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33章 这是我的底线
    “想要缓和和覃家的关系,彻底让覃家站在我们这里,必须让逸飞和敏慧结婚,我们,必须促成这件婚事!”方希悠道。

    曾泉盯着她。

    “你疯了吧?为了我们,让逸飞娶敏慧?”曾泉道,“你这样,只会害了他们两个。逸飞是不可能爱上敏慧的,敏慧不可能得到逸飞的爱,你这——”

    曾泉立刻反对起来。

    “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我不能看着他们两个不幸福,绝对,不行!”曾泉道。

    “你怎么这么武断就认为他们两个不会幸福?也许他们会呢?而且,徐阿姨喜欢敏慧,她早就把敏慧当成覃家的人了,最最关键的是,你想想,让逸飞娶你表妹好,还是娶一个和我们完全没关系的人更好?”方希悠道。

    “这不是我们该决定的事,是逸飞自己决定的事。”曾泉道,“如果必须要靠联姻来拉拢覃家,不如分开好了。”

    “你别这么孩子气。”方希悠耐心地说。

    曾泉不理她。

    “那好,我问你,你觉得,逸飞娶敏慧不会幸福,逸飞,他和谁结婚会幸福?你说!”方希悠道。

    曾泉看着她,说不出话。

    “你知道答案,那就是迦因,逸飞,只有和迦因在一起,他才觉得幸福。可是,你觉得可能吗?他们可能在一起吗?这辈子已经没机会了。既然他和除了迦因之外的任何人在一起都不会幸福,为什么,不选一个对我们有利的呢?敏慧爱逸飞,徐阿姨也认定敏慧,你觉得,这里面还有什么问题?”方希悠道。

    曾泉摇头,道:“我不会支持你这么做,绝对不支持。就算逸飞他的幸福只有迦因,就算他和迦因这辈子都没机会了,我也宁愿希望看着他单身,而不是把敏慧拉进去受苦。他就算是单身,也可以在心里守护着他自己的爱情,而不是——”

    “单身?你这是想要让覃家断子绝孙,是吗?你觉得覃家会同意?”方希悠打断曾泉的话。

    曾泉突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一时哑口。

    “两害相权取其轻,我们促成敏慧和逸飞的婚姻,就是这轻的一面,对他们两个伤害最轻的一面,对我们最重要的一面。至于你以为之前退婚,现在又结婚什么的问题,不会有问题,只要逸飞同意——”方希悠道。

    “希悠——”曾泉打断她的话。

    方希悠看着他。

    “我会选择其他的方式去赢得覃书记的支持,如果他不相信我,他不支持我,那么,我也无话可说,是我自己做的不好,是我自己配不上他的信任和支持。但是,要让我牺牲逸飞和敏慧的幸福来成全自己,我,做不到!”曾泉道。

    “阿泉——”方希悠叫道。

    “希悠,做事的方法有很多,但是,如果要伤害别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我,宁可不做。我希望你也不要那样做,我们有自己的目标,可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未来,不能建立在牺牲别人的幸福之上,特别是我们的兄弟姐妹!这,是我的底线!”曾泉说完,下床了。

    方希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坐在床上,却是久久不动。

    他不会让逸飞和敏慧结婚的,可是,如果不是敏慧嫁给逸飞,肯定会是别人。如果是别人,那么覃家和曾家的分离,再所难免。

    曾泉怎么会不清楚妻子说的这些?妻子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她说的都对,考虑的都对,只是,为了他,牺牲逸飞和敏慧,他,绝对不能!

    而眼下的情况,和覃家的关系,的确是个矛盾,很棘手的矛盾。覃春明看着表明一切都好,可是时间长了,覃春明的计划才会开始,而那个时候,等覃春明开始真的实施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可现在,该怎么办呢?

    曾泉陷入了深思。

    这个夜,曾泉和方希悠是难眠的。

    而霍漱清这边,似乎并没有曾泉那么难捱。

    苏凡今天心情不错,霍漱清回到家的时候,就看着她很轻松,脸上都是很轻松的笑容。

    “你很开心?”他亲了下她的眉角,含笑问道。

    “就是,额,觉得好笑嘛。”她说。

    “好笑?”他不明白,问。

    苏凡帮着他换衣服,道:“以前啊,我妈总说我要去参加什么活动,多和圈子里的人接触。可我就是不喜欢,都不知道和那些人怎么聊,聊什么。没想到现在就遇到这问题了,我,真的是不知道——不过还好,有敏珺在,不用那么麻烦。”

    “你说的是这个啊!”霍漱清道,“你是排斥吗?”

    “额,其实也不是排斥。我就是,额,有什么事儿就说什么事儿,事情说完了,或者没事情要谈的时候,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她,想了想,道:“你还记得那个女孩吗?就你当初让江采囡帮忙找的那个?”

    “记得啊,燕燕啊,我和她有时候还会通话呢!她现在,还好,比过去好多了。和她那个老公也离婚了,开始了新生活。挺好的。”苏凡道。

    “是啊,你想想,如果不是你,没人会发现她被拐卖到了那样的地方,过着那种无法言语的生活。”霍漱清道。

    苏凡望着他,问:“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没必要和别人一样,用别人做事的方式。即便是同一件事,每个人的思考和解决的方式未必相同,别人的未必适合于你,而你的,也未必,额,不能成功。”霍漱清望着她,道。

    “可是,那个只是意外,燕燕那个是意外的事,我没想过——”苏凡道。

    “是,你是没想过会有什么结果,你当初只是想着找到她,哪怕是大肚子也在到处跑,找各种关系去找她的下落,还差点跑到那个村子里去见她。而现在,她离婚了,也开始了新的生活,这不是你帮助她的结果吗?你也很清楚,在那样的一个环境里,让她离婚,那是非常困难的。她的心理不一定会跨出那样的一步,可你给了她勇气和支持,是不是?”霍漱清道。

    “我没做什么,都是她自己勇敢——”苏凡道。

    霍漱清摇头,道:“可是,你不能忽视自己的力量。”

    苏凡不语。

    霍漱清抓着她的肩,认真地说:“丫头,我不希望你成为任何人的影子,你是与众不同的,你有你自己的想法和做事方式,不管是对是错,你都有自己的想法。就算是今天这类事情,你也要用你的方式去处理。因为以后,你还会遇到很多这种事。而且,我觉得,有些时候,你做事虽然有些,额,不容易让人理解,可是,从结果来看,也未尝不可。”

    每个人有自己的方式,不必要去模仿别人的脚步。

    苏凡望着他,微微笑了,道:“不过,我现在只想,额,先把设计稿看看,其他的事,额,以后再说吧。好了,你先等一下,我去给你放水泡个澡。”

    “不了,我今天不想泡了,冲一下就好。”霍漱清道。

    “那你去冲澡,我去厨房看看你的汤好了没。”苏凡说完,就走出了卧室。

    霍漱清对着她的背影笑了下,就走进浴室去冲澡了。

    等霍漱清冲完澡出来,苏凡就走过来对他说:“刚给你舀出来,温度刚好。”

    霍漱清便走到沙发边,发现茶几上果然摆着一个精致的碗,他端起来尝了口,就看见苏凡看着自己,便问:“好像味道和平时不太一样。”

    “是我做的。”苏凡道。

    “你?”他看着她。

    “怎么,不行吗?”苏凡反问道。

    他笑了,道:“行,当然行了,只是,以后别再让他们给我做这些了。”

    “为什么?”苏凡不解,问,“是不是,你觉得我熬的不好喝——”

    “不是,我喜欢你煲的汤,但是,我心里,额,老喝这东西,有点,不那么——”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他,还是没明白。

    “我知道你们是好心,”他拉着她的手,道,“但是呢,我老这样喝,感觉自己老的不行,需要大补。”

    苏凡笑了,道:“又不是给你补,只是养胃而已。你的胃这么多年的老毛病,要是现在趁着不那么老的时候养养,将来真的老了,就算是给你十全大补丸、鹿茸人参满汉全席,都没用了。”

    “你真是安慰到我了。”霍漱清无奈笑道。

    “真的?”苏凡问。

    “是,你很给我面子,说我还不算,老!”霍漱清道。

    “好了啦,你这个人,真是小心眼,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而且,你看看你哪有老嘛!我只听说女人到了四十岁就老觉得自己老了,没想到你一个男人也这么矫情。”苏凡说着,忍不住笑着。

    “你这丫头——”霍漱清说着,拉着她的手在自己的手心,一只手端着碗。

    “要不,你喂我。”他突然说。

    苏凡愣住了,盯着他。

    “我,喂你?”她问。

    “来,喂我吧!好久没和你这样坐着了,就想,好好看看你。”霍漱清道。

    苏凡不禁笑了,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真的,不像你了。”

    “有吗?哪里不像?我还是我。”他说着,把碗交给苏凡。

    苏凡接过碗,小心地拿着勺子,道:“我当时住院的时候,你也老这么给我喂。”

    “是吗?那个时候太忙了,陪你的时间太少了。”他说。

    “我觉得你的手好笨啊,那个时候,总是会把汤汤水水的弄到我脸上啊衣服上啊什么的。”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道:“没办法,我,真的手很笨——”

    苏凡摇头,道:“可是我觉得那样很幸福。”

    她说着,他定定地注视着他。

    “有种被你宠着的感觉。”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道:“我知道,你是我的大女儿。”

    “切,你别美了,我才不是呢!”苏凡道。

    “怎么不是?我觉得啊,你经常会和念卿吃醋,就跟个孩子一样——”他说着,手指轻轻在她的脸上摩挲着。

    苏凡笑了,道:“不是早跟你说过嘛,我缺少父爱。”

    “看来我还真是赚到了啊!要不是你缺乏父爱,我也不会娶到你,是不是?”霍漱清道。

    苏凡笑着,没说话。

    望着眼前的小妻子,太多的往事,在霍漱清的脑子里晃过。

    美好,还有心酸,甜蜜,还有争执,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继续着,从过去,一直到未来。

    “这么多年,我们好像也都变了很多。”他说。

    “是啊,我们有两个孩子了啊!”苏凡道,“我从没想过我们会结婚,还会有两个孩子,真的,跟做梦一样。”

    “我也,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霍漱清道,“不过,仔细想想,这么多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太少太少了,你不觉得吗?”

    “是啊,可是——”苏凡望着他,道,“我和雪儿说了,暂时还是不去沪城了。”

    “这件事,你自己决定。”霍漱清道,“只是,我希望这是你自己的决定,而不是因为别的东西。”

    “你想要我去吗?”苏凡问。

    “我觉得你应该去。”霍漱清道。

    苏凡停下手里的动作,望着他。

    “你应该有自己的事业,这样你才会找到自信。一个人有了自信,就会相信自己的选择和决定,以及对世界和人的看法。而且呢,做事业,你才会体会到人世间的困难和成功的喜悦。我希望你这样精彩的活着,而不是一直在我的身边做我的影子。虽然我也很想你在,可是,”霍漱清顿了下,“去沪城吧,不用管其他的。你在那边会有很好的发展,相信我。”

    苏凡放下碗,道:“逸飞要去——”

    “不要考虑别人,明白吗?”霍漱清道。

    “真的可以吗?我,我——”苏凡道。

    霍漱清拉住她的手,注视着她,道:“丫头,感情的事,是这个世上最说不清楚的一个东西。如果,你的心里,没有摆正小飞的位置,不管你走到哪里,这件事,都不会完。所以,我希望是你自己想清楚,你自己从心里解决,而不是一味的躲避。”

    苏凡,低下头。

    “至于小飞,未必他就会去沪城。”霍漱清道。

    “可是,雪儿和我说——”苏凡道。

    “不要管别人,你要去就去,沪城对于你来说,会是很好的机会。”霍漱清道。

    苏凡不语。

    “相信自己,丫头,你是最优秀的设计师。”他说。

    “真的?”苏凡问。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霍漱清道。

    苏凡不语。

    “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知道吗?我知道你有天赋,你是个天才的设计师。”霍漱清认真地说。

    苏凡忍不住笑了,道:“你还说天才,就我要是天才,天才这个词都要不能用了。”

    霍漱清盯着她。

    “好了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好好努力去做的,不会给你丢脸。”苏凡笑着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