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04章 你总是让我意外
    套近乎的话,苏凡并非没有见过和她套近乎的人,自从她和霍漱清结婚后,这类人就越来越多了。而这类人和她说话,是有一种态度和表情以及语气在里面的,那是一种谦卑,即便不是足够谦卑,也不会是像现在谭静这样。所以,就不是套近乎了,那就是别有用意?什么用意?因为足够了解她和江采囡的过往才这样吗?苏凡看着谭静,微微笑了下,道:“不管你是为什么要和我提江站长,采访的事,要按照程序来,不好意思。”谭静也笑了,道:“我只是想是不是拉着江站长的名号,能和霍夫人您亲近一点呢!”霍夫人——苏凡笑了下,道:“我还要工作,不好意思,要谈什么的话,改天再谈。”谭静看着苏凡专注力转移到了电脑上,也识趣地离开了。临走时,拉开门回头看了眼坐在那里的苏凡,谭静的心里,有点莫名的感觉。这就是霍漱清的妻子吗?等谭静离开,苏凡才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口,一言不发,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不过,这个谭静,明知道她是霍漱清的妻子,还用那种口气和她说话,不知道是脑子进水了,还是什么,真是很奇怪。这个世上,还真是什么人都有。苏凡心想。回到家,苏凡并没有把谭静这件事告诉霍漱清,她知道江采囡走了,可是她没问霍漱清有没有送江采囡,现在她根本不想提江采囡。既然走了,就彻底不要提了,免得有什么说不清的,她不舒服,霍漱清也不舒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不想和他为了江采囡争吵什么,完全没有意义。江采囡,只会从中作梗来破坏她和霍漱清的关系,只是,有个问题,苏凡很奇怪——于是,就在礼拜天晚上,苏凡把报告的终稿拿给霍漱清看的时候,还是提起了江采囡。“哎,你说,江采囡的孩子是谁的?”苏凡道。霍漱清差点没被她给惊得把晚饭咳出来,盯着她。“你干嘛这样看着我?”苏凡道,“我只是,只是一直都没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嘛!既然不是你的,那她为什么要让我相信是你的呢?她怎么就那么肯定我就会相信呢?”霍漱清被她这绕口令一样的怀疑给逗笑了,叹了口气,道:“结果是你相信了啊!你现在反过来问我,我也不明白你怎么会相信的。”苏凡抱着他的脖子,直接趴在他的背上,看着他,道:“那还不是你什么都不跟我说?”趴在床上的霍漱清,放下手里的报告,看着自己的妻子,道:“是是是,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不该瞒着你。只是,你也不该佩服一下你的脑回路吗?居然随便被人一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信任就荡然无存了。你说,我是不是该哭?”苏凡低头,从他背上滑下来,趴在床上,不语。他翻过身,看着她,笑了下,道:“你这丫头,遇到事情呢,先静心想一想,幸好没骗子跑到你这里来诈骗,要不然一骗一个准儿!”苏凡看着他,道:“其实,仔细想想,我以前也的确,的确太冲动了。你说的对,遇到事情是应该先静心想想,而不是仓促下决定。”霍漱清看着她,笑了下,亲了下她的唇,道:“以后你会遇到很多复杂的事,很多人在你面前,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你如果不能静心去思考做判断的话,会犯错的。”苏凡点头。“不过别担心,我相信你。”霍漱清道。苏凡看着他,道:“我可是没这种信心,我,没那么相信自己。”“你最近就做的很好,你知道吗?”霍漱清道。“有吗?”苏凡问。“怎么会没有呢?”霍漱清道,“我老婆啊,只要发挥正常水平,不知道秒杀多少人。”“你就别夸我了,其实,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苏凡挠头道,拿起报告又翻了起来,“要不,再给我一周时间来润色修改?就这个样子拿去——”“你这是不相信你,还是不相信我?”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苏凡看着他。“你这些日子,做的很好,真的。”霍漱清的手,轻轻在她的脸上摩挲,他的眼里,只有她。“我其实很担心你的身体会不会受不了,现在看来,你这丫头,没有被发掘的潜力还是很强大。”他说着,顿了下,“你总是让我意外,你知道吗?”“因为我太蠢了,是吗?”苏凡微笑道。他摇头,道:“你总是能做到我没有想到的事,这次的事,我没有想到你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这么详尽的一份报告,而且,你的脚——”霍漱清说着,坐起身,坐在她的脚边,开始为她轻轻捏脚了。他的手,碰到她的脚的时候,苏凡呆住了。这些日子,只要她晚上在家里,霍漱清就会给她捏脚。他知道她每天要走很多的路,而她的身体也没有痊愈,承受的压力有多大——他这么做一次,算是他疼惜她,可是他每天都这样——苏凡的眼眶,润湿了。这些日子,他每次给她捏脚的时候,她就赶紧把脚抽回来,不让他捏。本来都是跟他说了不要再这样了的,可他现在又——“我没事。”苏凡起身,道。“好好躺着,我给你服务。”他说。“不是和你说过不再这样了吗?”苏凡道,“要是传出去,别人还不知道怎么说你呢!”“我们家卧室里的事,还要让别人知道吗?”他说。“你别这样了,我都没有,没有给你——”苏凡抽回脚,擦着眼泪,道,“你每天都那么辛苦,我这才几天,你却——”“傻丫头,我都习惯了,多少年都这样。你身体不好,和我不一样的。”他说道。“那我比你年轻啊!”苏凡擦着泪道。霍漱清“哈哈”笑了,苏凡泪眼蒙蒙看着他。“你这一点,倒是说的我没法儿反驳了。”霍漱清道。苏凡望着他。“我现在多为你服务一点,等我老了,你就多为我服务一点,这样,总行了吧?”他微笑注视着她,道。“你想得美,等你老了,我才——”苏凡擦着泪,道。“你看看,亏得我提早筹划了,要是现在不对你好点儿,多为你服务一点来堵住你的嘴,等我老了,你啊,肯定就嫌弃我了。”霍漱清笑着说。苏凡笑了,看着他。他那一双大手,曾经被她认为是钢琴家的手——也的确是钢琴家的手——现在就在捏着她的脚。而他捏脚的节奏,在她看来,好像也是在弹奏什么乐曲一样。“你,什么时候教我弹琴吧,好吗?”她的视线,一直在他的手上,道。“现在没有时间啊!等将来退休了,我一定好好教你。”他说。退休吗?好像还很远啊!“那么远的事情,还是别计划了。”苏凡道,“我让你教我,结果,你就直接给我推到几十年以后了。”霍漱清笑了。“我有一个想法,你要不要听?”苏凡道。“什么?让我提前退休?”霍漱清看了她一眼,问。“正经事。”苏凡道。“嗯,我在听。”他说。“现在我们的义务教育只是包括了从小学到初中的九年,可是学前教育的负担很重,很多幼儿园的收费比大学都要贵。便宜的幼儿园设备和师资也都跟不上,公立幼儿园又少,这样会加重很多人的负担,特别是少数族裔贫困群体。”苏凡道。霍漱清停下手里的动作,深思道:“现在宗教势力越来越庞大,我也看到一些基层的报告说,少数族裔家里的孩子,特别是贫困地区和贫困家庭,那些孩子不能完整接受教育,不止是学前教育还有义务教育都不能,结果就导致大量的儿童被贩卖去内地做违法的事,要么就是把孩子们过早的送进宗教场所。我们的国民教育退缩了,宗教教育就发展起来了。”“所以,如果能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体系,那不就可以阻止这些行为了吗?就算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可是也是个解决的办法,你说呢?”苏凡望着他,认真地说。霍漱清看着她,道:“这个,我也想过,只是要配合其他的政策来实施。否则也不一定会见到效果。”苏凡点点头。“不过,你能这样想,我,很,意外。”霍漱清道。苏凡笑了下,道:“是很惊喜的那个意外吗?”“嗯,是很惊喜的意外。”霍漱清道。苏凡起身,坐在他身边,靠在他的怀里,道:“我也只是从我看到的那些想到的,而且,不光是回疆,其实内地也是一样的。我老家那边的姐妹有时候会聊起来,就说教育负担的问题,现在的学前教育真的是收费又高,而且又让家长担心,也不是说交的钱越多就越好的。”霍漱清点头,道:“的确如此,教育不公平,在回疆这样的地方最容易出现麻烦。你的建议,我会让教育和财政部门尽快做出一个决策出来。希望会有效果!”“一定会的。”苏凡拉住他的手,道,“只要我们认真为民众去考虑,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以心换心,他们总会理解的,哪怕我们有不同的信仰。”“是啊,经济发展并不能解决全部的问题,教育才是人们内心最后的良知的坚守。”霍漱清叹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