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55章 她是个罪人
    舍不得又怎样呢?她和霍漱清,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没有结果的——可是,这个结果,她想要的结果,到底是什么呢?江采囡自己也想不通。如果爱他,就应该一直爱他,好好爱他,哪怕是不能和他在一起,即便是只作为他信任的一个异性朋友存在,那也是幸福的,也好过现在这样。如果不爱他,那就不该把他放在心里,只要做一个真正的江家人,做他的敌人就好了,诋毁、陷害,各种手段,包括对他的妻子下毒,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好了,为什么还要总想着帮他?想着让他的仕途会更顺利?真是傻,她,真是愚蠢!寒风里,江采囡静静走向自己的住处。雪花,从天空飘洒下来,纷纷扬扬。大雪落在地上,这个世界就会变得干净无比,不管这个时间有多长,还是只是转瞬即逝。江采囡停下脚步,看着自己眼前,她苦笑了。原来不是去自己的家,而是,走到了,他家小区的门外。门口的岗亭,值班的战士依旧在雪中站立着,手握钢枪,真真的如同雕塑一般。而江采囡感觉,自己和那个战士一样,都只是这个雪夜的一个景致,而不是活着的人,不是真正活着的人。她该放弃吗?就凭着父亲的一个电话,还有那个接替她来接近霍漱清的女人?她该放弃吗?世界,安静极了,安静的甚至让她有种耳鸣的感觉。她想要冲进去,冲进他的家里,跟他说她有多么爱他,不管是帮他还是害他,都是因为爱他,那么深的爱他。可是,她能那么做吗?他会相信她吗?或许,在他的心里,她真的什么都不是吧!什么轻于鸿毛,她可能鸿毛都不算。那么,她算是什么呢?一个不自量力又野心勃勃的女人吗?她的全部野心,也就只有霍漱清而已,她想要的,也就只有霍漱清而已。可是,她,恰恰,失去了他。抬起头,江采囡望着天空那飘洒而下的雪花,闭上双眼。曾经,她是个棋子,而现在,是个弃子。她不想去找父亲理论,就算理论又有什么用?耳畔冷风呼啸而过。折身,她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她不想走近他的家,她不想看见那个胜利的苏凡。为什么啊?为什么霍漱清要一直守着那个疯女人啊?为什么啊?她明明什么都比苏凡好,为什么,为什么他从来都不会,没有爱过她啊?脚步,变得愈发的沉重,江采囡一步步走着。而前方,在落着雪的马路上,一辆车子,徐徐开了过来。风雪中,车子的前照灯,那么的明亮,明亮到她看不见车牌。是霍漱清的车吗?是他,吗?江采囡站在路边,看着车子从眼前开了过去,眼睛眨了下,雪花,落在了睫毛上。他走了,即便是他,也走了,他要去找他的妻子,怎么会看见她呢?他怎么会看见她为他做过的那么多呢?他看不见的啊!他,不会看见的啊!“霍书记——”车子里的秘书李聪小心地叫了声。“什么?”霍漱清闭着眼坐在后排座位,问道。“江站长,在外面——”李聪道。江——霍漱清愣住了,睁开眼。江采囡继续一步步走着,不知何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都到家门口了,不进去坐坐吗?”江采囡的神经一紧,这——霍漱清?她回头,看着他。眼帘之外,就只有他。雪花,依旧从天空飘洒下来。霍漱清知道江采囡可能经历的事,可是他没想到江采囡会在这里。“不了,会,打扰你——”江采囡强装笑颜,道。“有些事,我想和你谈谈,现在,可以吗?”他问。江采囡抬头望着他,这么多年,她的双眼一直都在注视着他,在她的眼里,他从来都没有变过,一如既往,那样的俊逸,那样的,让人着迷。“方便吗?迦因,会不高兴的。”江采囡笑着道。“没什么。”霍漱清道,“来,上车!”说完,霍漱清就朝着路边的车子走去。江采囡没有想到霍漱清会发现她,更加没想到他会叫她——心里,乱糟糟的,江采囡还是跟着霍漱清上了车。霍漱清和司机说了个地点,车子就调转了方向,远离了家属区。车子里,一片安静,没人说话。江采囡看着车窗外,那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救灾的情况,怎么样了?”江采囡没话找话,打破尴尬,又或者是让自己的内心,不要那么尴尬。“已经在协调进行了。”霍漱清道。他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波澜,这样的平静,却是让江采囡,紧张起来。因为心虚,才紧张的,不是吗?她心虚,她对不起他,也,对不起死去的,江启正,因为她而死去的江启正!接下来,江采囡没有再说话,自己和他的立场,一直都是这样对立的。而今晚,她也预感到他可能会和自己说什么,绝对不是什么柔情蜜意的告白。她,对不起他!车子,在风雪中缓慢前行着。霍漱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秘书赶紧一看,是苏凡打来的。“霍书记,是,夫人的电话。”李聪道。霍漱清便接了过来,江采囡看着他,他依旧面色如常。“嗯,怎么了?”他问苏凡。“哦,没事,打扰到你了吗?”她问。“没有。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吗?”他问。“睡不着,我就问你一下,额,你忙完了吗?”苏凡问,“下雪了。”他看着车窗外。“嗯,我看见了。你先睡吧,我还有点事,可能要晚点回来。”霍漱清道。“好的,我知道了,你就先忙吧!”苏凡道,“哦,你吃晚饭了没有?”“吃过了,没事,你别担心。”霍漱清道。他也清楚她知道他一忙起来就会忘记吃饭,她一直都很担心他这个问题的,虽然是在开会后扒拉了一点,可好歹也算是吃过了。“那你忙吧,我就挂了。”苏凡说完,就挂了电话。霍漱清听着手机里的鸣音,也就挂掉了手机。只是,此时的苏凡,根本不知道霍漱清是和谁在一起——风雪,交加!是啊,她对不起所有的人,唯独,她自己是个罪人!车子,开进了一条巷子,停在了一扇门前,李聪打了个电话,门就开了,车子直接开了进去。风雪中,一个中年男人站在车边等着,为霍漱清拉开车门,他便下了车,江采囡也下来了。“屋里暖和,您请——”男人道。“给我们倒两杯咖啡拿进来。”霍漱清道。“是。”男人应声。江采囡并没有多余注意这个男人,便在这个男人的引领下,跟着霍漱清走进了里院的小楼。“这是以前盛将军的别院吧?”江采囡看着周围,问道。“嗯。”霍漱清应了声。“我不知道这里还在,居然是咖啡店。”江采囡看了霍漱清一眼,道。不过,霍漱清大晚上带她出来喝咖啡,肯定是因为这个地方是他信得过的,是安全的。那么,这里就是霍漱清的,一个秘密吗?苏凡,知道吗?想到此,江采囡不禁看了一眼霍漱清身边的中年男人。“您先在这边聊,我去煮咖啡。”中年男人推开一扇门,对霍漱清说道。男人关上了门,霍漱清就脱掉了外套,挂在了衣帽架上,然后就拉开窗边的小圆桌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抽出一支烟递给江采囡。“要不要来一支?”霍漱清问道。看着他这样熟悉的样子,江采囡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这里,是霍漱清的地盘。江采囡接过烟,看着霍漱清也给自己抽了一支,拿着打火机给自己点着了,然后又把打火机递给江采囡。“你,也开始抽烟了?迦因不管你吗?”江采囡问道。“偶尔可以抽一根。”霍漱清说着,就坐在了沙发上,“请坐!”江采囡便坐在了他对面,身体往后一靠,吐出了一口烟的时候,突然感觉好像自己心头的那块巨石,减轻了很多的重量。她不禁笑了下。“有什么事要说?”霍漱清问道。江采囡望着他,摇摇头。“苏凡去灾区的照片,是你拍的,对吗?”霍漱清道。江采囡愣住了,难道说,父亲已经把那些照片用了?而且,霍漱清已经被质询了?怪不得,怪不得,父亲这么做,的确是最快把她踢出局的一个做法。只要霍漱清看到那些照片,就会知道那是她干的,霍漱清就会排斥她,她在霍漱清这里获得的全部信任——尽管这份信任早就不复存在了,剩下的只有利用——就彻底消失了。“是我干的。”江采囡说着,看着他。“我原本就打算让苏凡来回疆工作,这次去灾区,只是让她提前了解一下情况。既然你们这么着急抓我的错,那,”霍漱清顿了下,道,“她马上会来回疆工作。”江采囡呆住了,她不敢相信。“她,她的身体,不是,不是,怎么可以——”江采囡问。“她的身体没有问题——”霍漱清说着,抽了口烟,吐了出来,慢悠悠地说,“你这么清楚了解她的状况,我是不是该感到意外一下,采囡?”一个采囡,让江采囡的心头,一阵颤抖,她别过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