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69章 她早就出轨了
    可是,方希悠拉住了他的胳膊,苏以珩盯着她。她摇头,看着他。“希悠——”苏以珩叫了她一声。“我,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我怕他,他会,会不高兴,他——”方希悠眼里的泪没有干,望着他。苏以珩,良久不动。她不想让曾泉知道,所以她宁可这样——“他是你的丈夫,希悠!”苏以珩道。方希悠依旧望着他。苏以珩怎么会不明白方希悠的想法呢?她想在曾泉面前保持美好的形象,纯洁的形象,哪怕,哪怕他的心里没有那么完全在意她,她也还是想在他面前保持完美,她不想让他觉得她不好。而且,叶黎这件事,真的是对她的名誉伤害特别她!“希悠,这件事,关系到你的名誉,还有阿泉的名誉。你们是夫妻,你们是一体的!”苏以珩道。“是啊,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方希悠道。“希悠,你遇上这样的麻烦,阿泉,他应该是站在你身边保护你支持你的,你对他隐瞒了这件事,你觉得他会高兴吗?”苏以珩道。方希悠,不语。“我理解你,希悠。可是,如果是我,如果顾希遇到这样的事,而她跟隐瞒了,她怕我担心而隐瞒了,一旦我知道了,我会很痛心,而不是生气,我会痛心。我想,阿泉也一定会是这样的。”苏以珩认真地说。“为什么?”方希悠不解,问道。“我就会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在她需要我的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我会无法原谅自己。因为那种事那种情况,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最恐惧和无助的时候,我不能在她需要我的时候不在。”苏以珩道。方希悠低下头。“希悠,我不想你受伤害,阿泉,也是一样的——”苏以珩道。方希悠却摇头,道:“以珩,我们,和你们不一样,你和顾希是彼此相爱,我们——”“你难道还觉得他心里爱着迦因?”苏以珩问。方希悠,沉默了,没有回答。“希悠,你不能再这样想了,你要一直这样下去,当初就和他离婚好了。既然和好了,既然决定了一起走下去,就必须互相信任,你们两个人彼此都不相信对方,还怎么面临和解决未来的困难?”苏以珩道。方希悠,不语。“未来你们面临的困难更多,你难道就想这样继续猜忌下去,而不是互相坦诚,携手度过?”苏以珩道。“你觉得我很小心眼,是不是?”方希悠问道。苏以珩看着方希悠,道:“你想要怎么看待迦因,这是你的自由。我还是那句话,既然你选择了和阿泉继续在一起生活,那就应该选择相信他。阿泉,他其实对你也是有感情的——”“有吗?”方希悠苦笑了下,道,“他要是对我有感情,就不会让我和叶黎有接触的机会,可他,什么都没说过,他,根本无所谓,他不闻不问,他——”“这件事,我想你应该和他谈。”苏以珩打断她的话,道。方希悠,沉默了。“希悠,如果你想见叶首长解决这次的事,那就和阿泉一起去,我会陪着你,陪着你们。”苏以珩认真地说。方希悠,低头。是啊,这件事,她和叶黎有关的事,必须要解决掉了。虽然她和叶家二姐联系了,想要通过叶家二姐的关系来剔除叶黎,可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快刀斩乱麻!“漱清也要过去吗?”方希悠问。“嗯,他说他过去——”苏以珩道。“我给他打电话说,让他别去了,我们过去,他那么远的。”方希悠说着,就掏出了手机,给霍漱清拨了过去。霍漱清今晚是不会再入睡了。沈家楠被叶首长的人带走,苏以珩那边的压力会更大。而他必须加快行动,牵制叶首长,否则——就在霍漱清连夜给自己的心腹和同僚打电话,布局这次的行动。这个夜晚,他是无眠,更多人都没办法入眠了。这时,霍漱清的秘书李聪突然接到了方希悠的电话,赶紧走进了霍漱清的书房,低声道:“霍书记,方小姐的电话。”霍漱清便和通话的人安排完毕,挂了电话,从李聪手里接过手机。“希悠,怎么了?”霍漱清问。方希悠便把自己的决定和霍漱清说了一遍,并说:“你那么远的就别过来了,我和阿泉以珩过去。”“这样啊!我已经在安排了,天亮的时候我会把情况告诉你,该给你们的东西,我也会尽快传给你们。”霍漱清道。“好的,谢谢你,漱清。”方希悠道。“没事,那你们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就及时告诉我。”霍漱清道。“嗯,我知道了。那就先这样,我和以珩去机场了。”方希悠道。和霍漱清说了“再见”,方希悠就挂了电话,车子,正朝着机场方向而去。“你现在还觉得霍漱清是阿泉的对手吗?”苏以珩的声音,传进了方希悠的耳朵。方希悠没说话。“我跟他说的时候,他说让我不要告诉阿泉,尽量不要把阿泉牵扯进去。”苏以珩道。方希悠看着他。很快的,苏以珩和方希悠就乘坐苏以珩的专机到了沪城,下了飞机就直奔曾泉在沪城的家。这个夜,曾泉也是睡的不踏实。苏以珩和方希悠来的时候,他也是刚刚才得知沈家楠被带走的消息。沈家楠,他是知道的,榕城有名的大族,即便是在沪城这种富豪云集的地方,沈家也是极为显赫的。而且,沈家也是有上面的背景的,和第二代领导人过从甚密,他曾经就在内部记录第二代领导人工作的备忘录里就看到过沈家的一些情况,沈家是知名的爱国商人。而现在沈家的当家沈家楠,对于外界来说是个迷。他到沪城上任后,和沪城商界人士座谈时也见过沈家楠,是沪城工商联的副主席。可是,这些年沈家在上面也没有再担任什么职务。这个沈家楠,做事做人极为低调,极少接受外界的采访,也极少出席什么社交活动,这才商人当中算是极为罕见的。据说他工作之外的时间都在家里读书,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曾泉只是见了一面,就觉得沈家楠是个不错的人,而曾泉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只是,这样一个低调的沈家楠,怎么会被叶首长给带走呢?而苏以珩和方希悠,就这样回到了家里。“你们怎么来了?”曾泉穿着睡衣,听到秘书报告就赶紧下楼了,看着苏以珩和方希悠问。“出了点事,阿泉!”苏以珩道,说着,他看向方希悠。曾泉也看着方希悠。“阿泉,我们,上楼说。”方希悠道。曾泉就看了眼苏以珩,和方希悠一起上楼了。“以珩,你,不上来吗?”曾泉见苏以珩坐在客厅,问道。“你们两个聊吧,我,看看。”苏以珩道。曾泉便没说话,跟着方希悠上去了。“我去洗个脸。”方希悠道。“嗯。”曾泉看着她脱去外套,问,“要不要我给你拿什么?”此时,曾泉大致猜到了苏以珩和方希悠来的目的,肯定是个叶黎有关的。而方希悠,现在是要和他解释叶黎的事吗?“不用了,我很快就好。”方希悠这么说,可是她心里,毕竟是不安的。这件事,全是因她而起,是她的疏忽导致了今天的局面。如果不能处理好,那么,会给苏以珩带来大麻烦,还有,沈家楠!沈家楠——方希悠的手里捧着水,想起了这个名字,想起他的脸,想起他说话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他救了她,却被——不行,叶首长肯定知道沈家楠那晚揍过叶黎,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方希悠赶紧洗了脸,擦了润肤品,对着镜子梳了下头发,深深呼出一口气。为了,以珩,为了,沈家楠!她走出了洗手间,看曾泉穿着睡衣站在门口。“你喝点什么?”他问。“不用了。”她说。“我拿了瓶红酒,给你倒了一杯。”曾泉说着,从卧室休憩区的茶几上拿过来一个酒杯,递给方希悠。方希悠还是接过酒杯,喝了口。“说吧。”曾泉道。卧室里,暖气的温度非常舒服,可是,方希悠觉得有些热,全身都在出汗。“阿泉——”她叫了他一声。抬头,却发现他在看着自己,她赶紧低下头,又喝了口酒。“以珩把叶黎给抓了,为什么你们两个又来这里了?”曾泉问道。方希悠的眼睫毛都在颤抖着,她很心虚,她,不敢面对他的视线。直到此时,方希悠才意识到一件事,原来,原来自己已经出轨了,自己居然和叶黎那样的一个货色出轨了,居然——“对不起,阿泉!”她说。曾泉没说话,看着她。她抬头,道:“叶黎的事,是我的错,我——”“不用说了,这件事早就过去了,我们,都不要——”曾泉打断她的话,道。“上次,我来沪城的时候,有一天——”方希悠却说。曾泉,愣住了,半晌不语。看着妻子不停地喝着酒,双肩颤抖着,曾泉,打断了她的话。“好了,别说了,好吗?”他轻轻拥住她。方希悠眼里,突然涌出热液,抬头望着他。“阿泉,我,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别说了,别说了。”曾泉拥着她,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