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79章 你根本不知道
    夫人微微点头,道:“他之前不知道你和叶黎那件事,是不是?”方希悠点头。“他是你的丈夫,妻子遇上那样的危险,身为丈夫一定是想要第一时间去保护妻子的,就算他没有出现,他也想,做一些事来保护你。可是,你没有告诉他,事后什么都没说,是不是?结果以珩出现了,以珩替你去教训叶黎,你想想看,如果你是泉儿,你的心里会怎么想?”夫人道。“可是,”方希悠道,顿了下,她才说,“他不会愿意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他不会保护我什么——”“你就这么笃定?”夫人问。方希悠不语。夫人叹了口气,道:“你的心结,一直都没有解开,是不是?”方希悠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他的心里,根本,没有我。”“你真的这么认为?”夫人问。方希悠一言不发。或许,她不该和夫人这么说,和夫人说她和曾泉感情不好,那不就等于跟组织交待了吗?那不就影响到曾泉——方希悠,猛地后悔了。夫人,首先是她的上司,是她的领导,其次,才是伯母。而她,居然忘记了。可是,夫人显然没有这么想。“希悠,既然这样,明天开始你就休假去沪城吧!”夫人道。“夫人?”方希悠不解。“你和泉儿,好好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真正了解彼此的心境再说。”夫人说道。方希悠望着夫人。“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家庭,没有稳定的感情支持,就不会有事业的发展。也许很多人都觉得感情和事业是两码事,为了事业可以牺牲感情,为了感情也可以牺牲事业,可是,我认为这二者是同样重要、相辅相成的。如果一个人不能经营好自己的感情和家庭,又如何经营事业?你和泉儿都是很优秀的人,可是,你们的感情生活太糟糕,如果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你应该知道的,希悠,泉儿的未来,绝对会受到影响。我不想看着这一幕发生,首长也是一样的想法。所以,在你们两个人真正处理好感情问题之前,你就不要回来上班了。”夫人的言辞,罕见地如此激烈,方希悠,呆住了。车子里,长久的一片沉默。“希悠——”夫人开口道。“是。”“你难道不知道,泉儿要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吗?你将来要面临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你们没有机会放任自己的感情和行为,这是世上最难的路,你们两个必须携手共进,任何一个人落下都是不行的。我看你现在根本没有做好准备迎接未来的挑战,你根本不知道别人做出这样的决定都付出了什么,牺牲了什么。”夫人道。方希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不知道别人都牺牲了什么?方希悠递交了假条,交接了工作,回到了家里。母亲正好从大姑家里过来,见她的车子开进来了,便在院子里等着她下车。“这么早就回来了?”母亲问。“嗯,夫人让我休息几天。”方希悠道。看着女儿精神状态不太好,母亲便问:“出了什么事吗?”方希悠摇头,道:“没什么,夫人让我去沪城和阿泉在一起待几天。”母亲“哦”了一声,便说:“你机票定好了吗?赶紧走吧!”“可是他明天要去乌市出差啊!我现在——”方希悠道。“那你也一起过去!”母亲道。方希悠盯着母亲,道:“他是公事过去,我去干什么?他带着的都是公务人员,我跟着他去,像什么话?”“他去乌市,肯定也是要住在迦因家里的,你是迦因的嫂子,过去看看他们一家,住在他们家里,难道不行?”母亲看着方希悠,道。“迦因去了榕城了,这两天就在沪城,阿泉领着她逛着呢!”方希悠道。“她去榕城了?是不是家里出了事?”母亲道。“是漱清妈妈住院了,迦因就过去了。”方希悠道。“那你去榕城看看老太太吧!毕竟都是一家人,老太太也年纪大了。”母亲道。方希悠点点头。“夫人怎么突然让你休息?”母亲看着方希悠,慢慢往屋里走,道,“是不是叶黎那件事?”“嗯。”方希悠点头,道。“以珩怎么样?”母亲问。“他今天下午去乌市接顾希了,顾希在漱清家里住。”方希悠道。母亲“哦”了一声。方希悠听了母亲的话,让秘书给自己定了高铁的票,直接坐火车过去。只是,苏凡在那边——夜色里,方希悠坐在前往沪城的火车上。茫茫的夜色,方希悠望着车窗外。这个时候,曾泉和苏凡在做什么呢?她——不能这么想了,不能这么想了,这次的事,发生的太突然,而且,她之前对曾泉隐瞒了,结果导致了今天的局面。那晚曾泉说不要再提过去的事了,可是,他的心里,真的,放下了吗?夫人的话,在她的脑子里不停地萦绕着。是啊,她必须想办法改变目前的状况,否则,一切努力都是空谈。绝对不能让事情在她这里出现问题。当方希悠乘车到达曾泉的家里的时候,曾泉正带着嘉漱在客厅里玩,苏凡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人好像在逗苏凡一样,哈哈大笑着。看起来很像是一家人啊!方希悠站在门口,久久不动。她是应该走进去,还是应该离开?站在门口,太久了,久到她不禁因为寒冷打了个喷嚏,久到她被家里的勤务人员发现了。“夫人?”方希悠忙挤出一丝笑,勤务人员赶紧拉过她的行李箱,给方希悠开了门。整理好心情,方希悠走进了客厅。“嫂子?”苏凡回头,看见方希悠走了进来,到。曾泉愣住了,回头看着方希悠,道:“你怎么突然就来了?”苏凡忙走向方希悠,微笑道:“你吃饭了吗?要不要给你做点吃的?”“不用了,我在火车上吃了。”方希悠道。客厅里,嘉漱在咿咿呀呀说着话。方希悠对苏凡笑了下,道:“谢谢你带着嘉漱过来,阿泉一个人住在这里太孤单了。”苏凡摇头,抱歉道:“我们两个一来,有点吵到哥哥了。”“没事,人多热闹一点。”方希悠微笑道。曾泉抱着嘉漱过来,对方希悠道:“累了吗?”“没有,挺好的。”说着,方希悠就伸手向嘉漱,笑着道,“嘉漱,来,舅妈抱抱!”嘉漱看看曾泉,又看看苏凡,想了想,好像在想眼前这个人是谁,想清楚了,才把自己的小胖手伸向了方希悠,方希悠便接过了嘉漱,面带笑容。“哇,你这小家伙,这么重了啊!都快抱不动你了啊!”方希悠笑着说着,抱着嘉漱坐在了沙发上,嘉漱站在她的腿上。“嫂子,我抱他吧,别累着你了。”苏凡走过去,道。“没事,好久没见嘉漱了。”方希悠说着,笑着逗着嘉漱。苏凡一直觉得念卿和嘉漱不是很像她,两个孩子一点都不会排斥别人的亲近,虽然嘉漱刚开始会有点抗拒,不过很快就熟络了。至于念卿,从小到现在就不知道“认生”是什么意思,是一个和胡同里遛狗的大爷都能打招呼聊天的小孩。一定是随了霍漱清的个性了吧,而不是她。曾泉看着方希悠抱着嘉漱,没说话。直到他感觉方希悠可能累了,才过去抱过嘉漱,道:“你是不是该去睡觉了?一整天都兴奋地不睡觉的小家伙?”苏凡接过孩子,道:“那我抱他去睡觉,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方希悠和苏凡说了晚安,看着苏凡抱着孩子去了二楼的客房,才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你怎么不打个电话就来了?我派人去接你过来。”曾泉坐在沙发上,对妻子道。“没什么,我知道在哪里。”方希悠说着,坐在了沙发上,“你明天什么时候去回疆?行李是不是还没收拾?”“小岑已经收拾差不多了。”曾泉道。小岑就是他的秘书。方希悠没说话。“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曾泉问。没事就不能过来吗?方希悠心想,可是她没这么说,夫人要她和曾泉缓和关系,把叶黎那件事的影响减小,所以,她尽量不说多余的话去刺激曾泉,毕竟,那件事是她做的不对,曾泉心里不可能舒服的。“额,夫人给我放假了,让我休息几天,我就过来你这里了。”方希悠道。“放假?”曾泉愣住了,看着方希悠。叶黎的事刚刚爆出来,夫人就让方希悠休假,这不是简单的休假。“我明天要去回疆,得好几天。”曾泉道。“没事,我在家里等着你。顺便,额,在周围逛逛。”方希悠道。两个人,谁都不说话了。一片奇怪的安静。苏凡在楼上哄孩子睡觉,可是她的心里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方希悠突然来沪城,事先没有任何消息就来了,而且她前几天不是一直在沪城的吗?难道是出了什么事?苏凡想起昨晚在路上,曾泉和她说的那些话,心里不禁为这夫妻两个担忧起来。他们应该没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