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甜妻你又调皮了 > 第5章 她可能见了假总裁
    !--

    -->

    林洛言只觉得肩膀一痛,身子被直接甩到玻璃隔墙上,她被摔得不轻,心里又委屈又生气,望着他墨色冰凉的眸,尤其的烦躁。

    “你干什么啊!”

    她皱眉,不满的望向他。

    萧北辰轻笑,一只手啪的按在她脑袋旁,幽邃的眸中是让人看不懂的冷意,“好久不见,这么急着走,不打算说点什么?”

    好久不见?

    她保证自己没有见过面前的男人。

    “说什么?堂堂环球总裁动不动就玩壁咚,像个幼稚的孩子一样,一点没有成年人该有的风范,这样够了么?”

    林洛言没好气的说道。

    还以为年纪轻轻就能成立公司的他会在为人处世上成熟稳重,没想到一见面就说她耍花样,还把她当成物品一样扔来扔去。

    她可能见了一个假总裁。

    萧北辰皱了皱眉,冷笑一声,“怎么?迫不及待的想用成年人的方式交流?”

    他又靠近了她一些,尾音上扬,嗓音虽冷却带着浓浓的蛊惑和暧昧。

    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林洛言感觉到心跳莫名的加快,看着他如墨的眸,就像漩涡般,只要稍不留神,她就会被吞噬干净。

    耳边突然有一股暧昧的气流划过,林洛言身子僵了一下,猛的推开他,朝旁边退了两步,想要离他远远的。

    “萧先生请自重。”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颤。

    萧北辰伸手抓住她往墙上重重的一扔,收紧手指,眼眸中尽是冰冷,“自重?你有什么资格谈自重?”

    那天她偷溜进他的房间,现在又让他自重?

    可笑!

    这句话不轻不重的落到了她的耳朵里却又变了一番意思,她是一个歌手,茶余饭后的谈资,已经习惯了被人轻视,为人诟病。

    林洛言自嘲了一声,“也对,我这种人哪儿有让人自重的资格,萧总出身本就矜贵,自重的人理应是我。”

    “现在知道矜持了,两个月前偷溜进我房间的时候你的自尊心去哪儿了?”

    “偷溜进你房间?”

    林洛言皱了皱眉,感觉萧北辰有些莫名其妙,“我连你房间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溜进你房间。”

    “格兰酒店,1215房间。”

    萧北辰冷漠的出声。

    极其简单的数字,像触电般,她的身子猛的颤了一下。

    1215房。

    房间号正好是她的生日。

    林洛言蓦地回想起来,是两个月前,毁了她婚礼的那个男人。

    深邃如墨的瞳,如贵族般矜贵的气质,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和凌厉。

    是他。

    竟然是他。

    两个月她被骂的狗血喷头全都是因为这个男人。

    “怎么?还想装无辜?”

    萧北辰冷笑的嘲讽。

    宣泄似乎有了对象,林洛言因生气而全身颤抖。

    再听到他的嘲讽,她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啪的一下狠狠的打在了他的俊庞上,打得他偏过了头。

    “你敢打我!”

    萧北辰的眼中瞬间燃起了怒火。

    她竟然敢打他!

    活的不耐烦了!

    “你活该!”

    林洛言感觉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涌到了头顶,每一滴血液都无不叫嚣着愤怒。

    听了这句话,萧北辰更是暴怒,伸手就要打她,却在即将碰到她的时候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林洛言,你是不是有病!”

    “有病的是你!”

    林洛言再次伸出手,正要下手时却被他抢先一步扣住了手腕。

    “还真打上瘾了?”

    萧北辰攥着她的手腕,冰冷深邃的眸中有着愠怒。

    林洛言同样怒视着面前的男人,胸中有一团怒火和难以言喻的委屈。

    比起前一段时间她受的辱骂和冷眼,这一耳光根本不算什么。

    看着她有些惨白的脸,他尽量压低心里的火气,问道:“为什么动手?”

    明明是她进了他的房间!她勾引的他,她有什么资格动手。

    “你毁了我的婚礼。”

    林洛言不理解为什么他还能理直气壮的问出她为什么动手这句话。

    他毁了她的清白,毁了她的婚礼,将她推向了风口浪尖,她动手还是轻的。

    “那天是你主动到我房间的。”

    墨色的瞳中怒火稍稍压下一些,“你先勾引的我,你先脱的衣服。”

    “不可能!”

    “对了,我记得你还想脱我的衣服。”

    萧北辰嗤笑一声,嘴角略过讥讽的笑容。

    那天可是她饥渴的先动手。

    “你……”林洛言想再动手,可手被他扣的死死的根本抽不出来。

    “我记得你很愉快。”

    萧北辰继续说着,看她小脸气的通红,心里莫名的舒心。

    林洛言抬腿就朝他踢过去,结果还没碰到他就被利落的反手抬起,另一只手顺势扣住她的双手按在墙上。

    “林洛言,别过火!”

    萧北辰冷冷的说道。

    她的一只脚被他高抬起来,只剩单脚维持平衡。身体因为失去重心不稳的几次都要摔倒。

    “你一个男人敢做不敢当,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无不无耻!”

    “无耻的是你!喝醉酒装可怜爬上我的床,现在装无辜?恩?”

    他的声音带了些清冷,最后一个字声调是扬起来的,听起来极其有磁性。

    “你别血口喷人!”

    一时被生气冲昏了头脑,林洛言猛的一挣扎,全身失去了平衡,整个人直直的向前倒去。

    本以为会摔倒,没想到他猛的一扯,她撞上他强壮有力的胸膛,一股专属他身上清冽的香气钻进了她的鼻尖。

    她有些发怔。

    “这是事实!”

    萧北辰将她扶起来,勾起她的脸,幽邃的眼眸十分坚定的看着她。

    看着萧北辰笃定的眼神,林洛言感觉全身一下就瘫软了,心里支撑她两个月的念头似乎在刹那间轰然倒塌。

    确实,她一个醉醺醺的酒鬼误打误撞进他的房间也不是不可能。

    说到底她其实一直在逃避,所以将责任全部推到了他的身上,可现在突然有人告诉她,所有的谩骂全是她咎由自取的。

    她接受不了。

    看她安静下来,萧北辰松开她。

    在冷色光下,她的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仿佛被抽干了全身的血液,眼神空洞无神的看向别处。

    此时的她尤其的狼狈,可他竟觉得她很美,胜过所有女人。

    “可能喝醉酒随便走了一个房间。”她突然讥诮道:“也难怪婚礼会被毁,是我自己的问题。”

    当看到她失望的眼眸时,突然心脏莫名的发堵。

    “所以无论那个人是谁,你都会主动扑上去?”

    萧北辰冷声的嘲讽。

    一股无名的怒火瞬间在他胸口灼烧。

    本来就已经很烦闷了,再听到他的冷言冷语,一种强烈的暴躁感让她几乎脱口而出,“我会不会扑上去关你什么事!”

    “林洛言,你还真是放荡!”

    “是女人你都要,恐怕你也检点不到哪儿去!”

    就算那天她主动进他的房间,可他是清醒的,不想发生那种关系直接把她推开就行了,他自己没禁得住诱惑,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她。

    “你说什么?”

    萧北辰胸中的怒火蹭的一下烧的更旺了,眼神蓦地沉了下去,脸色也阴沉了不少。

    “没什么,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她不想和他纠缠太多,转身准备走,萧北辰上前一步直接按住她的肩膀,推到一旁,欺身压了上去,眸中写满了冰凉,“在你走之前,我必须把我的罪名落实了!”

    说他不检点。

    好。

    掀起她的下巴,幽邃的视线移向她淡粉色的唇,霸道的俯下身。

    清冽的香气扑面而来,冰冷的触感让她整个人一怔。

    一种羞耻和气愤涌上心头,林洛言使劲的想要推开他,他却吻得越用力,一只手抓着她的腰,另一只手穿过她的长发,按着她的后脑勺霸道的让她迎合,挣脱不开。

    她一直相信,她和萧北辰的爱情是上天注定的,怪只怪时间作祟,令人叹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