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太霸道,女人别想逃 > 第328章 不要让我等太久
    “我不饿。”她低垂着眸子,轻轻地回答。

    夜苍宸用一副高深莫测的黑眸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缓缓地道,“手里拿着什么?”

    她慌张地摇头,“没,没什么。”

    他显然百分百不相信,眼神中闪过一丝丝冷意,他靠她更近些,一只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中,一只手伸在她的面前,“拿出来。”

    蓝珞璃不自觉地向后退去,可身后的落地窗马上就阻止了她的脚步,男人身上散发着强大的压迫感几乎要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在她眼前的手修长有力,她避无可避。

    “拿出来。”他不疾不徐地重复着,房间内的温度也骤然下降。

    她闭上眼睛,无助地缓缓将手从背后伸了出来,一个十分精致的袋里装着一件男人的西装外套……

    瞬间,夜苍宸的眸子冷寒了下来,他突然抢过袋子,探手拿出……竟是那天晚上被他扔出去的衣服!那天晚上,他走后她竟然跑出去把这件衣服给捡了回来!看得出她还亲自洗干净了并熨得整整齐齐!他记得那天晚上她的手还有伤,她竟然……

    他的脸一下子“吧嗒”地阴沉了下来,蓝珞璃可以感觉到他的怒火在胸中翻腾,如同压力过大,马上就要爆炸的锅炉一样。

    蓦地——

    他向她扬起手,蓝珞璃以为他要动手打她,虽然她从没见过夜苍宸打女人,可心中对阴晴不定的他的惧意与日益增,她下意识地做出自我保护的举动,闭上眼睛,蜷缩了一下。

    可是——

    她以为的疼痛迟迟都没有落下来,耳畔传来的是刺耳的落地窗被拉开的声响。心中突然颤抖一下,蓝珞璃迅速地张开眼睛,却为时已晚。

    “我的房子里不允许有垃圾异物出现!”

    夜苍宸手一扬,嗒得一声,蓝珞璃耳畔里传来打火机的声响,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那件西装外套连同袋子在火光中于空中形成一个优美的弧度,被扔到了楼下的空地,几乎连落地的声音都没有……

    蓝珞璃惊呼一声,转过身趴在围栏前视线往下面的空地扫了一眼,大概清楚了落地的方位,就要向外跑去。

    忽然,胳膊上传来一阵力道强劲的拉力,夜苍宸捉住她一双如同铁臂般的手把她牢牢地禁锢在怀里,黑眸中闪烁着令人心颤的阴鸷。他狠狠地掰过她的身子,令她直视着楼下空地那燃烧越来越旺盛的火光……直至那件衣服连同那个精美的袋子燃烧怠烬化为乌有……

    “我喜欢用这样的方式直截了当地毁灭我讨厌的东西!”不用过多的言语,这个男人单单一个眼神就能把人撕成碎片。

    说完,他大步离开。

    蓝珞璃似乎意识到什么,“不要,夜苍宸!”

    她快步地追上去,从背后紧抱着他的腰身,破碎的声音明显有着哀求,“不要!”

    夜苍宸没有动,背对着她的双眸缓缓地闭上,没有让其中一丝丝情绪流露出来。很好,无论她失忆与否,她总是这样为着别人来求他!无论她是否记得曾经的一切,她都是这样做什么也不愿意为他心甘情愿一点点!

    那就别怪他!

    须叟,他拉开她的手臂,转过身,扬起了微笑,声音里却清魅地带着邪恶,“除了唇,他还碰过你哪里了,让你如此对他念念不忘?”

    蓝珞璃身体一僵,夜苍宸自薄唇逸出一声轻笑,有着一股悲凉。修长有力的手指抬起,来到她的柔软的唇片轻轻地摩挲,顺滑而下来到的性感的锁骨,恶意地停在柔软的胸前,蓝珞璃逸出一声浅浅的痛呼,“这里他碰过吗?”

    “不要。”她拉开男人恶意袭击的大掌,却反被他死死地握住。

    蓝珞璃拉回视线,咬着唇瞪着他。他的轻蔑就像烧红的铁烙在心尖上,是那般惊痛。

    此时男人的眼神微凛,可怕阴鸷深深地望进她的双瞳,“你最好给我记住,如果让我知道你让别的男人碰你,我就先杀了那个男人然后再杀了你!”

    蓝珞璃心脏骤紧了一下,心惊胆颤。

    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并不是在开玩笑,只要他想就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她强忍着惧意,急忙解释,“天赐,我和他并没有……”

    “天赐?”夜苍宸危险地眯起狭长的双眸,刚指捏起她的下巴,那力道令蓝珞璃觉得那里的骨头是否要碎了,“璃儿,只是短短一个晚上,你们竟然进展得那么快,叫得那么亲热。我想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如果庄氏毁在他的手里你说他会不会也随之消失?”

    蓝珞璃如坐针毡,“你什么意思?”

    夜苍宸缓缓勾唇,“最近庄氏有拓展计划,如果订单跑了,庄氏还能支持多久?恐怕你我心里都有数。”

    “你不能那样做!”

    夜苍宸冷觑她一眼,轻蔑地冷哼一声,“怎么,你心疼他?璃儿,你可知道能不能,不是我说了算,而是看你怎么做。”

    这些日子蓝珞璃有查过庄天赐,知道庄天赐并没有骗她。八卦里庄天赐一直都洁身自好后来找到了一个就要谈婚论嫁的女人。庄母认为那个女人不配自家儿子百般刁难,为了不为难他,那个傻女人就选择自己偷偷地跑了……从此庄天赐就完全变了个人经常纵情声色……

    虽然网络上的八卦真真假假不知有多少成份是真实的,也没有指名道姓那个女人是谁。但从庄天赐给她的戒指,还有那夜在海边庄天赐对她说的话,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她自己。

    是她害得他受伤,才那样放逐自己,是她的错。

    想到戒指,蓝珞璃腾得心惊一下脸色瞬间惨白。下意识地低头望着自己手指,发现光秃秃的才又恢复正常神色。她这时才想起来,那晚她一坐上朱本佳的车就悄悄地把戒指摘下来收藏好了,否则如果被夜苍宸看见,现在不知道会是怎么样,只是一件衣服他都如此小心眼地计较更何况是一枚戒指。

    “你想我怎么做?”

    蓝珞璃同时也知道夜苍宸并非在和自己开玩笑,他说的没错。这些天她也相继地了解了有关庄氏的状况,确实是在做一个拓展计划,而且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意在必得。如果订单相继出现问题,就算能拿到毁约金,但毁约金才有多少,根本就无法挽回巨大的损失。

    到时,所有人就会都眼巴巴地等着庄氏萧索下去,然后一口吞下它成为业界的龙头老大。

    她抬眸看向他,夜苍宸正浅笑地睇着她,微勾上扬的唇角带着一丝邪恶,沉吟了许久,觉得高压的沉默已凌迟够了她的心脏,才好心地缓缓地笑道,“你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现在你首先要做的是好好依时吃饭,别尽做些让我不高兴的事,晚上我再来找你。”

    说罢,砰的一声门就被关上了,随即听到夜苍宸毫无温度的话语,“没有我的同意,不许让她走出房门半步。”

    他和她是同事关系?!

    夜苍宸冷哼一声。

    他本以为她如今不爱他没关系,只要他事事顺着她尊重她总有一天,她就会被他所感动然后重新再像曾经那样爱上他。

    只是,庄天赐?!那个她曾经差点和他结婚的男人!

    他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愤恨,他不想再磋砣光阴,浪费时间,他得先下手为强。本来他不想用这样的手段逼她就犯,但是……这是她逼他的!管她爱不爱他,只要她是属于他就行了!

    蓝珞璃不知道自己这一天是怎么过的,她只知道夜苍宸离开后,天叔就把餐端进了房间里。想到他离开时放出来的胁迫之语,她不敢忤逆他,最起码她不想因为自己而害得庄天赐家破人亡。

    她相信只要夜苍宸想,他就会如他所说的那样,一夕之间就能让庄氏在商界中消失无踪。

    他说晚上会来找她,一入夜,夜节宸果然是来了。而且时间掐得刚刚好,两个小孩刚好入睡,他的车子就到。只是蓝珞璃不明白他这是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别过脸望向车窗外,视线投入不知名的远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很想离开他,可是为什么却不舍?

    难道真的是因为不忍那两个小孩落入秀曼那样看似温柔似水实则心肠蛇蝎的女人手中吗?

    沉默再度袭来,侵入她的每一个细胞中,缓缓地闭上眼睛,不想和他再多说一句话。话已至此,那么清楚明白还有什么好说?只是心房里某处,自己抓不住的地方,隐隐地透着一股刺痛……

    “下车。”

    他突来的命令,不带任何的温度。一如来时命令她上车那般让人无可置疑地语气。

    蓝珞璃看向男人一眼,然后默默地打开车门。脚还没落地,身后传来男人低醇好听的声音,“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最好不要让我等太久。什么该说的说清楚,不该留的东西还干净。”

    蓝珞璃的身体僵硬了片刻,他知道庄天赐有给过她一枚戒指吗?她都没有拿出来过,他再怎么神通广大?眼神再怎么锐利也不可能有穿墙透壁的能耐吧。她定了定神,然后关上车门,毫不迟疑地,奢华的流线型豪车迅速消失在夜幕下,她却久久不能移动脚步。

    没错,他要她来跟庄天赐拔草除根。

    他基本上是女人的绝缘体,在他身体做了一段时间的秘书,多少也了解一些,非常不喜欢被别的女人碰,那么他的未婚妻秀曼呢,她的肚子里孩子又怎么来的?

    蓝珞璃自嘲一笑,有些逃避似的不再去想,只是脑袋也空白一片地望着那几乎看不见头的黑暗……

    跑车熟练地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前面花坛旁指定的停车位,庄天赐并没有马上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站在自己的车门旁,双臂交叉于胸前,一脸冷然地看着另一辆跑车紧随而来。

    潘英从跑车上走下来,看到花坛旁街灯下的男人,赶忙扬起笑,踩着高跟鞋优雅地走过去……纵使她的个子属于纤长高挑型,但是站在高大的庄天赐面前还是显得娇小。

    “怎么?真的要和我划分楚河汉界?”她仰起头,近距离看着男人英俊带着冷酷的脸庞,更加确信自己想要的就是这种男人。

    反正夜苍宸那么讨厌她,而且还亲眼所见他那个未婚妻秀曼。潘英觉得自己是无望的,那么她就得紧紧地抓住庄天赐。再说她手里有一张王牌就是庄母,庄母对她那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她就不信俘获不了他。

    男人冷睇着她,“不是回香港了吗?干嘛又跑过来?”

    她扬起完美的笑容,“我说过我喜欢你,虽然你因为蓝珞璃明确地拒绝过我,但是我的字典里没有认输这两个字,所以我要和她一起公平竟争。”

    如果是在商场上,他想他真的是很欣赏这样有干劲的女人,但是在私人感情世界里,他倒是特别讨厌这种死缠烂打。

    以同样的方式,他直言不讳地回答,“我的字典里也没有迁就这两个字。”

    潘英不在乎地耸肩,“无所谓,我会让你看到和我在一起绝对不会是迁就。”

    知道多说无益,庄天赐看也不看她转身就要离开。突然,潘英出其不备地拉住他的手,庄天赐疑惑地转身,刚想甩掉她对自己的触碰,潘英却在这时蓦地踮起脚尖,送上自己的红唇……

    没有想到潘英会如此,庄天赐有一瞬间地怔忪,但很快便反应过来,他伸出手刚想要推开他,眼角却突然注意到不远处那个纤细的身影。

    蓝珞璃刚拉回夜苍宸车子消失的方向视线,正要迈开脚步,身体却在下一秒僵硬,她怔怔地望着前面不远处的花坛露天停车场,街灯下正在亲吻的男女……

    庄天赐惊讶地低喃,“珞璃……”她这是特意来找他的吗?自从那天晚上分开之后,他一直在这里等着她没有离开过。

    潘英愣了一下,然后顺着庄天赐的视线疑惑地转过头。

    刚刚有一瞬间,蓝珞璃竟有种想要躲起来的感觉,知道他们两个人都已经发现自己了,她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