样?念卿说她去了回疆,可是,她的身体,能受得了吗?

    不过,她也是应该过去的,毕竟,清哥在那边一个人。

    翻出了她的名字,手指碰上了按键,却没办法按下去。

    不要给她添乱了,不是吗?

    不要,让她难堪了啊!

    覃逸飞合上手机,闭上了双眼。

    而家里的电话,来了。

    他看了眼,没有接听,把手机放在了一旁,任由手机铃声在那里响着。

    不想接家里的电话,一点都不想。

    这些日子,他甚至想,如果他自己可以离开医院就好了,去自己的地方待着,自己一个人,或者再有江津几个好友,这就够了,家里人一个都不要见,一个,都不想见,谁也不想见。

    可是,他没有办法,现在他只能在医院里待着,看着每天的日升月沉,看着白昼走向黑夜,看着黑夜又走向黎明,人生,日子,似乎就这样无限期地重复着。而他,什么都不能做。

    那一天,方希悠来看他,和他聊了那么多,他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他才找到了摆脱目前绝境的办法,那就是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唯有如此,把自己全部心神沉浸在工作里面,他才不会去想别的事。可是,有些事,不是他说不想就可以不想的。当他用无限的工作压力来填充自己,自己内心里和脑子里那些不应该存在的感情,可念卿一来,一听见念卿的声音,所有的一切心防,全都会轰然倒塌。念卿,雪初,那是他这一生最美好的记忆。他放弃了,他希望她们可以幸福快乐,所以,他放弃了,他告诉自己要离开她们,把她当做嫂子来对待。可是,这些年的种种,她所有的遭遇,他怎么能走得开?如果她过的不好,如果她不开心,他又怎么,幸福?

    他只想她可以快乐,只想她可以幸福,而不是以泪洗面,不是迷茫无措。他,不想让她受人指责,他,不能!所以,他选择了不去联络她,再也不提她,好像她根本没有出现在自己的世界。可是,他怎么能够接受母亲如此对待她呢?他不能接受。他可以不去见她,不去想她,不去联络她,他可以把她清除出他的世界,清除出自己的脑子,可是,他不能接受母亲这样,绝对不能,哪怕这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没办法指责自己的母亲,自己的家人,可是,他,不想让雪初在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之后遭受如此的待遇。他可以按照方希悠说的那样做,而事实上他也是在那样座,可是,他的内心,是很难在母亲如此对待苏凡的时候,还对自己的母亲和家人笑面相对的,他,做不到!那样的话,他怎么对得起雪初?怎么对得起她背负着的指责和不公?

    于是,他没有接听母亲打来的电话,他假装睡了。

    然而,一个声音,还是穿进了他的耳朵——

    “覃总,是您母亲的电话——”护工小声道。

    覃逸飞没有动。

    护工见他没说话,就以为他睡着了,便关上床边的落地灯,悄声走了出去。

    覃逸飞听见护工对电话里的母亲说“覃总已经睡着了,夫人您有什么事要转达给他”?之后,也就听不见了。

    电话那边的徐梦华,也是或多或少知道儿子的不满的,可是,再怎么不满,她也无所谓,她不能纵容儿子继续和过去一样了,绝对不允许儿子和苏凡有任何的来往。尽管丈夫和女儿也都劝过她适可而止,可是,徐梦华不会停止,绝对不会放松。

    她要是有办法可以阻止念卿去医院的话,她肯定就阻止了,可是没办法,念卿的探望属于正常的探望行为,她心里虽然很想让念卿不要去医院,可是不能那么做,那样会落人口实。事实上,徐梦华已经感觉到了罗文茵的怨愤。之前罗文茵还在忍着,这些日子,罗文茵已经完全不忍了,已经在表现了,具体的表现就是,罗文茵不会带着念卿去医院了,念卿想去,都是让她的保姆或者罗文茵的新秘书带着去,罗文茵本人不会去。

    这个情形,覃春明也是有所耳闻的,为此,覃春明让自己适当收敛,毕竟现在局势有了变化,不能和曾家有太多明显的矛盾。徐梦华怎么会不知道大局要一致?可是,大局重要,儿子的未来更重要,覃家的脸面和尊严更重要,她宁可得罪罗文茵,让罗文茵怨恨她,她也绝对不能让苏凡和覃家有任何过往。

    听护工这么说,徐梦华也知道儿子是在和她故意对抗。

    可是,身为母亲,徐梦华相信自己总会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让儿子回归正轨。

    而机会,似乎,就这么来了——

    今天上午,徐梦华去参加了一个太太团的聚会,罗文茵没有去,徐梦华遇到了好几位相熟的夫人,坐着在一起喝茶聊天。即便她们的丈夫未必是一个小团体,也许还有些政见方面的争执,可是太太团依旧存在,只是范围有大有小。今天的这个太太团,就是一个范围稍大一些的。

    男人们在政坛上拼杀,女人们在背后也有着自己的明争暗斗。徐梦华就听了几个女人聊起来一些事,聊到了曾泉的突然升职。曾泉之前的辞职,虽说后来被掩盖过去,没有被追究,可圈子里私底下还都是传开的,或真或假,很多人都是知道的。一个突然主动辞职的地级市长,突然就一跃成为了沪城的市长。沪城的市长,可不是一般的省级干部。加上曾泉现在才三十几岁的年纪,这个未来,是谁都说不来的,没有人可以预料到曾泉可以走到哪一步,也许,从他现在的年纪算起来,已经是属于最高层的后备人才了,而且不是八位之中后面的一位。

    出名要趁早,升职当然也趁早。年纪轻轻占了位置,肯定是优势很多的。这一点,没有人不明白。

    徐梦华是沪城的第一夫人,既然徐梦华来了,那么关于曾泉的事,和徐梦华聊就是最合适不过的了。然而,徐梦华从来都是极少去直接插手政事,夫妻二人分工明确,男主外女主内,不会越界。可是,毕竟是在那个环境里浸淫久了,根本的判断力还是有一些的。徐梦华听到别人这么“随口”和她聊,只是微笑以对,说什么“春明的公事,我从不过问,他也极少和我说”,依旧是这副说辞。可是,别人也不会太当真,都是场面话而已。

    在徐梦华这里是问不出什么的,又不是真的想要问出什么,没有人是傻子。就这么随便聊聊,也足以传达信息了。

    而徐梦华,当然也就听到了让她警觉的信息,那就是,曾家和方家会不会为了曾泉而抛弃霍漱清,毕竟霍漱清和苏凡结婚后一直都是曾元进重点培养的接班人,要不然也不会把他直接从榕城市的市委书记送到红墙,送到首长身边。

    霍漱清,会被曾家抛弃,这是徐梦华最关心的问题。霍漱清被曾家抛弃,那也就意味着曾家和覃家的关系——

    徐梦华,陷入了深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