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29章 说不出的安全感
    方希悠的秘书跟随她来到了宴会,一直跟着她,可是,就在方希悠要去那个露台吹吹风的时候,秘书去了洗手间。等到秘书从洗手间出来,宴会厅就看不见方希悠了。

    在秘书到处寻找方希悠的时候,方希悠正在那个露台上,遭遇着她这一生都不曾遇到的危机!

    她努力抗争着,却是怎么都无法解救自己。

    任凭她有聪慧的头脑、敏捷的思维,在这样的局面下,她已经,无力反抗了。

    难道她就要这样认命,被这个自己的脚趾头都瞧不起的男人给,玷污了。

    可是,她不能喊,不能求救,要不然,她的名声就毁了,她的一切,就毁了。曾泉是不会原谅她的,如果他知道她背着他做的那些事,他是不会原谅她的。即便,即便他们之间的信任已经荡然无存,可是,她依旧想要在他面前保持清白,她不能,失去自己的,清白和名誉。

    “叶黎,我警告你,你再不放手,我就跳下去!”她最后一次的搏击。

    是啊,如果你想得到我,你就只能看见一具尸体。

    不出所料,果然,这句话让叶黎怔住了。

    他不能让方希悠死掉,她怎么可以死?绝对不能死!

    “想死,是吗?”叶黎道。

    方希悠没有回答。

    “那也等我干完了再死!”他说着,就已经要开始进入正题了。

    方希悠感觉到了不对劲,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可是——

    “混——”蛋字还没出口,方希悠就呆住了。

    她看着叶黎的头发,一把被人从后面扯住,用力往后一扯。

    叶黎惨叫着,就被那个人给撂翻在了地上。

    可是,叶黎怎么会甘心就这样?裤子的皮带都开了,却还要起来去和这个放翻了自己的陌生人搏斗。

    “丫丫的,哪个不长眼的敢对我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说着,叶黎就赶紧起身提起裤子,要动手了。

    那个陌生的、身材高大的男人,立刻挡在了方希悠的前面,不让叶黎靠近她。

    “公共场合,对女性有不轨之举,叶导,这件事爆出去,不知道世人会怎么看待您这位艺术家!”男人道。

    “你还知道我是谁?那就给我滚开!”叶黎道。

    “好啊,叶导既然想来较量一下,沈某奉陪,不过,沈某已经有好几年没和人动过手了,要是不小心失手,把叶导扔到下面的水池里去,可就怪不得我了!”男人道。

    叶黎哪会这样认输?直接就扑了过来。而他的对手,显然是个行家,方希悠即便是现在思绪慌乱,也看得出他是个太极高手。他的出手和走步,那是和苏以珩练的全部武术完全不同的章法,是太极,却不是杨氏太极,看不出是哪一门派。

    是的,和苏以珩从小一起长大,方希悠对苏以珩练的那些拳法,还有没练过的拳法,也都是有所知晓的。不应该说是知晓,应该说是熟记于心。她有事没事就看苏以珩跟着老师学拳法,结果一来二去,就把那些套路都背在脑子里了。架不住她记性好,时间一长,她的脑子里,几乎藏着一本武功秘籍,简直就跟金老先生在《天龙八部》里描述的那位王语嫣一样了。只不过,苏以珩学的没那么多,最后只是好好练了咏春,她记得也就没那么多,只记得咏春。可是,即便如此,她也比绝大多数人要了解中国武术。

    于是,只要看一眼这个男人的动手方式,方希悠就知道他是练过太极的。

    叶黎哪里是这个姓沈的男人的对手?只是两三下,就把叶黎给逼到了露台边上,卡住了叶黎完全不能动。

    “我是把你扔下去,还是你跪在这里向她认错?”男人对叶黎说着,看了眼方希悠。

    这个温润的声音,这个似乎熟悉的面庞——

    方希悠的脑子里,猛地闪过一道亮光。

    她,见过他,两次。

    “希悠——”叶黎这下算是完全醒了。

    “你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方希悠道。

    沈姓男人看了方希悠一眼,再看看叶黎,就松开了手。

    叶黎赶紧仓皇跑了出去,刚到门口,就撞到了一个人,是方希悠的秘书。

    “叶总?”秘书愣住了,看着叶黎慌慌张张、衣衫不整的,刚想要问叶黎有没有看见方希悠,叶黎就跑掉了。

    秘书赶紧朝着露台里面一看,妈呀,这,这不是方小姐吗?怎么,怎么——

    姓沈的男人脱下自己的西装,套在方希悠的身上,方希悠拉住了衣襟。

    “方小姐,您,您怎么——”秘书吓坏了,方希悠怎么会这样?

    “您,还是赶紧走吧!”姓沈的男人对方希悠道。

    “谢谢。”方希悠道。

    她的手指,在他的西装领口摸了下,就知道这是什么面料了,也就知道他的身家绝不是一般的小人物。

    是啊,今晚能够出席宴会的,都是沪城的名流,没有一定数目的资产和一定的名望,是根本进不来门的。

    她该猜到的。

    “方小姐,我们赶紧走吧!”秘书忙搀着方希悠,道。

    “等一下——”姓沈的男人说。

    方希悠回头,看着他。

    “这样出去,会被人认出来,您稍等一下。”姓沈的男人说着,就走出了露台。

    只是两分钟的功夫,他就立刻回来了,拿了一副墨镜,给方希悠戴上,道:“如果您信得过我的话,跟我走,我会安全送您出去,不会被人发现。”

    透过墨镜,方希悠根本看不清他的样貌,可是,这个声音——

    她的心头,猛地一阵温暖。

    “好。”她说。

    “这位小姐,您稍后离开,要不然,外面的人会一眼就认出——”男人对方希悠的秘书道。

    “可是,方小姐——”秘书怎么敢放心把方希悠交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万一出一点事怎么办?方希悠,可不能有半点闪失啊!

    方希悠抬头,望着这个陌生的男人,沉默了片刻,对秘书道:“把手机给我。你等两分钟跟谢会长说一下,就说我有要事先走了,你就赶紧乘车回家。”

    “那么,您呢?”秘书问。

    “我——”方希悠顿住了,“我等会儿在车上给你打电话。”说完,方希悠看了眼男人。

    男人立刻揽住她的肩,说了声“抱歉”就赶紧揽着她走出了露台。

    方希悠的秘书在露台站着,一颗心好像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不行。

    会不会有事?方小姐发生了什么?会不会——

    秘书都不敢想了,一看方希悠那个样子,猜也猜得出发生了什么。可是,那是方小姐啊,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着,秘书也只有祈祷方希悠平安离开这幢楼,千万不要被人发现了,要不然,真是说不完的是非啊!

    方希悠跟着姓沈的男人离开了露台,她不知道要去哪里,她也不想问,一直低着头,被他揽在怀里。

    “先生——”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喊住了他们的脚步,拦住了他们。

    “怎么了?”姓沈的人问。

    方希悠赶紧背过脸。

    “先生,夫人还在等您——”年轻男人说。

    “没事,你马上给家里打电话,立刻派辆车过来接夫人回家。”姓沈的男人一说完,就揽着方希悠朝前走了。

    走到了一个出口,有个男人的声音就说:“先生,这边走。”

    姓沈的男人就揽着方希悠,一直朝着前方走去,走进了一部电梯。

    可是,刚到电梯门口,也许是男人的步伐太大,方希悠一个趔趄,人没摔倒,就是把脚崴了,鞋跟,断了。

    “怎么样?摔疼了吗?”男人忙蹲下身,扶住方希悠的脚,问道。

    方希悠摇头,道:“没事,稍微有点疼,没关系。”

    可是,鞋跟断了,没办法穿了。

    高跟鞋,另一只的鞋跟好着,她总不能跳着走吧?高跟鞋,怎么跳?

    方希悠难住了。

    她这是怎么了?今晚遇到意外,脑子都不会转了吗?

    “对不起,我,我没考虑到——”男人忙道歉。

    他真的很有礼貌。

    方希悠摇头,道:“没关系,只是鞋跟断了而已。”

    是啊,鞋跟断了而已。

    方希悠看着电梯镜子里的自己,真是,狼狈到了极点。

    头发散乱着,戴着一个墨镜,披着一个男人的西装,一只脚还——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她的报应吗?老天爷对她没大脑做的一件事的报应吗?

    电梯停了,男人扶着方希悠往外走,可是方希悠的脚,一拐一拐的,完全——

    “马上把车开过来。”男人对下属道。

    那名下属立刻把电话打过去,不到一分钟,一辆车就开了过来,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幻影。

    “来,上车。”男人扶着方希悠。

    方希悠一拐一拐地,走到了车边,赶紧上了车,车子立刻就开出了停车场。

    果然,一切,安好,她,平安离开了,没有人发现她的狼狈,没有人,除了,眼前这个男人。

    “您,去哪里?”这下安静下来了,男人才问方希悠。

    方希悠循声看着他,他的样貌,和他的声音一样,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她没有回答,却是取下墨镜,尴尬地笑了下,道:“让您看见这样的情形,实在是——”

    男人认真地端详着她,却说:“好像,我每次看见你,你都是,有点,意外。”

    你?他很快就把尊称改成了,你!

    方希悠笑了下,她没想到他还记得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