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弑神之王 > 第94章 杀陈山
    第94章 杀陈山

    林易的杀气骤然收敛,全都凝聚在手中的黑玉剑上,剑身微微颤鸣,滔天的战意,引动着剑内的器魂都在嘶吼咆哮!

    应天照几人也是完全懵了,这小子吃错药了吧,就算突破炼境六重,得到杀皇剑法的传承,也不是无敌的啊,居然妄想以炼境六重的修为,挑战陈霜霜?

    林易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天赋是逆天,甚至碾压般地超越了陈霜霜,但毕竟实力差距摆在这,或许几年之后,他可以击败陈霜霜,但现在,没有一丝机会!

    南宫婉自然也明白,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林易再受伤,直接冲了过去,激动道:“林易哥哥,不要打,让我说句话!”

    林易一愣,虽然知道南宫婉是为了他好,却还是有些愤怒,“丫头,没你的事,你让开!”

    南宫婉咬了咬粉唇,“当然有我的事!”说着,南宫婉看了一眼陈山,目光又投向南宫拓,“爹,婉儿肩上的伤,就是这家伙刺的!”

    说着,南宫婉委屈地流着眼泪,她怕南宫拓会发飙大开杀戒,本来是不想说的。

    “什么!”众人脸色齐齐一变,尤其南宫拓的脸,青如铁石,目光狠狠落在陈山的身上,“你好大的胆子,敢伤我女儿!”

    南宫拓真的怒了,这一句质问是吼出来的,吓得众人浑身一个战栗,那陈山更是直接傻眼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居然伤了南宫婉,这家伙还真是找死啊,就算谁来,这也护不了陈山啊!

    江景天直接闭嘴,冷冷看着陈山,如果林易想杀陈山,他还能说几句圆场话,可如果南宫拓想杀人,无人敢挡!

    陈霜霜也懵了,回头瞪了一眼陈山,叹了口气。

    南宫婉一句话,就判了陈山的死刑,众人却无丝毫怜悯,这家伙也是活该,伤谁不好,偏偏伤了南宫家大小姐,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林易苦笑,他却想亲手宰了陈山,便开口说道:“南宫前辈,这种小人何需您亲自动手,还是交给晚辈吧!”

    南宫拓面色沉如黑山,皱眉看了林易一眼,林易却平静地与其对视,不卑不亢,眸中闪烁着一丝杀意和坚决,“去吧!”南宫拓冷冷吐出两个字。

    “霜霜姐,救我!”陈山嘶哑地喊道,双腿间竟是流出了腥臭的液体,“救我……”

    陈霜霜面露难色,微微思索后,还是让了开去,面冷如霜,目光只是盯着半空中的一轮明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现在阻拦林易,那就是阻拦南宫拓!阻拦一名圣境强者?陈霜霜还没有那个魄力,况且,她对这陈山的印象一直也不好,只是因为那丝血缘关系,才会出手庇护。

    现在,陈霜霜已经问心无愧,就算回陈家,也向长辈有个交待。

    “哦,我倒是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林易提剑走着,突然又转身看向江景天,“宗主,宗门内可有规矩,不许同门弟子互相残杀?”

    江景天愣了愣,不知道林易为何突出此言,“是!这是大师尊定下的规矩!”

    “哦,”林易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目光中带着一丝嘲弄,“那您说,我现在若是斩杀了这个废物,算不算,忤逆宗门法纪?”

    林易的反问,带着一丝挑衅和嘲笑,是的,他就是看不惯江景天!

    众人一愣,“这小子……”应天照苦笑摇头,却并不打算出面圆场。

    江景天脸庞狠狠一抽,漆黑的眸子看了看林易,最终脸上浮起一丝苦笑,“你和陈山都是天玄宗弟子,其实……”

    “哦?那我便再要问问,”林易冷冷开口,直接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江景天的解释,“到底是陈山伤了南宫小姐,还是,天玄宗伤了南宫小姐?”

    一问,众人惊!连应天照的身体都是一晃,失色地瞪着林易,这家伙,还真是敢扣帽子!

    “哈哈……”这时候还能如此狂笑的,也就茅屋里那个没心没肺的老东西了。

    江景天的脸色变了又变,忍着怒火不敢发作,他何等聪明之人,怎会不明白林易是什么意思,直接开口道:“陈山多次行凶,违逆宗门法纪,自此逐出天玄宗,不再是我门弟子!”

    话一落,众人暗暗惊叹,林易的脸上,却是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然后走向陈山。

    “陈山,你活蹦乱跳了这么久,我想知道,现在还有谁,能护你?”林易提剑,剑刃放在陈山的眼前,直直问道。

    陈山脸色惨白,“我爹不会放过你的,所有陈家人都不会放过你的!”

    林易唯有冷笑,陈山的父亲陈尚,那个在武阁外以气场镇压他,给他一本“垃圾”拳法的老家伙,那个在举荐比试中屡次打压他的炼境巅峰武者,大概现在,能接住他一拳?

    唰!林易的剑毫不犹豫,狠狠划过了陈山的脖子,作为半个陈家人,他给了这家伙一个痛快!

    陈山双眼猛地一瞪,口中嗫嚅了一下,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鲜红色液体,从口中流出,残留的目光不甘地瞪着林易,而后轰然倒地。

    死了!

    林易缓缓收起剑,脸上麻木,没有半点表情。

    杀人对于林易来说,早就习以为常。

    南宫婉拧了拧嘴唇,脸色微白,站出来又指了指陈长生和陈霜霜,“爹,他们也欺负过我和林易哥哥呢!”

    陈长生和陈霜霜同时一愣,眉头皱起,这丫头,真是想把他们“赶尽杀绝”啊!

    乖乖,还能消停会不!天玄宗这几位刚刚松了口气,现在又全都吹胡子瞪眼,面面相觑。陈长生可是天玄宗的精英弟子,陈霜霜又是长老身份,如果南宫拓真的要对付他们二人,恐怕为难的不止是江景天,而是整个天玄宗!

    “可有此事?”南宫拓神色凝重地问道,虽没有了先前的杀气,却依然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江景天只能苦笑着看向陈霜霜二人,“说!怎么回事?”

    陈长生吓得双腿一哆嗦,“是弟子……弟子不知南宫小姐身份,先前起了一点冲突,弟子知错!”

    陈霜霜沉默不语,白色的身躯沐浴在月光之下,一动不动,如同一尊圣洁而高傲的仙女像。

    她自然清楚,南宫婉这番言语,就是为了给林易出气,虽心中委屈,也便只能受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