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56章 我认你是朋友
    “当初,你给我那份举报江启正的材料的时候,我,很震惊,也,很,感激。”霍漱清道。江采囡缓缓转过头,望着他。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似乎完全看不出他内心在想什么,看不出他的心情。是啊,她一直都看不懂他,她不明白他,却觉得好像自己很了解他。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霍漱清说了声“进来”,门就开了,那个中年男人进来了,穿着厨师的制服和围裙。男人什么都没说,就只是把咖啡放在了茶几上,就告辞离开,关上门。屋子里,又剩下了霍漱清和江采囡。“你当时的做法,真的是,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也知道你那么做,要背负怎样的内心谴责,举报自己的堂哥,和自己的家族作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特别是,我们这个圈子里。”霍漱清依旧说道。江采囡一言不发,慢慢抽着烟,仰着头,眼睛里,却是泪花闪闪。“所以,我很感激你。你是一个特别的人,你有自己的思想,你,独立,你不会被感情蒙蔽自己的双眼而做出违背道德和良知的事。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从我认识你开始。”霍漱清道。江采囡闭上眼睛。“所以,这些年,你奉命在我身边盯着我,向你的家族报告我的事,哪怕是做那么多小动作来破坏我和苏凡的关系,我也,没有责备你,毕竟,你为我所做的牺牲,是我欠你的情。我不会怪你重新选择你的家族,对于你来说,和自己的家族站在一起,那是,无可厚非的。”霍漱清说着,江采囡的泪水在她的眼里滚动着,却没有流出来。“我认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叫你采囡。”霍漱清道。江采囡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霍漱清便伸手,江采囡擦去她的眼泪,看着他。“手机,给我。”他说。江采囡愣住了,反问道:“干什么?”他没有回答,只是伸着手,江采囡颤抖着手,把手机掏了出来。把手机给他,也是,因为信任他吗?或者,是对自己身为弃子的认命?霍漱清接过手机,拿着自己的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Jake,你进来一下,拿上工具。”霍漱清道。说完,他挂了手机,江采囡愣住了,看着他。很快的,门就推开了,那个厨师进来了,江采囡愣愣地看着这个男人把自己的手机连接上了一个平板电脑,她起身,走到那个叫Jake的男人身边,看着他正在删除她手机上的一个程序?江采囡呆住了。“你,干什么?”她问。“放心,只是删掉一个不该存的东西。”霍漱清对江采囡道。江采囡看着霍漱清,又看着Jake的操作。可是,这是个什么程序?怎么她从没见过?删除了,Jake就把手机给了霍漱清,然后就离开了。霍漱清便把手机给了江采囡,道:“你看一下,其他的东西没有碰过。”江采囡并没有检查,刚才Jake操作的时候,她已经看过了,并没有任何程序和文件被删掉,除了那一个。顿时,她明白了霍漱清的做法,愣愣地盯着他,看着他端起咖啡喝了口。原来他老早就在防范她盯着她了,而她居然,什么都没发现。江采囡苦笑了下,看着霍漱清,道:“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处置?”霍漱清重复了下。“嗯,我做了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了。我背叛了你,我——”江采囡道。“你是江家的人,你以为我会期待你真的站在我这一边吗?”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是啊,你是不会那样想的,那样,太蠢了。”江采囡苦笑着抽了口烟。“我们都有自己的立场,既然我们的立场是对立的,我也理解你的做法,只是,”霍漱清说着,顿了下,江采囡看着他。“只是,什么?”江采囡问。“我理解你的立场,只是,我想,江采囡,毕竟不是一个俗人,你看待问题的方法和角度,是很多人都不会有的,江采囡,是个,很优秀的记者!”他说道。江采囡愣了下,心里暖暖的,他,还是说她优秀啊!“你这是在夸奖我吗?”江采囡笑着问。“实事求是。”霍漱清道。“能被你夸,真是——”江采囡笑了下,叹了口气,没有说下去。他不知道她给苏凡下药让苏凡神志迷失的事,他是不知道的,可是,江采囡不敢说,她还是害怕他知道。尽管他知道她做得很多事,可是,只有这一件,她,不敢!要是,要是他知道她那样害苏凡,她——“所以,这样的江采囡,难道要继续活在家族利益的纷争之中吗?”霍漱清神情严肃,道。江采囡,呆住了,盯着他。“眼下的局势,不用我说,你也很清楚。我们要推曾泉上去,你们当然是要推你们的人。曾泉,的确有他的缺点和短处,可是,他是一个会继承首长意志的人。首长对于我们国家发展的规划,是一个长期的目标,如果我们可以按照他的规划一步步走下去,我们是可以实现民族的复兴和国家的飞速发展的。这一点,我想,你看得出来,你也很关注,我从你的文章里看的很清楚,你在政治理念上,并非不支持首长,是不是?”霍漱清道。江采囡,说不出话来。“可是,如果这条路断了,不能让首长选中的人上去,不能让首长的理念传承下去,你觉得我们民族的复兴还要等多少年?现在是个关键的时间,这五年,乃至十年,十五年,对于我们国家来说都是至关重要、分秒必争、不能容许犯任何错误的。可是,如果我们继续这样在内部争斗中消耗精力,影响政令畅通,甚至造成国家战略方针的泄露,我们,所有的人,我们现在这些在位置上的、参与到这些争斗里面的每个人,我们都是民族的罪人。百年千年万年之后,我们的子孙后代会说,如果不是我们这些人自私自利,只顾着自己的利益,而不考虑国家和民族,让我们的国家失去了最好的腾飞的机会,那个时候,在史书里面,我们,就是罪人,永远都不能被饶恕的罪人!”霍漱清说着,摁灭了那支自己都没抽几口的香烟,端起咖啡慢慢喝着,“采囡,这些话,我就算不说,你也明白的,是不是?”江采囡,沉默了。是啊,霍漱清说的很正确,如果首长的规划断了,不能执行下去,那么,影响的是整个国家民族,是十几亿中国人的未来——霍漱清放下咖啡杯,看着江采囡,道:“所以,我们是不会放弃曾泉的,不会放弃我们的选择,如果,你要一意孤行,继续做你家族的棋子,我不会再劝你什么。只是,我想说一句,”说着,他顿了下。江采囡望着他。“一个人,不能只是想着自己得到什么好处,或者失去什么,多多想一想国家。面对着国家和人民,自己的得失,又算的了什么呢?”霍漱清道。“所以,你就甘愿让曾泉走在你前面,让他夺走原本属于你的未来吗?”江采囡看着他,问道。霍漱清笑了下,没说话。“如果是我,我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不会允许他们把我当做弃子——”江采囡道。“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做?”霍漱清接着江采囡的话,问道。江采囡愣住了,看着他。霍漱清却淡淡一笑,道:“来,喝杯咖啡,Jake的咖啡味道很不错,推荐你以后可以经常来这边喝喝咖啡写写文章什么的。”江采囡木然地端起咖啡杯,喝了口。是啊,她打算怎么做?这样不甘心被抛弃,可是,她能做什么?“采囡——”霍漱清叫了她一声。江采囡呆呆地看着他。“我不希望我们双方继续这样斗的你死我活,已经流了太多的血了,再这样斗下去,受伤害的,不止我们双方的每个家庭,还有,整个国家。”霍漱清道。江采囡沉默着,良久,她才说:“漱清,我,能做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到,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我只是一个——”窗外,风雪交加。苏凡在家里等着霍漱清,可是,她根本不知道今晚霍漱清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她以为他是在开会,毕竟他那么忙,开会也是很正常的。是的,苏凡不知道霍漱清在干什么,没有人知道霍漱清在和江采囡聊什么。直到霍漱清回家——“我给你放水,你去泡个澡再睡。”苏凡给他帮忙脱着衣服,道。他看起来是很疲惫,而且,思虑重重。苏凡不知道他在思考什么,却也不好问,便帮忙放水,让他去泡澡。霍漱清不知道自己今晚和江采囡谈的会有什么结果,到底能不能达成他的想法,一切不得而知。敌人是狡猾的,没有什么事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取得成功的。雪花,在夜空里胡乱飞舞着。回到家的江采囡,也是久久难眠,她坐在窗前,看着外面漆黑的夜,陷入了深思。漱清,对不起!躺在床上,霍漱清才把今天给苏凡办调职的事告诉了她。“怎么这么快?”苏凡愣住了,完全不明白。“既然要做,就早点开始,拖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霍漱清解释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