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甜妻你又调皮了 > 第178章 得到,就是他的
    林洛言说完话之后才发现,她的声音竟然低的连她自己都听不到,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软绵绵的。

    她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想要给唐晓晓打电话,刚摸出手机,萧喆晟一把将手机抢了过去,扔进了酒杯。

    “林小姐,你还没怎么喝呢,怎么醉成这个样子?”

    萧喆晟的脸在她面前变得越来越模糊,蓝宝石般的瞳尤其的刺目,就连笑容看起来也是很阴险。

    林洛言皱眉,“你在酒里做了手脚?”

    “怎么会,你看我就没问题。”

    萧喆晟确实没有任何醉酒的模样,林洛言很奇怪,她们喝的是同一瓶酒,如果酒里下了东西,那萧喆晟为什么没事。

    但能肯定的是,萧喆晟绝对做了什么手脚。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远离这个地方。

    林洛言揉了揉太阳穴,眼前的路仿佛在她的眼前越来越颠簸,她的脚步也越来越不稳。

    “我送你。”

    “别碰我。”

    在萧喆晟碰上她的那一刻,她用尽力气甩开他的手,却因为受力重新跌回了沙发上。

    林洛言看向外面正在工作的人员,想要朝她们求救。

    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萧喆晟走到门前,朝不远处的“员工”拍了拍手,“员工”立刻抛下手中的工作跑过来。

    “林小姐喝醉了,你们把她带回去休息。”

    看到两个“员工”毕恭毕敬的走过来,林洛言这才明白,刚刚那些员工都是萧喆晟的保镖,并不是这里的员工。

    “萧喆晟,如果我出事了,你也会惹上麻烦。”

    “林小姐,这里现在是我的地盘,说出去,我更占理。而且你是自动来找我的,就是有事,也是你勾引我不成,我恼羞成怒,但又不能拒绝美女的邀请,只能让他人暂代。”

    萧喆晟的笑容阴险狡黠。

    林洛言握住手指,指甲刺入掌心,疼痛让她的大脑能得到暂时的清醒。

    “你如果敢动我,萧北辰是不会放过你的。”

    现在她只能拿萧北辰作挡箭牌,她能看得出来,萧喆晟对萧北辰还是有几分顾忌的。

    谁知萧喆晟只是笑,手指勾了下唇,略作思索的模样,如宝石般蓝色的浅瞳中闪过几分冷意,“你说,如果北辰知道你还在和秦亦南纠缠不清,他会怎么样?”

    还未等林洛言反应,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萧喆晟按下免提。

    “大少爷,秦亦南现在已经到格兰酒店了。”

    “一个小时后给二少爷打电话。”

    萧喆晟说着挂断了电话,林洛言听到这些再联系之前的事情,顿时明白了他的意图。

    “秦亦南不会这么做的。”

    “清醒的时候还有可能,但如果意识模糊,这就由不得他了。”

    林洛言听完萧喆晟的话,有几分疑问,但是想到自己现在的状态,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却还是朝他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

    林洛言看着他的笑,心里尤其不安,她拼命的握紧手指,想要让意识清醒,但脑中的理智还是一点一点的流失,全身都没有了力气。

    “别强撑了,你越是兴奋,血液流动就越快,药渗透的也会更完全,你的神经也会被麻痹的更迅速。”

    林洛言听到了萧喆晟的最后一句话,整个人就完全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的时候,她被人直接扔进了一间总统套房。

    “洛洛。”

    林洛言刚被人扔进来就看到秦亦南朝她快步走过来,还未等她说话,秦亦南一把将她拎起来,丝毫没有心疼的将她扔在了床上,欺身而上。

    “秦亦南,你干什么!清醒一点!你被人利用了!”

    林洛言拼命的挣扎。

    她从那通电话已经明白了萧喆晟想要做什么,无非是用她们两个激怒萧北辰。

    按照萧北辰的脾气,如果他真的碰了她,萧北辰绝对不会放过他,并且,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秦亦南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就连一向整洁的短发此时也显得很是凌乱,此时的他戾气很重,身上的酒气也很重。

    “洛洛,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我已经知道错了,你知不知道,在我以为自己将死的那一刻,我真的很害怕,我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你,所以我拼命的想要活下来。”

    “父亲死了,母亲也死了,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我现在只有你!”

    “你留下来,所有的事我承担,我会保护好你,我拼死也会保护好你。”

    秦亦南紧握着她的手,林洛言感觉到他的手心很烫,连指尖都在颤抖。

    他一向清冷,从未在她面前表露过慌张,也从未这般卑微的向她请求过什么,林洛言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她对他心疼,但她更明白自己的心,明白他们两个根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她跨不过他们两个之间所横的那道隔阂。

    “秦亦南…”

    “洛洛,不要拒绝我,我爱你,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我的心里就只剩下了你。”

    “以前,我懦弱,因为想要逃避,所以失去了你。我知道错了,我很恨我自己,为什么不能坚强一点,为什么不能帮你承担那些责骂,我现在真的后悔了。”他的眼神黯然,却又在片刻骤然亮了一些,“我全部都会改,为了你,我可以不惜一切,洛洛,我想要你,让我们回到以前,还像以前一样,好吗?”

    他的语气有着乞求,林洛言有片刻的思想停滞,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她忽然不忍心将他推开。

    但她还是狠了下心。

    “秦亦南,在你亲手把我推开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我们两个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有些事,不是一句我错了就能解决的,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能回去。”

    秦亦南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仿佛生怕她跑掉一般。

    这种状态下的他根本什么也听不进去。

    他以前就很自我,很固执,只要认为对的事情无论别人怎么劝说都没用,喝醉酒之后更是严重。

    “你还记得徐琪吗?你知不知道她为了找你死了?”

    “其他人的死活与我无关。”

    他已经死过了一次,对这个世界只有仇恨和恨意,其他人于他来说都只是工具,全都是他报仇夺得一切的工作。

    听着秦亦南满不在乎的语气,林洛言只觉得心凉,感觉面前的男人越来越陌生。

    林洛言深吸一口气,低声朝他说道:“她是你的妻子,你们办了婚礼。”

    听到她说这个,秦亦南连忙抱住她,仿佛害怕般焦急的向她解释道:“那场婚礼我是在利用她,我要活下来,我要得到我要的东西。”

    他越是着急的解释,林洛言愈加的感觉心凉。

    她不相信秦亦南会这么冷血。

    林洛言握紧手指,即使现在对他已经厌恶到了极致,可现在他不清醒,她也没有力气,林洛言只能先妥协,像是哄孩子般对他轻声说道:“你先放开我,这些事我们一会儿再谈。”

    她不能让萧喆晟的计划得逞。

    她的话刚说完,秦亦南就好像听到了好笑的事情般,忽然哈哈大笑,泪顺着他的眼睛落下来,滴在她的胸口,沉甸甸的。

    林洛言突然有些心慌。

    “洛洛,你又在骗我,现在放开你,你会再回到萧北辰身边,你看不到我,你现在根本看不到我。”

    他的声音中透着几分凄凉。

    自从她喜欢上萧北辰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注意到他,她的眼里只有萧北辰。

    “我现在要得到你,我必须要得到你。”

    得到她,她就是他的。

    秦亦南伸手要掀开她的衣服,林洛言想要护住,但是药物时间还没过,她依旧没什么力气,于秦亦南来说更是没什么威胁。

    “秦亦南,你清醒一点!”

    林洛言抓住他的手,他才勉强停了下来。

    “秦亦南,我们都被人设计了,你不能乱来,会出事的!真的会出事的!”

    可秦亦南显然没有听到她的话,在她说完话后直接伸手扯住她的裤子,狠狠的扯开。

    林洛言慌忙想要反抗。

    他的气息很乱,粗重的呼吸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更加的心急,她挤着双腿不让他靠近,秦亦南轻松的将她的双腿分开,伸手扯开自己的拉链。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3618

    她一直相信,她和萧北辰的爱情是上天注定的,怪只怪时间作祟,令人叹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