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31章 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回到家里,果然曾泉不在。

    车子一开进院子里就能看得出来,只有一楼亮着灯,那是仆人在的。

    方希悠下了车,鞋子踩在石板上,才想起来这是新鞋,之前的那一双,额,已经丢了。

    高跟鞋,踩在石板路上,方希悠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沈家楠。

    回到家里,秘书不敢问她今晚的事,之前那个叶黎怎么了,后来又那个陌生男人怎么回事,秘书都不敢问。

    上楼到了自己的卧室,方希悠就换掉衣服准备去洗澡了,秘书跟着进去帮忙。

    “今晚的事——”方希悠突然开口了。

    秘书猛地抬头,看着穿衣镜里的方希悠。

    “不许跟任何人说,阿泉、以珩,或者,我父母,明白吗?”方希悠道。

    “是,方小姐,今晚的事,我不会说。”秘书应声,却想了下,问,“可是,叶总和那个人——”

    “那个人是不会说的,至于叶黎,”方希悠现在想起这个名字就觉得恶心,恨不得直接把叶黎给碎尸万段了,“我会处理。”

    “是,方小姐,我知道了。”秘书道。

    本来,秘书还想问方小姐要不要叫医生检查一下身体哪里有没有受伤,可是方小姐没说话,她也就不能开口了。

    今晚的事,秘书也明白是什么,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对方小姐的名声有多么巨大的损失。现在大家都可以保证保密,只是叶黎——叶黎能做得出来,也未必会保密。

    秘书能想到的事,方希悠自然也能想到。而叶黎,被沈家楠打成那个样子,也不会善罢甘休。

    方希悠躺在浴缸里,使劲搓着被叶黎碰过的地方,真是要气死了。

    可是,她也没办法完全怪叶黎,是她利用了叶黎。她知道叶黎爱慕她,一次次就这样——

    只是,这样的事就值得叶黎发疯来凌辱她吗?

    疯子,叶黎真他妈是个混蛋。

    方希悠越想越气,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叶黎。可是,她也不能做的太明显,如果太明显了,这件事就不会是秘密了。

    只是,该怎么做?也许,以珩会有很好的主意,可是,她不想和苏以珩说,要是苏以珩知道她被叶黎做出这种事,肯定会出问题。

    那么,该怎么做呢?

    方希悠陷入了深思。

    曾泉回来的时候,方希悠刚泡完澡,正在一楼去取酸奶喝了上床看书睡觉。

    “你回来了?”方希悠看着他,问。

    “嗯。”他看起来很累,直接就坐在了沙发上。

    他的秘书赶紧给他泡茶。

    “你要不要泡个澡?”方希悠站在原地,问。

    “等会儿吧!”曾泉闭着眼睛道。

    话毕,手机又响了,秘书赶紧给他拿过来。

    是父亲打来的。

    “嗯,爸。”曾泉道。

    “到家了吗?”父亲问。

    “嗯,刚到家。”曾泉说。

    “你徐阿姨到沪城了,你有空打电话问一下。”父亲道。

    “是,我知道了。”曾泉说。

    “她可能还是因为逸飞和迦因的事在闹情绪,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父亲说。

    “我知道了。”曾泉道。

    “希悠明天回来吗?”父亲又问。

    “嗯,她,”曾泉说着,回头看向方希悠,发现她已经在上楼了,“是明天。”

    “她这次很辛苦,过来帮你。”父亲提醒道。

    “是,我知道,爸。”曾泉道。

    说完,父亲就挂了电话,曾泉也把手机摁掉了。

    徐梦华还在为了苏凡和覃逸飞的事生气?生什么气啊?要不是苏凡,她那宝贝儿子还在昏迷呢!真是,搞不清楚,有的没的都往一起诌。

    起身上楼,曾泉就去了卧室,准备更衣泡澡。

    方希悠看他进来,便起身走过去帮他忙。

    看着他一脸疲惫,她便说:“明天下午我就回去。”

    “哦,那你路上小心。”他说。

    “你也别太累了,我看,要不要跟文姨说,把许阿姨派过来照顾你?她做菜口味是你喜欢的,你——”方希悠道。

    “不用了,反正也很少在家里吃东西的。没什么时间。”曾泉道,“你呢,你回去以后,是住你爸妈那边,还是回家?”

    曾泉也不用问,他不在家的时候,方希悠是不会去曾家住的。

    “再看吧!我看文姨也挺忙的,照顾着念卿,奶奶那边她也要每天过去,现在迦因去了回疆,搞不好文姨把嘉漱也要接过来。我不忙的话,尽量回去帮帮她。”方希悠道。

    “谢谢你,希悠。”他说。

    方希悠摇头,道:“只是,我不在这边,你,可以吗?”

    “没关系,我一个人挺好的,反正什么都能适应。”曾泉道,“倒是你,要是工作太忙了,就不用管文姨那边了,家里那么多人,随便谁都能帮到她。你有空就好好休息,哦,对了,顾希今天打电话给我,说很快就回来了,要直接来沪城。要是你有空可以休假的话,就约着她去玩玩,也有个人陪着。”

    “最近请假太多了,夫人下周还有外事活动,有很多事要做,我不能请假了。可能到过年都不能再休息了。”方希悠道。

    说着,方希悠望着他这年轻精硕的身体,想起晚上的事,心头一顿。

    曾泉回头,看着她,道:“额,你怎么了?脸上这里,是不是碰到哪里了?”

    “哪里?”方希悠愣住了。

    难道他看出什么了吗?

    她仔细检查过了,叶黎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印记。

    怎么曾泉——

    “这里——”他的手指按在她的鬓下,轻轻按了下,她就疼的叫了声。

    “怎么撞在这里了?有没有看看医生?”他问。

    “哦,没什么事,小伤,可能是没注意,撞到哪里了。没事。”她说着,就从他身边走开,撑起那块受伤的地方的头发,走向了梳妆台。

    还真是有一块,青青的印记,什么时候撞的?

    方希悠想不起来了。

    曾泉见她在梳妆台那里,便没再说什么,直接去浴室泡澡了。

    方希悠也没有再看,就坐在贵妃椅上躺着看书喝酸奶做面膜。

    等曾泉出来,她还在那里躺着。

    “你这么快?”她问。

    “嗯,时间不早了。”他说着,就走向了床。

    方希悠取下面膜,看着他头发湿漉漉的,便说:“你啊,怎么总是这样?这么大的人了,一点都不知道照顾好自己,还说你会照顾自己,真是——”

    她就站在他面前,手指伸进他湿漉漉的头发里。

    曾泉看着她,笑了下,道:“没事,沪城比北方热得多,等会儿就干了。”

    也许是因为今晚叶黎的凌辱,方希悠此刻望着自己心心念的丈夫,心头涌出一股说不出的复杂感觉,弯腰抱住了他的脖子。

    曾泉一愣,他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可是,她这样异常的主动,让他也觉得,很奇怪。

    他们是和好了,可是,好像在亲近这件事上,并不是那么很,如鱼得水。

    她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就那么静静抱着他,头趴在他的肩头。

    曾泉静静坐着,直到过了一分钟,才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她摇头,道:“没事,没什么事,就是——”

    因为明天要和他分开了,所以会觉得难过吗?

    今晚的事,让她到现在还不是心情很平静,这样的话,她也说不出来。

    于是,她松开他,道:“你别担心,没什么,就是,有点累。”

    “那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就在家里休息好了,不要再出门了。”曾泉道。

    “嗯。”她说。

    她不想让他知道今晚的事,绝对不想。

    曾泉望着她的双眼,他看得出她有心事,可是她不说。她不说,他也就不问了。

    “好了,你先睡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不用等我了。”说着,他就起身了。

    方希悠看着他的背影,双眼猛地就模糊了起来。她闭上眼,转过身。

    可是,这样的夜,她又怎么睡得着?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出现今晚的情形。她吓得睁开眼,盯着漆黑的房顶。

    卧室里,一片安静,身边的人睡着了,安静地连呼吸声都那么轻。

    她转过身,望着他,害怕地躲进了他的怀里。

    曾泉睁开眼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就拥住了她,然后继续睡觉。

    他的怀抱,是她安心的地方,很快就睡着了。

    可是,睡着了,也是个噩梦。

    因为她在他的怀里,梦里似乎是叶黎在抱着她,继续今晚的那件事。

    她不停地推他打他,可是,她的力气不够,她,怎么都没有办法抗拒他的蛮力。

    即便是叶黎那种水平的男人,力气也是比她要大很多的。

    “不要,不要,救命,救命——”她不停地摇着头,四肢踢打着抱着她的人。

    “希悠?”曾泉被她打醒了,起身赶紧开了灯,看着她好像在梦魇中一样,推着她,叫着她。

    可是,他的动作不够重,她还没有从噩梦里醒来。

    不要,她绝对不要被叶黎碰到,这个混蛋,禽兽不如的混蛋!

    “希悠——”他用力摇晃着她,方希悠,猛地睁开了双眼。

    可是,灯光让她的眼睛刺痛了,她闭上眼,才听见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了?做什么噩梦了?”他问。

    方希悠的眼里,泪水翻涌。

    不管怎么倔强,不管怎么坚强,她,永远都是在他的温柔面前毫无抵抗力的那个,小女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