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太霸道,女人别想逃 > 第320章 终于相见
    她来这里上班已经一个星期,也除了偶尔见他外就是和苏秘书接触,神奇得没有见过公司的其他成员,每次她都是直达顶楼,每次开会也都是苏秘书陪同他去开的,然后由苏秘书分配工作给她做……

    有时她真的怀疑,奥托蒙是不是只有她和苏秘书两个员工。

    他那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妈咪,我好想爹地,为什么爹地都不回来?

    刚才她哄菲菲睡觉,还在嚷嚷着想见爹地。最后墨墨不知跟她说了什么,菲菲才不情不愿地睡下去了,可在睡梦中也不断地梦呓喊着“爹地”,脸上还挂着泪痕,蓝珞璃看着都心揪。

    蓝珞璃拿着手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有些拿不定主意,她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告诉他,菲菲很想他?

    如果他能回来看一下,菲菲一定会很高兴的。

    最后,她咬了咬牙,把心一横就把电话拨了出去……

    很快电话那头毫不迟疑地接起来,只是沉默不语。蓝珞璃没有想到他那么快,只是响了一下他就接了电话,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开口,她应该没有打扰到他的事情吧?

    许久——

    “那个……”她刚开口说什么,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声音。

    “苍宸——”

    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温柔。

    他们似乎很亲密!

    蓝珞璃惊吓得迅速把电话给挂上!

    原来他不回来城堡,是因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紧握着手机的手有些泛白,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一窒,有着微微的钝痛,是替那两个可怜孩子感觉到痛吗?

    那个女人是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还是别的女人?

    既然他在外面有了女人,为什么还要找她呢?为什么呢?!

    她瞄上床上两个孩子的睡颜,墨墨长得一点也不像她,菲菲很漂亮,也一点也不像她。如果非要找点像的,就只是那双眼睛有点像,但仅是这一点真的没办法说服她自己,这两个孩子是她亲生的。所以,现在和他在一起女人到底是谁?这两个孩子的亲生母亲又在哪里?

    许久,她的电话响了,是他打回来的。但是蓝珞璃不敢去接,她害怕再次听到刚才那种声音。不知为什么,她心里真的很害怕,感觉是她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一样,害怕被人知道她这个第三者的存在。

    电话一直响,响到自动停了之后,她就把电话关机了,然后就关灯蒙头睡觉。

    这夜,她在转辗反侧中,闷闷地熬过……

    蓝珞璃如往常一样上班,只是今天有些不一样。夜苍宸似乎比她早早地到了,此刻他正坐在他的位置上,看到她进来,辟头就是一句,“昨晚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没有想到他会问得那么直接,蓝珞璃顿了顿,经过来时路上的心理建设,情绪已经是波澜不惊,“对不起,那是不小心按到的。”

    “真的不是有事?”夜苍宸犹疑地在她身上探究着。

    还是告诉他吧。

    毕竟他是那两个孩子的亲爹,而她也只是被他们拐来当妈咪的。她不知道两个小孩的亲生母亲去哪里了,为什么不要他们,但是她毕竟不是亲生,她再怎么尽力去疼爱他们也无法弥补他们心里的缺憾。他这个当父亲的,即使外面有着女人但也不应该那么没有责任心,把两个孩子就这样扔下不理。

    蓝珞璃咬了咬唇,尔后缓缓地轻道,“菲菲,她很想你,这几天晚上睡觉都会做梦,哭醒。”

    夜苍宸从桌面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拼命地在吞云吐雾,沉默不语……直到他起身离开办公室,按行程,今天他有一个重要的宴会要参加。

    望着离去的背影,他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当得知他的女儿想他想到连睡觉做梦都会哭醒,真不知他的心里是怎么想,他怎么可以如此冷酷无情无动于衷?这个男人诚腹太深,深不可测,又忽冷忽热的,太令人难于捉摸了。

    蓝珞璃本以为今天也是如往常一样,在忙碌中度过一天,没有想到中间竟有这么一段插曲……

    苏秘书请假去做产检,今天顶楼的工作只落在她一个人的身上,忙得她终于可以喘口气上个洗手间。可是等她出来里,却发现办公室那组高级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而且还挺着一个大肚子!

    更令她震惊的是,这个女人不但美得令人窒息,而且那模样和菲菲很像!

    没有十分都有**分,除了眼睛外,眼前这个女人是灰色的,菲菲是黑色的,直觉告诉她……那两个小孩的亲生母亲终于出现了?

    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也感觉到蓝珞璃的视线,抬眸与她对视,带着某种不悦。

    “你是谁?”她立刻戒备起来,身怀六甲的臃肿身体立刻站立起来,语气非常不友善。

    为什么夜苍宸的办公室里有别的女人自由出入,而且这个女人站在位置正是洗手间的门口。竟然特殊到可以使用这里的洗手间,她太知道夜苍宸有多洁癖,不喜欢他呆的地方有别的女人的气味。

    这个声音,蓝珞璃记得,因为昨晚才刚刚听过,从夜苍宸的电话里传出来的,夜苍宸没有回城堡就是和她在一起的?

    蓝珞璃不明白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抛弃那两个可爱懂事的孩子,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相见。有太多不明白的地方令她如入囹圄,缓缓地走向她,不吭不卑地道,“我是夜总的御用秘书,蓝珞璃,请问您是?”

    “御用?”女人故意提高了嗓音把这两个字的音拉得长长的,语气里带着鄙夷与不屑,两眼没有礼貌地上下打量着蓝珞璃,黄朵告诉她夜苍宸在N城有一个特殊的女人存在,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吗?

    秀曼居高临下,不可一世的气势冷哼一声,“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你是新来的?”

    “是。”蓝珞璃没有想到近在咫尺的脸明明这么甜美可人,那么优柔得需要人保护的样子,怎么说出来的话就那么带刺,神色那么阴寒。

    女人轻蔑地瞥了她一眼,放眼环顾这四周,发现这办公室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张办公桌,她伸手指过去,“那是你的位置?”

    蓝珞璃回头轻道,“是。”

    “你是从N城来的?”

    “是。”

    秀曼的猜测得到证实,表情瞬间变得阴森而骇人!

    突然一个巴掌立刻毫不客气地招呼到蓝珞璃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火辣辣地疼。蓝珞璃委屈地冷冷地望向她,“你怎么打人?”

    秀曼嗤笑一声。

    虽然她一直住在奥托蒙庄园里似是足不出户,但好歹在彻斯特集团里她是一个女强人,对于奥托蒙的动向她一直都有密切关注。亚洲那边的事宜,本来早早就安排妥当,可是夜苍宸竟然呆在那里久久不愿回来。女人的那根敏感的神经有时真的很神准,直觉告诉她,夜苍宸在N城那边一定有女人羁绊住。

    果然,这不就从那里带回来了一个女人,而且还做他的什么御用秘书,位置还安排在总裁的办公室里!

    这是从没有过的现象!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看过夜苍宸有那么注重一个女人!所以眼前这个女人是她的一个威胁!

    “刚刚那一巴掌是想提醒你,苍宸并不是你所能觊觎的男人,你最好安分些,好自为之!”秀曼摸了摸自己隆起来的肚子,声音尖细,“等我顺利生下苍宸的孩子,苍宸就会和我完婚。所以你别痴心妄想有无朝一日可以灰姑娘变凤凰!早点死了那条心!”

    虽然对于夜苍宸的情感,她的心里是空荡荡的,但是一听到他即将会娶别的女人,心里莫名那么一揪很难受。

    如果生下他的孩子就可以和夜苍宸结婚,那么为什么要舍弃墨墨和菲菲?为什么呢?蓝珞璃真的想不明白,所以她很想弄清楚。

    看在那两个小鬼头的份上,她不计较刚才那一个巴掌的委屈,“那么菲菲呢?你怎么从来都不去看你的女儿?”

    毫无预警的,又一个巴掌招呼上来,这一次更狠,蓝珞璃被甩得有些冒金星。蓝珞璃想回个礼,却看到她那隆起得高高的肚子,咬了咬牙又忍了下去,“请你可以放尊重点。”

    “尊重?”秀曼轻佻地轻笑,随即凑近蓝珞璃,毫不客气地揪起她的衣领,一个字一个字故意咬出清晰有力,“你——不——配!”

    “我没有生过什么女儿!你别想为了得到苍宸,胡乱给我扣帽子!没有人会相信你的!”灰眸中闪过一抹狠戾,她咬牙彻齿,推了蓝珞璃一把,“识相的,快点滚回你的N城去,苍宸并不是你可以要得起的,如果你胆敢污蔑我,我就会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难道她真的不是那两个孩子的母亲?可是菲菲真的长得和她很是相像。单单从样貌来看,眼前这个女人比她更像是他们的亲生母亲。只是那颗心似乎太黑了点,如果她不是那两个孩子的亲生母亲,也很好。蓝珞璃是很乐意接手,她现在当得也挺好的,她都越来越爱死那两个小孩了。

    至于这个女人威胁的话,蓝珞璃倒是轻笑而过。

    “你笑什么?”

    连吃了两次亏,这一回蓝珞璃没有那么好心情地立刻回答她。只是熟门熟路地走到另一边按下一个按钮,整面墙立刻旋转过来,那里除了有个吧台还有镶嵌有一个冰箱,她从里面拿出一块冰袋,轻轻地敷在自己的脸上。

    尔后转身,理智占据了上风,慢条斯理地道,“那么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又能要得起吗?如果你能要得起话,就不会在这里跟我这位什么也不是的人呛声。这里是办公的地方,我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做完,与其在这里跟我谈我要不要得起的问题,你还不如回去想想你怎么样才能要得起夜先生来得更实际。”

    “哼!小嘴儿倒是很利,不过我不怕老老实实地告诉你——看看你那份自信是否还那么坚固。苍宸现在虽然是坐上奥托蒙总裁的位置,也代管理着夜氏帝业,但是老太爷还没有真正地授权于他。如果他能够和我在一起,我就有能力助他从继承人选真正成为夜氏帝业的继承人,如果……”女人轻笑一声,有些可怕,“如果他不能和我在一起,我同样能够毁了他,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女人早已离开,可是她的话却在蓝珞璃的耳朵里回荡,久久散不开。

    苏秘书下午回来了,向她简单地说了这事,并从苏秘书的口中得知那个女人叫做秀曼,是彻斯特家族的长女,六年前就在老太爷的授意之下,和夜苍宸订了婚,换句话来说她是夜苍宸的未婚妻!

    蓝珞璃有些疑惑,秀曼说那些话的时候,神情绝决得不像是在说谎恐吓她的。

    如果她真有能力做那些事的话,那证明她的背后一定有着很强的靠山。如果商业联姻才能助夜苍宸名副其实地成为夜氏帝业的继承人,那他并不一定要挑这个秀曼,毕竟彻斯特家族也只是上流贵族的其中之一,他还是有其他贵族的女儿可以选择。

    但是,偏偏选择这个秀曼,那么她背后的靠山是谁呢?

    蓝珞璃微眯着眼,越想越心惊。

    这里有太多隐晦的事情令她无来由得心生疑寒。

    只是晚上十点来钟,夜才刚刚稍微安静下来,蓝珞璃就已经睡着了,手边还攥着没有看完的文件。

    被子下小小的一团隆起,紧贴着床边,仿佛打个哈欠都能掉下来。

    夜苍宸伸手将文件从她手里抽出来,不经意间一扫,动作顿住了,一目十行看完,随后合上放在旁边的桌上,工作上她还真的上心,什么都帮他做得好好的,做不完还带回家里来。

    目光落在斜靠在床头的的脸上,夜苍宸掀开被子,把她轻轻地抱起放在床上让她可以舒服地睡下。他悄无声息地伸手穿过她的脖子,她的脸立刻靠向他的胸膛当中,像只小猫一样蹭了蹭,两只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再也不愿意离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