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77章 他也会自责的
    “你在忙吗?”苏凡问霍漱清。“没有,刚到家。”霍漱清道。事实上,霍漱清刚刚和顾希谈完,顾希回房间休息了,他也回去了自己的书房。可是,霍漱清不想让苏凡知道顾希在家里,顾希突然被苏以珩送到家里来,苏凡肯定会猜测原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昨晚的事就这样过去吧!说是就这样过去,可实际上根本没有那么快就过去的。顾希还得在他家里待两天,然后苏以珩就直接过来接她回京。“我和嘉漱去沪城,现在还在路上。”苏凡道。“曾泉在吗?”霍漱清问。“嗯,他就在我旁边,正抱着嘉漱呢!孩子睡着了。”苏凡道。霍漱清的眼前,好像看见了儿子那软绵绵的睡相,那嫩嫩的肉肉的小手,真是让他心疼的不行啊!“你有话要和他说吗?”苏凡问。“额,把电话给他吧!”霍漱清道。当着苏凡的面,两个男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昨晚的事。霍漱清只是说苏凡和孩子过去给曾泉添麻烦了,曾泉却说“只有一天而已,而且,我也很想和嘉漱在一起待一会儿”。两个男人闲聊了两句,就结束了通话。“那等你到了沪城再说吧,先挂了。”霍漱清道。“我知道了。”苏凡也是想和他说一下她决定和逸飞见面的事,还是和他说一下比较好。霍漱清便挂了电话,曾泉看着苏凡。“好像快到了。”曾泉道。“我看见路标了。”苏凡微笑道,“第一次去你家啊!”“是我不对了,应该早点请你来的。”曾泉道。“那当然,你应该早点的。”苏凡笑着说。曾泉看着她,也笑了。孩子,在曾泉的臂弯里安静入眠。苏凡看着窗外的夜色,道:“我第一次去沪城的时候,感觉这个城市真的好大啊!”“现在还是很大啊!更大了。”曾泉道。“那当然了。”苏凡道,“那时候真的好像,有种在迎接自己新生命的感觉。”“你,还是喜欢设计,是不是?”曾泉问道。他知道苏凡第一次去沪城,就是和覃逸飞一起去领奖的那次。“嗯,我,喜欢。”苏凡道,“只不过,我更想和霍漱清在一起。”曾泉笑了,苏凡看着他,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他摇头,道:“只要这是你自己想要的就好了,没什么可笑的,反而,额,应该说霍漱清很值得别的男人嫉妒。”苏凡笑了下,没说话。“每个人只要找到自己的路,一直努力走下去就好了。就这样,走下去。”曾泉幽幽地说。“你也是一样。”苏凡望着他,道。曾泉看着她。“希望你可以实现你的梦想,到时候,我就可以跟别人吹牛说,我哥哥有多么多么优秀了。我可以跟螃蟹一样横着走,也没人敢说我了。”苏凡笑着说道。“真是不可想象,那你得多肥啊!”曾泉道。“为什么要肥啊?”苏凡不解,问。“你要是不足够肥,怎么横着走?”曾泉道,“你还是算了吧,那么肥的,很吓人。”苏凡这才明白自己掉到他的坑里了,准确地说,是自己挖的坑。“你再说——”苏凡道。曾泉笑着,苏凡看着他,也不再生气了。车子,在车流中驶向了曾泉的家。霍漱清走进了卧室,打开手机看着新闻,手机就响了。工作,总是很多。而其他的事,更多。苏凡和曾泉带着嘉漱到了曾泉的家里,孩子就醒来了,曾泉让勤务人员给苏凡和嘉漱收拾好了房间,两人就带着嘉漱在客厅里玩。“没事,你去休息吧,我陪着他就好了。”苏凡道。曾泉想了想,道:“要不,我们一起去看浦江夜色?你看过没?”“啊,那个,倒是没有。可是现在这么晚——”苏凡道。“没关系,我打电话安排一下。你给孩子穿暖和点。”曾泉说着,就起身走到一旁给秘书打了电话。苏凡看着他的背影,不禁微微笑了。对啊,霍漱清——苏凡赶紧掏出电话,给霍漱清打了过去。他很快就接了。“到了?”他问。“嗯,刚到,嘉漱醒了,你要不要和他视频一下?我们等会儿去看看浦江夜色。”苏凡道。“这么晚了?”霍漱清道。“额,没关系,给孩子穿暖和一点就可以了。”苏凡道。“好吧,那你们自己注意。我要看看我儿子,不知道小家伙什么样子了。”霍漱清道。苏凡便笑着给他打开了视频,霍漱清看见儿子坐在地上的一堆玩具中间,小手抓着玩具玩着。这是曾泉为了让嘉漱来家里可以玩的开心特意让工作人员去买来的,今天早上才送到家里来,而阳台上这个角落里的游戏区,也是早上快速安装起来的,都是为了嘉漱。霍漱清看着嘉漱在那里认真地玩,不管他怎么叫,都不回答自己,不禁无奈地叹气笑了。“这个小家伙,好像一玩起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苏凡道。“没事,小孩子的天性就那样。说明我们嘉漱是个专注力很强的孩子!”霍漱清道。曾泉安排好了游船的事,就挂了电话,结果看见苏凡和霍漱清在视频,就没有过去,远远看着。真是幸福的一家人啊!霍漱清见儿子一直在玩,也不理自己,便对苏凡说:“你先挂了吧,等你们回来了我再好好陪儿子玩。”苏凡也觉得这样很浪费他的时间,便答应了,对霍漱清道:“我还有事要和你说。”说完,她就关掉了视频。“我陪着嘉漱,你去打电话吧!”曾泉道。苏凡便起身离开了,走出了小楼。曾泉看了眼她的背影,低头和小外甥一起玩。“怎么了?”霍漱清问。“我,还是再见逸飞一次吧!”苏凡道。霍漱清愣住了,道:“你,想好了吗?”“嗯,我,还是见一次吧!”苏凡道,“你,能和我一起吗?”“我最近很忙,可能没机会过去。”霍漱清道。“那——”苏凡道。“你决定好了吗?”霍漱清问。“嗯。”“好,那,你自己和他约吧!我就不过去了。”霍漱清这么说着,可心里,也没办法彻底安心下来。苏凡,沉默了。“丫头——”他叫了她一声。“嗯。”她应声。“见过他以后,这个问题,是不是不会再成为我们的问题了?”霍漱清问。“霍漱清——”“我在听。”他说。“你会相信我吗?”她问。“我相信你,只是,我,并不是那么相信自己。”他说,说着,他叹了口气,可是,没有让她开口,他就说,“既然你决定了就好。我,没有别的可说了。”苏凡,一言不发。这么些年,这件事对他的伤害,也是,到时候了结了。“霍漱清——”她叫了声。“什么?”他问。“对不起!”她说。“不用再说了。你,不用说道歉。这件事,我们都让它过去吧,一切,都过去吧!”他说。苏凡,没有说话。“你去玩吧,我要准备睡觉了。”霍漱清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为什么?明明是他想让她去见小飞的,怎么她决定要去见了,他又——霍漱清长长地叹了口气,是他不该这样,他不该啊!不管这件事谁对谁错,都应该翻篇了。苏凡静静地站在院子里,望着漆黑的夜空。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是曾泉——“怎么了?”他问。“没什么。”苏凡道。曾泉走了过来。“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亏欠逸飞很多,因为那些年他帮了我太多太多,可是,实际上,我亏欠霍漱清的,更多。”苏凡说道。曾泉轻轻拍了下她的肩,站在她身边。苏凡看着他。他穿着一件烟灰色的羊毛衫,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成熟的感觉,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也难怪,毕竟他现在是沪城的市长了,身份也变了。“夫妻之间,谁欠谁,这种事本来就没办法说清的,不是吗?”曾泉道。“那些年我的确过的不易,可是,他比我,更不易。逸飞帮助我,可是,没有人,帮助霍漱清,他一个人——”苏凡说着。“别再自责了,过去的事,谁都没有办法改变了,不是吗?”曾泉打断她的话,苏凡望着他。“只要从现在开始,好好的过好现在和将来,不就可以弥补了吗?”曾泉道。苏凡没说话。“其实呢,我今天心情很不好,应该说从昨晚开始心情就不好了。”曾泉走到一旁,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轻轻摇晃着。这是方希悠来的时候安置的秋千,因为她喜欢。“发生了一些事,让我的心情,说不清楚,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看待这些事,不知道——不过,现实就是这样,根本不会给你时间去让你调整自己的心情,只有让你去接受,让你去善后。经过这半天,跟你和嘉漱在一起的这半天,我也想明白了,过去发生的事,不能只怪一个人,两个人都有错,俗话不是常说什么,一个巴掌拍不响吗?我也不该一味地怪她,而忘记了她也需要我去保护——”曾泉道。苏凡听明白了,看样子是曾泉和方希悠的事,她没有打断他。“她是我的妻子,在她最需要帮助保护的时候,不是我在她身边,而是另外一个男人。我应该去承担的责任,却是另一个男人在替我承担。”曾泉说的,既有沈家楠,又有苏以珩。是啊,方希悠的事,应该是他来承担,可是结果——“所以,我想,霍漱清也为那三年的事很自责,他也想弥补那三年对你的缺失,他也想,如果那个时候是他在你身边该多好,而不是逸飞。他,也会在自责。”曾泉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