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81章 他还是介意的
    苏以珩看着妻子,嘴唇颤抖着。这么多年来,妻子第一次这么说他和希悠的关系,第一次!两个人四目相对,久久都说不出话来。“我哥是她的丈夫,她出了事,受了委屈,那也是我哥该出头的事,就算,就算你说的对,我哥不能像你一样那么做,可是,他也会有他的方式,而不是你去越俎代庖。你这样做,你把我哥置于什么境地?你把我置于什么境地?”顾希质问道。苏以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出了这样的事,我哥心里肯定不好受,被别的男人戴绿帽,还不只是一个男人,而你呢,你又去教训叶黎,传出去了,我哥怎么见人?你让别人怎么笑话他?”顾希道。“传言,总会消失的。”苏以珩道。“消失?你觉得会吗?我哥和希悠姐,本来就感情不稳,差点要离婚了,好不容易和好了,出了这样的事,你觉得别人不会继续传说?你觉得以后别人看见他们夫妻两个,不会在背地里笑话他们?”顾希道。“如果我不那么做,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希悠的名声被毁?如果不是霍书记,这次,我直接剁了姓叶的!”苏以珩道。“剁了叶黎,然后呢?你就能让那些关于希悠姐的传说消失吗?苏以珩,你别忘了,是希悠姐她自己和叶黎暧昧不清的。云期陪着她去三亚,结果呢,叶黎跟个苍蝇一样飞来飞去,可希悠姐,还让叶黎围着自己。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你觉得只是叶黎的错吗?”顾希道,“如果希悠姐她不纵容,叶黎至于这样胆大妄为吗?”苏以珩也知道妻子说的没错。“这件事,希悠固然也有错,可是,她就应该被叶黎那样欺辱吗?顾希,你作为一个女人,你觉得应该吗?因为希悠犯了错,所以她就算是被叶黎那样欺辱了,她就得忍受,而我们也都得接受吗?”苏以珩反问道。“是,她不该被那样对待,可是,这件事——”顾希道。“顾希,我知道这件事,给我们整个家庭都带来了麻烦,可是,不管结果会怎么样,我必须那么做,让我看着希悠被人欺负,我做不到!”苏以珩道。“那么,我呢?”顾希问道。“你?”苏以珩不解。“你想要保护她,可是,你想过我的心情吗?”顾希道。“你觉得我不该吗?”苏以珩问道。“希悠姐,她一直对迦因姐耿耿于怀,对于我哥和迦因姐那点过去耿耿于怀,可是,难道,难道我就必须得接受她时不时地出现在我们的婚姻里?”顾希反问道。“你说什么呢?这是两码事——”苏以珩道。“两码事吗?我哥为迦因姐做了什么,还是迦因姐为我哥做了什么?他们那点事,是他们不知道彼此身份之前发生的,而且,还是我哥的一厢情愿,迦因姐什么都不知道,她还要抓着不放,这么多年都抓着不放。你和她呢?难道她不知道你是我的丈夫,你要为我负责,而不是她吗?为什么,她只知道她是受害者,她只看到迦因姐伤害了她的婚姻,她难道不知道她也伤害了我的婚姻吗?”顾希道。苏以珩的嘴巴张开,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苏以珩,她,根本不是清白的,她从来都不是清白的。你要保护她,可以,可是,拜托你在做决定之前,在你行动之前,能不能稍微考虑一下我的情绪?能不能稍微想一想,你是我顾希的丈夫,你不是方希悠的丈夫,你对她的责任,没有那么多,照顾她保护她,是我哥的责任,不管我哥有没有担起来,这也是他的责任,你苏以珩不该越俎代庖。你这样做,你置我哥于何地?置我于何地?”顾希盯着苏以珩,道。可是,苏以珩没有说话,他转过头。“我不反对你为她做什么事,可是,我不想你总是这样把她摆在第一位,我——”顾希说着,眼中泪花闪闪。“你难道不明白我心里最重要的人是谁吗?还要这么说?”苏以珩打断她的话,道。顾希盯着他,泪水流了出来。他吻着她,泪水,流进了他的口中。“我不能看着她不管啊!顾希,我做不到!”他拥着她,道。顾希闭上眼。“我知道她犯了很多错,她不是个完美的人,可是,我更知道她对阿泉的感情有多深,我——”苏以珩道。“你觉得她是爱我哥吗?”顾希打断他的话,道。“难道不是吗?她为了阿泉,什么都——”苏以珩道。“希悠姐,她爱的,只是她想象出的爱情,想象出的曾泉,真实的曾泉,她根本不了解,她也没有用心去了解,她只是在用她认为的方式表达她的爱,承受着婚姻的责任。可是,她真的没有用心去爱,她总是怀疑我哥和迦因姐,是因为她把自己放在一个受害者的位置,她用这件事来折磨自己,也折磨我哥,折磨迦因姐,折磨所有人。这是错的啊,以珩!”顾希抓着苏以珩的手,盯着他的双眼,“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如果她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就放手好了,让我哥自由,让她自己也自由,再这样折磨下去,他们两个只会互相怨恨,越来越远。难道你想看着他们这样吗?”苏以珩,不语。“他们是你最亲近的朋友,你必须认真做真正对他们好的事,而不是这样一味地偏袒希悠姐,苏以珩,你这样,不行啊!”顾希道。“你,觉得我该怎么做?”苏以珩道,“阿泉要上位,希悠要成为第一夫人,那是希悠的梦想,是阿泉的梦想,我难道要劝他们分开吗?”“坐上那个位置,比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爱情还重要吗?”顾希望着丈夫,反问道。苏以珩看着妻子。“如果为了那个位置,必须要牺牲自己的感情,那么他们两个就认命好了,而不是继续互相折磨,就算是演戏,他们也得演下去。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是他们的命运,就不要再怨天尤人,把错误都推到别人身上去,而不承担自己的过错。”顾希道。“你说,我该怎么做?”苏以珩道,“阿泉自己已经做出了选择,他是不会放弃的,而希悠——”顿了片刻,苏以珩道:“人的感情,是不受控制的。不是说别人劝一次两次就可以改变什么的,让两个人冰释前嫌,相爱的。”顾希盯着丈夫。身在沪城的两个当事人,怎么会知道自己最亲近的好友,为了自己的事被妻子怪怨了呢?这样的夜,两个人依旧和以前一样,相敬如宾,即便是躺在一张床上,却也连手都没有碰一下。方希悠看着一旁熟睡的丈夫,嘴巴张开好几次,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什么都说不出来,看着他的背影。“你要是想出去玩的话,就约个人陪你去。”曾泉转过身,看着她,道。“嗯。”她应了声。“打算什么时候回京?”曾泉问。方希悠看着曾泉,良久,才说:“阿泉,这次的事,对不起!”说着,她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出来。曾泉看着她,却是久久不动。“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让你和以珩——”方希悠道。“我不是说过,这件事不要再说了吗?”曾泉道。方希悠看着他。他的心里,叹了口气,转过身拥住她。方希悠闭上眼。“希悠——”他轻轻叫了她一声。她没说话,抬头望着他。“这件事,我们,都有错,所以,我们,就不要再说谁对不起谁了,好吗?”曾泉道。方希悠,愣住了,眼里的泪,也滞住了。“就这样,过去吧!谁,都不要再提了。”说着,他轻轻松开手,方希悠却抓住了他的手。他,轻轻推开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他回避了她的眼神,转过身,背对着她。方希悠,苦笑了,无声的。不要再提了,可是,他的心里,还是在介意的,不是吗?谁都有错,可是,错的最多的人,是她,不是吗?他是在怪她,不是吗?夜色,越来越深。苏凡躺在床上,望着黑漆漆的屋顶。顾希和苏以珩去乌市了?顾希去了?是玩儿,还是——前些日子还和顾希约好一起在沪城开店,而现在,她已经决定放弃了婚纱店,却还没有和顾希说,她真是,不应该啊!这个点,顾希和苏以珩应该已经睡了,还是明天再打电话说吧!做人得厚道,不是吗?答应过别人的事,如果爽约了,也得和人家说清楚,要不然就是坑人了,绝对不行。不能耽误顾希的事!想着想着,苏凡也就睡着了。沪城的黎明,来的早,她也早就习惯了。何况现在是在曾泉家里住着,方希悠又来了,不能睡懒觉。然而,等苏凡洗漱完毕下楼的时候,只看见方希悠一个人在餐厅里吃早餐。“嫂子早!”苏凡微笑着打招呼道。“你也早!”方希悠抬头看了苏凡一眼,笑了下。“我哥已经上班去了?”苏凡问。“嗯,刚刚出门,他喜欢早点去办公室。”方希悠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