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98章 你好意思装纯情?
    谭静也明白霍漱清这是让她走的意思,赶紧握住他的手,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讨巧笑容,道:“那我可以请霍书记您这位前辈学长多多指导工作吗?”霍漱清笑了笑,抽回手,道:“当然没问题。”说完,霍漱清就在李聪陪同下,离开了办公室。而办公室里其他的人,也都次第离开了,工作人员锁上了霍漱清的办公室房门。回去的路上,导演对谭静陪笑道:“大小姐,你怎么随便就改了提问大纲啊?这要是霍书记生气了可怎么办?以后的采访——”“他不是没生气吗?”谭静打断导演的话,道。“——”导演张着嘴,说不出话。谭静笑了,看着导演,道:“霍书记是我的学长,他是不会生我的气的,你就放心吧!我保证以后采访霍书记的机会,别人肯定都抢不走,都是咱们的。”能够经常采访到霍书记,和霍书记搞好关系,这不是好事吗?只是,这个谭静初来乍到的,能有什么本事——谭静看着男导演眼里的疑惑,剐了他一眼,道:“不相信的话,那就算了,以后采访霍书记啊,我去找别的导演来——”“相信相信,怎么能不相信呢?以后还要谭小姐你多多提携啊!”男导演立刻陪笑起来。谭静看了他一眼,冷冷笑了下,没说话。男导演心里也是清楚的,谭静是从京里直接派过来的,一来就接替了江站长担当起和省委沟通的职责。要说没背景,鬼才信!这年头,什么都扛不住有背景啊!苏凡根本不知道霍漱清的遭遇,下午人事厅的厅长专门打电话过来,说明天会陪她一起去省委见霍书记,接受组织任命。说是陪她,只不过是厅长也想借着机会讨好一下霍书记而已。对夫人的尊重和重视,那就是对领导表忠心。到了晚上,苏凡哄了嘉漱睡觉,自己坐在书房里开始翻阅这阵子借来的关于回疆的一些基本资料。快到十点钟,霍漱清才回到了家。“你没睡?”霍漱清推开书房门,走进来,问道。“嗯,时间还早。”苏凡道。看着她很认真坐在那里看东西,霍漱清也有点好奇,走过去看了眼,道:“哦,原来你在看这个啊!”“是啊,明天要去你那边拜见领导呢!”苏凡道。霍漱清笑了。苏凡抬头望着他,道:“我去给你把汤端过来,你先去洗澡还是喝汤?”“你这样下去要把我养胖了怎么办?中年人要瘦一点才健康。”他说。“你现在又不胖,不过,你倒是该锻炼一下了,最近是不是都不做运动了?”苏凡起身,道。“昨晚不是做了吗?难道你没满意?”霍漱清笑着道。“我说的不是那个。”苏凡脸色微微泛红,道。霍漱清笑着,拥住她。“那你先去泡澡吧,我给你放水,走。”苏凡关了台灯,拉着霍漱清走出了书房。洗澡水还没放好,霍漱清就穿着浴袍进来了,见苏凡蹲在浴缸边,伸手试着水温,他便坐在浴缸边上,看着她,定定的。“怎么了?”苏凡看了他一眼,问道。“没什么,就是看看你。”霍漱清说着,手指缠绕着她的长发。那个谭静,其实,根本不像她,不是吗?那个女孩子,眼睛里的那种攻击力太明显,而不像她,温柔如水。“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被你的什么迷住的吗?”他说。苏凡笑了,看着他,道:“你还被我迷住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丫头!”他叹道。苏凡笑眯眯望着他。“就是这双眼睛。”他说,“就算别人和你长得再像,也没有你这双眼睛。”“你啊,现在越来越会骗我了。”苏凡说着,头靠在他的膝盖上。霍漱清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道:“你的眼神,是最迷人的。”“好了,你别说了,怪肉麻的。”苏凡抬头,笑着道。“难得我不怕肉麻啊!你还嫌弃起来了?”霍漱清道。“差点都要吐了,还能不肉麻?”苏凡笑着说,她站起身。霍漱清含笑不语。水放的差不多了,霍漱清便脱去浴袍,走进了水里,苏凡坐在一旁看着他。“你今天突然这么夸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苏凡问道。“我能有什么坏事?”霍漱清道。“怎么会没有?这么累的,是不是跑到别的女人那里贡献去了?”苏凡道。霍漱清盯着她,道:“你从哪里学的这些?”“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苏凡道。霍漱清上半身向她靠近,一把手就拉住了她,苏凡赶紧抓住浴缸边,差点就被他给拉进水里了。“你干嘛啊?”她惊叫道。“我只是想证明一下你有多聪明,盗不用,奸倒是可以考虑。”霍漱清道。“你,讨厌死了。”苏凡道。霍漱清笑了。“好了,你继续泡着吧!”苏凡道。霍漱清便往后一靠,继续躺在浴缸里面。苏凡望着他,道:“你靠在我这边吧,我给你按摩一下。”“你进来,我不要过去。”霍漱清闭着眼睛道。苏凡没办法,只好脱了衣服,盘起头发,进了浴缸。水面晃动了两下就平静了下来,霍漱清揽住她的腰,靠着她。“今天,我嫂子和我说了一些事。”苏凡道。“什么事?”霍漱清闭着眼睛,问道。苏凡拉起他的手,轻轻给他揉着他的小臂和手背。“她说了她和叶黎的事,她说——”苏凡道。苏凡便把今天早上方希悠说的那些事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静静听着。“真是奇怪,她怎么会和你说这些事?”霍漱清听完,道。“我也不明白。不过现在,我觉得她挺可怜的。”苏凡道。“他们的感情问题,两个人都有责任。”霍漱清叹道,“这些年夹在他们两个中间,我感觉我也有点无力了。”苏凡望着他,道:“辛苦你了。”他看了她一眼,道:“这么客气干什么?都是一家人。他们两个要是真的离婚,那就是两败俱伤的事,曾泉的仕途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他们说什么都不会分开。”“我感觉他们应该不会再分开了,就怕我哥那个梅园什么时候跳出来搅和,要不然应该不会再有事了。”苏凡道。“他还是没和你说那个女人是谁?”霍漱清道。“没有,我觉得他是不会和任何人说了。”苏凡叹道。“怎么突然就感慨起来了?”霍漱清问、苏凡摇头。“别担心,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要出幺蛾子,早就出来了,不会等到现在——”霍漱清道。“你可别这么打包票,你连二十多的女儿都冒出来过,我哥的还难说呢!”苏凡道。霍漱清难堪地笑了下。“我不是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苏凡道。“傻丫头,我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吗?”霍漱清亲了下她的脸颊,道,“只是,曾泉这件事,能这么过去就最好了,不要被人拿来利用。要不然,到时候就怕希悠接受不了。”“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吗?”苏凡问。“你要是知道我为另一个女人种了那么多的梅花,你会心里舒服?”霍漱清道。“那倒也是。”苏凡道。“不过,既然希悠已经开始主动了,曾泉那边,什么时候我跟以珩说一下,让他去敲敲边鼓,大家把他们两个人撮合起来,这就完美了。”霍漱清道。苏凡点头。“曾泉啊,现在得赶紧生个孩子才行。”霍漱清叹道。“放心吧,一定会的,我们等消息就行了。我嫂子说的很对,他们这些年,都是因为两个人太冷淡了,热情一点的话,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苏凡道,“你们男人对女人的热情很难把持的,是不是?何况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妻子的话——”“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我什么时候没把持住了?”苏凡笑了,趴在他的胸口,道:“你过去都控制的很好,谁知道你将来——”霍漱清盯着她。“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被别的女人给勾了去,我——”苏凡低头,手指在他的胸口不停地画圈,道。“那你不用实际行动勾引我一下吗?要不然我怎么知道女人怎么勾引男人的?”霍漱清抬起她的下巴,道。“切,你还在我面前装纯情?好意思啊!”苏凡道。“我就是不知道啊!除了你,没有哪个女人勾引我成功了的。不如,你给我演示一遍?让我回忆一下?”霍漱清微眯着眼,道。苏凡笑了,道:“你还真能说得出口。”“来嘛,来演示一下。”他的鼻尖,在她的脸上磨蹭着,道。苏凡低头,他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弋。猛地,她抬起头,媚眼如丝,吻上了他。他想要进一步吻她,却被她躲开了。只是轻轻咬着他的嘴唇——霍漱清笑了,大手更加放肆起来。浴室里,被温暖的气息笼罩着。这个夜里,江采囡打电话把谭静叫到了自己家里,看了谭静下午赶出来的采访稿。“通过私自篡改采访大纲来引起他的注意,接着用校友的情谊在感情上拉拢,今天你倒是挺厉害的嘛,两招都成功了。”江采囡对谭静道。谭静微微笑着,端着红酒抿了口,翘着腿坐在江采囡的沙发上。“多亏采囡姐给我机会,要不然我也——”谭静道。“接下来你自己去做,我不会帮着你见他的。”江采囡道。“这一点不用采囡姐担心,我已经有办法了。”谭静笑着道。“是吗?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办法。”江采囡也翘起腿,喝了口酒。“抱歉,采囡姐,这一点,我不能告诉你,我怕你吃醋。”谭静笑道。江采囡的脸色微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