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58章 怎么变得这么糊涂?
    办公室里,一片安静。是啊,如果霍漱清的呼声越来越高,曾泉,怎么办?这是方希悠担心的,而方慕白——沉默良久后,方慕白放下茶杯,看着女儿,道:“如果漱清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到了泉儿前面,那我们应该支持他,而不是为了泉儿而打压他!”说完,方慕白站起身,朝着办公桌走去。方希悠愣住了,视线一直跟随着父亲。“爸——”她叫了声。方慕白坐在办公椅上,拿起老花镜,看着女儿,道:“漱清和泉儿,并不是竞争者,漱清工作干的好,他的力量越强大,对泉儿才是最大的支持。泉儿需要我们上一辈的支持和帮助,更加需要他的同僚的肯定和支持,眼下在这一代里,漱清是泉儿最大的支持者。如果你盼着泉儿可以成功上位,那就多帮助漱清一些,多帮帮迦因,漱清要是倒下了,你觉得还有多少人真心支持泉儿?”方希悠,沉默了。“坐上那个位置,虽然需要上下的支持和提携,可是自身的能力和胸襟更加重要。一个只知道依靠别人支持、打压身边同志的人,怎么能够担当国家大任?”方慕白说着,顿了下,“你与其想着怎么防范漱清后来居上,不如多点精力做好你自己的事,早点生个孩子,泉儿要是没有孩子,根本不可能让首长支持他走到最后,这一点,你很清楚。至于漱清,他不会和泉儿争——”“爸,您怎么这么——”方希悠打断父亲的话,道。“你不要觉得我是在偏袒漱清,我只是就事论事。泉儿要走到最后,需要你在他身边支持他,眼光放长远一些,胸襟开阔一些,要是连一个战壕里的战友都要算计,你觉得你是在帮他还是害他?”父亲道。方希悠,说不出话来。“泉儿如今走的这条路,是这个世上最难走的。他本来就承受着很多的非议和质疑,你要是这样反过来把问题归结到漱清的身上,你觉得这是在帮泉儿吗?你想让别人看到一个怎么样的未来的第一家庭?一个懦弱无能的首长,还有一个喜欢猜忌的第一夫人?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一个人的工作能力,可以在实践中锻炼出来,排位,可以被首长指定,可是威望,只有你自己去培养。你一直都是个通透的人,如今到了这重大的事情上,怎么就这么容易被别人给挑拨了?”父亲道。“爸——”方希悠道。“我也很希望泉儿走到最后,希望他成功,可是,希悠,我更希望我们可以为国家选出最优秀的领导者,让我们这个国家更加富裕强大的领导者。这是我们的职责,我的,也是你的,明白吗?”父亲道。方希悠,望着父亲。“希悠,如果,泉儿真的可以走到那一步,你想过没有你要面临什么样的环境?”父亲问道。“您的意思是——”方希悠问。“你的面对的人,并不都是泉儿的支持者,有一些人会质疑他,还有人会反对他,是他的敌人。可是,你要把所有人都团结在一起,即便是敌人,也要利用可以利用的方面。这一点,你是很清楚的。如果你的胸襟,只能容纳那些支持你的人的话,你没办法成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明白吗?”父亲道。方希悠,低下头。“一直以来,你都做得很好,特别是叶首长那件事。我相信你将来会做的更好,比过去更好。”父亲道。“对不起,爸爸,我,错了,我不该这样看待漱清,对不起!”方希悠含泪道。父亲起身,走到她身边坐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头发。方希悠望着父亲。“我知道泉儿这件事对你的影响有多大,面对这样的冲击,让你保持冷静,很不容易,毕竟,你的经验还很少,而且,你和泉儿之前走到那样的地步,突然之间让你们和好,并且一起承担这样的重任,对你来说很难,爸爸理解。所以,爸爸不会怪你。”父亲道。方希悠流泪点头。“只是,从今以后,你要记住,要团结漱清和迦因,绝对不能喝他们闹分裂,不能挤兑漱清打压漱清,不要嫉妒漱清。泉儿要胜出,最根本的是靠他自己的能力,并不是我们的帮助。你要帮助泉儿更好的走上这条路,和他一起并肩解决所有的困难。漱清,他是泉儿的帮手,是战友,而不是竞争对手,你要永远记清楚这一点,明白没有?”父亲道。“是,爸爸。”方希悠应声。“有件事,你能告诉爸爸真话吗?”父亲沉默片刻,问方希悠。“什么事?”方希悠问。“你和泉儿,你们的感情,现在——”父亲没有说下去,见女儿低下头,道,“经历过那样的事,再好的感情都会有裂痕。爸爸虽然希望泉儿可以实现大家的期待,可是,我不想因此牺牲自己的女儿,我希望你是真心接受了他,他也是真心接受了你,而不是为了前途——”“爸,您觉得我和他,还有可能真正在一起吗?”方希悠打断父亲的话,道。父亲沉默了。方希悠低下头,苦笑了,道:“爸,我爱他,我,一直都爱他,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做,才会走进他的心里,我——”父亲揽住她的肩膀,方希悠望着父亲,父亲便说:“想好自己要走的路,你还来得及。”方希悠不语。就在这时,方慕白接到了覃春明的电话。方希悠赶紧起身,从父亲的办公桌上拿来父亲的手机。“是覃叔叔!”方希悠道,“那我先回去了,爸!”父亲点点头,方希悠便穿上外套,背上包包,离开了父亲的办公室。“春明,什么事?”方慕白接通了电话,问道。电话里,覃春明便和方慕白聊着,只是,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昨晚和儿子谈了什么,除了,霍漱清!而霍漱清,在接到覃春明的电话后,一言不发。他知道小飞的处境,知道小飞的想法,也正是因为这样知道,他才——那个被他从小当做亲弟弟一样的小飞,不知不觉这么多年已经长大,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而一个真正的男人,并不是说年龄到了就可以了,而是要经过许多的磨砺。这个时代,男人和女人都不易,没有谁是活的轻松的,而男人,注定要去承担更多的责任,也就需要更多的磨砺。如今的小飞——霍漱清坐在办公椅上,闭上了双眼。昨天下午,覃春明乘车到达了疗养院,一家四口团聚。这是覃逸飞出事后,覃家第一次的团聚,而这个团聚,滋味难说。徐梦华对于儿子的这次飞来横祸,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耿耿于怀,她也很清楚这是叶家的阴谋,是叶家下的杀手,可是,比起叶家,她更恨苏凡。如果不是苏凡,如果不是因为苏凡,她的小飞会发生这样的事吗?会让叶家抓住这样的机会吗?绝对不可能的。就是苏凡害了她的儿子,就是苏凡!覃春明也和妻子解释了好多次,劝了很多次,可妻子——当然,今晚的覃家团圆饭,还有叶敏慧的参加。也许是徐梦华刻意这样安排的吧,让叶敏慧出现在覃家的这么一个特殊的团圆场合,这就是代表了她的态度。覃逸秋对母亲的做法也是很无奈,她没有办法去劝了。至于叶敏慧呢,她表现的很积极很温婉,原本她在榕城的时候就时常去覃家,徐梦华几乎就把她当做了亲女儿一般对待,完全不是未来儿媳妇的待遇。而现在,叶敏慧延续了自己以前的表现,更加的对覃逸飞关心和照顾,徐梦华看在眼里,不知道有多么喜欢。是啊,要是小飞和敏慧就这样重新在一起了,该有多好啊!儿子的身体也在逐步康复,要是结婚的事再定下来,一切就都回到原来的轨迹了。即便这中间发生了意外,有了一些波折,可好歹也是回到原位了。徐梦华的心思,一家人谁都很清楚。饭桌上,为了顾及覃逸飞的心情,徐梦华并没有提任何和婚事相关的话题。一家人和叶敏慧一起开开心心吃了一顿团圆饭,只有覃逸飞心情——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配合着一家人的心情,直到晚饭结束。覃春明看出儿子的心情不好,便对儿子说:“陪我出去玩一下?”“玩?玩什么?”覃逸飞不懂,家里人也不懂。“你们年轻人是不是经常玩什么那种小型的踢足球的那个——”覃春明比划着,秘书忙在一旁说出了名字。“就那个,就那个。我想试试我的反应力,你陪我玩玩。”覃春明对儿子道。“我这边好像没有——”覃逸飞道。“我跟服务人员说一下,让他们送过来。”覃逸秋对父亲道。于是,覃逸秋便打了电话,一家人聊天的时候,服务人员就抬着游戏设备来了。覃春明便让放到了书房里,起身推着儿子的轮椅走了过去。“小秋,给我们倒两杯茶过来。”覃春明边走边说。“我去吧,覃叔叔。”叶敏慧主动道。“那就麻烦你了,敏慧。”覃春明道。覃逸飞感觉到父亲是有话和他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听父亲要说什么吧!客厅里,叶敏慧赶紧准备茶具泡茶,覃春明的秘书帮着她,很快就端了两杯茶去了书房。“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和小飞单独待一下。”覃春明道。叶敏慧和覃春明的秘书便出去了,留下了父子两个。“爸,您,要和我说什么?”覃逸飞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