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且以深情共白首 > 【灰王子的黑姑娘】026一个女人为了爱情烧了头
    殷怀顺对五爷没有印象,更是没有见过五爷的儿子。

    但当两个男人被身后的小弟簇拥着进来的时候,殷怀顺还是凭借感觉一眼就看出来哪个是五爷的儿子了。

    五爷姓章,叫章德春,来的长子叫章峰宇。

    章峰宇今年已经三十六岁,身材高大健壮,胸部的肱二头肌尤为的突出,皮肤没有像东南亚人一样的黄的发黑,倒是正常的古铜色,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挺能打的一个人。

    章峰宇身旁还跟着一个身材略消瘦的二十出头的男人,男人跟章峰宇比着,虽然身材消瘦了点,个子低了点,但整个人的眉眼都透着一股狠厉的神色,冷着一张脸,并不像是好惹的。

    殷怀顺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打量了一会儿,收回目光,跟着冯天一起站起了身,心里默默道:看来,来的并不是什么善茬。

    章峰宇径直走到三爷面前,弯腰朝三爷鞠了一躬,伸着手,用一口流利的粤语恭敬的说道:“三伯,祝您生日快乐呀。”

    三爷年轻的时候,在帮里就是和稀泥的角色,如今人虽年老,但还不至于老糊涂,面上依旧滴水不漏的挂着和善的笑。

    “你就是峰宇吗?你爸爸还在缅甸吗?身体怎么样?”

    章峰宇用生硬而又蹩脚的普通话回道:“阿爸腿不太好了,但一直以来都很想念您跟七叔,所以这次特意派我过来想您跟七叔问好。”

    听到章峰宇的话,三爷浑浊的眼里隐隐露出水光,似乎是要哭出来样子,哽咽道:“好……只要知道你爸爸他还好好的活着就好,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三伯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们一家人了。”

    三爷说的真切,哽咽的声音更是让人动容,章峰宇弯下腰,双手握住三爷的手:“阿爸是身不由己,所以才不能回来,三伯不要太伤心了,如果有机会,阿爸会回来看您的。”

    下垂的眼皮将三爷的眼折成了三角眼,连带着将他眼底的神色也遮的严严实实。

    三爷从毯子下拽出手绢擦了擦眼眶:“好,有机会见。那边那个是你七叔的孩子小天,你们两个认识认识。”

    闻言,章峰宇回头朝冯天看过去。

    冯天走出座位,伸手笑道:“峰哥,我是冯天。”

    章峰宇握住他的手,点点头,继续用生硬的普通话一字一顿的说:“我听我阿爸说过你,你很厉害。”

    冯天谦虚的笑了笑:“没有,是五伯缪赞了。”

    说完,冯天转身向章峰宇介绍殷怀顺和裴茜茜。

    大概是来之前裴正峰嘱咐了自己女儿,裴茜茜倒是没有跟以前一样一股脑的涌上前。

    她端着名媛的架子走过去,礼貌而又懂进退的跟章峰宇握手问好。

    看着裴茜茜的样子,殷怀顺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不得不说,裴茜茜老老实实的走名媛路线的时候,确实是个挺有气质的美女。

    心里也开始纳闷这裴茜茜是不是脑子有毛病,裴正峰把她名媛的气质培养的这么好,她竟然还要一门心思的模仿自己的打扮跟行事风格。

    宴会如时举行。

    因为章峰宇的到来,现场的气氛热闹了不少。

    只是,有多少真心在就不得而知了。

    章峰宇似乎对裴茜茜颇有好感,宴会开始后,他主动招呼裴茜茜从另外一桌坐了过来,借着要给他们同辈的人敬酒的意思,多敬了裴茜茜一杯酒。

    吃饭的时候,章峰宇也彬彬有礼的帮裴茜茜夹菜。

    虽然进退有度,但桌上的人都是混黑社会的成年人,这种殷勤自是一眼就能看透。

    裴茜茜的心思只在冯天一个人身上,对章峰宇的殷勤,她有些反抗。

    先开始她还能端着名媛的架子稳住,后来章峰宇越发的殷勤,她就有些坐不住了,频频朝冯天看过去,期望他能帮自己。

    冯天像是没看到她的目光,除了偶尔给殷怀顺夹夹菜,就是跟章峰宇聊天。

    殷怀顺倒是吃的挺开心。

    七爷敬重三爷,所以冯天这次准备的宴会也十分的上档次,请的都是春通有名的厨师做的,饭菜味道着实的合殷怀顺的胃口。

    其中那道清炖狮子头,让她吃的十分的满意,也让她忍不住想起来陆伯瑞。

    陆伯瑞在她那吃了几顿饭,好像每次都挺喜欢吃肉的。

    她暗自在心里盘算,等会吃完饭,她要去后厨找找厨师取取经,下次让陆伯瑞那个‘糟老头子’帮她试吃。。

    “喜欢清炖狮子头?”

    “嗯?嗯。”

    冯天又帮她夹了一颗放到她的碗碟里,低声与她耳语道:“我朋友在溪水湾开了家餐厅,厨子做的菜味道还不错,明天带你过去尝尝。”

    殷怀顺不顾形象的将剩下的大半颗狮子头全塞进了嘴里,费劲的咀嚼着,没有回答他的话。

    冯天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笑了笑,拽了张纸巾帮她擦了擦嘴角的菜汁。

    不远处,望着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裴茜茜瞳孔瞪大,眼底的激愤溢出眼帘。

    桌子下,她攥紧自己的裙摆,几乎要揉烂。

    这时,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小弟提手朝她这个方向挥了挥手。

    裴茜茜微微朝他颔了颔首,然后目光阴沉的看了眼殷怀顺,收回目光朝章峰宇说道:“峰哥,我失陪一下。”

    章峰宇关心的问:“需要我让Lee陪你一起去吗?”

    裴茜茜笑道:“不用了,我去下卫生间,不会耽误太久的。”

    闻言,章峰宇这才点点头。

    殷怀顺早饭没吃,这会儿撑到中午也确实有点饿了,她低着头只顾吃自己的,没多久是吃了个大半饱。

    就在她放下筷子,怎么想着先离开的借口的时候,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摸出手机,殷怀顺微微侧过身子接通电话。

    “喂。”

    “怀顺,是我。”

    “我知道是你。”

    “你现在是不是跟天哥和裴茜茜在一起呢?”

    殷怀顺站起身,离开座位,走到僻静处才问道:“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边,平月略迟疑的声音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你跟裴茜茜关系不好,我就是怕你这边会出什么意外,所以才忍不住给打了这通电话。”

    平月停顿了一下说道:“刚刚之前一个手底下的打手跟我说,裴大小姐让人拿了摇-头-丸给她。我想着裴茜茜她爸哪种人,怎么可能允许他女儿碰这种东西,裴茜茜也不像是磕这玩意儿的女人,所以就觉得很疑惑。”

    殷怀顺眼眸微微敛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情?”

    平月说:“我刚刚才听说,听他那话音,应该也不是太久的事情。”

    殷怀顺说:“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点。”

    平月放心道:“我知道你这方面谨慎,又有你爸撑腰,自然不会怕她,但是,咱们同样是女人,你心里应该清楚,一个女人为了爱情烧了头,会做傻事做到什么地步的。”

    闻言,殷怀顺忍不住回头朝已经回到座位上的裴茜茜看过去了一眼。

    自从她跟梁青寒分手以后,裴茜茜确实像一条疯狗一样,逮着她就咬。

    以前裴茜茜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到了梁青寒的存在,虽然两人碰面,她会奚落自己两句,但也没有真实的搞过破坏。

    她跟梁青寒分手后,裴茜茜有了种无法言明的危机感,就变得越发的排斥她了。

    挂断电话,殷怀顺拿着手机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座位上。

    男人在饭桌上,大部分时间不是在吃饭,而是用来了喝酒说事。

    这次的宴席也一样。

    冯天与章峰宇和三爷聊的甚欢,一顿吃了将近两个小时还没结束。

    而裴茜茜似乎也十分的老实,这场合她也没几乎做什么。

    殷怀顺实在是太撑,又有点尿遁,跟冯天说了一声后,就拿着烟和打火机去了卫生间。

    她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忽然间,就觉得自己身后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

    她停下脚,猛地回过头看过去,身后却又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虽然她胆子挺大,但前不久1;148471591054062的那天晚上的事情,也确实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

    特别是身后被人盯着。

    殷怀顺一边加快脚步走进卫生间,一边的抽出一根烟点燃。

    她抽着烟上完厕所,走到洗手台低头洗手。

    袅袅的烟雾,随着水流声缓缓从她发丝间穿过。

    殷怀顺关掉水龙头,甩了甩手上的手,夹着烟拿了下来。

    只是,等她一抬头,就看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个戴着口罩的男人。

    殷怀顺吓得手一抖,手指间的女士香烟当即掉进了洗手池里,转而被熄灭。

    不等殷怀顺做出反应,两个男人就伸手扣住了她的肩膀。

    哗啦一声,水龙头被打开,两个男人摁着她的头朝水里的嗯。

    “唔……噗……放开我!”

    殷怀顺摇着头挣扎,两个男人用力的将她摁住,同时抓住她的手。

    挣扎间,殷怀顺被灌了几口水龙头里面的水。

    情急之下,她抬脚勾住其中一个人的膝盖窝处,用力朝前勾过去,那人的腿条件反射的弯了一下。

    殷怀顺咬紧牙关不停的挣扎,混乱中,用高跟鞋鞋跟猛地朝那人小腿上踹了过去。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提到对方哪里了,但扣着她手臂的手松了下来。

    殷怀顺弯腰,动作利索的反扣住对方的手肘,用力一击,手肘捅到了对方肋骨,对方立刻松开了手。

    殷怀顺转身朝外面跑去,大口喘着气。

    还没跑进宴会现场,突然晃出来两个戴着口罩的男人,再次挡住了她的去路。

    ————

    作者的话:本来想一下子把这一部分写完的,删了三四千字,都觉得衔接的不合适,下章这部分更完就更容乔番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