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51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莫非,苏凡要展开夫人外交了?而且,她的这种夫人外交,不是在背后帮霍漱清拉拢各种工作关系,帮他稳定后方,而是——直接走到前台?这怎么可能?难道霍漱清会违背组织原则,让苏凡参与政务?怎么可以这样?霍漱清怎么可以这样?不会的,霍漱清一定不会这样做,他不会不清楚,组织对于夫人干政有怎么样根深蒂固的想法,如果不是到了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为了我国的大国形象,第一夫人也是不会这样频繁出镜的。第一夫人尚且如此,地方首长的妻子,是根本不可能抛头露面参政的。如果这样做了,霍漱清在组织内的形象会出现问题,因为,这是大忌。就连身兼官方职务的方希悠,去了沪城也只能是参加一些非官方的活动。而苏凡,怎么可以——是的,霍漱清不会这样,一定是苏凡,一定是苏凡自己恬不知耻,一定是她要逼着霍漱清这样的。或者,她没有逼霍漱清让她参政,是她自己不要脸的跑来这里,然后逼着霍漱清让她去看灾民。灾民有什么好看的?她苏凡能看出个什么?就苏凡那个脑子——虽然这么想,可是江采囡总觉得这一切事情都不简单。至少,她不能掉以轻心,因为霍漱清这里越是倾向于苏凡,她成功的机会就越是小——尽管她也没奢望过挑拨霍漱清和苏凡离婚,然后让霍漱清娶她。毕竟,江采囡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她自从决定把肚子里那个孩子在苏凡面前赖到霍漱清头上开始,她就已经彻底放弃了嫁给霍漱清这个可能了。即便是霍漱清和苏凡离婚,霍漱清也不会娶她,霍漱清想要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至少不能像她这样流产过的。符合霍漱清的这个要求的,其实有很多人,即便是在这个圈子里,也有很多,即使不选她江采囡。即便江采囡很清楚这样的现实,可是,她的心,还是会忍不住地痛。她,绝对不能看着这样的事发展下去。于是,江采囡便拍下了苏凡在现场的照片,通过手机传给了父亲。她要给霍漱清一个警告,更加要给苏凡一个警告。霍漱清让一个没有公职的人,而且还是他的妻子,出现在救灾现场,让他的妻子去探访灾民,这是违背原则的事,绝对不能允许他这么做。江采囡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有点过了,毕竟,她可以通过私下和霍漱清聊,提醒霍漱清,可是,她不想这样。如果她和霍漱清去谈了,可能会让霍漱清更加疏远她,因为不管事情的起因如何,就现在的情况看,霍漱清这件事是不可取的。可是,江采囡既不知道事情的起因,更加不知道苏凡通过这次的走访都了解到了什么。下午,霍漱清结束了这次的灾区之行,布置了救灾的大致方向,就带着随行人员返回了乌市。除了个别人员,许多人都是不知道苏凡的真实身份的。虽然有冯继海一直陪着她,可是,当地的干部群众都把她当做是另一个部门的官员。回到乌市,已经是下午五点了,苏凡直接回了家,而霍漱清依旧马不停蹄,直接返回省委,召开了省委的常委会,专门针对这次的雪灾暴露出来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这个会议,一直开到了晚上九点,苏凡也没有问,她在路上就听霍漱清说要去开常委会,可能时间要长一些,不能回家吃饭。苏凡就没有再等了,孙敏珺就约着她一起出去吃了晚饭,问及了去灾区的见闻。“我看见江采囡发的署名文章,她也去了吗?”孙敏珺问苏凡。“嗯,我碰见她了。”苏凡道。孙敏珺没说话。是啊,不用想也知道江采囡会去。那个女人,就跟个黏皮糖一样,走到哪儿都黏着霍书记。真是讨厌的没法说!难道江采囡不知道自己这样很讨人厌吗?如果一般人肯定会觉得不好意思,就会识趣地远离了。可江采囡是有目的的,接近霍漱清是有目的的,所以她一定不会远离霍漱清。“我在飞机上看到那篇报道了。”苏凡道。孙敏珺看着她,道:“感觉怎么样?”“文笔犀利,视角独特,永远都是这样,而且,”苏凡笑了下,“一如既往都能看出她的关注点在霍漱清身上,与其说她是在写评论不如说在宣传霍漱清。”孙敏珺刚要劝苏凡,苏凡就说:“我明白,你别担心,我知道她想干什么。”没想到苏凡这样的头脑明晰,这是孙敏珺很意外的。不过,总体来说,苏凡回到回疆后,自从那一天被江采囡给激怒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异常。他们都注意到了,这没有异常就是异常了。只是,苏以珩那边还没有任何的结果。一切,只能等待了。吃完晚饭,两人回到家,苏凡打开电脑开始阅读顾希这次时装周的一系列报道。开完会,霍漱清也回来了。苏凡是没有听见他回家的声音,孙敏珺一直在一楼,她给罗文因打电话报告了苏凡今天的事,没多久,就听见霍漱清来了,便挂了电话。“您回来了?”孙敏珺一如既往礼貌微笑道。“嗯,苏凡呢?”霍漱清问。“她在楼上,我们晚上出去外面吃了饭。”孙敏珺答道。李聪帮霍漱清脱去外衣,孙敏珺就从李聪手里接过霍漱清的外衣和围巾。霍漱清“哦”了一声,就上楼了。“霍书记一直开会,没吃晚饭,家里有饭吗?”李聪低声问孙敏珺。“啊,没有准备——”孙敏珺道,“那我赶紧让阿姨做。霍书记想吃点什么,我不知道——”“您去问一下吧!”李聪道。孙敏珺点头,便抱着霍漱清的衣服上楼了。霍漱清见卧室没有人,便去推开了书房的门。“你回来了?”苏凡一看门开了,便惊讶地问。“嗯,你在忙?”霍漱清道。“我看了会儿资料。”苏凡起身,走向他,看着他一身疲惫坐在沙发上。“你吃饭了吗?”苏凡问。“没有,一直在开会,没顾得上。”霍漱清道。“都这个点了——”苏凡道,“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霍漱清想了想,便说:“额,我想吃你做的馄饨,冰箱里还有冷冻的吗?”“正好还有一点,不多了——”苏凡道。“那就煮点馄饨好了。”霍漱清道。“我过两天再多包一点放在冰箱里——”苏凡道,“你要是不在外面吃,就打电话回来,我们在家里给你准备。你看你,这么晚了都不吃饭,胃病犯了怎么办?”霍漱清笑了,看着她,道:“放心,我的胃坚强的不得了。”“你别这么说,不能掉以轻心。”苏凡说着,轻轻给他揉着胃,望着他,“如果不能让你每天可以好好吃饭,我回来你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霍漱清抬手,轻轻托着她的脸颊,道:“你回来就是最大的意义,不是没意义的事——”就在这时,门上传来敲门声。“进来——”苏凡道。推门进来的是孙敏珺。“霍书记,李主任说您还没吃晚饭,不知道您想吃点什么,我让阿姨这就去给您做。”孙敏珺道。“冰箱里还有一点冷冻的馄饨,全煮了吧,要是有点少的话,就再随便炒个菜。”苏凡对孙敏珺道,说完,又望着霍漱清,“你还要不要别的?”“多做几个菜,简单快速的,李聪他们也都没吃饭。我和他们一起吃。”霍漱清道。“好的,我知道了。”孙敏珺微笑道,就关门出去了。孙敏珺一出去,苏凡就对霍漱清道:“你看看你,你这个领导不按时吃饭,李主任他们也都得跟着你挨饿。”“没办法,工作就是这样。”霍漱清道。苏凡不语。“哦,对了,你今天有什么收获?一直没和你聊这件事。”霍漱清道。“你要不先去泡个澡吧,我再和你说。泡个澡,然后吃饭,吃完饭就直接睡觉。”苏凡道。苏凡噘着嘴。“好了好了,走,我去泡澡——不过,”他笑着吻着她,道,“如果你能一起泡,就——”“想什么呢你?”苏凡没让他说完,就抗议道。霍漱清笑着,就起身了。苏凡跟着他一起走出了书房,关了灯。然而,从江采囡那里得到消息的江家,立刻就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叶首长。“首长,霍漱清这样无视组织纪律,不能轻易放过他!”江采囡父亲道。“就是啊,这算什么?把工作当儿戏?这和带着老婆上战场有什么区别?”又一个官员说道。叶首长微微眯着眼,道:“你们想怎么做?就凭这么一件小事,扳倒霍漱清?太幼稚了。”“这件事肯定不能扳倒他,可是,也不是说完全不能利用。既然霍漱清对我们的好意不理不睬,就给他一个下马威。敬酒不吃吃罚酒!”江采囡父亲道。“那就给纪委那边通报一下,看纪委怎么做。”叶首长道,“方慕白上次包庇了自己的女婿,我倒要看看他这次怎么包庇霍漱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