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94章 只是酒精的作用
    这个夜,对于方希悠来说,是难眠的,尽管她一直在假装入睡。身边躺着的,是她的丈夫。他和霍漱清一起喝酒聊天回来后,看着躺在身边的她,还俯身轻轻亲了下她的唇角。她感觉到了,因为她没有睡着,只是在假装睡觉。而她,也根本不知道曾泉刚刚和苏凡聊了什么,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用绝望的心态亲吻她。事实上,对于自己之前的冲动,被霍漱清说了后,苏凡很后悔。三个人喝着聊着,其实基本是霍漱清和曾泉在聊。聊了会儿,霍漱清就出去洗手间了,留下曾泉和苏凡两个人。看着曾泉心情低落,苏凡便说:“刚才,我和你说的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曾泉看着她,却摇摇头,叹了口气。“怎么了吗?”苏凡问。“我不知道她怎么回事,有时候刚要感觉好一点了,结果就——”曾泉道,“可能是我的错吧,我的耐心太少——”“你说的是,嫂子?”苏凡问。曾泉点头。“其实,嫂子那个人是喜欢把什么都藏在心里的。这样的人,最希望有人可以读懂自己的内心。因为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是最孤独的。”苏凡道。“你怎么知道她会这样想?你又不了解她。”曾泉问。“因为我以前也是她这样的人,就是喜欢什么都藏在心里,什么都不说,不过,也许我和她的出发点不同吧,我是,不想被人讨厌,不想得罪人,所以才——”苏凡说着,挤出一丝笑,“其实,我很,懦弱,真的,我害怕被人讨厌,我——”曾泉微微摇头。“这种性格的人,自己活的苦,也会让周围人觉得辛苦。”苏凡道,“这些年,我也让霍漱清吃了不少的苦头就是因为我这种性格。我现在也知道这样的性格很不好,可是,人的性格,也不是很快就可以改变的。纠结在什么事情里走不出来,一次又一次——”“你是受过伤的人,和她不一样。”曾泉打断苏凡的话,“希悠从小都是那个样子,让人——”“也许她是因为太爱你呢?”苏凡道,“我发现她和以珩哥在一起的时候就不是那样的,很轻松,说话什么的。因为你对她太重要了,她害怕自己稍微有所闪失,就让你不喜欢她,所以她就把自己的感受隐藏起来——其实,以前我和霍漱清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就是云城那时候,我就是这样。因为这个样子,所以我才一个人偷偷离开了他,分开了三年。其实,如果我们两个人当时可以好好谈谈,共同来面对和解决那次的事件,我们也不会分开那么久。”门口的霍漱清,轻轻推开了门,听见了苏凡的话,心头一热。“嫂子也是这样的人,她不想和你说,也许是不想让你担心,结果就自作主张做了什么事,就跟当时的我一样。可是,你们还是有机会的,既然你要放下过去那个让你动心的人,那么,你就好好和嫂子谈谈,有什么话说出来,不要老是在心里憋着,这样对你们会更好。猜忌和怀疑,才是感情最大的杀手。”苏凡道。曾泉望着她,沉默了许久,而霍漱清,也没有再推门进去。“你不劝我出轨或者离婚什么的了?”曾泉笑了下,对苏凡道。“我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我不该干涉你的决定,你要选择放下过去,和嫂子一起面对未来的话,就要想办法去解决你们遇到的问题,共同去面对你们的未来,这样,你们才会幸福,你,也才会幸福。”苏凡认真地说。曾泉沉默了,一言不发。“哎,你是个男人呐,怎么能这么心胸狭隘?男子汉大丈夫,宰相肚里能撑船,你好歹也是宰相级别的人了,怎么这么斤斤计较啊?”苏凡起身,坐在曾泉身边,拍了下他的胳膊,道。曾泉笑了。这时,霍漱清推门进来了。“我好像出去时间有点长了,你们没把酒都喝完了吧?”霍漱清笑着道。苏凡起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笑着说:“你看,还多着呢!没怎么喝。”曾泉叹了口气,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喝完,对霍漱清道:“我先上去休息了,改天我们再一起喝。”说着,他把自己的杯子倒上酒,和霍漱清苏凡碰了一杯。“那你早点去休息,明天我送你。”霍漱清对曾泉道。“嗯,这次太打扰你们了,哦,对了,我还没跟敏珺道谢呢!迦因,去把敏珺叫过来。”曾泉道。“这大晚上的——”苏凡道,她看了霍漱清一眼,见霍漱清点头,便起身对曾泉道,“你这个醉汉,就原谅你这一次了。”说完,苏凡就出去了,曾泉和霍漱清就笑了。“漱清,好好管管你老婆,越来越凶了。”曾泉故意道。苏凡回头,做了个鬼脸,霍漱清含笑摇头。等苏凡关门离开,霍漱清又给曾泉和自己倒上酒,道:“苏凡那家伙,有时候说话不过脑子,你别往心上去。”“没事,自己个儿的妹妹,我能嫌弃她什么?”曾泉笑了下,道。“我说的是,她自作主张和你说什么——”霍漱清道。曾泉看着霍漱清,道:“你们两个感情还真是好啊!她居然这么快就跟你说了?”霍漱清不语。“如果,我们也跟你们一样就好了。”曾泉叹道。“那是不可能的。”霍漱清道。曾泉看着他。霍漱清笑了,道:“苏凡啊,她有点傻傻的,有时候想问题,没有那么太冷静,特别是关系到身边的人的事,比如你,比如,小飞。”说到覃逸飞,霍漱清的神情,黯淡了下来。“逸飞的事——”曾泉说着,顿了下,“谢谢你包容迦因。”“不包容又能怎么样呢?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怎么跟她计较呢?小飞那么善良的一个人,换做是谁,都做不到很绝情的。”霍漱清叹了口气,道。曾泉,说不出话。“希悠的事,不管真相如何,苏凡说的对,你多花点心思,和希悠好好谈谈。女人就是花儿,你要是不用心去灌溉,就开到别人的地里去了。”霍漱清道。曾泉笑了。“我也做的不好,需要改正的。所以,共勉吧!”霍漱清道,“苏凡和小飞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我对苏凡疏于关心,也不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你可千万别跟我一样,将来后悔什么。要是真的出了事,可就没办法了。”“嗯,我明白。”曾泉说着,门就开了,苏凡和孙敏珺来了。曾泉见孙敏珺进来,便起身,给自己和孙敏珺倒了酒。“不好意思,敏珺,把你叫过来。”曾泉道。“没事,曾市长。”孙敏珺道。“来,我们碰一个,谢谢你这两天陪希悠,辛苦了。”曾泉道。孙敏珺赶紧和曾泉碰了下酒杯,道:“别客气,这都是我该做的。”聊了几句,曾泉就离开了。“霍书记,那我也先下楼了,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您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好了,我就上来。”孙敏珺对霍漱清道。“不用了,你去休息吧!我和苏凡再聊会儿。”霍漱清道。苏凡便对孙敏珺说:“我哥喝多了,你别介意。”孙敏珺微笑摇头,和霍漱清、苏凡说了“晚安”就离开了。茶室的门关上,苏凡才脱掉鞋子,躺在贵妃榻上,静静躺着。“怎么了?”霍漱清看着她。苏凡摇头,望向他。她也喝了几杯酒,脸颊微微泛红,看着可爱极了,可爱又诱人。他起身,坐在她身边。手指,轻轻在她的脸颊上摩挲着,她对着他笑了,霍漱清的心头一悸,猛饮了一口酒,含在口中,就吻上了她。酒汁,从他的口中,一点点流进了她的。她笑了,看着他,霍漱清刚要松开唇,却被她采取了主动,反吻了。唇齿间,满是酒香,迷醉了人的神经。“你这个小妖精,脑子里想什么呢?”他轻笑道。她却是不说话,只是揽住他的脖子,笑眯眯地注视着他。“看来你是想要我教训你了,是不是?”他说着,大手在她的身上游弋着。唇舌纠缠之间,也不知道是酒精迷醉了自己,还是他的吻,苏凡觉得自己晕了。而楼上,曾泉回房后,坐在妻子床边,轻轻吻了下她的唇角。黑暗中,他静静注视着她。苏凡说的是对的,希悠的自作主张,都只是为了不让他担心,都是为了他,而他,而他没有认真地对待,都是他不应该啊!躺在床上,他主动拥住了妻子。黑暗中假寐的方希悠,在那一刻呆住了,整个身体僵直着,她,呆住了。多少年了,他从来都没有主动过,没有主动这样拥抱她,而今晚——方希悠的心里,生出一股热热的感觉,眼眶里,也是热泪满眶。阿泉——可是,当他的嘴唇靠向她的脖颈时,她闻到了红酒的味道。眼里的泪,止住了。酒精的作用,他,只是酒精的作用!而不是因为爱她!他,不爱她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