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且以深情共白首 > 第0411章没了我谁挣钱养活你们?
    0411没了我谁挣钱养活你们?

    看到她下来,殷怀顺哼了一声,一边喝粥一边自言自语道:“哎,真是羡慕有人疼有性生活的人,每天还能睡懒觉都不用担心工作会不会丢。小日子多滋润。”

    乔佳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抿着唇笑了笑,岔开话题问道:“今天想去哪儿玩?”

    殷怀顺道:“我第一次来阜城,来投奔你的,当然要问你。”

    乔佳人想了想道:“可以,去玩之前,我去联系一个朋友,刚好让他带着我们一块去,也顺便叙叙旧。”

    闻言,殷怀顺八卦的问道:“男的女的?长得怎么样?”

    乔佳人上下看了她一眼道:“男的,仔细想想,你们两个性格挺搭的。”

    “什么叫性格挺搭的,我这样有性格的人,天上地下都找不到第二个了。”

    “……”

    已经五年没见,乔佳人不知道厉云飞现在是1;148471591054062自己搬出来住了,还是依旧在厉家住。

    去厉家之前,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乔佳人带着乔骞越跟司机在路边等着,让殷怀顺自己进去找的人。

    只是,殷怀顺进去了没有五分钟就出来。

    不等乔佳人问,殷怀顺就主动开口道:“他家里的佣人说他出国了,已经一年多没有回来了。”

    “出国了?”

    乔佳人惊讶的看着殷怀顺,显然有些不敢相信:“你有问他的联系方式吗?”

    殷怀顺摊手道:“一个家庭保姆而已,怎么可能会有主人家的联系方式。”

    听到这个消息,乔佳人心里止不住的难受。

    离开这几年,除了最牵挂容城外,想的最多的就是厉云飞跟温温了。

    想温温是因为担心她的身体,跟朝爵会不会对她好。

    想厉云飞,是真的把厉云飞当做家人一样存在的看待。

    看到她脸色不是很好,殷怀顺安慰道:“刚才我把你的手机号给佣人了,说是我的,让她给你朋友的父母,这样的话,到时候他会主动联系你的。”

    闻言,乔佳人挤出一抹笑容,点点头嗯了一声,但心里却没抱多大希望。

    阜城因为是经济开发区,景区倒是不是很多,但是许多着名的旅游景点不少。

    两人带着孩子,在景区转悠了大半天,殷怀顺不是什么有高尚情操的人,逛到中午就不肯再逛了。

    坐在西餐厅里,殷怀顺完全摊在了那,极其没形象的抬起手指头晃了晃说道:“得了,文艺范这玩意儿不适合我,你给我说说阜城哪家酒吧好玩儿吧,老实了这么多天,该去放松放松了。”

    乔佳人哪里知道阜城哪里的酒吧好玩,以前上学的时候,她要么跟着叶海洋要么跟着厉云飞,因为那时候是在上学,他们带她去的地方大多也都是KTV之类的,完全是朋友间的消遣。

    就算后来叶海洋为了工作,经常带着她穿梭在各个酒吧跟KTV的时候,她心里也是酒壮怂人胆的状态,哪有心思去关注哪里好玩。

    乔佳人摇摇头道:“不知道,等晚上回去问问容城,他应该知道。”

    容城这种经常有应酬的人,应该比她更清楚。

    殷怀顺坐起身,掏出手机说道:“等不到问他了,我自己查查吧。今儿晚上就不给你们带孩子了,我去潇洒潇洒,回来估计一身酒味儿倒头就睡,没法儿照顾越越。”

    两人在春通认识的时候,乔佳人就知道殷怀顺的情况,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嘱咐道:“不要玩太晚,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殷怀顺满不在乎的说道:“不会有事情,阜城治安这么好,我长这样也没人惦记。”

    乔佳人看了她一眼道:“长得本来就不差啊。”

    殷怀顺哈哈笑了笑:“谢谢姐妹儿这么给我长面子。”

    ————

    晚上,殷怀顺又换下自己正经的衣服,穿上自己曾经的那些衣服,踩着细高跟走出星澜湾。

    看着她的身影,乔佳人心里老是有些不宁,又忍不住给她发了条短信说道:【容城说他今天要去见合作商,要晚上十点多才回来,你到时候就玩到那时候给我回电话,我让容城顺道去接你。】

    短信发过去后,五分钟左右,殷怀顺回了条短信回来。

    【十点多夜生活才刚开始我的姐,你让我这时候回来比硬生生让我高潮的时候去洗冷水澡还过分呐。放心吧,没事儿。】

    看到殷怀顺的短信,知道她这性子劝也没用,乔佳人只好放弃,让她到了以后把她去的酒吧名字跟地址发过来。

    ……

    将要凌晨一点的时候,容城才带着一身的酒气回来。

    因为白天走了一天,乔佳人已经累的先抱着乔骞越睡了过去。

    听到开门声,她又惊醒了过来。

    容城似乎没有喝醉,声音听着还是很稳:“把你吵醒了?”

    淡淡的酒气远远的飘过来,乔佳人掀开被子下床走过来,皱眉道:“喝了多少酒?”

    容城笑道:“一点点,推让不了。大部分尹源替我喝了。”

    知道这种场合避免不了,乔佳人也没有多说,一边接过他脱下来的外套一边低声嗔道:“下次再进医院,我就不去照顾你了,让你自己在那自生自灭。”

    怕吵醒乔骞越,卧室里乔佳人只开了两盏暖色的台灯。

    柔和昏暗的灯光下,容城伸手将她拥在怀里,低声笑道:“没了我谁挣钱养活你们?”

    乔佳人推开他的脸道:“快去洗漱,酒味儿太难闻了。”

    容城躲开她的手,低头吻了下来。

    掺杂着淡淡的酒味与烟草的气息绞缠在唇齿间,乔佳人皱着眉头嘤咛一声,在他胸口锤了两下,最后还是环抱着他的脖子回吻了过去。

    鼻息渐渐变得粗重,容城松开手拖着她的臀部将她抱起来,转身抵着门,低头顺着她的脖颈吻到她的胸口。

    隔着薄薄的棉质睡衣,口水渐渐沁湿她的衣服。湿热的气息铺撒在胸口,乔佳人动情的低声叫了一声。

    容城那里也慢慢有了变化,手上的动作变得十分的暧昧。

    就在两人即将擦枪走火的时候,乔佳人突然想到还在睡觉的乔骞越,忙推开他的脸说道:“骞越还在,我们去客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