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66章 我不会阻止你
    下周曾泉要带着沪城政商界的人士来到回疆调研交流,为深化两省的合作寻找更多更广泛的机会。身为回疆的最高领导人,霍漱清必须要把所有需要和对方交谈的内容,以及目前两省合作所取得的一些成绩和问题,都要非常清楚。这几天他一直都在和相关的负责人谈话,了解详情,也深入一线去调研,亲自了解。书房里的灯,亮着。李聪在一旁给霍漱清准备各种材料,孙敏珺也没有休息,在厨房里给霍漱清炖了一盅参茶,刚端着到了书房门口敲门,就听见霍漱清的手机响了。孙敏珺推门进去,把参茶放在霍漱清的桌头。霍漱清一看是苏以珩的电话,愣了下,直接问“以珩,什么事?”“霍书记,说话方便吗?”苏以珩问。“可以。”霍漱清示意李聪和孙敏珺先出去,那两人就走出了书房。“你说吧,以珩。”霍漱清道。“明天早上顾希会到您那里——”苏以珩道。“顾希?她不是在法国——”霍漱清道。“嗯,我已经派人把她接回来了,暂时不回京,请您帮忙照顾她几天。”苏以珩道。霍漱清愣住了,苏以珩怎么——顾希是曾泉的表妹,也就是苏凡的姐妹,霍漱清自然也应该照顾的。何况霍漱清和苏以珩的关系也是不寻常——只是,顾希好端端的,怎么会需要人照顾?而且,为什么这么突然就让顾希过来?即便只是这么简单的几句话,霍漱清已经嗅到了苏以珩话语背后不同寻常的信息——肯定出大事了,而苏以珩这样做,几乎就是在托付,后事?后事?怎么会?“以珩,怎么了?你说——”霍漱清道。苏以珩心里一沉,顿了下,道:“我们和叶家的事,该有个说法了。”霍漱清没明白具体是什么,可是,这个说法——叶家和他们,有苏凡的枪击案在先,后来就是小飞的车祸,只是,这些事都是早就清楚的,苏以珩就算是要动手,也不用到现在,为什么——难道是有新的——“以珩,出了什么事,你好好跟我说,我们商量一下。”霍漱清道。“霍书记,这次,我要为了逸飞和,希悠——”苏以珩道。“希悠?”霍漱清不解,问。“叶黎在沪城,对希悠做下了不能饶恕的罪,我不会再继续忍气吞声下去了。现在叶黎就在我手上——”苏以珩道。霍漱清大概已经猜到了什么,方希悠和叶黎的绯闻传了那么多日子,苏以珩都没有采取过任何行动,而现在方希悠和叶黎彻底断绝了来往,苏以珩却说叶黎不可饶恕,那只能说事情更加严重,严重到影响到了方希悠的声誉和形象,这是苏以珩绝对不会再容忍的。按正常来说,妻子出了事,名誉受损什么的,那是身为丈夫的人应该做的,而现在是苏以珩——苏以珩是曾泉的白手套,从很早就开始是这样的,霍漱清很清楚。只是,这次的事,是曾泉让苏以珩去做的,还是苏以珩自己,这并不是霍漱清能知道的事。不管是哪种,都是可能的。曾泉现在的身份,不能出面去制裁叶黎,要做,只能是其他的方式迂回,而不是这样直接抓了叶黎,那么,要为方希悠报仇,要维护方希悠的名誉,一招制敌,就只有苏以珩出手。即便不是曾泉让苏以珩去,按照苏以珩对方希悠的感情,苏以珩也绝对会在不通知曾泉的前提下,不让曾泉知道的情况下,独自行动并承担后果。可是,为什么这个时候苏以珩要给他打电话来说?可能他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这个电话,不仅是让他照顾保护顾希的目的,还有其他的深意。顾希能从法国回到乌市,那也就有能力回京或者去沪城,这根本没什么难度,而苏以珩让顾希来他这里——“以珩,你打算怎么做?”霍漱清没有阻止苏以珩,却问道。“用我的方式,不过,您放心,我不会要了他的命。”苏以珩道。“叶首长那边,你打算给个交待吗?”霍漱清问。“我想那边已经快要知道了。”苏以珩道。“嗯,我知道了。你需要我过来一下吗?”霍漱清问。苏以珩不语。“叶家和我们的事,是要有个说法了。”霍漱清道,“你注意分寸,我明天早上开完会就直接去京里,至于顾希,你不用担心,我会安排可靠的人保护她。我会尽快赶过来。”“谢谢您,霍书记。”苏以珩道,想起孙敏珺让他调查的苏凡的药物的那件事,苏以珩对霍漱清道,“霍书记,还有件事,是关于迦因的,我想,是不是明天当面跟您说。”“她的什么事?”霍漱清不解。于是,苏以珩便把孙敏珺托人给他带来的苏凡的药物的事并调查的事,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惊呆了。“她的药,有问题吗?”霍漱清问。“是的,我这边已经做出了检测见过,迦因日常服用的两种药物,会在体内代谢出一种神经毒素——”苏以珩道。神经毒素?霍漱清沉默了,听着苏以珩的报告。“那种毒素只是一种代谢产物,量很小,在血液里几乎很难被检测到,而且多数会被身体直接排出去,并不容易被吸收。可是,所有的毒素,只要微量被吸收就会对身体产生影响。而迦因的药里的那种,我们没有查到任何独立报告,实验室也在同步进行毒理实验,目前还没有结果。”苏以珩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霍漱清问。“就是前几天,孙敏珺说她怀疑迦因的药被动手脚了,所以就让我——”苏以珩道。“还是江家做的吗?”霍漱清问。“根据对江采囡手机的窃听来看,江家是在对迦因进行着什么计划,可是,具体的,还不清楚——”苏以珩顿了下,道,“我已经派人调查了所有可能接触到那个药的人,目前没有发现任何刻意调换药物的线索。”“我们还没查到这个副作用是医生没有注意到就给迦因开了药,还是——”苏以珩说着,并没有直接说出“医生刻意下毒”这一句。可是,即便如此,霍漱清也已经很清楚怎么回事了。苏凡一直在被药物控制,在被药物毒害,而他居然,居然对她那么不能体谅、不能包容、不能体贴、不能疼爱,反而是不停地责备她,心里对她不停地失望,甚至,怀疑她!他怎么,怎么可以这样?他,他究竟对苏凡做了什么?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在她的身体遭受伤害的时候,他非但没有疼她爱她,反而伤害着她!霍漱清痛苦地闭上双眼,嘴唇,颤抖着。“霍书记,那我先挂了,您放心,我有分寸。”苏以珩道。“我知道了,关于苏凡的药的事,请你加快进度调查。叶黎的事,你只要把握分寸就好,其他的,交给我处理。”霍漱清道。“嗯,我明白。”苏以珩道。“不要牵扯到曾泉!”霍漱清最后补充了一句。苏以珩,愣住了,听着霍漱清挂了电话。霍漱清,什么意思?他要去承担后果,而不是曾泉?他,要保护曾泉?苏以珩想不通,霍漱清为什么要这样?明明现在曾泉挤占了霍漱清的很多资源,为什么霍漱清还要主动去承担叶家的怒火?良久,苏以珩陷入了沉默。这么些日子,苏以珩听到了不少关于霍漱清和曾泉关系的议论,很多人都不看好他们两个人的相处。虽然两人是妹夫和大舅哥的关系,打断骨头连着筋,不管怎么分分合合,都是一家人。可是,霍漱清的能力和声望远在曾泉之上,却被曾泉占去属于他的资源,这种事,搁在谁的身上都不会舒服。霍漱清即便是一个优秀的执政者,可他也是个凡人,而且也是个非常有野心的人,他怎么会对曾泉的事完全不介意呢?就连希悠也都会怀疑霍漱清,何况其他人?可是,霍漱清居然明天就会来京里,而且不让他告诉曾泉。而他给霍漱清打电话,只是想要托付霍漱清保护顾希,毕竟,一旦叶家震怒,苏以珩的家人也会面临安全问题。不过,母亲和孩子们都在叶承秉家里,他不用担心,麻烦的就是顾希,她一个人在外面——现在和霍漱清说了,那就不用再担心了。这么计划着的苏以珩,怎么能想到霍漱清会来帮他和曾泉面对叶首长的震怒呢?结果,肯定不会好。可是,叶家集团和他们,早就结下了梁子,大家斗来斗去这么多年,早就不是什么可以坐下来好好说话的了,要不然希悠怎么会走上利用叶黎的道路?现在再加上逸飞的车祸,险些让逸飞丧命的这件事,还有叶黎对希悠的诋毁——如果不用极端的方法,是不可能对叶家起到震慑作用的。苏以珩很清楚这一点。霍漱清和曾元进、覃春明,以及叶承秉他们在正面狙击叶家的势力,一点点削弱叶家的影响。可是,政治,从来都不是温情脉脉的。苏以珩也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大家,尽管他的方法没那么,光明正大。可是,逸飞的车祸,苏凡的枪击,对方不是也频频在亮刀吗?他又何必做谦谦君子?尽管他不是第一次对叶家亮刀!车子,在京城的夜色里行驶着,而霍漱清这边——苏以珩跟他说的事,他很意外。尽管苏以珩没有明说,但是能让苏以珩决定对叶黎动手,也足以说明了苏以珩忍耐到了极限。逸飞出事后,苏以珩就曾表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想法,可是被大家给制止了。现在——不用阻止了,适当的时候,就该动手。而且,还有苏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