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73章 你还真是自恋
    周末的住院部里,病人没有平时那么多,电梯也显得空荡一些。苏凡看着曾泉道:“要不你等会儿回家休息一下?”曾泉看着她,道:“不是说今晚回沪城的吗?”“没事啊,你就算是在这边住一晚,也没关系吧?”苏凡道。曾泉也知道苏凡是不想他太累,可是,在这边——“没关系,挺好的。”曾泉说着,不禁笑了,道,“要是连这点都熬不过去要休息,还怎么做事?我都习惯了。”苏凡也笑了下,没说什么。兄妹两个和邵瑞雪一起走出电梯,走向了薛丽萍的病房。毕竟薛丽萍是霍漱清的母亲、苏凡的婆婆,曾泉此来也是代表曾家来的,也是为了苏凡。这一点,霍佳敏很清楚,邵瑞雪也很了解。事实上,曾泉也并没有必要一定要过来探望,毕竟他也工作很忙,而且不是在本地——距离近是一码事,也不是说必须要来,毕竟薛丽萍此次住院也只是调养一下而已。“麻烦你了,阿泉。”霍佳敏对曾泉道。“别客气,家里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大姐您就跟我说,不用客气。漱清和迦因离得远,照顾不到伯母和家里,沪城离榕城就这么点距离,有事随时找我就可以了。”曾泉道。邵瑞雪站在一旁,看着曾泉,心里真是为苏凡感到高兴。以前苏凡那个弟弟,苏子杰,除了给苏凡找麻烦就是惹事,要么就是来要钱什么的,哪有为苏凡着想过?虽然后来他变了,可是以前也是挺头疼的一个人。苏家养大了苏凡,可是曾泉才是真的关心苏凡的。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苏凡,真是越来越好了啊!有了关心疼爱她的家人,还有那么爱她的霍叔叔,还有两个孩子,婆婆和大姑姐也都对她好,这就是一个女人所要的圆满了吧!从医院离开,苏凡便带着曾泉一起去了霍家,霍佳敏和他们一同离开,而邵瑞雪则乘车返回了自己的家和苏凡告别了。到家的时候,嘉漱还在午睡,曾泉便说等等,让孩子睡饱了再走。苏凡看着曾泉有点疲惫,便说:“你去楼上休息一会儿吧!”曾泉打了个呵欠,也没有拒绝,霍佳敏便让苏凡把曾泉安置在三楼的客房里,那里基本没有人住。苏凡便带着曾泉上楼了。“是不是现在比以前忙多了?”苏凡问。曾泉点头。苏凡看着他,笑了。“你笑什么?”他看了她一眼,不解地问。苏凡摇头,道:“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了?”他问。苏凡想了想,道:“成熟了。”“不是吧?”曾泉赶紧摸了下下巴,惊叫道,“你居然说我老了?我没老啊?”“哪有说你老?成熟就是老吗?”苏凡对他简直无语了,道。“那当然,成熟说的就是你老公霍漱清那样的男人,老,男人!我这么年轻帅气的,我才不要说什么成熟——”曾泉道。结果苏凡出手就是一拳,直接打在曾泉的胳膊上,明明是很轻嘛,曾泉却很夸张地叫了声“你太狠了吧?怎么这么暴力啊?”“让你乱说话!”苏凡道。“乱说话?我没有啊!我说的都是真话。难道你家霍漱清不老?”曾泉道。“你再说一遍试试?”苏凡威胁道。曾泉耸耸眉,道:“还不让说了?你这也太护短了吧?”“你还说?”苏凡道。曾泉只好求饶了,道:“得得得,你啊,真是,一句话都不让人说,简直就是个法西斯!”“我哪有?只是让你别乱说。霍漱清才不老。”苏凡道。曾泉看着她,苏凡被他看的脸红了,他就笑了。“你笑什么?”苏凡道。“我笑你是个花痴!”曾泉说着,就继续上楼了。“花痴就花痴,也比你好,你简直就是个自恋狂!”苏凡道。“那也是我有本钱可以自恋啊!这么玉树临风,这么——”曾泉道。苏凡立刻做出要呕吐的样子,曾泉“哈哈”笑了起来。整个家里,似乎都能听到他的笑声。霍佳敏站在楼梯口看着曾家兄妹的背影,也不禁笑了。曾泉并没有把昨晚的事告诉苏凡,可是,他刚躺在床上,就接到了方希悠的电话。“那我先出去了,你休息吧!”苏凡道。“嗯,我稍微睡一会儿就好。”曾泉说着,就接了妻子的电话,苏凡拉上门离开了。事实上,从昨晚离开后,曾泉就没有再和方希悠通过电话,只是苏以珩把结果告诉了她,而她,也没有更他打过电话,直到现在。上午的时候,父亲和岳父也都打电话过来和他聊了,这次的事很突然,很麻烦,两位父亲都说“如果不是漱清,还真是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他也很清楚,如果不是霍漱清,这件事不会这么快就结束,这么快就消失。而霍漱清这样不动声色就把叶首长给打到一口气都发不出来,真是很可怕。霍漱清能这么快就出手,又快又狠又准,肯定是他老早就在布置着的,这步棋,他迟早都会出,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场意外,可能霍漱清要留着这一招到关键时刻使用。而现在——父亲说,霍漱清在书记处的时候培养了一批的人,而那些人,是完全衷心于他的人。从这次的事情看,那些人的力量还是不容小觑的。曾泉并非不清楚霍漱清隐藏的实力,可是,父亲也说,霍漱清有这样的力量,也是很正常的。毕竟霍漱清也不可能完全依靠曾家和覃春明扶他上位的,他自己肯定都是有所准备。不过,霍漱清在这样的关头为了保护曾家而暴露出自己的实力,也是,逼不得已。“漱清,是真心帮着你的。”父亲这么和他说。是啊,漱清是真心帮他的,他一直都知道。手机响了,他接通了电话,方希悠的声音传了出来。“阿泉——”她叫了他一声。“嗯,怎么了?”他问。她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沉默了。“额,那件事已经结束了,你不用担心了。”曾泉道。“阿泉,对不起!”方希悠道。“都过去了,不要再提了。”曾泉道。方希悠沉默不语。“我在榕城,漱清家里。”曾泉道。“你怎么去了那里?”方希悠问。“他母亲住院了,迦因过来照顾老太太,我就过来看一下情况。”曾泉道,“等会儿迦因和嘉漱跟我一起去沪城,让他们在家里住两天。”方希悠“噢”了一声,道:“伯母怎么样?不要紧吧?”“还好,不严重,还是她的老毛病。”曾泉道。“那就好,要不然漱清在那边也不会安心。”方希悠道。曾泉躺在床上,“嗯”了一声。“阿泉,我还没给漱清打电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方希悠道。“我,也没有。”曾泉叹道。“我觉得很对不起他,这些日子我那么猜忌他,可他还是——”方希悠的心里真是很难受。“没事,我早就说过了,他是我们的朋友。”曾泉道。“我,是我太小心眼了。”方希悠道。曾泉没有想到方希悠会这么说,想起昨晚方希悠在他面前哭泣流泪的样子,他也觉得,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过去就别说了,你只要记着霍漱清是不会和我们争什么的,你只要记着这一点就够了。其他的,没有关系,不要自责了。”曾泉道。“嗯,我知道了,阿泉。”方希悠道。“你今天休息吗?”曾泉问。“没有,还在办公室呢!等会儿我就出去办点事。”方希悠道,“以珩那边会不会有事?”“应该不会了,他已经把叶黎送到叶家了。现在有个叶恒在,叶首长也不敢把以珩怎么样。毕竟叶恒是他的嫡出儿子,叶黎的地位和份量,也不可能和叶恒相比。”曾泉道。“是啊,叶首长现在就只想把叶恒救出来。”方希悠道。曾泉没说话。“阿泉,我觉得叶首长肯定不会这样安安静静救叶恒。”方希悠思考道。“嗯,他肯定不会的。”曾泉说。“那,你——”方希悠问。“你别担心,爸爸他们会处理。”曾泉道。“嗯,我知道了。”方希悠应声。听着曾泉打了个呵欠,方希悠便说:“那我不打扰你了,你休息吧!”“没事。”曾泉道,说着,他想起早上见到的那个男人,便说,“今天早上我见了沈家楠。”方希悠的神经,猛地一紧。“哦,他,怎么了?”方希悠问。“他过来和我谈一个项目,我觉得他的想法很好。”曾泉道。方希悠“哦”了一声。曾泉没有再说什么,便说:“那先睡会儿,嘉漱还没醒来,等他醒来我们就回沪城。”“好,那你休息吧!”方希悠道。“嗯,那我挂了。”说完,曾泉就挂了电话。方希悠听着手机听筒里的鸣音,放下了手机。沈家楠——她没有给霍漱清打过电话,没有给曾泉打电话,也,同样没有给沈家楠打过。或许,她是应该跟他打电话说个抱歉。想了想,方希悠拿起桌上的电话,给秘书打了过去。“给我查一下沪城沈家的沈家楠先生的号码。”方希悠道。过了两分钟,秘书就把电话打来了,方希悠拿出手机,给沈家楠拨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