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甜妻你又调皮了 > 第19章 早就被团灭了
    !--

    -->

    林洛言顺着江景哲手指的方向看去,远处一群人正簇拥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不知在说着什么。

    那个男人林洛言很熟悉,然而更熟悉的则是男人身边穿着高跟鞋穿着束腰短裙,青春靓丽的女子。

    “那个男人是云城“安宁”房地产商宁总,旁边的是宁总最宝贝的独生女宁浅浅,让你演这个角色就是他女儿敲定的。”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林洛言不禁头疼扶额,宁浅浅让她演这部戏的小心思她怎么可能不清楚,早知道她应该把这部戏的投资商了解清楚后再接的。

    “你认识啊?”江景哲显然并不知道她和宁浅浅之间的事情,看向她的表情多了几分疑惑。

    林洛言点了点头,没有解释太多。

    此时宁浅浅像是知道她在这里一般,视线朝她投了过来,似乎早就料到她会在这里出现,并没有惊讶,反而狡黠一笑。

    和宁浅浅斗智斗勇多年,根据对她的了解,宁浅浅绝对在想办法怎么整她。

    摄影、导演、监制以及各演员等人全部到齐后,新戏开机。

    她饰演的角色是配角,小时候被心狠手辣的男主收养,训练多年,被迫装为哑女以宫女的身份潜伏在宫中和男主里应外合,企图推翻当朝皇帝,结果被发现,弃尸荒野,被狼群撕碎。

    她今天要拍的就是被男主训练的一段,此时的她一袭男子的装扮,秀丽乌黑的头发像男儿一样被束起,清秀好看的杏眼中此时只有清冷和淡漠。

    “作为一名出色的杀手必须要能忍耐,用最清醒的意识面对疼痛”

    男演员说完,将腰间的玉佩取下扔向不远处的湖水中,头也不回的说道:“半个时辰的时间,把玉佩送上来。”

    湖泊是由游泳池代替再经过后期制作的,而她要做的就是跳进池水里再和池中的几个黑衣人打斗一番。

    这个角色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因为在打斗的过程中她的表情要求很多,好在接到戏后她就好好研究了一番。

    林洛言站在游泳池旁,根据剧本的要求跳了下去。

    春末夏初,天气不算太冷,再加上是早晨,一下水,冰冷的刺痛感就侵袭了她的全身。

    她的身体不自觉的打颤,眼神却依旧保持冰冷和淡漠,看向后来的黑衣人时更是用死人一样冰冷的眼神望过去。

    打斗时从她的眼神中只能看出冷漠和无情,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情感流露。

    导演满意的点了点头。

    宁浅浅站在导演的身边,当看到林洛言跳进水里时,身体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看到那冰凉的水,想想她就觉得很冷,同时感觉,很爽。

    毕竟林洛言可是打过她,那两个巴掌她还不回去自然有别的办法整她。

    看到导演点头,宁浅浅直接大声喊道:“卡。”

    上岸后,林洛言不停的发抖,正打算去换衣服就听到宁浅浅这么一声,心里顿时有些隐隐的担心。

    “宁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导演翻看了刚刚的那条,看到林洛言的眼神每一段都很到位,正打算说过就听到宁浅浅这么一声,便有些疑惑的朝她问道。

    “导演,刚刚她的表现还不算太出色,我了解她,给她的压力越大,她就越优秀,倒不如再来几条,说不定她还有更好的表现。”

    宁浅浅一本正经的在导演耳边说道。

    导演听着有理就同意了。

    林洛言看到宁浅浅在导演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导演点了点头,朝她摆了摆手,顿时心里一条,意识到不好。

    果不其然,导演直接朝她说道:“林洛言,刚刚眼神力度不够,再来一条。”

    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每次她这段拍过宁浅浅都会很不满意,让她再来一次,连续NG了十几条连男演员那边都有些不耐烦了。

    她更是可怜,冰冷刺骨的水一次次的跳进去,冻得她几乎麻木,每次上岸都感觉全身僵硬,可她是新人,根本无力反驳,只能一次次的跳下去。

    “卡,眼神力度不够!”

    “卡,黑衣人上来了你倒是打啊!愣着干什么!”

    “卡!林洛言,你是杀手!行动一定要干净利落!”

    “卡!林洛言!杀手要都你这样早就被团灭了!”

    “卡卡卡卡卡!”

    “”

    事实上她早就已经被冻得没有知觉了,再加上全身湿淋淋的,黏在身上,一阵风吹过更是冻得要命。

    一共卡了十八条,直到她的身体完全僵硬到完全麻木,唐晓晓将从道具组抱过来被子盖在她身上她也感觉不到温暖。

    一旁的江景哲看不下去了,对导演说道:“导演,其实第一条就很不错了,这么冷的水,演员冻得够呛,再优秀也优秀不到哪儿去了。”

    之所以江景哲一开始没有说是因为他是比较追求完美的人,听到宁浅浅说她会更加优秀,所以抱着让剧情更完美的心态让她去一次次的下水。

    不过看到她冻得这么厉害,他也有些不太忍心了。

    宁浅浅看到林洛言在远处狼狈,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大概也解了气,便说道:“那就用第一条吧,演员感冒了也影响进度。”

    “OK,就用第一条,林洛言,收拾一下,准备下一场。”

    林洛言抱着被子在远处听到导演这么说,顿时有种哔了狗的感觉,再看到宁浅浅得意的样子,不用想大概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怎么用这么眼神看着我,洛言姐,这次的机会可是我给你争取的呢。”

    宁浅浅踩着高跟鞋走到她身边,俯视着正裹着被子瑟瑟发抖的她,语气充满轻蔑和讥讽。

    这种场面以前有过太多。

    宁浅浅是房地产老总的女儿,在云城呼风唤雨,爱慕者能绕云城一圈,而她只是一个弃女,一无所有。

    所以表面上,宁浅浅对她相当的好,可实际上,则是各种讽刺和捉弄。

    再看到宁浅浅这种居高临下的样子,林洛言现在不仅是冷,更是气的发抖,直接将被子一把扯下,站起身。

    此时她的姿态丝毫不比她狼狈多少,“是吗,那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毕竟现在你一、无、所、有!”宁浅浅话音咬的很重,话中有着明显的讽刺。

    她一直相信,她和萧北辰的爱情是上天注定的,怪只怪时间作祟,令人叹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