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87章 这就是坦诚相待吗
    方希悠,一言不发。他们,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还能重新开始吗?房间里,良久的沉默。“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方希悠抬头,望着曾泉,问道。曾泉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却听她继续说:“你不会觉得,太勉强自己了吗?”“勉强?”曾泉道。方希悠苦笑了下,道:“我们之间有很多的问题,没有办法做到视而不见。你可以吗,阿泉?你可以真的把迦因当做妹妹,而无视我和叶黎这件事吗?你,可以吗?”曾泉微微张口,却没说出话。“其实,你根本做不到,对不对?我想,你可能会尽力把迦因当做妹妹来看待,可是,在你心里,迦因和别的姐妹是不一样的,不管是璇姐还是顾希,或者娇娇,她们没有任何一个人在你的心里可以拥有和迦因一样的份量,是不是?”方希悠盯着曾泉的双眼,道。曾泉沉默了,良久,不语。方希悠盯着他。“所以呢?”曾泉没有回答,反问道,“你根本不能放过这件事,是吗?”方希悠,沉默了。“不管我和迦因怎么样,你都会怀疑我,是不是?”曾泉问道。方希悠,没有回答。“的确,你说的对,她和其他的姐妹不一样,因为,我和她认识的时候,她不是我的妹妹。而之后,之后,你告诉我,我怎么把她当成普通的妹妹来看待?我努力了,我努力了很久,我把她当做妹妹,我也把她当成了妹妹来关心照顾。可是,即便如此,我对她的关心,超越了其他的姐妹。我做不到完全平等!可是,人和人的感情本来就是如此,即便是亲情也是有亲疏——”曾泉道。“你和她,是亲情吗?”方希悠打断他的话,问道。曾泉看着她。“你觉得,是亲情吗?比亲情更多,是不是?”方希悠道。“是的话,又怎么样?”曾泉道,“能改变我和她的兄妹关系现状吗?不管我做什么,她是我的妹妹,我是她的哥哥。”方希悠苦笑了。“你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我理解你的心情。迦因她是我的妹妹,她也永远都是我的妹妹,我对她和别的姐妹不一样,这一点,我没有办法改变,而我,只会用哥哥对妹妹的感情来关心她,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有。”曾泉认真地说,“这是我对你的回答,我希望你可以理解,并接受。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做还不能让你满意,抱歉,我真的没办法再做什么了。迦因,是我的妹妹,这是我的底线。我并不强迫你接受这一点,如果你实在不能接受——”“不能接受的话呢?你会怎么做?”方希悠打断他的话,问道。“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曾泉道。两人四目相对。方希悠,苦笑了,道:“是我太自私,是我太小心眼了,是不是?我承认,我是这样的。可是,我恨她,阿泉,即便是到现在,我没有办法完全,完全忘记你和她的过去。我恨她得到了你的心,哪怕,哪怕只是在过去。我恨她得到了你的笑容,得到了你的真诚,而这一切,你从来都没有给过我。在我的面前,你从来,从来都没有卸下防备,你从来都没有真的——”“你觉得这是因为她造成的吗?”曾泉道。“难道不是吗?”方希悠道,“是,当初,的确是我逼着你和我结婚的,我以为只要我们结婚了,你的心就会回来,可是,你的心,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回来过,是不是?你的心,就在那个时候给了她,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是不是?你说她是你的妹妹,你努力把她当做妹妹,可是,你的心呢?你交给她的那颗心呢?你拿回来了吗?你根本没有。你只是,只是在知道她是你的妹妹后,你埋葬了你的心,你从来都没有试图从她身上拿回你的心,放在我的心上。你觉得她是你的妹妹了,是上天埋葬了你可能得到的美好的纯洁的爱情,所以,你就没必要再对别人付出真心了,是不是?”曾泉嘴巴微张,可她没有给他机会说出话。“你觉得这样对我公平吗?”方希悠道,“这么多年,我等着你的心回来,我看着你对她余情未了,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感情吗?难道你不知道我看不出来你想把你们的关系变成兄妹吗?可是,你根本没有做到,不是吗?你只是一次次伤害着我,你只是——”“所以,你就要和叶黎那种人莫名其妙吗?”曾泉打断她的话,道。方希悠愣了下,盯着他。“你在利用他的时候,难道就没想过自己也会被别人给利用吗?你想过,你很清楚,可是,你没有制止,如果你制止了,如果你撤出了,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吗?”他说。方希悠盯着他,道:“是,你说的对,我是故意纵容了他。因为我需要有个男人重视我,有个男人说我想听的话,围着我转,而不是让我围着那个人转。所以,是我的错,是我造成了这一切,可是,你觉得你没有一点责任吗?难道你觉得你的责任只是没有在我需要保护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吗?根本不是,曾泉,你,从没有在我面前尽过丈夫的责任!”曾泉看着她,今晚的她,真是,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他们也从没这样激烈争吵过——上次争吵是曾雨说出他和苏凡那件事的那个晚上——而这一次,是他们真正面对叶黎这个问题,尽管不是第一次面对苏凡这个问题。可是,今晚,他们都是直戳所有问题的根本。两个人的心里,都感觉到离婚那件事让彼此都想了很多,很多切实的问题,直接剥开了婚姻血淋淋的现实。“所以呢?”曾泉看着妻子,道,“我们,怎么办?”“什么怎么办?”方希悠问道。“我们,怎么办?”曾泉道,“我们都犯了错,很多的错,接下来呢,我们怎么办?”方希悠愣住了,看着他。“你,想离婚吗?”曾泉问。“离婚?”方希悠重复道。“是的,我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的问题,我们犯了这么多错,我们这样彼此攻击,你觉得,你想离婚吗?”曾泉道。方希悠,说不出话。“那天晚上,我和你说,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过去,我不仅是对你说,我也是对我自己说。你我之间的问题,在我这里,什么都过去了,如果不能过去,我没有办法继续未来的生活,而我需要前进,我不想在过去的泥沼里继续深陷。所以,我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叶黎,也是同样,还有迦因。所以,我不会离婚。我不是因为首长的那个承诺,而是——”曾泉道,他顿了下。而是因为付出了太多的牺牲吗?方希悠想起夫人的话。“而是,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再爱上什么人,去重新开始一段感情。”曾泉道。“你,什么意思?”方希悠道。“我不会离婚。所以,我也希望你有什么事可以及时和我沟通,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和麻烦,我都会站在你的身边,这是我对你的承诺。”曾泉道。“可是,你根本没有原谅我,不是吗?”方希悠道。“过去的一切都过去了,这是我的回答。如果,我说,我们两个人扯平了,这样你是不是更好接受一点?”曾泉道。方希悠,没有回答。“没有谁是完美的,你不是,我也不是,我也不需要你完美,所以,你以后,有什么话就和我说,你要是觉得我什么做的不好,也请你直接说。这样,你觉得可以吗?”曾泉问道。“你,这么做,是为了首长说的那件事,是吗?”方希悠看着他,问道,“你想要那个位置,所以,你要忍受我们的婚姻,是吗?”“你觉得那个位置,对于我真的那么重要吗?”曾泉反问道。方希悠笑了下。“希悠,我们,早就没有退路了,难道你不知道吗?”曾泉叹了口气,道。方希悠,沉默了。三楼的客房,只住着曾泉方希悠夫妻,还有苏以珩顾希夫妻。而曾泉和方希悠争吵的声音并没有大到让别人听见的地步,苏以珩和顾希完全不知道这夫妻两人在干什么,而在二楼的霍漱清就更加不知道了。没有退路了吗?方希悠,彻夜难眠。她看着躺在一旁的曾泉,想着今晚的争吵,他们之间,的确是有什么改变了。如此激烈的争吵,如此直击两人内心最阴暗面的攻击,居然没有让两个人厌恶彼此,反倒是——好像,心情很舒畅了啊!这,就是坦白吗?这就是霍漱清以前说的,夫妻之间的坦诚相待吗?哪怕,哪怕他们的坦诚是这样的,不一样。应该是不一样吧,坦诚不是应该很和平的吗?可是他们——他说不需要她完美,他们的婚姻不需要完美,他说有什么话直接和他说,他会站在她的身边——那么,这就是婚姻,这就是夫妻吗?这是她想要的婚姻,还是,还是说,他们又走上了和父母同样的道路,只是维系着一个婚姻的形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