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65章 我会处理干净
    “不要了,我准备带嘉漱一起过去,等我婆婆出院了再走。”苏凡道。“哦,这样啊!”曾泉道,他想了下,本来想问苏凡去回疆工作的事,却还是没有说出来,电话上毕竟也不太好说,还是当面再聊吧!“你有什么事吗?”苏凡问道。“没有,就是问问你怎么样。”话毕,曾泉觉得她说这话不对,便说,“哎,我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你听你什么话?”苏凡微微一愣,却笑了,道:“好好好,是我的错,欢迎市长大人随时指导。”曾泉“切”了一声,道:“我没那么傻。”“你怎么会傻呢?你要是傻,我们这种人怎么活?”苏凡立刻给曾泉戴起高帽来了。曾泉怎么会听不出她话里有话,道:“得得得,我不跟你斗嘴了,你现在啊,这张嘴真是不得了,是不是和霍漱清在一起嘴皮子练利索了?”“错,不是和他练的,只是因为我有一个思维奇特的哥哥,都是这位哥哥不辞辛劳,总是陪着我磨嘴皮子,练出来了。”苏凡道。曾泉笑了,苏凡也笑了。“好了好了,不说了,那我明天就过来看望霍伯母,回头你跟我一起去沪城?”曾泉道,“哦,带上我外甥,我可是想死大外甥了。”“会不会给你添麻烦啊?”苏凡道。“能有什么麻烦?那是我外甥啊!”曾泉道,“我还真想把他接过来自己养算了,要不然我们曾家的优良传统失传了可怎么办?”“优良传统?什么优良传统?”苏凡不解,道。“就是我啊!我就是曾家优良传统的集大成者,我得收徒,我得——”曾泉道。“你够了,打住。”苏凡没让他说下去,道,“你是不是忘了你小时候被爸爸打得屁股都肿了的事?难道你希望你外甥也被打成那样?”“哎呀,你看你说的,这么,没涵养。”曾泉道。苏凡笑了。“好了,我不打扰你了,你今天也奔波累了,明天我们见面了再聊。”曾泉道。“嗯,你早点睡吧!明天见。”苏凡道。“好,哦,你想要吃什么,我明天带给你?”曾泉猛地问。“吃的?”苏凡一愣,道,“难道你觉得我是个吃货?”“你不是吃货,谁还是?在我面前还客气什么?”曾泉道。苏凡笑了,道:“额,葱油饼给我带两个吧!”“你要我大清早去排长队给你买?”曾泉问。“这种小事哪用得着市长大人亲自出马?”苏凡笑道。曾泉笑了,道:“放心,我会带更好吃的东西给你。”“没事儿,不用带什么的,你早点休息吧!”苏凡道。曾泉“嗯”了一声,就听见她挂了电话。霍漱清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住院,而霍漱清工作又忙,根本无暇照顾。虽说常年是霍漱清姐姐在帮忙,可是,按照苏凡的个性,肯定也是不愿意麻烦霍漱清姐姐太久的。只是,过去苏凡没有正式工作倒也罢了,身体康复以后,老人孩子都还能照顾过来,现在霍漱清把她的工作关系转到回疆去,让她真的开始工作的话,苏凡的压力会很大。不过,这些,等明天见面了再说吧!曾泉这么想着,放下手机,准备去洗澡睡觉了。苏凡结束了和曾泉的通话,再度折回了儿子的房间。小家伙,睡的很香甜,苏凡坐在床边,不禁幻想起了一家四口不久之后在回疆的生活,那,一定很美好吧!太久没有和儿子在一起了,苏凡便和保姆商量了一下,抱着熟睡的孩子去了自己的卧室一起睡,而孩子,一夜也安好。与此同时,在曾泉这边——他刚洗澡出来,就接到了苏以珩的电话。苏以珩给他打电话,是永远都不会看时间的,只要有紧急事务,就会立刻拨打过去。“怎么了,以珩?”曾泉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道。“你和希悠,最近聊过什么没有?”苏以珩问。“聊什么?出什么事了吗?”曾泉没明白,问。不过,苏以珩这么说,自从方希悠离开沪城回京后,他和妻子倒真是没有聊过多少。这阵子他很忙,方希悠也是积压了一堆的工作,哪有多少时间说话?闲下来的时候也就只有要闭眼睛睡觉的时候了,可是两个人的休息时间又不一样,方希悠为了身体和美容的缘故,早睡一些,而他晚一点。结果,就算是到了睡觉的时候,也没办法打电话。苏以珩微微愣了下,道:“我的人听到一些流言。”“什么流言?”曾泉问。苏以珩手下上报的流言,从来都不是,流言。这一点,曾泉很清楚。“叶黎和,希悠!”苏以珩道。曾泉,愣住了。这两个人怎么现在还能扯在一起?“那些不都是叶黎的一厢情愿吗?现在就算是有什么流言,也是叶黎自己不甘心才传播出来的。”曾泉道。是的,他是不会相信方希悠会看上叶黎什么的。苏以珩听到曾泉这样说,心里也是有些许的安慰,毕竟,他并不希望方希悠被曾泉怀疑,不希望他们夫妻好不容易恢复的感情被人给毁了。“嗯,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干净。”苏以珩道。曾泉思考片刻,便问:“以珩,事情,严重吗?”“我会处理,你别担心。只是希悠那边,你有空的话,多和她聊聊。让她名誉受损的传言,会伤她自尊的。”苏以珩道。“嗯,我知道了,我会和她聊的。”曾泉道。“那就好。”苏以珩说道。他没有告诉曾泉,那些流言有多么的伤人,甚至也不能告诉曾泉,现在曾泉和方希悠这对未来的第一夫妇,面临着怎样的形象危机。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叶黎。希悠想要成为第一夫人,想要扶持曾泉上位,那么,他的职责就是尽可能帮助希悠实现梦想。而现在,叶黎,就是个麻烦。只是这个麻烦,要解决起来,没那么容易,想要解决干净,更加的,困难!此时的苏以珩,似乎已经预见了自己可能会遭遇什么,只是,他不想让曾泉知道。“阿泉——”寂静中,苏以珩叫了曾泉一声。“怎么了,以珩?”曾泉问。“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希悠,这是我希望你唯一做的一件事。”苏以珩看着车外那点点灯光,还有来来去去的出入夜世界的男男女女,幽幽地说。曾泉没有明白苏以珩的意思。让他相信希悠?为什么会不相信她?他还是了解方希悠的,她是个高傲的人,她不会——“以珩,你什么意思?”曾泉问。“没事,阿泉,希悠她需要的是你的支持,不管到什么时候,你们的路,只有你们两个人自己互相搀扶走下去,别人,没有办法替代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苏以珩说着,车窗上传来了一阵轻轻的敲击声,他按下窗户,外面的人对他点点头,苏以珩便对电话里的曾泉说,“就这样,阿泉,我还有事要处理,先挂了。”等曾泉再喊苏以珩的名字,就只有急促的鸣音回答他了。出了,什么事吗?曾泉在这里陷入了深深的疑惑,而苏以珩,已经下了车。人群里,苏以珩带着两名手下,一直朝前走着。这是三里屯,京城喧闹的夜里最躁动的一处,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一个醉酒的男人,正在一个女人的搀扶下走向路边的车子,边走边笑着调戏女人。当男人的手刚碰到车门,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只手,模糊的视线,抬了起来。“你他妈谁?敢挡爷的道儿——”男人醉着骂道,而身边的女人,也被苏以珩的手下一把扯开了。“叶导,上车吧,苏某有事请教——”苏以珩道。叶黎听到这个声音,涣散的视线,瞬间就凝聚了起来。他还来不及叫出苏以珩的名字,来不及喊人帮忙,就被苏以珩塞进了随后紧跟而来的那辆车。女人呆住了,愣在原地看着这一幕,苏以珩回头扫了她一眼,就钻进了车里。车子,快速离开,女人呆住了,站在原地。“叶导去哪里了?”叶黎的助理从酒吧里跑出来,问女人道。“苏,苏——”女人吓呆了,那个男人,谁不认识?说什么京城四少,在他面前提鞋都不配。“什么苏?”叶黎的助理问。“苏以珩,苏以珩把叶导带走了。”女人道。苏——助理这下才知道大事不好了,早知道这样,他就该让叶导的保镖寸步不离跟着啊!哪怕是叶导不高兴,也得跟着啊!这下完了,苏以珩把叶导带走了——意识到叶黎可能会面临的麻烦,助理赶紧打电话给了叶黎的母亲。不管苏以珩会怎么对叶黎,还是要尽快把叶黎从苏以珩手中解救回来,一分钟不能耽搁。苏以珩的手段,那,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而这时,苏以珩的车子,穿越了京城的车流,直奔自己的某个秘密住所。看着一旁被打晕过去的叶黎,苏以珩给霍漱清打了个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