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45章 他的口碑很好
    是啊,只要让苏凡死了,或者疯了,霍漱清和曾家的联系,就会断了——即便有两个孩子牵扯,可是,只要霍漱清再婚,就会有新的力量背景,曾家就会变成过去式。这对曾家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为什么他们会没有想到呢?以为抓到了第一次下毒,对方就不会第二次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苏凡?同样的办法,用了两次并不是愚蠢,而是,安全,最安全!孙敏珺的怀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幸好有孙敏珺在苏凡身边。现在,苏以珩觉得当初罗文因让孙敏珺去回疆,真是一个英明的决定。孙敏珺是曾家的人,她是全心全意为曾家着想的,而且,她了解苏凡的情况,她了解霍漱清,最关键的是,孙敏珺很聪明!谁说聪明的女人不招人喜欢?聪明的女人,才是男人最好的伙伴!就如,方希悠!方希悠见苏以珩一脸深思,不禁担忧起来,问道:“以珩,出了什么事吗?”苏以珩摇头,道:“没有,我只是想起霍书记——”方希悠没有追问,只说:“我们需要漱清,不能让他被那边拉过去。可是,覃家,”方希悠顿了下,“徐阿姨还是很喜欢敏慧做覃家的儿媳妇,我觉得还是——”“逸飞不喜欢敏慧,所以,还是,算了吧!”苏以珩打断方希悠的话,道。方希悠看着他。“希悠,拉拢覃家,单靠联姻是不够的。”苏以珩道,“阿泉要走到那一步,必须要靠他自己去笼络人心,用他自己的力量让别人信任他、心甘情愿追随他,而不是让其他人来帮助他。我们要给他空间,让他去发挥他的能力,这样才是长远之计。我们的作用,只是辅助他,而不是替他做决定,代替他做事。”方希悠沉默了。“希悠,我知道你是关心他,你想帮他,可是,有些事,还是交给他自己去做吧!如果你干涉过多,会让他的形象变得懦弱,影响他的威信。你,也不想那样吧?”苏以珩道。“是啊,我不想那样,可是,我担心,”说着,方希悠顿了下,笑了笑,道,“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吧!”“他要走的这条路很长很难,我们都要有耐心,希悠。”苏以珩道。方希悠点头,道:“我知道了,以珩。哦,对了,以珩,沈家楠,你,熟悉吗?”“沈家楠?”苏以珩道,“就是沪城的那个沈家的当家?”“嗯,就是他。熟悉吗?”方希悠道。“接触不是很多。不过我知道他,额,是个很厉害的人。”苏以珩道。“厉害?”方希悠不解,问。“嗯,我听说他以前在海军服役过,在海军特种兵里算是很优秀的。不过,好像是很久之前了吧!算起来的话,应该有二十年了。”苏以珩道。“哦,这样啊!”方希悠道。原来是海军特种兵,怪不得身手那么好。方希悠心想。“你怎么突然问起他了?”苏以珩问。方希悠摇头,道:“没什么,就是,额,上次去沪城见到了,感觉,额,很好的一个人。”“嗯,那个人,算是很不错的,口碑不错。”苏以珩道,“就是,额——”“就是什么?”方希悠问。“就是,那个人好像,有点,额,生人勿近的感觉,很少接受外界的采访,很低调吧!”苏以珩道。方希悠点头,“哦”了一声。“关于他的私生活,外界知道的很少,只知道他是沈老爷子二儿子的儿子,有个双胞胎的姐姐。”苏以珩道。“哦。”方希悠道,“你和他没有合作吗?”苏以珩摇头,道:“合作不多。不过,沈家在江南那边势力很大,在他之前掌握沈家大权的是他小姑的儿子,结果搞的沈家怨气很大。他原本是在做副总,他小姑的儿子被罢免后,他就主持大局了。额,慕辰和他联系多一些。”“你说的是榕城的叶总?”方希悠问。“嗯,他们离的近,合作的更多。慕辰对他了解多一些,我也只是听慕辰说过,听说他妻子去世了——”方希悠的脚步停住了,盯着苏以珩。“去世,了?”方希悠问。那一晚说的“夫人”是谁?难道不是他的,夫人?“是啊,好多年了吧!也没孩子,沈家楠一直都是一个人,精力都在公司,所以,也是个怪人。”苏以珩道。“哦,这样啊!”方希悠道。“慕辰和他合作很多,他们更熟悉。”苏以珩道,见方希悠这么问,苏以珩也有点奇怪,道,“有什么事吗?你这么问?”“没有,就是,额,见了一次,聊了下,感觉是个挺不错的人。而且,额,是感觉有点奇怪,就问你一下。”方希悠道。“哦,这样啊!不过,现在阿泉在那边,可能他们接触会多一点。”苏以珩道。“没事,就是随便问问。”方希悠笑了笑,道,“不过,你说的对,关于阿泉的事,我可能是真的,太,着急了吧!有点怕他应付不来——”“如果连你都这样不相信他,你说别人还怎么信任他呢?”苏以珩道。方希悠笑了。“所以,还是交给他处理吧,我相信他可以处理好。”苏以珩道。“嗯,我知道了,以珩。额,今天找你,是有别的一件事——”方希悠道。和方希悠道别,苏以珩就上车往公司赶。他没有去想方希悠为什么跟他了解沈家楠的情况,可是,苏凡的事,真是一天都不能再耽搁了。于是,苏以珩立刻给京通秘密部门的医学主管徐妍打电话,让她开始搜索国际国内关于精神类药物的最新进展,在药物送达之前,这边必须先行动起来。同时,他让负责调查的闵敬言,开始调查有可能接触到苏凡药物的相关人员。“每一个人都要查吗,以珩?”闵敬言请示道。“是每个人,都不能放过!”苏以珩道。“也包括那个徐医生?”闵敬言问。“我说的是每个人!”苏以珩道。“好,我明白了,我这就开始安排。”闵敬言挂了电话。是的,每个人,即便那个心理医生是罗文因的亲近之人,也得查。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苏凡的安全,这是目前维系霍漱清和曾家关系最重要的事。敌人一直在围绕着苏凡做文章,现在已经利用覃逸飞车祸的事成功挑拨了曾家和覃家的关系,要是苏凡再出事,想要把霍漱清牢牢拉在这边,难度就会越来越大了。回到办公室,方希悠刚坐下就接到了夫人的电话,有事和她商量,方希悠就赶紧起身过去了。沈家楠?他的妻子去世了?身为一个丧偶的男人,特别是他那样身份的,怎么会没有再婚呢?是因为很爱他的妻子吗?如果真是那样,那他还真是个长情的男人呢!长情的男人?就像曾泉对苏凡那样吗?方希悠的心头,好像被扎了一下。“夫人——”方希悠推开夫人办公室的门,问道。“希悠,你看——”夫人对她说道。工作,总是这样没有尽头。特别是半个月之后,夫人要和首长出国访问,夫人办公室这边的工作就会非常的繁重。出访虽然是早就订下的,各项准备工作也是从订下来的那一天就开始了,可是越是临近访问,所有的一切就开始倒计时了。不过,所有的工作环节和细节,对于方希悠来说是驾轻就熟的。夫人还对首长说,有希悠在,任何事都是万无一失的。因为,方希悠会让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完美至极!与此同时,孙敏珺已经把苏凡的药物偷偷取出来交给了苏以珩派给她的联络人员安妮,并且把每一个药瓶子相应的拍了照片给了安妮带回京城。但愿一切都是她的揣测吧!就在这个时候,霍漱清结束了视察工作,直奔空军机场,乘坐空军的直升机赶赴灾区。从乌市到灾区,飞机整整飞了三个小时,相比较陆路的一天的里程,三小时已经算是很快了。然而,当霍漱清下飞机的时候,迎面来的迎接人员里,突然出现了他熟悉的一个人,江采囡!“江站长?你怎么,早到了?”霍漱清道。“抱歉,霍书记,我也是刚到一会儿,没有及时报道灾情,我们会认真反思。”江采囡道。“不必不必,地方太远了,我也是现在才到。”霍漱清道,“希望你们的团队全面报道这次的灾情。”“霍书记放心,这是我们的职责。”江采囡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霍漱清和江采囡说完,就和当地的领导干部聊了起来,详细询问灾情和救援情况,上了前往受灾地点的车子。江采囡也直接跟上了他,坐在他身后的位置。灾区的路,根本不好走。苏凡在地图上也查看着,仅有一条县级公路通往灾区,而且根本不能到达受灾最严重的那些村子。从镇上到受灾的村子里,还有七十多公里以上的颠簸路。而霍漱清,现在就在这颠簸的道路上。基础建设太落后,就连救灾也都是困难重重啊!霍漱清心里叹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