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事?”

    蓝珞璃迟疑片刻,“妈,如果爸做了让你很生气的事,你会怎么处理?”

    “跟他冷战不说话。”蓝母想也没想答道。

    “然后呢?”

    然后?

    “然后自然是和好的,俗话说,夫妻之间没有隔夜仇,不管怎么样两个人最终还是要一起生活一起走下去的。冷战吵闹都只是一时情绪发泄,总不能一辈子不说话吧,如果那样怎么相处一辈子?能包容就包容,不能包容时就睁一眼闭一眼,没有什么原则上的错误就好了,磕磕碰碰难免是有的,感情都是在互相磨合互相谅解中不断地加深。”

    是啊,父母是夫妻,他们做任何事情之前都有一个前提,是要一起生活一辈子的,所以,母亲的处理方式不适合她。

    她和夜苍宸不是夫妻,他们之间没有一辈子之说,所以,她可以永远不原谅他在她身上做的可恶的事。

    “嗯,爸和妈就是这样感情越来越浓情意密的。”这话的调侃意味至少有九成九。

    “孩子,取笑起爸妈来了哈,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蓝母觉得她突然打电话专门问这个问题,一定是事出有因。

    蓝珞璃不自觉地用手指卷着电话线,她试着打开一点心门看看,“妈,我,我遇到了曾经喜欢的人,但是他对我做了一些让我觉得不可原谅的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原谅他。”

    “孩子,你自己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蓝母继然地道。

    蓝珞璃停顿一下,有些讶然,“我?可是我很苦恼啊,我那里有……”

    “你说他做了不可原谅的事,可是你却去苦恼该不该原谅,在你心里不就是想原谅他吗?否则你还苦恼什么?”蓝母一语道破天机。

    “说得也是,那——”蓝珞璃仰躺下沙发,“我是不是应该原谅他。”

    “先别用条条框框去判断他对你做的事是不是不可原谅,你首先得问问自己的心,想不想原谅他,跟着心走吧,孩子,别太难为自己。”

    蓝珞璃皱皱鼻子,咕哝一声,“感觉就这么轻易地原谅他,似乎太便宜他了。”

    “凡事用公式去计算,永远也不会觉得满意的。中国有个词叫做舍得,有舍才有得,要想有得必需得有舍,就看你内心里渴望什么。孩子,同样的,听妈一句劝,不要一味地强调自己终生不嫁而拒绝去谈恋爱,别拿这些条文把自己框死,想爱就去爱,想原谅就原谅,跟着自己的心走,问心无悔,别总是把自己往死胡同里逼。”

    “妈,我也想去爱,可是,我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去爱……”

    切断电话后,她依然仰躺在沙发上瞪着天花板,他都有妻子也有属于他和他妻子的孩子了,她要怎么去爱?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如果他对她坏一点,冷血一点,她是否就可以死心不再有任何幻想呢?!

    可是白天的时候在奥托蒙一楼大厅里,潘英当众耻笑她脖子上的疤痕时,他竟然可以当众毫无形象地解开衣衫露出他胸口上的伤痕帮她解围维护她的自尊……

    夜苍宸——

    既然你娶了另一个女人,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倒底什么是你的真什么是你的假,存心是想折磨我吗?

    胸口一阵泛痛,她起身翻着包里,她已经有好多天没有靠那药物入眠了,看来,她真的不能在夜里想他……

    这天早上,天气就像蓝珞璃的心情一样,不但阴森森、暗茫茫,而且还下着毛毛细雨,在夏季,这实在是相当罕见的。虽然很不想出门,可是临到最后一刻,她还是抓着雨伞出门了,但当她正要关上门,却又突然跑回去拎了一件外套塞进包包里。

    天气预报里有说,这是台风雨,温差会陡然下降比较大,最多可相差到10度左右,所以这种天气里,不带件外套出门是不行的。

    在公交车上,她的脑海里还回荡着昨天在公司向王燕汇报结果时,她说的话。

    “不要一次就放弃,再尽量试试看吧,如果真的实在不行的话,我再想其它办法,好吗?”

    谁能对上司说不好呢?

    她和冯清昨晚埋头苦干一个夜上,设法把对方的苛刻要求都塞进那个实在不宜再做任何变动的企划书和合约里,然后,信心满满……不,其实她心里没有底,但也勇敢地走向那位于市中心的奥托蒙大楼,期待这回至少能谈出一点点成果出来。

    推开门,发现主席位置上没有夜苍宸的身影,蓝珞璃与冯清两人忐忑不安地互觑着,冯清附在蓝珞璃的耳朵边低语,“这回那个夜总是不是不会亲自和我们接洽?”

    “也许吧。”可蓝珞璃心底里有些暗暗的失望。

    “我就说嘛,那可是夜大总裁,怎么可能那么闲管像我们这样的小Case呢?昨天一定是恰好碰上他闲极无聊才来刮刮我们的胡子的,今天没有他在,我们胜算似乎……”

    话还没说完,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打开,苏秘书走了进来,但视线只是望向蓝珞璃,“蓝小姐,总裁要和你单独洽谈。”

    单独?!

    蓝珞璃那颗脑袋立刻想到一些画面,他有可能会对她做什么事情、何况又没有其他主管人员的缓和,忍不住冲口而出,“他难道就没有其他重要的公事要办吗?连这样的小案也要亲自来盯着。”

    “有啊,怎么没有,还紧凑得很呢!昨晚就忙到三更半夜,可是总裁硬是往后延,大家也没办法。”苏秘书如是说着,同时转身向后,恭敬地道,“蓝小姐,跟我来吧。”

    走在柔软的地毯上,蓝珞璃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脉动,颤抖的呼吸声,她知道这条道是通向总裁办公室,她很想做一回胆小鬼,可是想想人都已经到门口了,总不能打退堂鼓吧?

    蓝珞璃只好硬着头皮单独进去,幸好,那个家伙正在听电话,一见到她进来,便随手挥挥让她自己坐下,然后又自顾自地和对方透过话筒议事。

    蓝珞璃紧绷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深吸几口气,她挑了一个距离他比较远的地方坐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