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44章 小人总是有阴招
    结束了和覃春明的通话,霍漱清久久不动。他理解覃春明的决定,只是——餐厅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了。他接受,他理解,只是,心里——不能自私,不能这样狭隘。霍漱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把早餐吃完,穿上了外衣,就和秘书司机一起出了门。孙敏珺把他送到门口,就折身回了楼里。今天很冷啊!苏凡醒来的时候,霍漱清已经在出差了。当然,苏凡也不知道霍漱清这些事,关于霍漱清昨晚提到的事,苏凡没有和孙敏珺提及,她只是在今天开始跟孙敏珺要了很多关于回疆的资料来研究。孙敏珺不知道苏凡要干什么,可还是联系省委办公室那边的人给苏凡整理了她想要的资料。资料是上午十一点送过来的,苏凡中午吃完饭就开始阅读了。中午的时候,一楼阳台的太阳很舒服,不是很强烈的阳光,却照进来很舒服,虽然不怎么热,不过屋子里有暖气,坐在这一片阳光里真的很惬意。孙敏珺不懂苏凡怎么突然这么认真,可是看苏凡这样,她也安心了很多,至少说明苏凡的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很好。只是,孙敏珺觉得很奇怪,苏凡在京城的时候身体和精神状况都不好,可怎么到了这里,到了回疆就变的这样精神百倍呢?除了和江采囡见面的那一天有些不正常之外,苏凡整个人都跟变了一样。好像,好像她最初见到的那个苏凡一样。站在客厅里远远看着坐在阳台贵妃椅上看资料的苏凡,孙敏珺想起自己当初在榕城的罗将军家里第一次见到苏凡的样子,想起阳光下她那灿烂的笑容。那个时候的苏凡,一个人带着念卿在榕城生活,虽然有罗夫人的帮忙,可是她也从罗夫人那里知道苏凡依旧在工作,并没有赖在罗家蹭吃蹭喝。一个人带着孩子啊,那是多么艰辛的生活啊!而现在,坐在阳光里的苏凡,让孙敏珺感觉好像一切都似曾相识一般。只是,苏凡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孙敏珺有点想不通,她不理解。到底怎么回事?她想要了解苏凡的情况,可是,她不想让曾夫人知道,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如果苏凡的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康复了,那么就是最好的,霍书记也就不用担心了,江采囡那个坏女人也就没办法插足进来了。所以,她必须搞清楚苏凡这样变化的原因,让苏凡一直这样健康开朗下去,让霍书记的脸上多一点笑容。是啊,自从苏凡回来后,霍书记脸上明显笑容多了。而且也明显轻松多了,虽然他的工作压力丝毫没有减少。于是,孙敏珺给苏凡端了杯咖啡过去,苏凡笑着对她说了声“谢谢你了”。“不客气,额,你不休息吗,迦因?”孙敏珺问。“嗯,不了,我今天不累。你要是困了就去睡吧,不用管我。”苏凡对孙敏珺微笑道。孙敏珺也笑了下,道:“好吧,那我就先上楼了。”说完,孙敏珺就离开了客厅,上楼去了自己的房间,反锁了门,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孙小姐——”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声。“珩少,有件事,能麻烦您——”孙敏珺道。孙敏珺是直接打给苏以珩的。“说吧,什么事?是不是霍书记有什么——”苏以珩问。“不是霍书记,”孙敏珺道,“能请您的人调查一下迦因服用药物吗?”苏以珩愣住了,药物?“迦因,怎么了?”苏以珩问。“她很好,我只是,有点不理解的事,想请您帮忙——”孙敏珺道。“你怀疑迦因还在被人下药吗?”苏以珩问。“我不知道,我只是有点怀疑。迦因自从来到回疆,整个人就跟变了一样的。只有第一天吃过药,后来就再也不吃药了。可是她的精神状态特别好——”孙敏珺道。苏以珩陷入深思,道:“我明白了,你把她的药寄过来,我让人分析。”“好的,谢谢珩少。”孙敏珺道。“迦因还有其他的,反应吗?”苏以珩问。“没有,她一切都正常,比过去在京里的时候好了太多,我就是因为这样不理解,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霍书记在她身边的缘故,还是什么——”孙敏珺道,“但愿是我猜错了。”“小心一点都不为过。”苏以珩道,他又问,“那个江采囡,和霍书记怎样?你有没有收到报告?”“她还经常和霍书记在接触,今天下午霍书记要去灾区,好像她也要去。”孙敏珺道。“让她和霍书记不接触是不可能的,你只要注意观察霍书记的动向就好了,不能让江家得逞。”苏以珩道。“是,我知道,珩少。”孙敏珺道。“你把药物交给安妮,让她马上坐飞机带过来。”苏以珩道。“好,我知道了。”孙敏珺道。“还有其他要检查的吗?”苏以珩问。“额,目前我想不出来。”孙敏珺道,“哦,珩少,您能不能派人去家里查看一下迦因的药?最好——”“我知道了,我会安排的。还有这件事,暂时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不要给文姨报告了,免得她担心,霍书记那边,也别说了,如果真的查出药物有问题,再告诉他。”苏以珩道。“我明白,珩少。”孙敏珺道。“其他的事,你就继续盯着,麻烦你了,孙小姐!”苏以珩道。“这是我的工作,珩少。”孙敏珺道。说完,苏以珩就说了再见直接挂了电话。孙敏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就立刻拉开门,小心地走进了苏凡的卧室。这会儿苏凡还在一楼看资料,不会上楼来,而仆人也去午休了,更加不会上楼。即便如此,孙敏珺还是很小心。只是,苏以珩那边,他根本无法静心。苏凡在枪击之后的苏醒过程就被人下药了,那次的药物,让苏凡几乎没有办法再醒来。可是现在,怎么还会有人给苏凡下药?又是江家吗?还是说别的人?亦或者,苏凡是因为远离了京城,心情舒畅了?苏以珩想不通,他找不到答案,可是,不管怎么说,现在就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孙敏珺说的,分析苏凡的药物。但愿一切都是幻觉,但愿苏凡没有继续遭受不幸。结束了孙敏珺的通话,苏以珩起身走向了迎面而来的人。“你等久了吗?”方希悠道。“没有,刚来。”说着,苏以珩把咖啡杯递给方希悠,问,“你找我来,什么事这么着急?”“叶家的事。”方希悠道。“那个叶黎难道又来找你事儿了?”苏以珩问。方希悠摇头,她不想让苏以珩知道那件事,她要自己去收拾叶黎报仇。如果再把苏以珩牵扯进来——那是害苏以珩的事,她不想那么做。“励锦老公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方希悠问。“查到了一些,可是他太狡猾了,比江启正更麻烦,就现在那些证据,根本没办法把他怎么样。他会把所有的罪责推脱给手下,如果真的对他下手,最多就是给他一个监督不利的罪名,这个根本不行。”苏以珩道。“那你继续查。他只要做了违法的事,就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的。没有人可以做到让自己绝对清白干净!”方希悠道。“那你让小姑招待励锦又是怎么回事?要是把励锦老公给拉下马,励锦根本不会领你的情。”苏以珩道。“又不是我去做。”方希悠喝着咖啡,和苏以珩在湖边慢慢走着。“你的意思是——”苏以珩问。“叶家要离间覃家和咱们,阿泉又不同意敏慧和逸飞结婚,现在只有让叶家自己去乱,自相残杀——”方希悠声音很轻,道。苏以珩看了她一眼。“我明白了,你不用担心,我会派人继续查的。只是,励锦和你关系那么好,你,要不选个别人来入手?”苏以珩道。“别人会对我有戒心,励锦的戒心没那么重。”方希悠道,“而且,叶家那么多人,只有励锦对叶黎最恨——”“我知道了。”苏以珩道,“叶黎那边我也会继续盯着的,要对付他,简直不用费什么脑子。”“不过你也不要小瞧他,小人总是会出阴招。”方希悠道。苏以珩点头,他看了方希悠一眼,道:“你去阿泉那边情况怎么样?一切都好吧?”“嗯,挺好的,他在那边,我感觉接受度也蛮高的,没有想象的那么抵触。”方希悠道。“那是因为覃书记已经在给他做了铺垫吧!”苏以珩道。“嗯,阿泉说他昨天晚上去覃家已经和覃叔叔谈好了,覃叔叔会全力支持他。”方希悠低声道。“那霍书记呢?”苏以珩问。“应该不会有矛盾吧!”苏以珩摇头,道:“不能因为阿泉而牺牲霍书记太多,阿泉也需要霍书记。而且,江采囡那边盯霍书记那么紧,要是霍书记心思有了波动,江家会趁虚而入的。”“有迦因在的话,应该不会——”方希悠道。“霍书记是个重大局的人,只要没有太大意外,他是不会背弃曾家的。而且,你说的对,有迦因在,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就怕迦因——”苏以珩道。就怕迦因没有了,拴住霍漱清的一条最结实的绳子就,断了!是啊,这才是,最致命的!苏以珩的脑子里,猛地闪过一道亮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