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08章 要有策略
    可是,感情的事,怎么可能就这样计算呢?身在回疆的苏凡和霍漱清,根本不知道这些事。覃春明并不想让儿子的事烦到霍漱清和苏凡,最近苏凡和霍漱清也都很忙,两个人的工作开展的也很有成效,怎么能被打扰呢?正如覃春明所想,苏凡和霍漱清的确是很忙。回疆省的人代会召开在即,人事任命是个问题,还有一些新的政策也需要人代会上法定通过。因此,霍漱清几乎是忙到没有休息时间。虽然回疆大地上许多地方被冰雪覆盖,可是,这些漫天的冰雪并没有阻挡霍漱清的脚步。和沪城签订的省际合作协议,也需要在会议上通过,只不过前期的工作已经在开展了。至于苏凡,严冬和冰雪把她困在了乌市周围。即便如此,她还是和各级相关部门协调,走访近郊的贫困家庭,并且开始准备制定计划来帮助他们脱贫。会议召开在即,霍漱清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再说和曾泉一起返回沪城的方希悠,在返回的航班上并没有遇到沈家楠。尽管从这次的一些报道里,方希悠也知道沈家楠和曾泉一起过来了,但是返程的航班里没有他。事实上,沈家楠在完成工作后,昨天就提前返回了沪城去处理公司的事务了。和回疆省的合作协议,他早就签署完毕了,不过,或许也是因为他知道方希悠回来了吧!回到了沪城,方希悠完全和上次来的时候不一样了,基本上不参加什么社会活动,只做两件事,一是在家练习厨艺,二是拜访沪城的一些老前辈,不管是什么阵营的。方希悠很清楚这些前辈对沪城的政局稳定有什么作用,特别是曾泉初来乍到,并不怎么服众,如果没有这些老前辈们背后的保驾护航,曾泉是很难做的顺利的。于是,方希悠每天都会去一个家庭拜会,送上一些特别的伴手礼,聊一聊说一说,即便谈不到什么大事,也算是传达了心意的。父亲说过,曾泉要坐上最高的位置,是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即便是对手,也需要在一定程度上的妥协和商谈,而这些力量,是需要一点点来团结的,不能因为是对手就采取单纯的对抗,“对于你的对手,要有策略去相处”,这是父亲的原话。而这次回来沪城,方希悠就是在这么做。之前她对叶家的二小姐也是同样的策略!身为沪城知名的家族,沈家,是方希悠要拜访的第二家,也是她到达沪城第二天后去的那一家。前年沈家老爷子去世,现在沈家的当家人,便是沈家楠。而除了沈家楠,沈家还有其他人,还有沈家楠的姑姑叔叔之类的。方希悠要过去拜望,是方希悠的秘书提前联系了的,于是,方希悠去的时候,见到了沈家楠的大姑,也就是现在沈家威望最高的一位长辈。这是方希悠第一次来到沈家,位于静安的一处大院,闹中取静。青砖的门档,雕花的门楣,完全就是典型的沪上民居,只是进了院门就不一样了,一个苏派园林就出现在方希悠的面前。高大的香樟树,遮出一派幽静的感觉。和其他的、方希悠要拜访的沪城名流不同,沈家是唯一一家商业巨贾,而其他都是属于红色家族。也是因为这个特点,方希悠拜访的是沈家的老宅。从清末沪城开埠之时,沈家就在这里建下了自己的宅院,延续至今。因此,这个苏派园林里的建筑,却是有着明显的欧式风格。这也是当初许多豪门建造住宅的方式,中西混杂。“方小姐,欢迎欢迎!”是沈家楠的声音?方希悠一打开车门就愣住了,看着他。今天约的是和沈家楠的大姑等亲属见面,怎么沈家楠也——他不是很忙的吗?只是短暂的惊讶和意外,方希悠就恢复了正常,下了车,微笑着向沈家楠伸出手,道:“谢谢您,沈先生!”“不客气,欢迎您来我家里做客。”沈家楠说着,做出了一个礼貌的“请”的动作。方希悠看了他一眼,就先走出了几步,沈家楠便跟在她右侧。“最近,休假了吗?”沈家楠问道。“嗯,休息几天。”方希悠道,“怎么,沈先生今天也休息?”“您来家里,我怎么能去上班呢?那就太失礼了!”沈家楠微微笑了下,道。方希悠看了他一眼,他的笑容,很,温润。温润的,就像是一块和田玉带给她的感觉。“这次您也去回疆了吧?”方希悠道。“嗯,之前在回疆有些投资,只是尝试了下,现在看来回疆的前景很不错,值得继续投资下去。”沈家楠道,说着,他补充了一句,“霍书记是位思维很新颖的领导。”“是啊,漱清他真的是很出色。”方希悠道,“他在书记处的时候,首长都很赞许他的工作能力。”沈家楠没说话,看了她一眼。“哦,对了,我是第一次来您家,听说你们家一直都在这里住,是吗?”方希悠转换了话题,问道。“也不完全是,我爷爷一直在这边,我父母姑姑叔婶他们老一辈也是在这边住的多一点,我们这一代基本都在外面。爷爷去世后,我大姑就正式在这里住了。”沈家楠道,“我们其他人也只是偶尔过来一下。”方希悠点点头。两人便没有再说什么,便走到了一个院子里,前面正是一座巴洛克式的二层小楼,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妇人在众人的陪同下,站在那里等候着。方希悠赶紧加快了步伐,走向了这位老妇人。“沈妈妈,您好!”方希悠问候道。沈家楠的大姑,曾经在中央任过职,是一个民主党派的主要领导人,五年前才从政协退休。“你好,希悠!”老妇人轻轻拍着方希悠的手,微笑问候道。清晨的阳光,照在这个院子里,那么的温暖。“不好意思来打扰您了。”方希悠礼貌地说。“欢迎打扰!”沈家楠大姑微笑道,“走吧,去里面说,外面太冷了。”“好的,沈妈妈您请!”方希悠很礼貌,道。“一起走吧。”沈家楠大姑拉着方希悠的手,刚走了一步就说,“哦,对了,我还没给你介绍一下大家伙儿呢!家楠,你介绍吧!”于是,沈家楠便把前来迎接方希悠的各位家人介绍了一下,方希悠和每一位都礼貌握手问候。介绍完毕,一行人就来到了二楼的客厅。依旧是古色古香的感觉。大家便各自入座,沈家楠和大姑分别坐在方希悠的两侧。“这次我是代表我父亲和公公来探望沈妈妈的,有点小礼物,不成敬意,还请沈妈妈不要嫌弃。”方希悠微笑道,便让秘书把礼物交给了沈家楠大姑。老太太笑了,道:“这么客气干什么?你父亲和你公公都是大忙人,我这老太婆就不耽搁他们的时间惦记了!”方希悠听了,微微笑了,道:“我父亲常说,沈家是沪城的名门望族,是为我们国家做过大贡献的人,对于沪城的发展是有着切身感受和最切实的建议的,要我们多多听听沈妈妈您的建议。以前没有太多机会来往,幸好阿泉来了沪城,我们也有机会和沈妈妈多多走动了。”老太太笑着摆摆手。“沪城的情况,希悠并不是很熟悉,阿泉也是初来乍到,工作方面需要沈家这样有威望的爱国人士鼎力协助,才可以好好地为国家做些事,为老百姓做些事。我们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沈妈妈和沈总多多指正!”方希悠道。方希悠极为谦卑,身处方希悠的地位,却如此说话,沈家楠和大姑怎么会不明白呢?“希悠不用客气,有什么我们沈家能帮到忙的,请跟我们说就好了。曾市长虽然年轻,可是想法和做事都很老练,相信他会为沪城的发展做出贡献的。”沈家楠大姑道。尽管上了年纪,可好歹也是历练过的老前辈,老太太思维还是很敏锐的。说到这里,老太太便对家人说:“我和家楠陪希悠聊会儿,你们都忙去吧!”涉及到了关键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让很多人在场的。于是,方希悠起身,便和其他的沈家人礼貌告别。客厅里,便只剩下三个人了。“沈妈妈,想必您对沪城官场的情况不比我陌生,今天我来呢,一来是拜望您,祝愿您身体康泰,二来,”方希悠望着沈家楠的大姑,顿了下,“二来是想请沈家出面,帮着市政府协调一下沪城商界的事。”沈老太太默不作声,端起水杯喝了口。“据我所知,沪城商界有不少人对现任市政府的一些做法很不满,而他们的这种不满和不配合,也不是因为市政府的政策出了问题,而是一些单纯的反对。当然,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和官场上某些人的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做出这样错误的选择。”方希悠道,说着,看了眼沈家楠,接着说,“沪城历来都是商业重地,现在更是我国的金融中心,政商关系错综复杂。阿泉想要做出一番成绩,不能离开商界的支持。在这一方面,希悠不知道沈妈妈和沈先生能否——”“前些日子,阿楠深夜被带走的事,希悠是知道的吧?”沈老太太打断方希悠的话,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