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70章 霍漱清真是够狠
    方希悠眼里,突然涌出热液,抬头望着他。“阿泉,我,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别说了,别说了。”曾泉拥着她,道。“对不起,阿泉,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她的身体都在他的怀里颤抖着。“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为什么那个晚上你不告诉我?为什么你——”他质问道。“我,我怕,我怕你——”她哭泣道。那个叶黎,那个混蛋,那个,王八蛋!曾泉猛然间明白了苏以珩的行为,一定是苏以珩知道了那件事,所以才把叶黎给——“希悠——”他叫了她一声。“什么?”她泪眼蒙蒙看着他。看着在自己面前如此无助、泪眼婆娑的方希悠,曾泉的心,突然被扎了一下。“我去叫以珩,我和他商量怎么解决这件事,你,不用管了,好好休息。明白吗?”他说。“阿泉——”方希悠拉着他的胳膊。“没事,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我和以珩去解决,天亮了你坐飞机回京里去,什么事,都不要管!”曾泉道。“可是,阿泉——”她叫道。“沈家楠,我会把他救出来。至于叶黎——我想,以珩已经给了他教训了吧!”曾泉道。方希悠低头。“你,不怪我吗?你,不觉得我是个,是个,肮脏的——”方希悠道。“这件事,谁都不要再提了。”曾泉打断她的话,道。方希悠抬头望着他,透过她的泪眼,望着他。“到此为止,你好好去上班,什么都不要管。”曾泉神色凝重,道。“阿泉——”方希悠道。“我去找以珩!”说完,他松开她,走出了卧室。方希悠愣愣地站在原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阿泉,你,讨厌我了,是吗?可是,这个夜晚,已经接近了黎明,曾泉却没有再回来,方希悠独自一人坐在床上,思绪复杂。这一夜,方希悠几乎没有怎么睡,她一直没办法闭上眼睛,她担心曾泉和苏以珩。她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样了,不知道他们和叶首长谈了什么,只是在他们离开后没多久,苏以珩就给她发了条信息,说霍漱清会协助他们两个,让她别担心。她知道苏以珩是在安慰她,可是,这样的安慰,只会让她更加自责。事实上,苏以珩并没有告诉她,在他和曾泉赶去南京的路上,微博上已经出现了一条消息,并且在十分钟后背送上了热搜。半夜里,居然会被一条非明星的私生活霸占了热搜榜。除了微博,百度搜索排名也在半小时后同样将这条消息送上了热搜前十名。夜猫子网民当然是有的,可是,“低调神秘、丧偶多年的沈氏集团执行总裁沈家楠先生,某夜带着一名神秘女子离开慈善会场,据知情人透露,该女子离开时衣衫不整,沈家楠先生随即陪同该女子前往胞姐名下的时尚店,进入VIP室,许久未曾离开”这条微博,立刻就有无数的跟帖。跟帖毫无疑问都是指向沈家楠这位钻石单身汉的惊天秘闻,“吃瓜群众”立刻对这位女子的身份产生了疑问,纷纷询问这位被沈家楠青睐的女子是何人。问题抛出来了,自然有人就必须去解答这个问题。要不然怎么把方希悠拉下水?可是,毕竟那个人是方希悠,并不能直接说出她的名字和身份,要不然让沪城市长的脸面往哪里放?即便是没有明说方希悠的名字,可是,紧接着的爆料说“据悉,该名神秘女子乃是京中名媛,身份显赫,曾在英国读书,并与英国王室渊源颇深,如今身居要职”。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对于真正的吃瓜群众来说是完全猜不到也无从搜索这位名媛姓氏名谁的。可是,对于那些认识知道方希悠的人来说,这一句话已经足够确定她的身份了。再加上这条消息自从在微博上发布以来,和方希悠相熟的圈子里的人们就陆续私传看到了。什么?方希悠居然和,和沈家楠,出轨了?天还没有完全亮,整个京城的上层交际圈就被这条消息轰动了,方希悠和沈家楠,瞬间变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目标。然而,在霍漱清的叮嘱下,苏以珩的团队在关注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就出动去删除屏蔽消息,可是,显然对方是有备而来的,全网几乎所有的大型网站和社交媒体,以及自媒体,都被这条消息给刷屏了。苏以珩接到报告后,立刻命令微博方面主动屏蔽消息,并在全网将“沈家楠”这个名字列为了非法输入的字眼。信息战,就这样在黑夜里爆发了。战斗,在分秒之间进行着,双方信息工作人员和公关的激烈交锋,让这个黑夜变得丝毫不平静。只是,在苏以珩和曾泉见到叶首长之后的半小时,也就是这条消息上了热搜之后的五十分钟后,关于这条消息的一切,每一个字,都从网络上消失了,干干净净,一个字都没有。甚至有网民发帖想要求证消息真假以及事件真相的时候,发现所有的帖子都被屏蔽了。“这样,你们满意了吧?”叶首长如此对曾泉和苏以珩道。虽然网络上再也寻找不到这条消息了,可是正在梦里的姬云期接到了朋友的电话,一看见手机上传送的消息,就彻底惊呆了。她立刻打电话给方希悠,可是,方希悠的手机无法接通,正在占线。这时是曾泉的表姐叶璇给方希悠打电话的,方希悠,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真的会变成这样。当时她和苏以珩在车上的时候,霍漱清就和苏以珩说过这件事,让苏以珩尽早准备应对。而她,并没有想到叶首长真的会那么做。可是,她早就该想到的,不是吗?听着叶璇的声音,方希悠却完全听不清叶璇在说什么,她只是在责备自己,怎么可以这么缺乏政治预判?她怎么可以搞不清叶首长采取的手段?她怎么可以——叶璇告诉她,网上的消息全都瞬间消失了,一个都没有了。她就明白了,这是苏以珩的人干的,霍漱清说的是对的,霍漱清早就预判了一切,他很了解叶首长的手段,他很清楚叶首长会做什么。所以,他就一步步这么安排着,让苏以珩,还有其他的同僚展开了对叶首长的反击。就在方希悠和叶璇通话的时候,她的父亲,方慕白同志也接到了自己上司的电话,连夜赶回京里。因为,纪委专门监督金融机构的监察2室接到了一份紧急报告,关于本年度中旬一些大机构涉嫌和境外金融机构操纵股市,造成股价暴跌的一些证据。这些证据,是霍漱清指派专人直接送达纪委的,因为他不想牵扯方慕白,便在证据到达纪委后,就给方慕白打了电话,刚好在方慕白接到上司电话之前。而这个时候,曾泉和苏以珩正在同叶首长谈,关于方希悠和叶黎的事,关于覃逸飞的车祸,还有关于被带走的沈家楠。叶首长的亲密之人也很快就接到了电话,得知自己侄子和一个亲生儿子的公司被牵扯进那些证据里,叶首长大惊。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些证据一旦被纪委获取,他的侄子和儿子就麻烦了呢?保住他们的生命是没有问题的,可是,这两个人绝对会被限制自由,可能会有很长的时间生活在铁窗后面。霍漱清,这个,霍漱清!叶首长很清楚,霍漱清此举,是等同于往他的心上扎刀子。难道是要替那个险些丧命的覃逸飞报仇吗?让他也体会一下失去儿子的痛苦吗?“阿泉——”叶首长挂了电话,走进了会客室,对曾泉道。而这时,曾泉和苏以珩也得知了这件事。他们,都很意外,真的意外,他们没想到霍漱清居然用了这一招,的确这一招,真狠!事实上,叶首长也很是奇怪,为什么这次的事件霍漱清没有参与,而是一直出现的苏以珩?他以为霍漱清也是在观望,看着曾泉失利而让自己上位,看来事实并不是这样。霍漱清完全是在帮着曾泉!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叶首长很生气,江家和他拍胸脯保证说,一定会把霍漱清从曾家离间出来,结果呢?好不容易抓到曾泉的事,结果,霍漱清跳出来帮忙了。这下倒好,不说“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么难听的话,可事实就是这样了。想害曾泉,结果把自己的儿子给毁了。“现在怎么办?”秘书请示叶首长道。“想办法救阿恒!”叶首长道。“那,阿黎——”秘书问。“不用管他,自己惹的祸,自己担!”叶首长愤愤离开。于是,等到天亮曾泉和苏以珩回到沪城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停止了下来。除了叶首长的二儿子叶恒以及侄子被纪委羁押之外,其他的一切,似乎没有任何的痕迹,好像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是,好像,也只是好像而已。方希悠的那些绯闻,关于她和沈家楠的,还是传遍了整个圈子,直到她去了办公室上班,还接到几个私密电话询问。沈家楠,自然是被叶首长派人亲自送回家了,他到家的时候,叶慕辰在他的家门口等着他归来。“现在是不是要去补觉?”叶慕辰拍了下沈家楠的肩,问道。“只不过一晚上而已,还熬得住。”沈家楠微微笑了下,道,“我要去见一下曾市长,你有空吗?一起去?”“见曾市长?”叶慕辰愣了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