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太霸道,女人别想逃 > 第495章 有个秘密,不想再藏着
    夜苍宸打开酒店套房的门,房内的灯光有些微暗,她嗅着空气里有股浓浓的酒精味,眉头紧蹙。

    晚风从敞开的窗户内肆虐的涌进,窗前,一人安静的望着大城市下的车水马龙,并没有因为身后有人靠近而回过头。

    夜苍宸放下西装外套,靠在她的身后,温柔的将她揽入怀中,声音轻咛,“怎么喝这么多酒?”

    蓝珞璃晃了晃自己手里那一杯浓度52的陈年佳酿,笑道:“我没有喝只是拿来闻闻。我是知道分寸的,我现在的身子即使有酒虫上身上脑也要忍着不能喝。”

    夜苍宸拿下她的酒杯,“在想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蓝珞璃双手搭在他的颈脖上,语气低喃,“我今天做了一件事。”

    夜苍宸点点头,“我都知道了,新闻上闹得轰烈。”

    “你就不好奇我都干了什么?”

    “你有你的私人空间,我不会干预你的行动,这是你的自由。”

    蓝珞璃靠在他的心口处,“我把郑老的遗嘱交给郑莎,只想把郑朝雨踢出去,却没有想到发生了这么一连串令人措手不及的事情出来。

    夜苍宸,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听说庄天赐醒来之后就离开了医院,失踪了。”

    夜苍宸抱起她,知道她此刻有那么一丝自责,“你放心,庄天赐不会有事的。郑家现在犹如一滩散沙,想要对付,何其简单。你想要帮的人,又有什么困难。”

    “其实郑老,我现在也没有那么恨他了。虽然他犯了糊涂,但那也是爱妻深沉疼女深切,在这点上,我还是挺敬重他的。

    夜苍宸,有个秘密我不想再藏着。

    你说我这么迟才说出来,她会恨我吗?”蓝珞璃似是自言自语着,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做一个得饶处且饶人的人会不会很困难?”

    夜苍宸的手用了点力,“不管谁对你如何,丝毫也影响不了你是我爱的女人。”

    蓝珞璃窝在他的怀里,喃喃自语着,“人人都说我蓝珞璃如果没有夜总也就是什么也不是的女人。我觉得我应该安分一些,不能丈着夜总的包屁就任性妄为。明明我只是一介凡女,却又被夜总宠坏了的大孩子。”

    夜苍宸将她放回床上,拂过她额前的发丝,温柔地道,“是,无论别人眼中的你是什么,你在我眼里都是我的宝贝,你是我夜苍宸的妻子。”

    蓝珞璃吻住他的唇,房内散发着浓烈的酒香萦绕在两人的鼻息间,好像已经让他们一同喝醉了一般。

    ……

    清晨的阳光灼目的落在窗台上,床上熟睡的人悠悠的醒来。

    郑贝贝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一缕落在窗棂上的阳光,她翻了翻身,一张好看的俊脸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昨晚一幕幕如电影画帧一样在她的脑海里播放着。

    谁说庄天赐是不行的?那昨晚那个猛男又是谁?

    或许郑贝贝是了解他的,自小她的出身卑微物质的贫瘠所以骨子里有着一股自卑感,总是要拿着自以为是的坚强,炫耀那些虚无的奢侈来掩饰内心的脆弱。

    曾经的她活着得是那样的累,那样的不是自已。

    庄天赐大概和她也是差不多类型的人吧,他从小在他母亲的高压下活着,害怕自己在人前不够优秀而内心对自己极度不信任,所以连带在男女那一方面,他也是不自信的。

    越是害怕自己做不好,心理压力越大,于是就成了不行。

    现在失去了庄母那把高压的枷锁,他反倒全身心得到了自由,一切却是如此的水到渠成地恢复正常。

    她站起身,昨晚翻来覆去地倒腾,现在腰都有些酸痛。她揉了揉就进入洗手间,此时一个很突兀的电话响起,令她怔愣在原地无法动弹。

    ……

    郑氏集团的记者招待会。

    郑朝雨隆重地召开,就是即日宣布自己登上郑氏集团总裁位置。

    新闻发布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郑朝雨照顾着各个角度的聚镁灯光的闪现,场面非常得轰动,新闻媒体也在全程地直播。

    就在她走向主持人的位置宣布上任就职演讲时,突然外面进来一道令她脸色大变的身影,手里拿着的麦克风颤了颤,全场也发现了异样,纷纷顺着她的视线回头往后瞧去。

    只见郑贝贝,那个新晋影后,推着轮椅上的郑老缓缓地进入会场。时间就在这一刹那静止不动,这样的急转直下的场面,所有人的脑袋感觉都有些不好使。

    郑老什么时候就释放出来了?

    郑贝贝为什么又会和郑老一起出现?这两个人根本就是八辈子都打不着关系的!大新闻,绝对是轰动的大新闻,瞬间,媒体们似乎开始清醒起来,咔嚓一声,聚美光灯突然又闪起,接二连三,闪个不停。

    “爸?您怎么来了?你出来怎么不叫我去接您?”郑朝雨连忙上前亲切地叫道。

    “你没有资格叫我爸!”郑老手一挥,沉稳苍劲的嗓音传来。

    记者们一听,这话里的信息量实在太震撼人,纷纷都闻到了大新闻的味道,都屏气地静察着,生怕自己一个动静分神错过了头条。

    今天一大早蓝珞璃就把他从监狱里保了出来送到医院和郑贝贝进行做一个亲子鉴定,虽然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他莫然地完全相信这个他曾恨得牙痒痒的女人。

    时间不等人,他不可能让郑朝雨得逞。

    郑朝雨瞬间脸上的面子挂不住,“爸,您这是怎么了,我是你最疼爱的二女儿啊,你是不是生病了?不认得我了?”

    “你也别在这里惺惺作态的,你暗地里做的那些事,别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你充其量也只是我放进郑氏族谱里的人,我既然可以把你放进来也可以把你踢出去。你根本就不是我郑某的女儿,有什么资格坐上郑氏总裁的位置上?”

    郑老铿锵有力的一番话,虽然没有明说,但透露着很大的信息量,记者们群情围堵着郑朝雨,逼问个不停。

    ——请问,郑小姐,郑老所说的都是真的吗?

    ——郑小姐,传言你勾引自己姐姐的未婚夫共谋郑氏集团,这是真的吗?

    ——郑小姐,昨晚赵绘琰见过你之后就在狱中自杀,法医鉴定死者生前吸过大麻产生幻觉而自撞脑门至死,据说这事与你有着密切的关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