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神明自救系统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这话在理
    可以‘各回各家’的信息已经发出。

    刘巧巧当即合上自己的书,聪明如她,怎么会看不穿郭迢脸皮底下的龌龊面孔呢,她待会儿会做出‘适当’的提醒的。

    而作为好朋友,林烟很负责地去叫洛落醒来。

    她凑到对方的耳边,发出一声软糯的猫叫,“喵~”

    洛落当即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虽然睡眼惺忪,但她还是努力地睁大了眼睛,“猫!猫!猫!猫呢?猫呢?”

    一脸激动地茫茫四顾,明明还什么都看不见……

    林烟捏着她的耳朵往上一提,“猫什么猫,回家了。”

    “好痛……”耳朵上传来的痛意让洛落清醒过来了,她意识到自己又被骗了,连忙急切地讨饶道,“哎呦,我知道的啦,烟烟你快松手。”

    待对方松开手后,她又开始忿忿不已了,如果不是被硬拉过来的话,自己现在还在做着美梦呢,想想就一肚子怨气。

    但洛落毕竟是拥有丰富的被欺负经验的人,她才不会那么笨的把心里面的抱怨说出来。

    哦,还有!她们还抢了她一条可爱的pans呢!

    真是太残暴了这些人,真是的……

    想到这里,洛落走了两步,小心翼翼地伸着脖子看向窗外,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儿应该挂着她的pans,但是——怎么是条鱼呢?好奇怪……?

    见她突然一脸茫然,林烟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洛落呆呆的看了身旁同伴一眼,什么‘怎么了’?

    ——她正糊涂着呢。

    不过机灵点的人都察觉到了什么,几个人走上前来,然而眼前的一幕古怪得让他们不知该说些什么。

    pans大盗来过了。

    很奇怪,这不是他们今晚的目的吗,怎么好像没什么好激动的呢?是因为没看到人就被偷了pans而且挂了咸鱼的缘故?

    而且,鱼?什么意思?

    简直一头雾水。

    幸好这里面还有个高智商的少女,凌晨万籁俱静,刘巧巧清冷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清晰。

    “鱼吃饵。pans他拿走了,留下了鱼。”很难得的,她感受到了一种被人鄙夷后的耻辱感,细微,却让人烦躁,“他在蔑视钓鱼的人。”

    ——这种羞辱对于自尊心越强的人效果越明显。不过下面这个明显是因为其他原因了。

    郭迢紧握拳头,恨恨地盯着原本挂着pans现在挂着咸鱼的地方,“该死!!”

    抢手货就这么没了……

    就好像是正说着话却生生停住一样,众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感。

    安静了一会儿之后,那名外向的少女率先开口了。

    “所以,”她摊开手,一脸困惑,“这就完了?”

    都没有‘开始’的感觉,就被告知结束了?

    “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我们连pans什么时候被偷的都不知道,这就结束了?而且对方还留了条咸鱼挂在那里,绝对是在讥讽我们吧?!”

    然而这就是现实,现实才不管什么过程呢,有个结果留下都算是仁慈的了。

    郭迢扯出一个看上去又苦又涩的笑容,“…我…我们总归是有收获吧,至少…pans大盗不是把pans偷走了么……”

    很牵强的样子。

    “哈欠~”有个来这凑数的男生没兴致了,“郭迢,没事我先回去了。”

    “pans大盗到底还是强大的灵术师,我们以后最好还是不要找他麻烦。”

    也不算不欢而散,只是没了兴致,没感觉好,也不在乎坏。

    “好了,就这样了。”

    外向少女一把勾住洛落的脑袋,蓬松的头发抱上去的手感非常舒服,“洛落,我们一起回去吧。”

    “哦,好的。”洛落就想着睡觉,顿了好一会儿才发觉对方说错话了,“诶?小岚姐,我们不顺路啊,你要一个人回去。”

    “你这丫头,说什么傻话呢,当然是我们一起送你回去了。”这个少女就跟‘大姐头’似的,她完全无视洛落那有没有都无所谓的抗议。

    当然,这也跟洛落看上去就好欺负,实际欺负起来还真的好欺负有关。

    “林烟、巧巧,走吧,我们一起去洛落家睡吧。”

    林烟想了想,点点头,“嗯。”

    刘巧巧没有说话,不过看上去是默认了。

    对于好朋友来家中过夜,洛落是没什么不高兴的,然而她还是傻乎乎地说了个很实际的问题,“可是我家里没有那么多房间啊?”

    “小问题,”少女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我们很随意的,睡一张床就好了,管那么多干嘛。”

    这话…在理。

    但是四个人挤一张床好像会很难受,而且她也有好几次被踢下床的经历……

    “打地铺怎么样?”洛落提了个很完美的主意。

    少女:“麻烦死了,有这时间还不如早点睡。”

    洛落一副‘悟到了’的模样,她被‘早点睡’这三个字打动了,虽然总有哪里不对劲的错觉,但,这话…在理。

    几人聊着聊着就离开了,到最后,屋子里就剩下郭迢一人。

    依依不舍地望着女神的背影消失在转角,郭迢回身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又看了看外面挂着的咸鱼,再深的愤懑没了对象也变得空荡荡。

    “这该死的咸鱼。”

    郭迢将咸鱼摘下来,他仔细看了几眼,又若有所思地想了想,“嗯……”

    “这咸鱼…居然腌的很不错……”

    是条上等的咸鱼啊。

    ………

    另一边,木照灵家中。

    他正打量着刚入手的pans,这条pans不管是手感还是成色,都跟只洗过一次的新的一般无二。

    ——丰富的经验。

    “黑白。”

    他说的是pans的颜色,然后又抬起头望了望朱萱房间的方向,“黑白。”

    那好像是朱萱喜欢的颜色。

    他有一个废物再利用的奇妙想法。

    正犹豫着,朱萱从楼上飘了下来,她一边飘浮着还一边玩着手上的笔记本。

    看都不看对方一眼,她就这样飘到沙发上坐下了。

    既然自己都坐这里了,想必这个巨灵神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夜宵。

    比狠的,他木照灵横不过人家,来软的…他又还没到作践自己的时候,但来阴的就简单多了。

    将pans揣进口袋中,木照灵不情不愿地去厨房抄了一大锅炒面,在把它端到朱萱面前之后,他若无其事地来到了洗衣房内。

    由于朱萱不出门的缘故,她全部的生活用品都是木照灵亲自买的。

    自朱萱展现出自己的‘大爷’姿态后,两人的关系就有点微妙了——对旁人来说很有趣的那种微妙。

    他有时会因任务的缘故去购买少女服饰,其中如果有适合的,他就会给朱萱。

    但这两只都是皮薄馅厚的主儿,明着给太没颜面了,故而——

    原本面无表情的木照灵忽然露出了狡黠的微笑,他将一条黑白色的pans放到了架子上的某个篮子里面。

    不出意外,这就是朱萱明天的‘新衣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